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文教

愛情捉迷藏

一對男女,兩個人十五年一直在玩捉迷藏的遊戲,天佑和愛琳是一對中學時期的好朋友,兩個人是同班同學,一起讀書,一起為入大學而拼命,兩個人都是彼此的聊心事對像,在對方眼中的他們,彼此是知己,互相明白,像親人一樣關心對方,只有他們才會明白這種關係,他們每一段戀經歷愛都會第一時間告知對方,同樣失戀的傷痛大家都會互相陪伴。兩個人一起成長,隨著成長,各有各不同的戀愛經歷,經歷過青澀的初戀到為愛飛蛾求撲火,滿身傷痕,開始想停一下,休息一下,因為已經到了一個年紀,只希望擁有一份平淡暖心的愛情,不需要太多的高潮迭起,只想感受對方的陪伴和存在。

阿叔唔係只係識得踢波,有受過高等教育,讀過中大經濟系,更重要既係佢教過書,學郭家明話齋,唔係一般波牛,而係有文化人,對學生有解說能力,講波睇比賽解釋進度,阿叔更加可以照本宣科,駕輕就熟。第三,阿叔完全無保留話俾人知點先可以講到一場好波,就係要保持中立,然後唔好講呢度好,呢度射得差就算。而係點解好點解差,甚至如果佢自己落場,或者佢係教練,佢會點做。

美容師

聽說她的母親在她就讀幼兒園時便因車禍死去,她由父親獨力撫養成大。在這種環境長大,那孩童時期被愛的需要只會沈澱於腦海中,直到被滿足為止。

喜歡,因為它比較像我

我和玫瑰,雖在同一個花瓶內,卻完全不一樣。我不能像玫瑰一樣,明目張膽的傾慕你;也不能像玫瑰一樣,得到你的全神貫注;但我仍默默等待著,你會用心看我一眼。只能守在同一個位置,有時候默默的低泣著,彷彿花瓶內盛載的水,全都是滿天星的眼淚。

講緊要「揭露一個牧師的性罪行」呢件事,一來旁人實在難以定奪誰是誰非,我在此亦無謂無啦啦公審人乜柒乜柒(我真係好憎呢種網絡公審的行為);二來事件一旦屬實,即屬刑事罪行,我亦無謂加把口。故此我在此希望以「真實程度有幾高」去解構下呢件事。

一起嗎?隨便吧。

男生每天陪她聊電話直到深夜,假期陪她到不同地方,甚至為她而苦練自己拍照技術,希望這段關係能為她帶來甜蜜的回憶。只是對女生而言卻沒有半點感動,畢竟自己本來就對這個男生沒多少心動的感覺,與男生會走在一起只是剛好在自己失戀時男生出現在自己面前然後表白而已。

「即係咁,原本小朋友呢排要擺百日宴,咁就揀日子啦,之前話唔搞,又話唔體面,到我同老公話好啦,搞啦,諗住揀18號啦,吖,你知唔知我老爺講咩?」

作孽前請先照鏡

有曰「蚤多不癢」,看到鄰國這些人模樣卻欠缺人性的冷血行徑,世上未必有民族DNA,但一定有某種業力令數以億計的人變得不是人,貴國也會地震,43死以上的人連數字也不如,這些賤人一旦被國家埋葬後,他媽的爹的都拿不到他的死亡證,這種嘴巴厲害的人明明心虛到癲,假如明天日本大使館免費派日本公民資格,今日這批仇日先鋒馬上去搶他們認為該死的身份。

其實感情本來就係兩個人既事,只係一但有咗仔女,成件事變得複雜好多。對於𢤦事既孩子,一路長大,就發現到父母關係既轉變,由小時候,一家人總係和和睦睦,出街食飯,爸爸總係拖住媽媽,嫌佢做第三者阻住哂;到中學既時候,全家一齊食飯既次數一隻手數得哂,數都數唔哂既變成係吵架既次數,飲醉後講既胡言亂語,其實一字一句刻係小朋友心裏

厲害了,世界第一球迷大國

「国际足联统计,中国球迷购买的本届世界杯门票数超过了4万张,在所有的国家当中排行第九。比西班牙、英格兰等参赛国家球迷购买的门票数都多。要知道,一共32个参赛国,咱们没出线参赛,票房就排到了第九。要是参赛,票房不可估量。」

「我地要畀感染者關懷同埋愛,感染愛滋病,家人嘅支持好重要。」這兩句說話荼毒了香港人多年,現時感染者健康壽命跟非感染者無異,一個有效的持續性治療便會失去感染他人能力,又可生一個沒被感染的下一代,同時不會影響工作能力。因此超越一般的關懷與愛對香港感染者來說義意並不太,反而得到平等待遇更為實際及重要。

女士:「你哋係咪請緊侍應?」小編:「係……」飲食業人手長期短缺,入行嘅年輕人數唔多,所以可以話長期都係請緊人。正當小編以為對方對職位有興趣嘅時候……

探險

「大勇,對不起,我差點害了你。。。」大勇疑惑地道:「你說甚麼?」這時少華回復兇相向著空氣大喝道:「你收聲!呢度冇你既事!」大勇看到少華彷彿人格分裂似的,更覺恐懼。

與靈感捉迷藏

靈感,有時像洶湧澎湃的浪濤,有時像匆匆退卻的潮汐,急來也急去的。靈感,可以是聽著一支歌而來;可以是想到某一個字或一個詞語;可以是想到某一個人或一件事情;偶爾會因為天氣影響情緒;偶爾是因為瞬間感到迷失;靈感,又或許是埋藏在潛意識裏的糾結,突然在腦袋內爆發出來。

殖入歌曲

海馬體亦是音樂記憶、音樂經歷及音樂環境的腦葉(Lobes) ,腦皮質聽覺區則為首階段聆聽聲音、分析及感覺聲調(Tones) 的腦葉,換句話說,每位人士聽音樂的過程,都依靠這兩個非常重要的腦葉。

我拋棄祟拜的理由

最令我扎心,還是「當我眼見世界咁紛亂,但是成班耶膠(包括我)仲起個冷氣房高呼哈利路亞」的無力離地感——我「害怕」,是「害怕」見到這樣我信徒、這樣的自己——這樣的自己、連我自己都討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