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文教

話說小妹以前係讀女校,諗返起以前中學嘅生活都好開心㗎,仲識到班好姊妹,不過硬係覺得爭咁啲嘢,就係無拍過拖。雖則每個人嘅性格都唔同,但讀女校唔多唔少都會有啲影響,你諗下六年嚟日日都淨係同女仔相處喎,雖然都有幾個阿sir,但係有幾可會同佢哋講嘢先?而且男老師同男同學係好大差距,根本都唔同,長時間咁樣真係會唔係幾識同男仔相處,所以女校嘅人出到去(大部分)一係就好摺一係就好主動,即係所謂嘅姣,而我就係屬於前者,即係慢熱,靜嗰類。

我用左咁多年嘅時間去說服自己,其實自己都好正常嘅時候,最親嘅人竟然講左句,其實我地就係唔正常嘅。冇錯,香港呢個地方表面上係好開放的。但實際上係最保守的。如果兩個男仔行出街拖手,你信我,你試過第一次面對全街啲人都望住你未?你真係要試下。個感覺就係,好似變左痴線佬咁。

寵物翻叮

對我而言,最初版本收集151隻精靈,我只捉到80多隻,最新版將精靈提升至248隻,我想我能夠堅持捉到的大約不會超過150隻,然後我比較喜歡收集到過的道館徽章,雖然我更新了三日,只收集了兩個徽章(其中一個就在家裡)。

生命的重量

生命,有輕於鴻毛,重於泰山之重量。生命,他很脆弱,只要輕輕一擊,便能化成風,變成雨。同時,生命,他很堅強,面對不同的逆境,也能堅持過來,創造出自己的一片天空。

我的援交初體驗

談好價錢後,我們相約在地鐵站見面。見到她的真人,我有點驚喜,她實在長得很清秀漂亮,一頭短髮給人一種爽朗的感覺,睫毛很長,卻不是人工化妝出來。簡約的T恤與牛仔褲之下,看得出是很不錯的身材。我以往交過不少女友,不過我怕麻煩,從不向美女出手,所以每任女友樣子總是比較……老實說是醜也不過,更慘是平胸。別以為她們性格比較好,她們一樣會亂發脾氣,不過我怕麻煩,總是啞忍。如果我不援交的話,恐怕沒有機會與美女出街約會。

我有時跟下爸爸,有時跟下媽媽。無幾耐我媽媽嫁左比另一個男人,佢地生左個女,媽媽好鐘意呢個女,錫佢錫得好緊要。雖然佢都錫我,但我睇見我媽媽將對我既愛分左比佢個女,我覺得好無癮囉。

愛因斯坦名揚天下,後人為天才故事錦上添花從來容易,但要細緻刻劃天才嘅心路歷程,展現出堪稱全世界最聰明嘅人嘅平凡之處而又仍然可以保留佢嘅偉大,係極高難度嘅任務。多得國家地理頻道野心勃勃,重金製作,《Genius(世紀天才)》系列首季可以話係精彩得超乎預期——全劇演員演出恰如其分不在話下,三大主角嘅表現拿捏準繩,入木三分,難得嘅係繁瑣學術細節點到即止,兼用生活化比喻加強觀眾理解,門外漢去睇亦不減樂趣。更難能可貴嘅係,人物一生橫跨接近八十年,但每個階段每個角色都安排得有心思有用意,加上要傳遞畀觀眾嘅訊息應有盡有,清晰明確,一氣呵成睇到季尾,所受觸動之深,實在久久難以平伏。

四樓的女孩

升上高年級後,有好一段時間,公寓裏的孩子之間興起了「兵捉賊」的遊戲。當兵的一方要找出並抓住賊人,成功捉到所有賊人方為勝利。本來理應有時限之內沒有成功抓完的話,便算當兵一方落敗的規則,但那時我們單純只是追求「捉」與「被捉」的刺激感,也就沒有理會那麼多了。某天放學後,我們一如以往地聚在一起玩兵捉賊。那是我畢生最後悔的一次兵捉賊。

「阿婆!啲薯餅好硬喎,你食唔食到呀!」、「我買俾我個孫食,你睇住你自己先啦」、「抱孫咁好呀,咁仲食麥記?儲錢買樓啦!」、「我祝你做麥記做到一百歲!」

「深度工作」,說穿了,就是「專心」而已,本書用各種分析與建議,協助你有效地創造並維護長時間的專心。

邊個話男人唔會呷醋?

有次就係因為我拎嘢嘅時候唔小心掂到個電話,whatsapp藍tick咗,但我根本無睇到個message,當然就無覆到,然後佢就自編自導自演咗一個我偷食嘅故事,仲講到似層層,怒火中燒咁款,鬧咗我一大餐(呢啲事絕對唔係淨係女人先會做)。其實我本身已經好少會喺同朋友食飯嘅時候玩電話,特別係只有兩個人嘅時候,因為感覺唔係好尊重,難得約出嚟見面,如果要我望著你玩電話,咁又有咩意思?將心比己,所以我都唔會咁做。

尾班車

上車後不久就倦意泉湧,於是就在車廂內睡著了。他醒過來的時候,車廂全部門都打開。他步出地鐵,看見月台的牆壁上鑲了「堅尼地城」的字樣。糟了,睡過頭。他走到對邊的月台,那邊也停了一列地鐵,門全打開,完全沒有會開出的訊息。身旁的扶手電梯早已停止運作,英年走上樓梯。步出閘口,放置廣告牌的燈箱都是空的,燈管偶然一閃,像眨眼。揚聲器發出廣播,說明地鐵站快要關閉,請乘客儘快離開。他忽然想起在網上看過幾則小說,都是寫主人公如何在地鐵終點站遭遇怪事。

做補習社都見到教畜

升左上大學之後,我係補習社做過功課輔導班導師。過左兩年之後,我仲好記得個老細曾經同我講過嘅說話。

我係一個過氣攝影師,係香港,做攝影師搵食真係唔易,一來有班無料到鬥平鬥賤價爭飯食,二來數碼年代,人人有相機,個個都當自己攝影師。為咗生活,我走左去做地產仔,搞下搞下就成為一個地產佬。因為興趣使然,我走左去影貓,影下影下多咗人識,有人搵我合作,喺朗豪坊畀個位擺我嘅作品。

那時,我剛剛開始用Workaway,在這個平台上,host會設立專頁介紹自己需要什麼人做怎樣的工作,而volunteer就會按照自己的興趣去聯絡host。提供幫助的人之所以叫volunteer,因為故名思意就是在做「義工」,整個過程不涉及金錢交易,可謂是種另類的旅行方式。有些比較落後的地區可能會收大約每天五美元的捐款,以用作伙食費並維持日常營運,我想這也實在是無可厚非。

有一次,有一個朋友說,他的大學同學,畢業兩年,都沒有跟他聯絡。100毛有網路紛爭的時候,他就面書加一句加一腳,然後他需要交稿,想找稿題的時候,就問朋友要腦細的電話,覺得他一定會給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