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最新文章綜覽

我係一個好仆街嘅主人

通常小學畢業都會去下camp,但係好可惜我哋學校無呢啲,只係成班同學仔去海洋公園食lunch,我記得我最好嘅朋友婷婷一見面就送咗份禮物畀我,仲千叮萬囑我要返到屋企先可以拆,又話唔知過咗今日之後幾時先有機會再見面,後來我食食下飯發現大髀涼涼哋,於是打開個袋睇,原來份禮物已經滲緊水,張花紙都霉晒,我唯有被逼拆開份禮物嚟睇。「吓!烏龜!?」

不知由何時開始,香港出現了很多聽落非常磁能線的生存法則。做細路要「贏在起跑線」,讀大學要「入三大揀神科」,畢業後要「成為專業人士」,然後必須在「30歲前結婚」,同時「儲錢買樓」,之後就可以恥笑公屋仔,成為人生勝利組,去拎大紫荊勳章啦。

反對派律師恐嚇會以本地司法手段妨礙進程,我們亦不奇怪。早在2012年,反對派被指背後煽動市民透過司法覆核推翻港珠澳大橋的環境評估報告,間接令逾70項香港基建工程全面「叫停」,令香港就業、經濟損失難以估計。反對派眼見2018年補選將近,集會聲勢大不如前,必定會使出渾身解數,出盡奇招來曝光。市民早已經對他們引以為傲的行為藝術表演不勝其煩,人大常委會決定具憲法和法律基礎,穩如泰山,到頭來司法覆核人大常委會決定必定是浪費光陰、自取其辱,以卵擊石。

就好似呢兩日遇到其中一個客,眼仔大大細細粒,長髮披肩幾靚女,不過好瘦。佢非常健談,講夢想、講工作,估唔到佢人仔細細,卻非常捱得,試過一日打兩份工,照顧自己、照顧埋屋企;有個對佢幾好嘅男朋友,倆口子你串下我、我笑下你,不知不覺已共渡了一段歲月。

從半年前開始,我追蹤本港圍標謎團,發現圍標規模遠超想像,能形容為一個「政商黑圍標王國」。經查冊後,發現一個或多個相關的公司控制著整個網絡,他們互相串連並支配香港的主要屋苑,所涉及的除了業主立案法團、物業管理公司,另還有清潔公司、保安公司及工程公司等等,參與圍標的組織更包括公營機構、政黨以及地區組織,進行保安、清潔、維修「一站式」圍標。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故事。《艋舺》就是一個關於台北舊城的故事。有別於單純地賣弄兄弟義氣和血腥廝殺的江湖片,《艋舺》立體地刻劃了台北舊城的基層生態,將生活的無奈與現實的無力,徹底的表現了出來。而當中黑道的呈現與命運的促狹,就是《艋舺》的獨特之處。

尖子,就不能追夢嗎?

三年前,港大法律系畢業,讀了一年Part-time法律執業證書(PCLL),辭了律師樓的工作,沒完成PCLL就申請了退學,停止了半工讀的生涯。及後,籌備了兩年多,今年終於辦了商業登記,在沙田區租了地方,開始搞自己的補習社/教育中心,全職投入英文教育的工作,總算開展了自己的生意。

我們長大了,亦改變了,即使我們不承認自己長大了,但身邊的事物,身邊的建築不停的在變,皇后碼頭被清拆;昔日的囍帖街,印刷店絕跡,亦改建成商場;以前街道的小店,亦變成售賣均一貨品的百貨公司和藥房,現在連迪士尼的煙花亦不一樣了。原來在香港地想找到一樣證明自己曾存在過的地方是那麼困難的。

走在增城大街,道路沙塵滾滾,兩旁滿是殘舊的爛皮屋,商店招牌一式一樣,工程的沙石堆在路邊,頭頂的大橋蓋到一半,空氣懸浮渾濁的粒子,就連駛過的車輛都披上薄塵。往商店街逛一圈,店舖播放震耳欲聾的落伍歌曲,即使是新潮的年輕人,也帶點過時品味。

坐巴士影響健康

下層後轆四人位之前那五行雙人位(其中兩行乃批鬥座),有四個閪人:第一人乃批鬥座禿白頭阿伯,交叉二郎腿,坐外邊位,吉位放他那寶貝袋;第二人是批鬥座肥婆一號,吃了九擔豬油般呆坐外邊位,裏面吉位一個;第三人是坐在普通座外圍的肥婆二號,捧着一個巨大寶貝袋;第四人忘記了樣子,反正也是搬石頭去街,坐巴士佔外邊位,但又從沒半滴挪開讓人入座的閪相;第五人是一男子,他也是坐二人座外邊。

我真係諗唔明有咩人有資格去話蒼井空,或者笑佢老公「娶個公廁返嚟」。

作為麥樂雞愛好者,我自然在1月2日的餐單中給麥樂雞留個位置。早餐吃麥皮自我催眠,妄想可以中和炸雞的上火程度。誰料中午12點半,麥當勞早已大排長龍,還有一部收銀專門處理優惠相關。人太多,我決定忍痛走人。

二手「玩具」的自述

我係最新型號,唔止識多段震動、WIFI遙距控制,用唔同力度按實氣墊,仲可以控制震動強度,但最緊要係,夠靜。

《今日頭條》可謂大陸版的蘋果,因為閱讀者眾多,內容對比其他新聞網站多元化,不過對比起蘋果,他們其實是有所不同,因為《今日頭條》其實是一個集合器多於一個新聞機構。它們是使用其他新聞機構的來源,再透過不同的地區、用戶的喜好,再以AI分析來推送新聞。由於《今日頭條》的新聞來源多,而且他們的編輯整合上無疑是做得不錯,因此用戶黏貼度很高。坊間有說騰訊其實不怕阿里巴巴,怕《今日頭條》更甚,因為用家的黏貼度很高,在互聯網世界上,誰可以控制用家的忠誠度和黏貼度,你已經勝過任何對手。

南山高壽是一個平凡的二十歲學生。有一天乘火車上學時,他留意到車門旁有一名外貌清純的女學生,她就是同樣二十歲的福壽愛美。那一刻他告訴著自己「就是她了」,竟壯著膽子下車就問她拿聯絡方法

多謝吳若曦,佢救咗我一命

Google下以前啲新聞如果有啲咩斬人案會有為數不少嘅人走出來話「有病唔好出街害人」,幾難聽嘅說話都講得出;好喇,到人地發病唔斬人斬自己又叫人「自殺唔好搞到人」、「有冇諗過屋企人會點」。總之千錯萬錯都係病人嘅錯,講到有病係我想咁樣。你生cancer都唔係你想啦!點解人地生cancer想安樂死就值得成全,我有精神病想解決自己就要人諗下屋企人乜乜柒柒;同樣,人地係明星就大把人覺得惋惜,我只係一個普通人就要承受指責。又話生命無分貴賤?唔公平喎師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