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文教

世界各地,尤其係某些國家,總有堆人係咁。佢地D基因硬係缺少左D野,係無左欣賞既文化。即使有好事,都唔會識得戥人地開心。反而,第一件事就係眼紅人地,係咪出於妒嫉就唔知喇,總知總係覺得入面有其他不為人知既事,之後挖一個可以俾自己無限發揮既洞,去上綱上線。呢個可以話係人既劣根性。

她開始在我面前脫衣。先從高跟鞋開始,然後是黑絲襪、藍旗袍,整個過程她一直眼簾半掩地朝向我,像油畫裡引誘凡夫俗子的水仙女。她的雙乳隔著皮草胸罩,一步一步靠近,直至碰到我的胸膛。「要我幫你脫扣嗎?」她沒有說話,一手捏住我萎縮的陰莖。

有時兩個人係屋企無無聊聊,我會得閒叫下老公︰「可唔可以幫我轉台?」「可唔可以遞杯水俾我?」有時叫得多,老公都會唔耐煩︰「點解成日叫我?咁小事,你自己拎都得啦!」

佢好似唔係咁開心咁,講嘢唔係太識得笑,BB豬呀你唔好唔開心啦,你唔開心個樣唔好睇,我連個飯都冇曬心機食,我真係好想氹返你開心,但又唔知講咩好。我打咗句「唔好唔開心我氹你開心」然後送埋支玫瑰花比你,見到你有笑咗一下,講咗多謝我。

益友

益友是一股氣場,物以類聚,有鬥志有衝勁有目標有執行力的人自會惺惺相惜,你出雞佢出豉油,交流各自本領,同時了解並學習對方的本事,如此教學相長,一見如故皆因識英雄重英雄。

「昔人已乘黃鶴去,此地空餘黃鶴樓。黃鶴一去不復返,白雲千載空悠悠。」能夠在詩句中重覆使用那麼多次「黃鶴」,以格律來說,絕對是大逆不道。

朋友

我們曾經看一個人看得很重要,彷彿這個世界沒有了他,自己也不知如何是好,但事過境遷,滄海亦變成桑田後,他,原來也不外如是。也許他當年與你是至交,無所不談,暢所欲言,上至天文下至地理通通都有討論過,甚至是自己的心事,思緒,也毫無保留地告訴了他,但後來卻因為不同原因而漸行漸遠,分道揚鑣,最終形同陌路,見面時亦只剩下「你最近還好嗎?」這些客套說話。

故事開始之初已經其實對於模仿聖經已經做到出哂面,十二艘船好明顯係十二門徒,係世界各地傳揚褔音。除此以外,戲中語言既獨有地位更顯用心。聖經中人類本來用著同一種語言,但係咁樣招致既唔係共同奉獻上帝既美好結局,而係驕傲既人類開始合作整一座高塔,希望可以攀上天堂,觸及上帝。由此可見語言如果同科學、人類連成一線,唯一既後果就係人類幻想可以變成神。於是上帝將人類以不同語言分開,令人類開始互相猜忌,最後內鬥,美好既共同夢想:高塔,亦因此而變成廢墟。

奶媽神學表面上,是她公開在政治領域表達上帝跟她說話,給她肯定一個職業上的抉擇。在基督教信仰的角度,這是難以否定的。大家尚記得上一任特首選舉,基督徒政協選委容永祺公開說上帝叫他選唐英年。當年快必跑去跟他理論,想否定他,可是「容弟兄」氣定神閒打開教會大門,跟傳媒及反對者娓娓道出上帝如何啟示他甚麼甚麼。半個小時後,快必無功而回。為甚麼?因為基督教信仰,本來就有非常個人化的一面,我們相信上帝指引我們去做每一個人生大大小小的抉擇。我甚至想像當天那位「容弟兄」會反問反對者:「難道上帝沒有啟示你嗎?原來你跟上帝的關係這樣差呀?是不是太重視當反對派,忽視了信仰生活、犧牲了祈禱跟上帝親近的時間?你還算不算是基督徒?」多embarrassing!

Collateral_Beauty是指附帶的美麗。戲中女主角Madeleine告訴他"just_be_sure_to_notice_the_collateral_beauty",意思是每當我們遇上一些不幸的事,總會忽略了因此衍生的一些值得欣賞的事。全句應該是"When_encountering_with_extreme_ugliness,_just_be_sure_to_notice_the_collateral_beauty"。

我好耐之前就覺得逃避唔係咩可恥唔可恥既問題。我唔再附和呢個世界既大小事情鐵則,唔再戴住面具,事事順人,虛從附和,係旁人眼中,都係一種逃避,都係一種鬧情緒既表現。係佛洛依德既簡單心理學入面,我就係唔想再咁花氣力去堅持果個道貌岸然既超我,我只係想做番細路仔,做本我,扭下計,發下脾氣。如果表現人性,都係可恥既行為,咁係我既眼中,你叫肚餓,想飲水,都好可恥,因為你唔係鐵人。等於有D人覺得準時收工唔OT,都好可恥一樣。

「你太太和兒子品嚐到你的雞蛋仔的話,一定不會再離開你!」不等陳叔回答,女學生再作出假設。陳叔將蛋漿倒進模具,準備製作另一底雞蛋仔。「二十年前,太太帶着六歲的兒子移民美國了。」

最後幾集,男主角被炒魷開始,劇情反而開始返回「現實」。男主角為咗慳錢,想同女主角「真結婚」慳返一筆,女主角作為一個「異想天開嘅左膠女」,反對男主角以「愛」嘅名義剝削佢做家務嘅勞動,就算佢明明已經好冧男主角,都拒絕咗佢嘅求婚。然後,兩人重新訂立對等嘅夫妻關係之後,佢哋為咗金錢、時間、家務分配嘅問題,抱怨、爭執、談判。雖然只係輕描淡寫咁帶過,但係始終都算擺脫咗「happily ever after」嘅童話式幻想。(逃げるは恥だが役に立つ)

「唔……這種類固醇,藥房有是有,只是牌子不同而已,這樣子,行嗎?」沒想到,這句話,看來平平無奇,竟然會換來一副驚訝的表情,同時,傳來一陣嘩然……「嗄!這種藥,原來是類固醇?」「對……這是類固醇……」然後,這個女士,便指著這個圓盒藥膏上「消炎」兩個字,問:「這不是消炎藥嗎?又關類固醇什麼事?」

《太空潛航者》:人生旅程

這艘船上的人進入了休眠,等待到達殖民地後展開新生活,對共同的命運卻是渾然無覺,大家知道的,只是到了對岸就可以展開更美好的新生活,整個旅程的意義就是為了抵達。一個人不幸的在中途醒來了,發覺餘下的船程比人的一生還要長,突然之間陷入一個困境:被困在航向未來的旅程中,卻永遠到不了目的地。

其實呢個問題我自己都諗左好耐。因為依家成日都流傳既一句話就係,有質素既野,就唔應該係免費。而且一旦免費,你寫既野就唔會有人稍罕,鍾意咪放低一個LIKE,唔鍾意就一隻手指就已經碌過左你,已讀不回就係咁解。的確,呢個係簡單既市場學/經濟學邏輯。亦都係無可奈何既現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