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學術討論

其中一個可以操控嘅角色,康納一直以嚟都好理性,但係隨住玩家嘅選擇,佢嘅軟件有可能會越嚟越唔穩定,而喺漢克嘅眼中,康納居然變得越嚟越似人,到喺仿生人之父屋企入面,如果我哋唔選擇射殺一個女仿生人嚟知道真相,漢克對我哋嘅好感度仲會大增,好似覺得我哋有人性,而唔僅僅係塑膠。事實上,我哋每一次唔理性嘅選擇,都會令漢克對我哋多一分信任。

想從Twins的歌曲中脫穎而出,找到拔粹的作品可說是掐指可數。我非常喜歡2005年由黃偉文作詞、陳光榮作曲的《幼稚園》,這首歌被設定為該張專輯的派台歌,在電台排行榜上有名,算得上具備傳唱度。會聽流行歌曲的聽眾泰半已經能用語言與人溝通,願意傾聽歌者演唱的內容,大抵都過了幼稚園年紀,當這首歌唱著剛進入學校的人生經驗,那陣喚起人們記憶的風緩速但深刻地敲開了內心門扉,滴點跡象若有似無,逐步拼湊兒時光景。

今時今日女權個朵已經好臭,換言之,好唔入屋。而我眼見嘅來來去去都係同一班人喺度圍爐,用啲外人聽落好高深嘅學術名詞交換諗法,抨擊資本主義物化女性正正中咗男性凝視嘅圈套,為實踐女性嘅主體性及身份認同,改以客體化男性將陰性著迷變成新趨勢以對抗父權壓迫文化

「一隻亞馬遜森林中的蝴蝶,偶爾拍幾下翅膀,隨時引起兩周後美國德州一場龍捲風暴」呢一句,唔可以理解成「龍捲風暴由蝴蝶引起」

有一個報道,話某一個機構,聲稱做一個網上既問卷調查,去了解大學生既性生活情況。唔需要太仔細去睇,我見到有兩個數字

至於何東到底有乜野特色?我地睇番何東beat,原來何東人不但精明能幹,做野爽快;會煮糖水,又會煲粥。單單四句,已經概括地勾勒出何東既特色,帶比觀眾對於何東既一個普遍印象。

試想象下,喺未有電腦嘅年代,如果你見到某張手寫嘅form上面,有人寫自己個名係「陳曼𠒇」咁啦。你會唔會即刻覺得自己唔識讀呢隻字,即刻走去查字典睇下個字點讀? 應該唔會掛。你第一個反應,可能會心諗:「嘩,呢個人寫個『兒』字寫得咁樣衰嘅。」

蟹柳!你點解要呃我!

不知諸位有否經歷過這種疑惑、問過長輩為甚麼這種食物會「欺世盜名」,小弟直到小學畢業,才有長輩告知蟹鉗中的肉也叫「蟹柳」。起名「蟹柳」,也許是生產廠商當時有心藉以宣傳,可是為甚麼會得逞呢?真 ● 蟹柳又為何會給「鵲巢鳩佔」?以下跟大家介紹一個概念:能指與所指。

雅典式民主為直接式民主的一種,可分為三大部分:公民大會,民眾法庭以及大將軍構成。首先,雅典的公民大會基本類似於現今香港的城市論壇,然而參與人數若為六千人左右,由人民抽籤產生。不論政策、法律、內外方針等皆由公民大會決定,是以人民可以直接參與論政和決策。當然,平時想約十幾條友踢波都咁難,要call齊六千人開會更是難上加難,所以雅典亦另立五百人議會以及五十人委員會處理。第二,民眾法庭,當時的雅典並沒有專業的法官以及律師,審判皆由公民組成的法院裁決,值得一提的,若有任何公民認為公民大會的決議不妥,可向民眾法院提出訴訟,類似現今香港的司法覆核。最後,大將軍由全體公民選出十位,而大將軍對公民大會有頗大影響力,基本上可說是實際的政治領袖。

天才・瘋子

大學二年級時上了法理哲學,發覺大部分的法理哲學問題,都是從其他哲學的延伸。例如,法理實證主義論(legal_positivism)其實只是邏輯實證主義論(logical_positivism)的延伸,又或是公平公正這些概念,不多不少都受到政治哲學影響。我對法理哲學慢慢失去了興趣而轉移到語言和邏輯本質的問題。例如,什麼是語言?什麼是概念?為什麼公義是這麼重要?到學期末,我買了一本書,A.J.Ayer_Language,Truth_and_Logic(1935),裏面講述實證主義論的觀點,亦是HLA_Hart的法理實證主義論的本源。由實證主義我又找到它的來源,原來是建基於奧地利及後移居英國的語言哲學天才維根思坦(1889-1951)早期的理論。

的確父權對生理男性嘅優勢係比較外顯,而女性主義嘅先驅生理性別又大多係女性(染色體係XX嗰啲),但如果咁講就傳承咁用呢兩粒字嚟表達呢對互相對立嘅建制同思想,係咪會跌返入剛才提到嘅、唔少女性主義者想要消除嘅「歷史殘留」?明明喺現今社會,因「父權」而獲益、受難嘅人,兩大主流性別同其他性小眾都有份,何故以一父字概括之?咁樣對於(可能為數不少)反對「父權」而生理上係男性嘅人是否公道?(公道有個公字,都好父權?)

而家MachineLearning其實都只能夠Learn一D好指定嘅野,例如AlphaGo除左圍棋佢咩都唔識,又例如Siri有幾蠢大家用過都知道(佢而家都仲未識幫我較「搭九」嘅鬧鐘,一定要我講「四十五分」)。

很多人常說漢文六書造字博大精深,每字皆精雕細琢。反之觀看西方拼音文字,則沒有那麼多的原理及與物件本身的關係。如果用心去留意做字的原理,也是能看出西方文字與古代世界及社會觀的關係。華洋很多傳統觀念是互相呼應的。

所謂「正史」,其實唔係指「正確嘅歷史」。同時間,「野史」都唔代表係有問題或者係假嘅,只係佢並冇受朝廷認可當「正史」。

好多時你明明一句冇咩含義,唔知點解總有人話你係單單打打緊、甚至係屌緊佢老母。日常生活有好多呢啲例子同埋理論去解釋呢個現象,但一直以嚟好似喺社會度係冇人好好哋解釋過呢兩個概念:Sensitivity同Specificity。

講返轉頭,所謂「天有不測之風雲,人有旦夕之禍福」,當中唔單止有「禍」,原來仲有「福」。

頁 1 / 1312345678910111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