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文教

搵食

如果只為金錢而工作,這絕對是對生命的怠惰。大部分人仍是在乖乖地上班,用三分之一的時間休息,用多於三分之一的時間工作,剩下的時間少之又少,也惶論有做喜愛的事的餘力。人花在工作上的時間太多了,勢必影響能否過理想的生活。因此,人選擇工作必先以通往自己理想的生活為首要,並熱忱於自己的工作。

人生就是不停的探索

帶著各自的行李箱,曾去過無數個旅行,遊歷過無數個地方,雖帶走了些愁緒,卻也換不來驚喜,且帶有一點無奈。遙遙萬里,踏破鐵鞋,走了很久很久的路,碰到過很多個路人,遇見過很多個壞人,聽過了很多個故事,跌進了很多個陷阱,有時候,走得太久,什至會感覺到徬徨,不自覺疑惑著生存的真諦。

「小姐,我望咗你好耐,有無人同你講過,你著到成身黑色咁,好有性格,好有賽車手嘅味道?」

返工「自我保護」模式

有啲我地一直認為係「和平主義者」既同事,平時比較內斂,以為佢地遇到任何事都不聞不問,其實一直採取一個溫和既「自我保護」機制。身邊既小圈子是是非非,老闆高層既醜聞,只要唔係對自己有直接既影響,都可以置之不理,躲於平靜既世界裡面。但佢地係咪就如表面咁完全唔理解周遭發生緊咩事呢?不,佢地選擇性地去表態係唔想浪費力氣係自己唔睇重既事上面。

我地Lesbian成日抱怨,覺得社會唔接受我地呢班小眾。但我好老實咁講,如果你唔識大愛包容尊重同自己唔同嘅人,同時你都唔值得獲得社會其他人士對你嘅愛同尊重。

今時今日女權個朵已經好臭,換言之,好唔入屋。而我眼見嘅來來去去都係同一班人喺度圍爐,用啲外人聽落好高深嘅學術名詞交換諗法,抨擊資本主義物化女性正正中咗男性凝視嘅圈套,為實踐女性嘅主體性及身份認同,改以客體化男性將陰性著迷變成新趨勢以對抗父權壓迫文化

有你個膊頭,已經好夠。

做男人就係死要面,就算幾攰都唔可以投降。而且最近忙住做嘢已經陪小咗女朋友,難得有個夜晚準時收工可以同佢睇戲,我點都要盡下做男朋友嘅責任。食完個飯我同佢去郎豪坊嘅戲院睇戲,雖然係攰,但好彩部戲冇乜冷場,我總算可以清醒咁睇足全場。只係精神唔夠反應慢咗,有幾個笑位Load唔切,個個都笑但我就冇反應咁。完場之後我同女朋友離開個商場,係條街慢慢街一陣先再搭的士送佢返去,依個係我地嘅習慣。

曾經單純過麻木過的去愛,換來的都是沒結果的愛情,好像努力栽種了很久,明明已茂盛了一陣子,最後也都只剩下枯枝。以前,愛情是一場浪漫的童話,現在,愛情是一場猜忌的遊戲。

馬路的事

「岑生,是快速公路。關於馬路的事,誰叫你常帶我去搭車,又要說很多道路的故事給我聽,一切都是你造成的!」女兒不甘示弱。

根據一啲網上極無聊既統計,一卷廁紙如果有兩層,大概就有五百張,五百張的話,即係一年都有可能用到七卷廁紙以上。

我可以跟在你身後

中六那年,你會到附近的圖書館溫書,溫到關門才走。爲了可以見到你,於是我天天也去圖書館。明明知道你愛坐在靠窗邊的座位,但我還是故意選離你遠遠的位置。那時,我最期待的是,跟著你後面和你一起回家。就這樣靜靜地看著你的背影總讓我覺得很溫暖。

「我們,都有多久沒有床邊訴說心事?」「我們,都有多久沒有仔細看過對方?」相愛久了,相處久了,忘記有過的動魄驚心,由熱戀變回平淡似水,由浪漫變回面對現實。

曾教授和我們分享的,是他的新書《約瑟和他的兄弟們:護教反共、黨國基督徒與臺灣基要派的形成》,也是台灣教會史中很重要的一段血淚史。眾所週知,國民黨在中國大陸連番戰敗後,退到台灣,之後就開始持續的白色恐怖統治,疑神疑鬼誰是共匪、共產黨的間諜;而往往這種國家級疑心,常常演化成打壓異己,又或者牽連無辜的人。相信最近有看過韓國電影《1987:逆權公民》的朋友,就不會對這種打壓感到陌生,曾幾何時南韓也標籤異己或無辜之人為北韓共產黨員,極刑逼供甚至殺害之。

録音過程,其實真係唔係你諗好似係K房咁唱咁爽,因為我最唔想就係求求其其録D 垃圾出黎( 雖然最尾都….) ,所以,短短2分鍾既歌,我唱+ 彈左成千次,因為以下是但任何一個原因都強迫自己重唱

佛系HR

個個HR都出廣告請人,又唔通個個HR都想出廣告咩。出個廣告吸引人地sendCV過黎同埋宣傳下,登三次咁大把就已經差唔多成皮野,仲要Regular咁登。樓下班前線成日都話低人工,做到成隻蟻咁咁辛苦,假期又少過人,仲要返Shift,其實拎D登廣告嘅錢黎補貼下,分分鐘仲有著數,至少留到一班人,等個TurnoverRate唔好下下都咁高。

好多客人同Annie一樣,廿歲尾三十頭咁樣,有份不過不失嘅工作,有幾個真心相交嘅姐妹,耐唔耐去下旅行,過住平凡踏實嘅生活。你問Annie開唔開心?又無話唔開心嘅,朋友我有呀,份工麻麻地、但又唔算好差,但係,隨住年紀漸長,身邊啲姐妹開始結婚啦,一直未拍過拖嘅Annie,你話個心無嘢就假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