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最新文章綜覽

録音過程,其實真係唔係你諗好似係K房咁唱咁爽,因為我最唔想就係求求其其録D 垃圾出黎( 雖然最尾都….) ,所以,短短2分鍾既歌,我唱+ 彈左成千次,因為以下是但任何一個原因都強迫自己重唱

恆生有多種選擇,金牌金條金幣也有。通常我選擇一安士金幣,認受性較高,市面上賣出也較容易。恆生的買賣差價應該是全港最低,絕對比去金鋪買化算,因為恆生的是純金,金鋪主要賣飾金,差價可以很大

世界這麼大

小時候,網絡上還沒有充斥著旅行影片,也沒有人歌頌著旅行的魔力,記得我在衣櫃上寫上大大的幾隻字「我想去旅行」。那一刻,也許我也不太知道旅行是甚麼一回事。回想起,才驚覺自己以前已經有「旅行癮」。

佛系HR

個個HR都出廣告請人,又唔通個個HR都想出廣告咩。出個廣告吸引人地sendCV過黎同埋宣傳下,登三次咁大把就已經差唔多成皮野,仲要Regular咁登。樓下班前線成日都話低人工,做到成隻蟻咁咁辛苦,假期又少過人,仲要返Shift,其實拎D登廣告嘅錢黎補貼下,分分鐘仲有著數,至少留到一班人,等個TurnoverRate唔好下下都咁高。

好多客人同Annie一樣,廿歲尾三十頭咁樣,有份不過不失嘅工作,有幾個真心相交嘅姐妹,耐唔耐去下旅行,過住平凡踏實嘅生活。你問Annie開唔開心?又無話唔開心嘅,朋友我有呀,份工麻麻地、但又唔算好差,但係,隨住年紀漸長,身邊啲姐妹開始結婚啦,一直未拍過拖嘅Annie,你話個心無嘢就假嘅。

當香港的教育變成習俗

香港的家長心中有條公式﹕「入大學=搵到工 」。因此,大抵只要提升大學學額,香港家長對香港的教育就沒有甚麼怨言。他們不會理會孩子的天賦與興趣,學琴和信教也可成為入名校的手段﹔甚至大部份的家長都只會看學校的入大學率和名氣選校,孩子讀六年中學,可以對該校的校訓,甚至該校辦學團體的辦學理念一概不知。放孩子到國際學校不是為了開發他們自由的思維,而是想「英文唔好有香港口音」和「避開公開試」。

兩世情人

天澄:「我好掛住你。」我:「你等一陣啦,我好快返到。」天澄:「我好乖,沖咗涼喇。」

毀掉粵語的幫凶

他特意聘用了一位英語口音不菲律賓的菲傭,充當三兒子的保姆和「英文教師」,小孩是一張白紙,你蘸什麼顏料,他就染上什麼顏色,明明這小子的父母兄長都是發開口夢都講緊廣東話嘅人,偏偏某君為了「栽培」孩子,小孩腦囟未生埋已經被洗腦

打蛇

若說《山狗》是Cult片之王,那《打蛇》在王之中加多一點黃,是色情的黃。一九八O年是港產片雨後春筍之年,若果有時光機,真的想親身走進戲院去看看《打蛇》。那個年代理應還算傳統保守之年,卻在電影裡出動滴蠟、輪姦、密室赤裸禁錮,甚至雞姦的情節,令人看得目瞪口呆(O晒咀)。壞蛋的所作所為看得人滿腔怒火,被捉人蛇的無能及被矮化卻令人滿腹牢騷。(以下描寫情非得己,十八禁成份較多,請自行決定是否看下去)

海邊

一個人行海邊,兩個人行海邊,一樣是行海邊,一樣吹著海風,兩者的分別是,我不在你身邊,你不在我身邊。

今集冇咗我最愛嘅小美,我真係勁失望。不過,我本住有頭有尾嘅心態,就睇埋第二集。屌你老師,爛撚到仆街。

黃金價格在上世紀80年代拋物線上升創出每安士$800美金新高後,輾轉近三十年才回到$800的水平。所謂十年黃金變爛銅,講的就是80年代黃金拋物線上了歷史高位後,價位一直下跌,投資者長渣卻完全見不到家鄉的一個時代。二十年後黃金又做出一個拋物線上升,2011年直升至$1,900的歷史新高。黃金2011年上了新的歷史高位,又會否變「爛銅」呢?

從發起這場網路公審的「黃」姓拍片者的FB得知,這是在荃灣工業區中發生,鬧市中心工業區中出現一隻毛髮不算太污糟又不怕人的流浪狗,有可能嗎?而且這隻狗狗跟保安都很明顯是互不害怕對方,很明顯這狗狗是附近有人養的地盤或車房狗,而且跟保安是互相「知道」對方的,那狗狗周圍走就是主人的責任而不是保安了吧?我就不說狗狗咬人,弄髒了客人誰負保安的責任?甚至是狗狗留車輛的出入口被車撞到,在網上批鬥這保安的動保X良心又過得去?當然過得去,因為到時他們就會批鬥保安沒趕走狗狗。

香港2003年50萬人於七一上街,該時香港開始有更多人關心香港政治實況。而政治,從來與生活是密不可分。以食為例,到街市買餸的價格在這幾年不斷上漲,除了通漲外,領展(時稱領匯)私有化也是不可或缺的因素。而當時在擱置領匯私有化議案,僅有14票贊成,而33票反對,4票棄權及8人缺席。反對的人,不乏建制與泛民。

活在工作以外

慢慢地,我們會習慣被工作騎劫的生活,慢慢地,我們會迷失在工作與是非之中,慢慢地,我們會寧願生病,換取半天真正的生活。有人說,我們只是在生存,而不是生活。這樣「生存」三十年後,我們或會名成利就,或會自然嫻熟地在社會上打滾,但是,你敢肯定自己不會後悔嗎?

據媒體報導,這位女證人,當三位友人即本案三名被告,可能正在商討如何殺死本案死者,下毒手殺害死者和非法處死者屍體時,竟像裝嚨作噁、裝傻扮痴,幾乎不作聲、不表態、不聞不問,又不阻止、不求救、不報警,事敗後更隨三名被告潛逃台灣達一個月後,才召男朋友阿賢到台灣陪同和報案,堪稱佛系兇殺案證人——緣份到了,警察就會來。筆者和網上普羅大眾一樣,感到此證人實在非常可疑,難以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