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最新文章綜覽

喺香港做Freelance 嘅利與弊

「其實你哋返工係為咗啲咩㗎?」記者friend:「挑,仲好意思講!二萬五咪係你人生嘅意義囉!」我哋四個笑咗成晚,完全唔記得咗答佢呢條咁有啓發性嘅問題。但我之後成個禮拜都集中唔到精神做嘢,因為佢條問題喺我腦海裡面係咁盤旋。結果,我終於把心一橫向老細辭咗份工。

12月應該是普天同慶的日子,可是長假期間我就選擇了欣賞兩套意味深長的偵探電影:《東方快車謀殺案》與及《22年後的告白—我是殺人犯》。兩套電影皆是探討法律、良知和正義

最近美國指出中國及俄國,試圖改變二戰後的國際秩序。台灣的事實獨立,以及其與日本等國所組成的「第一島鏈」,就是二戰後冷戰間建立的亞洲國際秩序之重要部份。戰後英屬香港實行的制度,以及不受中國完全操控的自治地位,使香港發展為國際交往樞紐及金融中心,這亦是戰後亞太國際秩序的一環。1980年代鄧小平所承諾的「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就客觀效果而言,也是維持這種 國際秩序。1997年後,北京仍容許美國戰艦一如以往,定期訪問香港,也是延續了美國在亞洲冷戰時間所建立的傳統。

《玩轉極樂園》(COCO)在香港的宣傳不多,也許是故事中的「亡靈節」習俗跟亞洲太過截然不同。

雖然口口聲聲無指責商場之意,卻立即放上面書,將道歉作為他當事人大獲全勝之宣言,然後還語句得意,認為所有指責聲音,一律剷除滅聲,乾乾淨淨。如此漠視民意的做法,跟所謂聲言要一直與之對抗的殺人政權,其實無大分別,讓人觀之無不扼腕痛心。有此等人兄作為鬥士,為香港爭取民主,無怪乎多年情況毫無寸進,更節節敗退!

廢老Q果副不可一世嘅嘴臉,都唔好講惡人先告狀呢個問題,你遇到不快事件,無啦啦做乜牽扯到去香港嘅競爭力?佢沈唔沈淪關你投訴成唔成功咩事?將自己個人利益堂而皇之咁同香港前途發展掛勾,就係黃屍老屎忽最討厭嘅地方──例如本土派擲磚就係令香港沈淪、保住飯民大台就令香港前景有希望,表面上有一堆似是而非嘅道理,但實際上只係根據自身利益同一己喜惡黎做判斷

究竟做啲咩先會係最毒?

自己一個人無無聊聊咁係條街到行黎行去。即使去到爆哂人既旺角,尖沙咀或者銅鑼灣都好。都會比人覺得好毒。一個人行街有幾毒?入鋪頭睇野,無得問人意見。靚唔靚;襯唔襯;好唔好睇;抵唔抵…全部都無人話到你知。試唔試身好呢?試完又邊個睇呢?自己照鏡自己睇?好似幾毒。

到你做多幾年嘢,你就會發現有啲腦細真係可以好賤,自己賺大錢但係少少都唔會分畀員工,工作不停加但係人工就只係加咗丁屎咁多,都唔知追唔追到通脹,甚至再衰啲唔加添!因為要同公司共度時艱,但係公司好景嗰時又唔會同員工分享成果㗎喎,你知啦而家物價上漲,出街食碗雲吞麵(X記,自己估)都可以好貴,仲要唔好食添,真係生活艱難!

文明傷感

理論上,一般生活喺現代世界發達地區嘅人都知道,抑鬱中人需要幫助,需要關懷。因為情緒問題而輕生嘅人太多,專家嘅教誨太仔細,大家學唔識體諒,都至少學識咗收口——避免比較痛苦深淺,避免否定患者感受,避免喺傷口上灑鹽,已經成為應對絕望者嘅基本禮貌。只要善心尚存,友情搭夠,一般人都會樂意接收苦水,至少三五七晚,然後以「I know that feel」客氣打圓場。功德無量無邊,至少始於足下,都係人情世故。

對的時機,錯的我

「嘻……那次很對不起!」我在心中想著這句話,希望下次能在重遇時和你說,可惜,愧疚感積在心頭久久不能放下,我知道,無論我多麼憎恨從前那自己,也不能回到過去那對的時間,碰見對的你。秒針滴答的揮舞,我想起你那稚氣的臉蛋,緊張得臉紅地把手上的蛋糕遞給我。

以往千嬅的開場曲,都會選擇以大熱的慢歌登場。這次則選擇反其道而行,以1998年的主打歌曲繼續努力,配著會發光的白色裙除除由升降台上出現,歌詞中「別人隨便做便人人愛慕我用十倍的氣力來做 然還不好就重頭深造」盡顯她對自己在這次演唱會的要求,不過在頭場演唱這首歌時偶有不穩,但在聖誕節進行的第三場時演繹得已經得心應手,隨後接續以她每次演唱會必定有的快歌熱血青年,以及很像是第一次在紅館歌單出現的放煙花繼續帶動現場氣氛,唱畢後隨著倒數及放煙花的效果由升降台退去。

香港的基督徒要小心,習政府是極權政府,他們過去幾年已經對市民的組織,甚至商業的網絡,進行超出憲法權力的嚴厲規管。這種規管令人產生恐懼,不期然進行自我審查。現在是對著基督教會來干真的了。

補充練習的作用是?

無意鼓勵二元對立,補充練習確實能針對特定主題,放大每個課題的注意點,有時能充當理解過程中的催化劑。但坊間很多補充練習,連我作為對語文興趣極濃的語文老師都覺得沈悶無比,更可況椅子也坐不穩的小孩呢?

他還會約我去迪士尼嗎?

這麼多年,我一直放不下阿俊,也讓他買的史迪仔每晚陪我進睡。阿俊和我分手以後的5年,我心裡無法容納其他人,我不敢奉獻自己的感情,我怕再掏心掏肺的愛人會受傷。曾經,我倆是那麼的深愛對方,但原來對於某些人來說,熱情過後不是感情,而是變心。我告訴自己,往後要愛得清醒,不可以再為任何一個男生、任何一段感情流一滴眼淚。

甘心受騙,就別投訴被騙

廠商的無賴,看起來令人洩氣和憤怒,課長們不介意花錢,但介意把錢花到空氣中去,有些玩家花了幾千至上萬港元都抽不到中頭好,惱羞成怒的課長甚至具名向香港消費者委員會投訴日本人營運的手機遊戲欺騙玩家,聽到這裏,閣下再嚴肅都懂得笑吧?這些玩家想拿香港的劍斬日本的人,怎麼可能成功呢。

早排試過送過一單外賣,本來都好正常嘅,去到餐廳已經可以即刻攞嘢食走,然後我就開始行去個客到。當我行到一半嘅時候,嗰客打嚟搵我。客:「你好呀,點解我見到你個實時位置都無郁過嘅?」我:「我一直都行緊過嚟架喎」客:(開始扯火)「你行過嚟呀?你哋唔係有啲綿羊仔架咩?」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