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文教

你拍一個競選廣告拍完以後加了很多特技,那字幕動啊……同行!WE_CONNECT!民意!結果觀眾出來一定罵我,根本沒有這種支持!這證明上面那個是假的……

「同行」果兩雙字,其實只係將華康儷粗黑打扁同埋將所有角位磨圓佢,就已成完成基本程序。然後,就將「同」字中嘅口字變番正方形。至於個「行」字,將部首果兩撇變成平行四邊形,搞到有啲當代風咁;然後執去比例,就已經做晒絕大部份嘅改裝程序。最後,班人就係將字體個收筆位整個磨圓邊長方形,用嚟遮住個勾位就搞掂

愛情就如買Chanel

當朋友圈裏的人開始逐個逐個拍拖結婚甚至生孩小,一開始我有這麼焦急過一下下。於是花了三年的時間,去努力愛一個在別人眼中條件很好的人。

點解咁多人上補習社?

你唔係唔知道求學不只是求分數,你開頭都可能認為補習操卷攞tips好cheap好賤格,等同食人血饅頭;然而,有一刻你覺悟到,喺香港生存,就係吃與被吃嘅關係,入大學不過係其中一張必要嘅餐券。分數至上,靠學校不如靠補習,靠老師不如靠天王。你知道每日喺學校對住嘅同喺補習社對住嗰啲,不用分那麼細,都係教畜(頭盔:好囉有啲唔係),只不過喺9up嘅教畜與教你應試技巧嘅教畜之間,你好現實咁選擇咗後者,選擇俾錢為自己嘅將來謀劃,嗰班「天王」就收錢提供服務,講白啲成件事本來就係供求關係,大家一樣都係為咗搵食,一個為長遠一個為短期,喺香港,搵食不嬲大晒,搵食啫犯法啊?

我係一個平時隔幾日會到呢間餐廳食飯既小毒J,但係學業外有做過唔少社會實驗同一班人拍片,呢幾年越來越多香港人對社會實驗反感覺得我地係玩嘢,有時都真係頗無言,特別見到今時今日越來越多用社會實驗或者行為藝術為名出黎吸取目光既人。

玩火嘅精英社會實驗

今日好多中大學生都喺度瘋傳一張圖片:話係商學院棟樓(俗稱BA塔)入面嘅餐廳貼出一張海報,聲稱推出一款精英特別餐,只供列明嘅幾個神科嘅學生買。張相一放上網唔夠八個鐘已經過千like、三百幾十share、連CUHK_secret都報導埋,引嚟好多人留言鬧,甚至話要罷食;結果去到傍晚,先有兩個新聞學院學生出嚟,話佢地係同餐廳合作做緊social_experiment,目的係要「喚起師生對精英主義的反思」。不過,咁樣做真係冇問題?

譚仔的浪漫

前度不喜歡吃米線,亦非嗜辣之徒,所以我早早習慣一個人去吃譚仔。一個人吃得更過癮爽快,那管吃了辣後,朱唇泛紅,「鼻涕水流流」,拿着紙巾,一口「勿演」,一口凍「鏈茶」,一口接一口,像是偷情。

試過有一個大陸阿嬸,一入黎就坐低左喺我地cashier前面張櫈度,然後話要睇耳環,咁我叫佢等等,擰轉身攞後面幾盤耳環俾佢睇啦。當我擰番過去嘅時候,赫然見到佢除左鞋喺度捽腳指!!!

身和心的桀驁不馴——歐豪

郭子健的新戲,找了歐豪。原來,他還在。2014年的訪問,仍在腦內。他是《快樂男聲》2013年的亞軍。上一次,《快樂男聲》這節目名字打進你腦海是什麼時候?也十年前,第一屆的冠軍陳楚生吧?陳氏的《癮》,我也在電台播過好幾次。歐豪還有拍電視劇。是湖南衛視向選秀節目十周年致敬的《唱戰記》中演的子夜。當然,類似的劇情,同樣的狗血,但他的樣子,就是有點國內電視劇中少見的桀驁不馴。

一段關係甚麼時候突然開始,誰也意料不出。從眉來眼去,你進我退,互相猜度,我打你一下,你又取笑一番,如探戈舞曲,神秘而旖旎,正所謂朋友以上,戀人則未滿。那道界線,若隱若現,突然抹去又似過份輕率,大家相敬而賓,又似乎過於隔膜,想再進一步,又怕進取失據。這就是曖昧。

一sem容易又midterm,又到咗N份group_project既死線時期,亦係自由騎士(free-rider)原形畢露之時! 你以為自由騎士真係得自由系咁簡單? 少年你太年輕了,自古以黎,可怕既生物又豈止一種?今次筆者就綜合咗呢幾年係大學生態入面觀察/聽聞/接觸過,一共八種屬性既自由騎士,等大家一齊探討下呢種極度神憎鬼厭既大學生物。

在日常生活中,我地除左做Recycle之外,其實更重要是Reduce「源頭減廢」,即是你少用D、自然少垃圾D啦。以下由淺入深地,講下十種不同的「源頭減廢」方法

我諗稍為有少少常識嘅人都會知道,赤腳行街,既唔衛生又易受傷,傷口處理得唔好就會有細菌感染,萬一唔小心比食肉菌選中咗就真係大檸樂,食肉菌最鐘意生存係海水同海鮮,傷口接觸海水已經足夠中伏。最近先有人因為唔小心比公廁沖廁水整到傷口而受食肉菌感染,難逃一死。培正學生仲要被安排赤腳去腳市,到時有咩三長兩短,香港又少一個未來棟樑,然後就會有人出嚟講句「表示極度遺憾,同埋會盡力協助家屬及輔導有需要同學」,就咩事都無。係咪學生條命就唔係人命呢?係咪學生條命就唔洗重視呢?到時係咪講句對唔住就可以了事呢?唔啱不如叫培正校長同老師赤腳去行下街,唔知又會有咩感覺呢?

細個果陣睇到電視廣告賣剃鬚刀,記得其中有個係碧咸代言,覺得用剃鬚刀剃鬚好型,噴到成面剃鬚膏,然後一下刮落去好有滿足感。於是立志大個剃鬚要用剃鬚刀,唔用阿爸用果啲電鬚刨。

固步自封,最後必然會引發災難。可能舊時呢套係work,甚至係絕世好橋,但到左今日,你仲用陳舊既橋,觀眾梗係笑都唔笑啦。最慘係佢連去問下自己都唔問下。包圍住既人又全部真心膠,或唔敢問。

住喺間屋嘅,係佢嘅良善

已經返緊幼稚園嘅蝶蝶,有日喺學校儲夠廿個印花,換咗一隻蝶媽媽都唔係好知咩嚟嘅生物。喺學校門口就一直講呀講唔停口,蝶媽心諗:睇你講得幾多日。返到屋企,蝶蝶突然就話佢(嗰隻生物)個名叫「小玫」,問可唔可以幫佢起間屋,等佢可以陪住自己一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