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學術討論

筆者認為北京有一個博物館勁過故宮,就是對著人民英雄紀念牌、毛主席紀念館旁的「中國國家博物館」,位置已經霸氣非凡,展品絕對是歷朝之最:如有周代完整甲骨文、戰國時期的銅編鐘、愛新覺羅氏入關前的玉佩等等。如果想「擦阿爺鞋」,乃應該向「中國革命歷史博物館」(中國國家博物館的一部份)投誠。「革命史館」顧名思義廿世紀中國共產黨的奮鬥史及發跡史,由清末民初講到紅軍長征,再到抗戰內戰,展物多如繁星,重要的乃是背後意義,例如遠有義和團用來「殺老外」的大刀;近有1949年《開國大典》時用過的禮炮及第一面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旗。正所謂「聽到個名都興奮」,看來這些神器一定可以鎮攝「港獨」,增加國民身份認同。

女女嘅吻無論幾粗暴,多多少少散發出一種魅惑嘅氣息,好似熟透嘅水果散發甜美香氣咁樣,耳邊係咁迴響住「嚟食我吖」咁樣嘅說話;但仔仔嘅吻無論幾溫柔,都有一種「我要食咗你」嘅感覺,就好似一隻獅子喺你面前,想要食你呢隻小白兔咁樣。

作為一個食女專家,曾經有人問我:「乜你成日食咁多女,你唔厭既咩,乜唔係條條女都一樣嫁咋咩? 咪一樣又係個d野。」

可能你以為統計學還是在講甚麼T_TEST或ANOVA,學了也不會用。但走到現在,統計學與電腦科技已密不可分,過往受數據所局限,很多的所謂分析都要基於某種假設,但現在每秒可以收集的數據,再加以整理,可達億計,可做的預測是過往無法想像的。

人人都係預言家

我話十分鍾之後落去食飯;如果唔計Problem_of_induction,咁我係以自己經驗話畀自己聽十分鐘後世界好可能仍然存在,所以我就誇下海口話十分鐘之後去食飯;咁係好合理嘅。我係一個好嘅預言家。但如果我話一百年之後我落去食飯,我就唔係一個好嘅預言家,因為我冇試過好多次一百年,所以我嘅經驗唔能夠支持我呢個預言。

我覺得講到最後就係「大家覺得咩問題有意義」。有冇意義呢一點幾乎斷定咗成個討論係朝咩方向進發。有啲嘢甚至唔再係啱同錯嘅分別,而係「呢樣嘢討論啱同錯,有意義咩?都無關痛癢(irrelevant)。不如傾吓乜乜乜好過啦。」當你選擇咗某啲嘢為有意義,亦都介定咗某啲嘢為冇意義,所謂嘅「一個地方嘅哲學」就會形成,其實即係等同「一個時代嘅哲學」或者「一個派別嘅哲學」。

如果要搞香港哲學,當然可以搵有識之士研究分析哲學(英美哲學),喺呢個範疇大放異彩,呢個係一個可行嘅方法。而另一個可行嘅方法,則係自立門戶,定下一套哲學觀,再去研究哲學課題,咁就會香港哲學就自自然然會出嚟。

邏輯學對人嘅思考嘅幫助冇大家想像中咁大,好多推崇邏輯嘅人(即係成日話人冇邏輯嘅人)連邏輯學都冇接觸過。如果你入哲學系走一轉,相信當中有好多都修過邏輯學,至少syllogism點都識㗎啦,但係仍然有唔少語意含糊、詞不達意、自相矛盾之輩,可見邏輯學就算對思考有幫助,亦唔構成決定性嘅影響,一個人嘅思考能力係受多個因素影響嘅。你可能話:「咁係佢哋學藝未精啫!」咁但係一個本身頭腦唔清晰嘅人有冇可能學邏輯學學得精呢?邏輯學係直接加強人嘅思考能力定係開發一個人潛在嘅思考能力?

IU嘅發音可以學到大致冇口音,聲調、聲母、韻母基本準確,可以完整唱到一首囍帖街。譚仔阿姐?「橫道種過嗲hwa… 」第一句已經炒粉。但係譚仔阿姐除咗墨丸米線三小辣之外,一般都可以傾到閒偈,問吓你細路幾多歲,講吓邊度買餸平,啲嘢新唔新鮮,佢哋可以表達嘅範圍,可以理解嘅範圍,都肯定超過苦練口音嘅 IU 。即係話我哋要量度嘅絕對唔係 *一次性* 嘅能力,亦唔係 *單一方面* 嘅能力。

「無價」

我之所以話愛係無價,除咗佢好珍貴之外,更重要嘅係錢係買唔到愛嘅(根據科學,所謂嘅愛係指人個腦處於某一種狀態,例如啲咩分泌嗰啲,所以所謂錢買唔到愛,當中嘅愛係指呢種科學層面上嘅真愛,而唔係指單單兩個人處於某種關係)。

1.愛能讓你不寂寞,卻無法讓你不孤獨。2.愛能讓你不孤獨,卻無法讓你不寂寞。呢兩句說話有咩分別?

「我覺得老母就係嗰個畀X染色體你嘅人。」你呢句說話真係破綻百出,一個女仔嘅X染色體,其中一條係可以佢老豆畀架(你知啦,科技咁發達,其實可以令女同女生仔、甚至男同男生仔,大概半年前已經見過有咁嘅報導話有咁嘅希望,所以只係可以),唔通佢老豆又係佢老母?

哲撚與人性:唔完美既道德

喺敝圈,我指Facebook朋友圈而非哲學圈,有一隻字叫哲撚。咩乜為之哲撚?呢隻字無一個概括嘅定義,我地只要見到一個人講一啲好有「哲學撚人味」嘅言論,而嗰個人甚至唔需要讀過哲學(我個人對此非常抗拒),就可以被叫做哲撚。(呢個睇落好似係一個定義,但係其實佢只會令一啲原本就知道哲撚係咩嘅人認同呢個講法,但係唔知哲撚係咩嚟嘅人繼續一無所知。)

原來真正管不到的地方,是秦國各地的地方政府以及和這些官府「合作愉快」的豪強!這些情況,正史是沒有詳細記錄下來的。大家可以參考石俊志所著《半兩錢制度研究》,當中提及對另一位歷史學家 (張南《秦漢貨幣史論》),就「秦代鑄錢是否統一進行」這點進行辯論。

大家有無諗過一個問題?就係當你同人溝通緊嘅時候,你係唔係真係明佢講咩?我嘅意思唔係平時嗰種唔明,而係去到「我睇嘅綠色同唔同佢睇嘅綠色?」

李副教授無料扮四條,話自己嘅impact_factor好高。大佬,impact_factor係講成本期刊,唔係講人㗎,低能。仲有呀,唔同學術範疇嘅期刊嘅impact_factor上落可以係two_order_of_magnitude,即係可以爭成百倍㗎!理工科期刊嘅impact_factor隨時過百,平均比商科期刊嘅impact_factor高十倍以上;大部份商科頂級期刊嘅impact_factor都去唔到10,法學嘅據聞就更加少。做比較時,你都唔係apple_to_apple,_orange_to_orange。你要插阿老陳,你都搵佢屬嘅學科嘅期刊排名去插啦,咁同用明朝嘅尚方寶劍斬清朝嘅官,一樣咁荒謬!你九唔答八,eat_banana啦。

頁 1 / 111234567891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