分類: 最新文章綜覽

生氣的不是買到劣質衣服,而是覺得商家都當消費者是笨蛋嗎?值百多元的衣服賣百多元,很合理。值百多元的賣三百多,就不合理了,還不如去買淘寶,起碼可以以價判質,心裡有個底。

首先要化個淡妝,所有大眼仔,濃妝not_ok

地鐵

生活在香港這樣的都市,女孩子們基本上都能從對方的衣著、裝扮、服飾及姿勢態度上得知許多資訊,從經濟狀況到住在哪一區,大致都能看得出來。我瞄了瞄自己的手腕,同時察覺那兩位女孩都偷偷督向我左手配戴著的卡地亞手錶,這隻手錶一般不是我這個年齡的女生有能力擁有的。這是我在做援交後唯一買給自己的禮物。

Ben sir 告急

其實我係幾欣賞Ben_sir嘅,因為原本喺普通人嘅眼中,中學大學教書嘅老師教授個個就好似係象牙塔嗰度痞左唔知幾耐嘅鋪塵老古董咁。但喺突然間有一個咁跳脫嘅阿Sir走出黎用廣東話俗語同粗口嘅典故,去令到大眾更加容易入口,更有興趣去明白返廣東話其實係非常之有趣,同埋有佢嘅保存價值,係筆者樂見其成嘅。

我打左幾下無人聽,發覺唔對路。然後諗諗下香港時間朝早10點幾,意大利應該係半夜4點幾,應該仲瞓緊覺,打多幾次確定真係無人聽之後,諗住用埋時差既理由都叫交到差啦掛。點知佢一句「你同我打到佢聽為止!」

觸電

女服務員年輕的,我想大概是少女學生當零售兼職吧。少女身材比我細小,臉子圓圓,梳剛到頸子的黑色短髮,挺可愛,身穿的當然是那店牌子的灰色毛衣。接過手中的購物籃子後她就把當中數件衣物拿起。:「噢!試身過後我忘了把隨身的小說從購物籃拿掉」。此時她拿著購物籃猶疑了三兩秒,仿佛心裡道著:「噢!這是他的忘了從購物籃拿掉的小說吧!」。兼職少女拿起我的小說慢慢遞向我的,她低著頭,臉頰上帶點粉紅和含蓄的微笑,我說了聲Thank you就接過小說,我和少女就在這半秒中看過大家雙眼。

曾遇過一個過度活躍嘅學生,佢差唔多每十分鐘就會坐唔定,要跳出來一下,我就要趕佢返埋位一次,佢驚我,但又控制唔住自己嘅行為。當時我諗如果唔係呢班人數太多,呢班小朋友應該會可以得到更好嘅照顧、更好嘅教育。

香港係一個先進開放嘅城市,唔同才能嘅人都可以發揮所長。然而,唔同才能嘅人,喺成長嘅過程有唔同嘅際遇,呢啲際遇,對某啲人來講,可能會帶來好多煩惱,甚至係挫折。成功嘅人,往往就係,無論佢出身乜嘢,佢本身天賦係乜嘢,都努力不懈自強不息,不斷突破自己,成就自己嘅人生。

你不但死不認輸,更要反唇相譏,還要設立一張清算名單糾眾反擊,這其實只是將別人「迫上梁山」,被迫花時間心力去用更高標準查閱你的紀錄,而更不幸就是你本來說是其身不正,結果自是玩火自焚。

做人冇公關梗係死得人多,咁做政治人物冇公關,就更加死。當職工盟總幹事蒙兆達話好樂意回應既時候,點解職工盟就派個秘書長李卓人上商台晴朗呢?而李卓人個回應,就好好笑既,佢話:主持:罷工基金總共用咗三次?李卓人:計埋碼頭果次就係三次。又指如果大家想知,我哋好歡迎任何捐款者去睇我哋嘅bank statement ,呢個基金係獨立戶口,所以一睇就睇晒,唔會同我地職工盟其他戶口混埋一齊。主持:如果市民淨係想捐錢比海麗工人,唔係捐畀職工盟,攞返又O唔OK?

今朝喺美孚搭車返工見到個阿嬸,係咁同我講:後生仔……

周庭參選?做過舞小姐那個嗎?我答。不是,那不是周庭,我回答。順道回答她,另一個,網上說她曾做過舞小姐的名字。

船木傢俬嘅原材料全部都係取自退役船拆落嚟嘅木頭,依種木頭嘅特別之處在於經過海水、海浪嘅天然沖刷同浸泡,就好似將塊木自然醃製,令木頭嘅質地同密度都有徹底嘅改變,最後成為左一舊防水防蟲,地上最堅硬嘅木頭,而依種木頭係歸類成再生木材之列。如果你喺市面上見到有船木傢俬賣,你可以嘗試用人力抬下佢,你就會知道佢嘅密度同重量同一般實木傢俬有好大分別。

成功的綠茶婊不一定是天姿國色(因為如果天生麗質也用不著那麼多心計),她們只需要找幾個容易上鈎的單純宅男/飢不擇食的渣男派發軍糧,然後實行飢餓式銷售的策略,在Facebook、Instagram 和朋友間有意無意地將自己有多受歡迎的戰績示眾,再矯情作狀地拒絕別人的好意,而當步兵慘被擺上枱變炮灰之際,也正是她們收割所謂「筍盤」的時機。

左膠出事的地方

這次職工盟清潔工會幹事杜振豪本來好像氣勢如虹,認為士可殺不可辱,明明他們在做正義的事,幫海麗的清潔工搞掂事件,拾回尊嚴,為什麼會被本土KOL說他們落格呢?工黨過去幾年,立法會只死剩一個張超雄,而張超雄最近都只在解釋自己是不是真的擁有一天的「張超雄日」,而不去處理職工盟的紛爭,可見張氏都對職工盟及工黨黨務不太上心。為了工作,不,為了工黨,那杜振豪就只好自己上了,製作出一張清算list,如網民所言,像問碟仙一樣,把「惡意中傷」工運的人士全找出來。那就好了。對KOL而言,他們要的是焦點,是關注,是圍觀。

搞手呢個身份都令我受咗唔少苦。有時,我真係唔知我係一名搞手,一位媽媽生,定一隻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