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最新文章綜覽

我對張敬軒已經不能只要歌手來形容,而是一位藝術家

不少香港甚至亞洲歌迷似乎對安室獨立監製後的作品不太了解,的確,小室哲哉為她監製的那五年,不論在形象還是歌曲令歌迷印象深刻,然而真正令她蛻變成天后的,卻是由離開小室護蔭後開始;大家記住了她初出道那段光榮歲月,但復出後的低潮及之後的谷底反彈卻鮮有人提及。

風,吹走了我憔悴的容貌,卻吹不走我對你的牽掛。一邊坐在渡輪上,一邊戴著耳筒哼著歌,一邊想著⋯若我的聲音能跟著風吹送,你能聽到我為你唱的歌嗎?我在想念你,而你⋯又有否想過我?

誰的青春不可怕?

「聽一首歌會想起很多的事情;吃某種食物會想起某一個人;聞到一股香味就想起當時的片段⋯⋯很想忘懷但依然在潛意識中不斷浮現。」

香港經濟在自由經濟主義及一國兩制的制度之下中門大開,中外企業搶奪本地市場需求,本地大多數行業——包括IT業,均要面對外來的巨大競爭。但本地企業要出外開拓,近幾十年來,至今還成功的例子又有幾個?至於到中國發展業務,本地企業中,有那一家能真正打入中國市場在大陸開拓事業的?大家還記得田氏兄弟的G2000,如何在大陸打輸商標官司嗎?中國現在行的是產業保護政策,力阻外資如Google及facebook等進中國市場之門,以扶持中國企業。阿里爸爸、騰訊及吉利汽車等均是這個政策下的得益者。美國總統特朗普要跟中國開貿易戰,估計就是要中國在保護政策方面讓步。連美國IT巨企都進不了門,香港IT業及其他各行各業,在本地市場都受敵於「中外」,難以壯大,又何德何能開發得到中國市場,為本身的行業及產品供應,提供市場需求?

工種被消滅之後……

任何人都要面對一件事,社會在進步,有些東西,會被消滅。有些分析中國情況的觀察家撰文,因為科技出現,其實有些工種,會被消滅,但跟那些人「不做好自己份工」沒有關係。比方說,現在的黑的越來越少,因為中國的共享單車和叫車應用程式,做得越來越好。小食店生意越來越少,因為在家外賣個體戶越來越多。有人更打趣的說,現在在中國,做賊都要會一點科技知識。現在大家都用手機二維碼的電子錢包了,在街上,打荷包的人,也越來越沒事可做。

他朝君體終相同

當戴耀廷也是港獨,而幼稚園管理人竟然以鼓吹小孩「告發同學講廣東話」是正確,天真幼稚兼政治白癡的大部分香港人仍然如在夢中矣。

香港搞共享單車其實真係好好笑,理由無他嘅都係土地問題,邊有咁多地方比你放單車係街同埋起共享單車專用嘅空間點?

關於情緒勒索

從小時候已無法辨別的某一點起,我就覺得世上沒有什麼真正屬於我的東西。或者應這樣說,在我心中,世上所有東西都是可以在一瞬間失去的,特別是人與人之間的感情。然而,我又未練成目空一切的化境。這種明知結局卻依然冥頑不靈地想捉緊一點什麼的心態,導致我在各方面都經歷着心理上喘不上氣的「勒索」。

最嘔心就是house party

聊了十分鐘,發現我和這個連名都忘記了的女子根本一點共同之處也沒有。她愛在家看netflix我只看書,她愛喝茶我只喝咖啡,她愛白酒我只愛紅酒,她有男友我沒有,我心裏只能叫她「無聊女」。

觀乎一部「五千年國史」,無論後宮、外戚、宦官、權臣,若要操控權柄,都必須假借皇權之名行事,在政治體系中沒有自身獨立的權力位格,與歐洲歷史上國王、貴族、教會、城市自由民等各種勢力持續拉鋸的情況大為不同。因此,古代中國社會無法如歐洲般,通過各種力量長時期不斷競合,產生以契約精神為核心的民主政制、法治價值和保障人權的自由多元環境,崇尚各群體橫向互動的公民社會亦未能形成和發展,若遇上事故,不論大小,無法通過群體內或群體間建立契約解決(即民主自治),惟靠在上位者定奪,一旦垂直權力體系衰落,整個社會隨即分崩離析。

想找人陪伴的原因

每天生存都要對住一堆身不由已的事,對住一堆可恨的嘴臉。一個人哭不是,發怒不是。浪費情緒在不對的人不對事上,很花力氣,也不覺他們是值得我投放任何情緒。然而,屈在心中容易打倒自己,鬱著鬱著是會鬱出情緒病來。最後還是需要個朋友情人,苦訴也好,安慰亦沒差。

遇到咩男人都會鬧嘅女人

啊X小姐喺同學聚會入面係咁講佢啲比仔煩嘅經歷,開口埋口都踩緊男人,完全冇理過在坐嘅我同另外兩個男仔感受。如果唔係大家讀埋同一間學校,咁啱第一年第一份Project個Miss編咗我同佢一組,我諗我同佢都唔會有交流。因為對佢嚟講每個想識佢嘅男人都係想同佢上床,個個都只係隻狗公。係嘅,佢係幾靚女,又識打扮,初初見到佢真係幾吸引,不過一相處落嗰種性格真係頂佢唔順,如果唔係依個聚會,我諗我都唔會再同佢同檯食飯。

裸辭定騎牛搵馬好?

自從上次病完之後,成日都覺得個人好攰,好似瞓極都唔夠咁,可能係之前公司peak_season踩得太盡,搞到身心疲累。其實有時都忍唔住問自己,咁辛苦為乜?晨咁早起身迫地鐵,返到公司就變機械人不停摩打手做嘢,去到lunch_time先有短短一個鐘可以抖下氣,有時仲要比腦細捉住無咗十五分鐘,工作永遠堆到成座山咁做極都做唔完,準時放工根本無乜可能,唔多加班已經算偷笑,最令人頂唔順嘅係腦細24小時都會whatsapp我,無錯科技係好,但亦都會累死人。

轉售個人資料合法化

由細到大都係教喺街執到野,手機銀包嗰啲,交俾警察拎去差館,只係常識。一番爭論之後,撐開post者只係一片好心佔大多數,希望幫到物主乜乜物,喺fb開post可以快啲幫到物主。

殺了小白的……是誰

制度上,為何愛協會把離奇墮海的小白迅速交回主人?難度他們相信小白很熱愛游水的?還是天氣太熱牠要急不及待降温呀?在這情況下,是否應該再調查一下原因才把小白交回主人呢?即使愛協有向主人發出警告,但這也就像從遠處循循善誘一個正在打人的人停手,他會因你的勸喻而停止嘛?這想法未免太童話式吧,還是當了自己是唐三藏?還是返回現實為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