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學術討論

所謂「正史」,其實唔係指「正確嘅歷史」。同時間,「野史」都唔代表係有問題或者係假嘅,只係佢並冇受朝廷認可當「正史」。

好多時你明明一句冇咩含義,唔知點解總有人話你係單單打打緊、甚至係屌緊佢老母。日常生活有好多呢啲例子同埋理論去解釋呢個現象,但一直以嚟好似喺社會度係冇人好好哋解釋過呢兩個概念:Sensitivity同Specificity。

講返轉頭,所謂「天有不測之風雲,人有旦夕之禍福」,當中唔單止有「禍」,原來仲有「福」。

成日有人話普通話冇入聲,所以讀唐詩就唔押韻。雖然我明白呢啲人士係愛粵心切,但愛都唔可以亂咁傳啲錯嘢嘅。既然我咁講得,你都估到,我係想講呢句嘢係有問題嘅。要講點解有問題,首先我哋要認識下咩叫「唐詩」先。為增趣味,我唔直接答你,我畀你睇下詩先。

點解成日有人抹窗跌死?

每次睇新聞見到有人抹窗跌死,我個心都會沉一沉。點解會有人為咗一塊玻璃透多啲光去搵命搏?係咪我嘅價值觀同其他人唔同,大家寧死都要日日抹到隻窗立立令?但係就算大家心目中,一隻窗係幾咁緊要呀,香港係一個打工仔劈砲唔撈都冇勇氣嘅社會,大家邊度嚟咁大勇氣去玩到咁大,執屋執到用生命作賭注?我知道價值觀人人唔同,但係如果事後諗返,如果面前有兩個選擇,一係「死,但係隻窗會乾淨少少」同「唔死,但係隻窗會有啲污糟」,你會點揀?我諗大部份人應該會揀後者啩。 

AV女優下海就日日都有,不過今日網上瘋傳一位即將於四月底出道嘅AV界新星,睇落係咪好熟口面?拿拿拿唔好心邪,呢位係日本嘅「五十嵐星蘭」(いがらしせいらん),雖然未有經歷過政壇風雨,不過其來頭一樣認真唔惹小。按照片商介紹,呢位精連深性代表清純可愛、日本知名大學畢業、家底良好、兼且冇欠債,可謂人生勝利組,但就為咗完成AV女優呢個偉大志願、成為人盡可出嘅公廁,一於高成本玩野,毅然放棄咗大企業嘅高薪厚職憤而下海。出道之作就越級挑戰本物中出,據說仲有綑綁拘束,實在誠意十足。

晨星、晚星

天矇光見到嘅星,同日落見到嗰粒,其實都係金星,兩樣嘢所指嘅係同一事物,但係我哋可以用兩個方式去描述佢,雖然同樣都係指「金星」呢樣嘢,有同樣嘅指涉,但係兩個叫法,各自有唔同嘅意思:即係話,名同意思,並唔係一個一一對應嘅關係嚟嘅。

有一位警員在台上發言時,直呼現在全體警察就似是二次世界大戰中被迫害的猶太人一般,百般委屈。員佐級協會主席陳祖光義正嚴辭的聲言要七名毆打曾建超的警員「堂堂正正」的脫罪。更有退休警員受訪的時候直言不諱地指「黑社會斬人祭旗都不會有這麼多的犧牲者」,又承認盤問疑犯時使用武力是平常事。大概讀到這裡,有良知和理性的人都會滿腔憤慨,疑惑為何香港社會會落得如此田地,青紅皂白不分,理性和良知去了哪裡?

咩係概率?

呢個問題係普通人既口講口賠層面,本來好容易解釋(一般人講『可能』啦都『可能有機會』每日都講幾十次),但係係一堆痴線佬(有D仲要有哲學底)既情況下,變得極度複雜。抱歉我呢D市井流氓,盲字都唔識多個,學術根底又唔好,用字都會比較粗俗,但係要好好咁定義概率,即使係最基本既學術研究層面去睇,的確要有一班離很晒地而且食飽飯無__既數學家黎搞,先會搞得到手。一般旁人係唔會知佢地做緊乜。

筆者認為北京有一個博物館勁過故宮,就是對著人民英雄紀念牌、毛主席紀念館旁的「中國國家博物館」,位置已經霸氣非凡,展品絕對是歷朝之最:如有周代完整甲骨文、戰國時期的銅編鐘、愛新覺羅氏入關前的玉佩等等。如果想「擦阿爺鞋」,乃應該向「中國革命歷史博物館」(中國國家博物館的一部份)投誠。「革命史館」顧名思義廿世紀中國共產黨的奮鬥史及發跡史,由清末民初講到紅軍長征,再到抗戰內戰,展物多如繁星,重要的乃是背後意義,例如遠有義和團用來「殺老外」的大刀;近有1949年《開國大典》時用過的禮炮及第一面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旗。正所謂「聽到個名都興奮」,看來這些神器一定可以鎮攝「港獨」,增加國民身份認同。

女女嘅吻無論幾粗暴,多多少少散發出一種魅惑嘅氣息,好似熟透嘅水果散發甜美香氣咁樣,耳邊係咁迴響住「嚟食我吖」咁樣嘅說話;但仔仔嘅吻無論幾溫柔,都有一種「我要食咗你」嘅感覺,就好似一隻獅子喺你面前,想要食你呢隻小白兔咁樣。

作為一個食女專家,曾經有人問我:「乜你成日食咁多女,你唔厭既咩,乜唔係條條女都一樣嫁咋咩? 咪一樣又係個d野。」

可能你以為統計學還是在講甚麼T_TEST或ANOVA,學了也不會用。但走到現在,統計學與電腦科技已密不可分,過往受數據所局限,很多的所謂分析都要基於某種假設,但現在每秒可以收集的數據,再加以整理,可達億計,可做的預測是過往無法想像的。

人人都係預言家

我話十分鍾之後落去食飯;如果唔計Problem_of_induction,咁我係以自己經驗話畀自己聽十分鐘後世界好可能仍然存在,所以我就誇下海口話十分鐘之後去食飯;咁係好合理嘅。我係一個好嘅預言家。但如果我話一百年之後我落去食飯,我就唔係一個好嘅預言家,因為我冇試過好多次一百年,所以我嘅經驗唔能夠支持我呢個預言。

我覺得講到最後就係「大家覺得咩問題有意義」。有冇意義呢一點幾乎斷定咗成個討論係朝咩方向進發。有啲嘢甚至唔再係啱同錯嘅分別,而係「呢樣嘢討論啱同錯,有意義咩?都無關痛癢(irrelevant)。不如傾吓乜乜乜好過啦。」當你選擇咗某啲嘢為有意義,亦都介定咗某啲嘢為冇意義,所謂嘅「一個地方嘅哲學」就會形成,其實即係等同「一個時代嘅哲學」或者「一個派別嘅哲學」。

如果要搞香港哲學,當然可以搵有識之士研究分析哲學(英美哲學),喺呢個範疇大放異彩,呢個係一個可行嘅方法。而另一個可行嘅方法,則係自立門戶,定下一套哲學觀,再去研究哲學課題,咁就會香港哲學就自自然然會出嚟。

頁 1 / 12123456789101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