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最新文章綜覽

山狗

最近花了時間看了兩套可能是香港最Cult電影,一套是《山狗》,另一套是《打蛇》,都是一九八O年上映的電影,迄今三十八年,想必沒有太多人親自到戲院看過。《山狗》與狗沒太大關係,是一個地方一種流氓,在一個地方發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不愉快的事引來瘋狂報復,看得肉緊,而且心裡滿是疑問,為何那個年代的電影尺度如此巨大。

怎樣才可以不再心痛?

所謂,「心病還需心藥醫」,個人認為不是什麼笑話,當一個人心力交瘁,常常陷於情緒低落的狀態,確實很容易鬱出病來。有些絕症,不是因為遺傳病,也不是本身不良的生活習慣,而是,情緒影響了身體的正常運作,以致慢慢演變出一個病來,不是一朝一夕,而是日積月累的。

禁區

禁區同時間代表一種釋放。能禁亦能開,打開禁區代表解除某一方面的枷鎖。然而,打開禁區並不特同闖進禁區。我不闖禁區,卻會去思考禁區內的事情。特別是社會上的禁區,文化上的禁區。分析該某一種禁區是否當權者刻意在法律上、習俗上、意識形態上用以維繫自身財富權力的一種措施。

我都希望各位喜歡陳僖儀的朋友,不要再借她的離世去攻撃其他歌手了,好嗎?首當其衝就是吳若希&連詩雅,其實她們兩位都是陳僖儀的生前好友,我相信她在天上都不希望大家這樣做。

重遊舊地所見有感

不經不覺,走著走著,你終於來到保育區的核心內圍。

世界上有種人明明爛得很卻又過得到自己的心理關囗,相反地,當缺乏了這項特殊技能,作為一個恪守信念才能心安的普通人,還憑什麼認為自己有變壞的選擇,這種堅持,不出於清高,而是心理上無法打破所謂道德的桎梧。

代溝

上一輩和年輕人信念的分野,就如學生學習一樣。在中小學學習時,老師和家長都習慣指導學生改正錯誤,由錯改到對,然而這只能夠幫助學生成為「符合水平」的人。在大學,講師習慣引導學生自主地思考和學習,幫助學生「成為更好」的人。

令狐沖的劍

如果要用四字概括令狐少俠生平,想必是「不拘一格」,此四字跟「隨心所欲」不同,前者海納百川,後者一旦心術不正,則是隨心所災,害人害物,令狐氏看事情很簡單:真心對他好的就是朋友,就算那人是別人口中的不良份子,他都無所顧忌

抑鬱裡的黑色國度

彈奏著《黑色幽默》,看著黑白色的琴鍵,開始慢慢的流著黑色的眼淚,像窗外黑色的雨水一樣,一滴又一滴的落下來,從我的眼角開始,再由我的臉龐一直落下

民主黨這班扮工政棍現在才消費梁匪,說穿了就是刷存在感——我做緊嘢㗎,天下為公呀,你唔撐我就係鬼係民主罪人,各位別忘記沒完沒了的僭建基本法而來的立法會補選還未完的,民主黨這台窮得只剩下選舉機器的政黨日暮途窮,不攪些佯攻而不得罪現任權貴的花招,又怎能一邊扮為民請命羽擢取選票,一路給現政權鬆章留一手,好讓黨派中的政治老海鮮們搲撈一官半職補補身呢?

有這麼一個故事:一個男生每天給一個女生噓寒問暖,愛了他整整十年了,但女生總是不理睬;後來,這個男生突然有一天發現,女生根本不是他想要,想離開她了,女生卻發現10年後一個關心她的人消失,不習慣了,就倒追起來。

「一校一社工」的具體方案未明,詳情相信會於本月公佈。然而在這短短個多月已有不少團體作出聲明或回應,期望能夠與政府商討有關細節。其中以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最為活躍。

還有一個因素並未提及,就是去年比特幣急升到頂前後的兩三個月時間,身邊突然有不少朋友詢問比特幣的資訊。平常連股票也少買的人,突然問比特幣,這使我感覺到比特幣有點弊,似是見頂之兆。

早日警察新春季度招募,參加人數創第二高,考督察更是創新高呀。你問下仲有冇人搞港獨呀。口裡說不,身體卻很誠實呀。雖然你話可能考警察果班人心同口係兩回事,但係事實就係依然會有人投考警察,而不是想像中大家的所謂「黑警」是如此討厭。

張國榮和賈寶玉的絕世相遇

與友好談到哥哥的電影,不能不提其出道作《紅樓春上春》。那時他在麗的電視歌唱比賽獲獎出道不久,收到一位在業界頗有名氣的吳姓導演邀請,說是參與一部以《紅樓夢》為題材的文藝電影,出演主人公賈寶玉,並由當時無綫花旦黃杏秀飾演女主角林黛玉,眼見大有發揮機會,哥哥即欣然接受。豈料當戲名和劇本出爐,方發現原來是「成人動作片」

高普,信有希望

記得上兩季的中葉,高普高姿態加盟利物浦,起初三度賽和,有人説其實他和羅渣士差不多,多了的只是偽裝的激情,及後接二連三戰勝強隊,終止頹荒,以最薄弱而不是自己親信的前朝人在歐霸先後擊敗曼聯和前東家多蒙特,起初我都不敢相信,還以為十六強已經超額完成,結果殺入決賽直路,只僅敗於西維爾,那一年還有爭聯賽盃殊榮,可是也是亞軍,最終飲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