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文教

「點解你明知佢有另一半,仲要癡埋去。」當他的女朋友問我這個問題時,我沒有絲毫猶豫地回答,「你怎麼不去問他,在我靠近他的時候,為甚麼他沒有推開我」。

養父對佢都幾好㗎,不過佢一路都覺得自己喺呢個家族低人一等,心諗與其喺人哋度做二等公民,不如名正言順做返生父嘅正統繼承人啦,就背叛咗養大佢嘅養父家族。

面咗幾次試,仲唔覺意就拎咗個offer添!但煩惱嚟啦,走?留?價位唔係自己心目中諗得咁好,因為經驗比其他candidate嚟講始終唔太夠;晉升唔係冇,但當然唔會好似四大咁每年加人工同升職咁爽啦;呢到你係senior,過到去又係新人一名咩都要由頭學過人事關係又要重新建立過;喺到大把batchmate同你一齊奮鬥,出到去得番自己一個;但呢到實在係好辛苦,甚至好曬時間,出面即使日日番工放工不過總算輕鬆舒服;出到去多番好多私人時間可以做番好多自己鍾意嘅嘢但喺到就幾乎係工作機器…

二等大學生

我們是一群在文憑試失敗的學生,都只是為了回到大學,我們走上一條我們不想走的路。若果能一帆風順的步入大學,誰會選擇被稱為後門的路呢?我們沒有在文憑試努力嗎?顯然不是。最近內地台灣都非常流行一句說話「大部分人努力程度之低,根本輪不到拼天賦」。如果這個世界沒有天賦這回事,又真的能一分耕耘一分收穫,大概這群學生能進到大學。我們只能帶著遺憾,繼續努力讀書,為了得到大學的垂青,勉強自己追求一個比天更高的GPA。

我認識的朋友,雖未致於完全是重度宅男,而且有一份優厚的收入和專業資格,但生活極為規律,不煙不酒,不喜交際應酬,平時看看書跑跑步,也懶得出外旅遊,反而喜歡行山釣魚打橋牌,你問他們好不好,的確好仔!但這樣的生活,也悶過大佛寺了吧。和他們一起,如果不是樂在其中,天天和唸佛敲經有何分別?也不是每個人都受得了的。

兩年前開始,胃病一直困擾著我,經常飽脹不適、作嘔,在人多的地方會害怕突然發病,神經繃緊得超級厲害。由金鐘站撘往尖沙咀站,車程只是長一點點,那擁擠而無法逃離的感覺構成很大厭力;外出時也無法安心進食,座位靠牆會令我心不寧,久而久之討厭出席活動,令願留在家裡這個comfort zone。

環視當今樂壇,閻奕格其實真心唔錯,好多年前唱《讓一切隨風》已經好令人睇好。但係一聽佢既版本《讓我跟你走》,就差左啲啦。佢一直為人詬病既呼吸問題依然存在,唔止係曲中一啲只有好短暫停頓既長句子,而係差唔多每一句都會聽到佢既吸氣聲。另外,佢既聲底始終唔夠厚,一由高音轉低音把聲就會變得好單薄。

我阿媽平時好少鬧我,但嗰排佢成日都鬧我,因為我太夜瞓,我初初覺得好煩,因為返工已經夠辛苦,平時受腦細氣受客氣返到嚟仲要畀佢話,我真係寧願夜啲返等佢瞓咗鬧唔到我。有時返到屋企已經十二點,但係我仲會開電腦寫文,因為返工實在太大壓力,好想寫出嚟呻下抒發下。其實我點會唔知阿媽係怕我捱壞先鬧我,只不過當時真係「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啫。

質疑台灣南韓都拍得出有歷史元素嘅商業片,香港點解拍唔到,其實令我好費解。台灣南韓好好醜醜都算建立咗民主制度,又已經有政黨輪替,舊史重提明顯無傷大雅。反觀香港,我地前有中共,後有新移民,身邊咁多人唔認同民主係必要,咁多人驚得罪掌權嘅共產黨,咁多人仍然覺得雨革係多此一舉,落人口實,咁多人竟然覺得六七暴動無謂多提,歷史無用,電影就算有投資者,又真係拍得雅俗共賞,根本都唔會有可觀本地票房。

當愛情化作了密碼不公開

後來到了Facebook的年代,轉Icon和發帖文意味著個人形象的塑造,應該小心翼翼,但偏偏她/他能令我們失控,發文如同阿愁上身,用字故意含糊不清。

阿嬌的力量

  大家都覺得新世代的娛樂人物,最重要的是可以在網路被討論。 有三個人,在這方面做得好好的:黎明,阿 […]

偽影評《追龍》兄弟情

最近入場看《追龍》,一套翻炒又翻炒雷洛和跛豪的電影,本來因為是黃晶出品而心裡十五十六,只因是想看劉德華而去。這套以本港六、七十年代為背景的香港電影,並以九龍城寨為場景,對由城岩長大的我很有親切感。

世界級挑剔

一句Thanks就想使死人,問唔係問題,但係問之前唔會Expect有啲問題係唔應該問?

打風會掛住返學嘅日子。

小學果陣鍾意一個女同學,好想日日可以見到佢。所以每次打風冇得返學,我都會極度失落。「邊有人唔鍾意weekday打風架?」我諗,除咗李嘉誠之外,當年嘅我係另一個。

「點解條件咁好嘅自己依然單身,但係嗰班狗公竟然可以日日攬女,過得逍遙快活羡煞旁人呢?」好大嘅一個原因係因為狗公好「唔要面」。

買賣自由,沒有人可以迫你買。但是你決定買了,要人家幫你留起,約好時間,就要對自己負責任。上次遇到一個買家,說好買了,約好時間,但突然人間蒸發那樣消失了接近一小時,媽呀我的時間是機會成本好嗎,這樣子我真的超蝕本。最終對方是聯繫我了,表示沒有數據無法找到我,我也表示沒有下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