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親子王朝

家長group的悲哀

「咁你個細路仔唔見本書唔見通告,冇人比你問囉。有時有啲學校活動,係需要幾個家長組隊嘅,冇人侵你玩好慘囉。仲有呀,個個月都有生日活動,你諗下,你個女既同學就有人同佢搞生日,你個女生日同學就唔係度,會有童年陰影架!就係咁。」

致被庸才打交叉的小孩

得罪講句,如此因循苟且嘅老師,根本唔配做咁有靈氣嘅小孩的老師。

細路仔講第一個大話,多數就係因為佢驚俾老豆老母先生罰,所以講,呢種就係意識到危險底下既安全保護機制。如果溝通做得好,你或者可能真係可以令佢講少D大話,(如689一樣既大話精例外),先可以不斷灌輸佢知咩為人忠直先係古人先哲既所謂核心價值,之後甚麼仁義禮智信,做個君子好過做小人,做人要做好人,先可以慢慢好似高樓一樣,從地而起。。。

如果生於這世上沒有心靈倚靠,凡事只能獨自面對,確實會很難活下去。但難道這世上,就只有宗教信仰能作為我們的心靈倚靠嗎?在我心目中,我的朋友和家人就是我的精神支持,他們,就是我的「宗教信仰」。

母親節快樂

我總忍不住想,要是沒有我和妹妹,父母現在會有怎樣的人生?父母親都有屬於他們的夢想,我想每個人都渴望有自己的生活,無拘無束、自由自在。後來因為我們姊妹,他們放棄了多少,我們永遠都不會知道。我只知道,母親提起往事時臉上總會有嚮往的神情,她在想很久很久之前的事,她在懷念以前的點點滴滴。但更多的時候,她會笑著跟我說話,她的眸子裏深深地印著我和妹妹的身影,那是她全部的生活。當她在風華正茂時選擇當一位母親後,她的人生從此有了翻天覆地的改變,我和妹妹成了她最大的夢。
 

同呀媽食燒肉放題

近排呀媽都學識咗放題呢個詞語,有日我同佢講:「唔好成日煮飯啦,不如我地搵日食放題?」「食放題?咩係放題?係咪話燻蹄呀?」「係放題呀,即係任食咁解,而家出面都好興,咩都有放題。」「哦,咁你想食咩嘢放題?」「不如燒肉放題?」

「爸爸……爸爸……等埋我呀……爸爸……」長長嘅石壆上面映照住阿爸嘅身影 ,我用盡奶力仍然追唔上單車嗰兩個輪……最後我放棄了,跑到上氣唔接下氣嘅我,就咁坐左喺地下……「點解爸爸咁都聽唔到我叫佢嘅?」

爸爸媽媽這種生物,就是會將世上認為最好的留給孩子,即使孩子不特別喜歡吃雞腿,他們總是固執地說:「不行,一定要吃雞腿,它是你的。」在爸爸媽媽眼中,雞腿、魚背和臉頰、西瓜最紅最甜的部分等等,都刻上孩子的名字,自己是碰不得的。

母親說,我已下了訂金,這單位將是我們的家。我當下欣喜若狂,一下子夢想成真的感覺,原來是會過度高興得來不及反應。從選購傢具、牆紙到佈置房間,我均花盡心思,只為打造一個理想的「家」。「張先生在本行的貸款未付清,你們申請的新貸款未能批出。」── 一通來自銀行的電話,改變了一切。

飛髮佬呃你十年八年

我對剪髮舖都係有童年陰影的。十歲八歲之前,都係由老母帶去剪髮,對於點剪完全冇話事權,去到後嚟有得自己出去剪喇,基本上次次都中伏。一入到去,師傅會問:「點剪呀?」

我都知冇得對大台啲演員咁高要求,同時下好多年輕香港人一樣,平日又唔係做開運動,要兩個人搬一包四十幾KG嘅料真係好難,不過好想話俾大家知,香港有一班人,有一代人,佢哋可能思想同大家不同,但為咗呢個香港,做過好多好多嘢,日曬雨淋,夏天地盤成四十度,就係要起好層樓,曾經有一代人,為咗生計可以去到幾盡。

路,係由你行出黎既

當初決定左讀副學士既時候,屋企人都擔心我讀完會唔會無出路。個陣時大家都講到副學士好臭,老師又係學校唱衰佢,新聞又講到讀完之後出黎好難搵工。但我都係走左去讀我「一見鐘情」個科──刑事司法及執法。中學既我淨係對犯罪好有興趣,可能睇得警匪片多,所以一見到就好想讀,加上咁岩DSE唔夠分上大學啦。但係副學士入面尼兩年,我了解到自己有咩弱項同強項,最後分數都係入唔返主流大學,所以就決定去讀海外大學同本地大學合辦既課程,進修下我啲政治同世界視。

立法會財委會自上月開始審議迪士尼樂園的擴建工程撥款。蔣麗芸議員將迪士尼類比政府提供的康樂設施。她指出,這些設施雖然收入有限,連番虧蝕,但鑑於市民大眾的需要,政府仍會出資經營。「小朋友最鍾意迪士尼」,因此她支持擴建迪士尼的計劃。

睇到名校Secrets係度講緊海外升學嘅嘢,我諗呢個時候好多人都有心理準備要出去讀,但係周圍升學中介都有好多參差嘅。所以我想講下當初我係點搵agent,而且一蚊都無俾過agent嘅情況下出國讀書。

你也討厭被人無故掐鼻吧?

小孩拿起樹枝作刀狀,亂劈路邊灌木,她父母竟不制止,男的嘻嘻哈哈鼓勵女孩行兇,女的還要拿手機拍短片,堂堂成年人乜柒都拍一餐,當了小孩傷害植物的幫兇還要恬不知恥,正所謂上樑不正下樑歪,世間動植物皆有靈,豈容如此渣父渣母如此置若罔聞?

同好多人一樣,我有一個平凡嘅老豆,學歷唔高,忠忠直直, 有D古板,唔識投資, 冇乜特別話教過我條路應該點行。所以成日覺得自己好慘,行左好多冤枉路。但係諗翻轉頭,我老豆何嘗唔係一樣?佢都冇人幫,冇人教,冇一個大家都非常渴望擁有嘅富爸爸。佢咪又係咁結婚生仔,然後養到我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