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最新文章綜覽

史評兼書評:《豐臣一族》

豐臣秀吉乃日本戰國時代其中一位霸主,他一言興邦一言喪邦,對後世東瀛發展影響力無遠弗屆,豐臣氏短暫的霸業聞已是歷史,但假如只是把區區歷史重複寫一次,那就不是司馬遼太郎的作品了,這位屢獲日本文學獎的歷史小說作家以側擊豐臣秀吉身邊人傳記和立場方式,去描述秀吉一生的優缺點和得失。

「當時有對新人,好似好鐘意張國榮同梅艷芳,我原本知道呢度都無乜嘢,以為頂多可能播下哥哥首《為你鍾情》。講完一大輪嘢,我地上乳豬啦,對新人喺個台度鍚鍚緊啦,咁我啲同事咪幫佢地播碟入面佢地要嘅歌,點知一響起,嚇到我手都震埋,以為同事做錯嘢!痴線架,對新人揀嘅歌,係梅艷芳首……

每次出街都會見到一個個火車頭,叼住支煙一路行,就一路噴,我企正係佢後面十足十對住條死氣喉咁,又焗又嗆。即使係良好煙民企定定係垃圾桶隔離煲,都好似停車唔熄匙咁,點我都係聞到。

其實賽果你滿唔滿意,以我理解,佢制度冇變,佢係咪一場遊戲?睇你點睇。至少我都仲見到好多曾經上過叱咤台既歌手已經唔見左。但做出成績來的,都一定有上過。我只係覺得,與其說對主辦單位好失望,倒不如問下,參與呢個遊戲既人,有冇盡過力?

BPS x WYHK 舞會

我牽著貓,一邊看著落日僅餘的霞光,一邊緩緩地走過我校佈滿吊飾的斜坡。到達校門,眼見接待處燈火通明,照得我倆的服飾陡然亮麗起來,貓便偷偷地對我說了一句「嘻嘻!寶藍色的西裝果然襯你。」我心中一笑,再裝作不以為然。走到接待處,見到掛著一幅頗細的橫額,寫道BPS x WYHK 2017 Christmas Ball。我盡力隱藏心中的興奮期盼,接過紀念卡片後, 走上樓梯,便進入禮堂。

這傢伙近年愈來愈討厭,並非因為他造作,而是太造作,什麼都煞有介事刻意賣弄和整色整水,或許是謝某近年已經當終囯是佢家,返香港工作反而是當外勞,一方水土養一方人,近得多終囯盛行假大空,由扮歌手扮演員扮大老闆到扮大廚,謝某實在是假過龍,講得簡單直接些就是「扮撚哂嘢」,扮到全宇宙都覺毛管戙而只有他一人自我感覺良好。

2017年,李克勤係值得

姑勿論你點睇李克勤,你覺得佢親共、你覺得送禮好柒、你覺得佢成喼barcode好on9,你覺得佢魔性澎拜好肉酸等等等等。但以歌論歌,佢咪又係今日成個叱吒,得獎者黎計,唱得最好嗰個。今年,李克勤好用心造左隻叫《30克》嘅碟。佢個代,仲有邊個有出七首新歌嘅廣東專輯?《失魂記》係我第一次聽已經好鍾意嘅歌。pop得嚟又無《C3PO》咁pop,但又比其他歌主流啲,主題好,加埋個幾句有點突兀,但又好入心嘅「追憶~~」。前幾日,我就喺電腦又登記又升級會員咁搞左四個字,就係為左投佢一票,好歌有好報。

好多人話《基本法》係憲制文件,甚至係香港嘅「小憲法」。憲法一般嘅特色就係確立人民權利,限制政府。某程度上香港嘅《基本法》都有呢種功能,但有趣嘅係佢主要對像係香港特別行政區嘅政治機關:包括政府、法院、同埋大家而家好熟悉嘅立法會議員 :0) 至於基本法限唔限制人大(常委)?好似唔限架~~

我就唔知《HK01》有幾憎周庭,但觀乎佢哋呢幾日,又安排專訪又一日一POST咁原汁奉上任亮憲的金句soundbite,我就覺得肯定來者不善。

昨天,去派對,見到第一個認識的人,是在雨傘中,天天瞓街的一個小孩。那時候小孩俊美得很,卻乾瘦一點。昨日再相逢,已變成一個肌肉小鮮肉。胸罅可以夾爆西瓜那種。他一群人,去曼谷瘋狂跳舞派對都不會再去一一大遊行,這代表什麼?是共產黨太厲害,還是反對派的敵我矛盾搞到今時今日這景象?我唔識解。

人生教練金句莫過「把今天當作最後一天的活」。Well,_I_call_bullshit.

宋欣穎導演花費四年製作的《幸福路上》,是一部以女性視角觀看臺灣四十年歷史的動畫大作。隨著小女孩林淑琪的成長,片中豪不避諱地嵌入了許多政治事件,卻不至於令人覺得刻意安排,從戒嚴晚期到解嚴開放,黨國的思想控以及衝撞體制後所迎來的民主自由是如何影響那一輩人。最明顯的例子莫過於國語政策,自幼與家人溝通以台語為主的小琪,到了學校後,一位形象兇惡、拿著木棍,時常要同學手放背後的老師,要求學生們練習國語,並直言講台語要罰錢。

先有張秀賢自己話有青政本記支持,轉個頭又出多個劉穎匡,一開場就話有青政支持。佢地係咁講青政支持咪又係為左所謂嘅政治倫理,又想叫市民含淚睇大局。只不過泛民個大局叫關鍵一席,你個大局叫政治倫理啫。有原DQ議員支持唔係壞事,但你想憑一句支持就叫其他人為政治倫理收工唔選,其實咪又同泛民當日話「關鍵一席」叫天琦下次先選一樣咁無視市民政見,只叫大家含淚支持

朱凱迪同屬左膠社運出身,故此幫郭出選不為意外。但意外的地方是,工黨內部當初對郭出選分歧甚大。在工黨討論參與新東補選時,有傳部份聲音郭出選會令同屬新界東的工黨代表張超雄尷尬,而何秀蘭更反對郭出選,在最後更投下反對票。可惜,那些意見最後敵不過已經「做刁」的大多數。而促成「做刁」,相信與李卓人及朱凱迪不無關係。

2017年的最後隨筆

記得求學時期有一份名叫「隨筆」的功課,好像是每星期完成一次,由老師定一個主題,我們就照著主題隨意寫內容。「隨筆」是不計分的,學生寫的內容由真實的日記以至虛構故事都可以,老師偶然也會把佳作影印給同學欣賞。

張單本身係好正常,而今次個客響張單到講明要3套餐具嘅,都睇落冇乜特別嘢可?你錯啦,竟然今次係個經理有怨言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