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最新文章綜覽

唔係講笑,我覺得依個開場白真係好好用,當然前提係要你食煙同時你見到條女都係煙民。

廿六歲女生的自白

我是一位廿六歲的女生,如果這個年紀是充滿鬥志,為未來奮鬥的話,我完全是一個垃圾。因為我不期盼將來之餘,更覺得生命隨時被奪去都不覺得可惜,最重要不是死不去然後生不如死那種。或許也可看成一件好事,因為這亦可代表我每天都覺得自己活得很好,當每一天是最後一天的活著,隨時死去也不覺得什麼,但同時也可代表世上沒有什麼值得我留戀,可以這樣詮釋嗎?可是,現在的我卻沒有要自毀的傾向,卻以被動的形式等待我的生命被篡取。

鄭若驊,辭職吧!

其實,本身僭建並非什麼大罪,大不了收告票罰款和還原物業了事。可是,鄭若驊卻「小事變大事」——一句欠缺敏感度就想耍市民太極,再加上大話蓋大話 ……

好彩林鄭香港冇樓

新任律政政司司長鄭若驊上任不到二十四小時,便發現她的住宅有僭建物,甚至連她的配偶潘樂陶的住宅都同樣懷疑有僭建物。正常新官上任三把火,想不到她的火可以燒到自己身上,一上任就要同自己開File,都算是官場界一個經典。

《黑色復仇》的原案監督曾經在日本有名的揭秘雜誌《周刊文春》當記者,所以劇中對周刊營運有較批判的刻劃,在星流周刊的世界,銷售的數字比起任何的標準來得重要,主編福島勲三番四次的捏造新聞,為的就是迎合讀者愛看醜聞的心態,以拯救銷量節節下降的周刊。記者對社會的責任固然是反映真相,揭露不公,但對社會以外,記者亦對報社亦負有協助牟利的責任。

腦細都有一個通病,就是永遠覺得自己已經對員工好好,員工一定不會離開公司,平日即使你做到101分,他也只會覺得是理所當然,然後當你有一天說要辭職的時候他才會突然發現你的好,並心想:「死喇,平時阿邊個一個頂十個都係出一份人工,仲要人工唔高,佢走咗分分鐘要請兩個人返嚟頂,咪蝕晒!」於是這時腦細才會加你人工,甚至加到和新公司一樣價,再打人情牌,和你說:「做生不如做熟啦!我一直都睇好你㗎!」哄你留低。

無可否認,我同佢嘅性生活都真係算多姿多彩。但對男人嚟講,同女朋友做或者打飛機始終係兩種唔同嘅感覺,要一個男人因為有拖拍就唔打飛機真係唔多講得通。雖然同自己鍾意嘅人享受魚水之歡真係開心又舒服,但始終我地唔係自己搬咗出嚟住,要做嘅時候只能趁屋企冇人,又或者比錢爆房。再加上有時返完一日工真係冇乜精神同體力,有幾次真係攰到依頭完事過唔夠三十秒就瞓著咗,連事後攬下佢同傾下計嘅精神都冇。

其實我開頭同佢一啲都唔熟,只係知道佢爸爸幾有錢,但一早已經唔係到,一直以黎都係由阿媽湊大佢,所以份人比較斯文,但係男仔堆入面個個都講女講波笑呵呵嘅時候,阿政就好似一股超然世外嘅清流咁,自不然會俾人誤會為hehe之流,基本上無咩事,大家都唔會打擾佢,生怕自己被當係「劍擊學會成員」。

旅行意義的意義

去這些地方嘛,因為能找到不受外界影響的自己,他說。人世太多紛擾,朋友,親友都會付不同的期望與價值觀諸自己,他說:『尋找自己』

審判是類似今日的法庭,地獄控官負責根據死者生前犯的罪提控,陰間使者為死者的辯方律師,負責解辯;該地獄的王則為判官,決定死者是否有罪。

PabloHoney隻碟係響1993年推出嘅,而之前Radiohead就響1992年出過drill ep攞嚟派台,可惜隻Drill電台反應真係麻麻地。Radiohead嘅處女大碟次次都係會俾Radiohead_fans話係佢哋出過咁多作品當中最差嘅一隻大碟,的確呢隻碟相對後期出嘅大碟實在平平無奇,但以一隻debut_album做得唔太差。

練乙錚在2017年底時於港台節目訪問中聲稱,在威權強勢掌控香港管治權的形勢下,過去的議會抗爭形式已無發展空間,港人應「參考極權國家人民如何抗爭,防止香港進一步赤化」。種種跡象顯示,練乙錚這名政評名人、「前中央政策組全職顧問」已經成為「港獨」的鼓吹者。

激凸棉褲惹的禍

你唔撚係以為我對住你咁嘅六七十歲大媽扯左呀嘛?

新一年DSE 之不吐不快

你叫他們寫出人生第九味是平淡的真味?你叫他們寫出捨身取義家國情懷?不要跟我說「唔識吟詩也識偷」!社會居然要十幾歲的青少年違背良心寫出自己都不懂/不認同的所謂人生哲理,是讓他們為求立意不擇手段?

記得大概我5-7歲的時候是寄住在親戚的家裡,因為爸爸媽媽都要上班沒有空照顧我。親戚家裡有一位大我9歲的同性表親,由於家裡只有他和我兩位小孩子,自自然然的就一起玩耍,而家中各人也自自然然的將我二人常常作出比較。他總是乖巧伶俐的一個,而我卻是活潑反叛的一個。有些時候的晚上,他會說想要跟我同睡一張床(因為是寄住的關係,我沒有一張正式的床,只是有一張床褥舖在地上),然後要跟我「玩遊戲」,而這個遊戲進行時我是不可以發出任何聲音的。他會把他的手伸入我的睡衣裡面,撫摸我當時還未有發育的胸部和私處。

共居住宅「書匯」房間提供宿位為例,400呎可住10人,按網頁示意圖,設計類似太空艙,租金由每月3500元至5500元,上下兩層,上層要爬梯才可進入。更有不小提供清潔服務、24小時保安及CCTV,公用空間則設有洗衣機、自助咖啡機、零食販賣機、沙發等等,將裝修弄得美輪美奐,卻換來昂貴的租金,這是真正共享經濟資源,還是私人發展商透過包裝而成的地產商業項目,我們應該深思自己想得到的是甚麼,我們所拿出的價錢其實可以換來更多的自主空間,在於如何利用共居理念,達至租戶共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