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親子王朝

說「不」的教育

學校裡的攀登架高一米九。在自由活動時,一位不停扮演蜘蛛俠的小男孩徒手爬上攀登架。爬到一半時,被筆者看見。此時,我第一反應已是「唔准、快啲落返黎!」。相信大部分本地老師都必定會有此反應,生怕幼兒跌下來。豈料話未說完,外籍老師便說「Go_ahead._You_are_awesome.」 小男孩一臉迷茫的看著我們,不知到底要聽誰的話。

我發現畀學校捉佢地生涯規劃規咗六年,好多學生重係唔知自己嗰份工要做乜。例如有人好想入建築嘅人以為建築師要做埋室內設計同埋要落手起樓;又例如好多想做社工嘅人以為社工淨係開組同做Counsellor就夠(我即時嚴肅地糾正佢地——齋做輔導員咪即係社會維穩員~)唔洗識任何政策政治嘢、甚至以為自己吹得同外向就做到好社工;又有讀視覺藝術嘅學生想做紋身師,但我問佢VA老師有無指導佢做紋身師的話要練邊類畫佢又話老師無講。又例如有學生好想做記者媒體行業,但係去咗咁多次生涯規劃堂都無人建議過佢要從小練好支筆,參加吓吓啲公民記者工作坊或投稿畀網媒拎吓經驗之類,佢連Copywriter係一個職業都未聽過。

點解咁多人上補習社?

你唔係唔知道求學不只是求分數,你開頭都可能認為補習操卷攞tips好cheap好賤格,等同食人血饅頭;然而,有一刻你覺悟到,喺香港生存,就係吃與被吃嘅關係,入大學不過係其中一張必要嘅餐券。分數至上,靠學校不如靠補習,靠老師不如靠天王。你知道每日喺學校對住嘅同喺補習社對住嗰啲,不用分那麼細,都係教畜(頭盔:好囉有啲唔係),只不過喺9up嘅教畜與教你應試技巧嘅教畜之間,你好現實咁選擇咗後者,選擇俾錢為自己嘅將來謀劃,嗰班「天王」就收錢提供服務,講白啲成件事本來就係供求關係,大家一樣都係為咗搵食,一個為長遠一個為短期,喺香港,搵食不嬲大晒,搵食啫犯法啊?

我諗稍為有少少常識嘅人都會知道,赤腳行街,既唔衛生又易受傷,傷口處理得唔好就會有細菌感染,萬一唔小心比食肉菌選中咗就真係大檸樂,食肉菌最鐘意生存係海水同海鮮,傷口接觸海水已經足夠中伏。最近先有人因為唔小心比公廁沖廁水整到傷口而受食肉菌感染,難逃一死。培正學生仲要被安排赤腳去腳市,到時有咩三長兩短,香港又少一個未來棟樑,然後就會有人出嚟講句「表示極度遺憾,同埋會盡力協助家屬及輔導有需要同學」,就咩事都無。係咪學生條命就唔係人命呢?係咪學生條命就唔洗重視呢?到時係咪講句對唔住就可以了事呢?唔啱不如叫培正校長同老師赤腳去行下街,唔知又會有咩感覺呢?

住喺間屋嘅,係佢嘅良善

已經返緊幼稚園嘅蝶蝶,有日喺學校儲夠廿個印花,換咗一隻蝶媽媽都唔係好知咩嚟嘅生物。喺學校門口就一直講呀講唔停口,蝶媽心諗:睇你講得幾多日。返到屋企,蝶蝶突然就話佢(嗰隻生物)個名叫「小玫」,問可唔可以幫佢起間屋,等佢可以陪住自己一世

那位問候我娘親的同學、「她們上我們就不上」的兩個圈子和這位肥仔都完成了課程一起上台表演,完成表演後肥仔和粗口同學對我說謝謝時都哭了……而第二年當我回來再教時,他們已經被老師任命幹事幫忙點名集合。

你地究竟有無廉恥,我老豆五官端正,相貌堂堂都算係一表人材。我知佢係個好丈夫,係個好爸爸。點解你地要叫佢買抹西濕紙巾???

點解你要問點解?

你地又有無諗過點解佢地要尋死?唔知有無人會發過類似既夢:一個人係一個迷宮裡面,唯一既指示就係「呢度係無出口既」,你能夠做既就只有行同企係度。一開始你當然會行下睇下,行左好似好耐後都搵唔到出口,心灰意冷然後決定企係度乜都唔做,因為咁行法好攰。呢種攰除左係體力上既攰,心理上亦覺疲累,而且只有自己一個去承受晒呢種疲勞感。到醒返個陣完全就係發左個惡夢咁既感覺,無休息不突止,仲要比起發夢前再攰左。

由初中開始,為咗入大學日日返學放學,放學就去補習,放假就溫書,由中一到中六,考唔到仲要讀多一年,最後入到大學。當我問佢哋,除咗讀書之外,你哋仲做過乜?有冇做過一件事,可以好自豪咁同人講?冇,冇人答到我。

飛機上的高壓老母

「媽咪我可唔可以買支水飲呀?」「唔得呀!唔帶得入去架!」「點解唔得呀?我想飲水咼。」「因為要安檢囉!有恐怖襲擊呀!你明唔明呀?」「唔明!」(我都唔明,只係見到小男孩好認真到咁去答) 

進一步使用桌面版,你還能解鎖更多神奇功能。我讀到沖繩問題,提到普天間與嘉手納空軍基地,就回想,那我上次去沖繩看到的,是哪一個呢?

飲茶點叫個仔乖乖哋食嘢?

今次係另一個四歲可愛嘅哲仔,佢最鐘意嘅玩具係車。哲仔好多時都會拎一兩架心愛嘅車同爸爸媽媽去街。哲仔、哲仔爸媽同其他家人去飲茶,同平日一樣,上點心前哲仔都會拎玩具車出嚟玩陣。點心上咗之後,哲仔就放車仔埋一邊,自己拎起羹食媽媽幫佢剪細咗嘅點心。突然,哲仔停咗口仲停埋手,望一望媽媽,再望一望爸爸,講咗一句話之後就冇再拎起隻羹,開始玩車仔。想知究竟哲仔講咗咩嘢?

乖女

「手術還順利嗎?」她問。「十分順利。太太您放心,我們醫院已經是這門手術的專家,聞名全港,成功率可謂百分百。」「那就好。」「這是安裝應用程式的步驟和操作說明書,你等一下有空就跟着做,在成功啓動了驗證碼後就能實時收到女兒腦部的情況,二十四小時後就可以開始用手機控制她腦中的晶片。」他遞給她一份小冊子。

唔好再逼D 細路啦

本人有其中一部分的工作是教琴,遇著不少都係平日上堂上到好晏,學完琴之後仲要返屋企喪做功課的細路,都已經慣哂。但是呢排遇著一位細路,真係不得不記低佢。話說呢位細路小一二度,其實都係個乖乖仔。但係第一次見佢,我發覺一樣野就係:起佢眼中,係無果種細路應該有既歡笑同童真。獎佢,佢一D都唔興奮;問起佢的生活,只有讀書同做功課。再加上佢性格內向,所以完全係Jit都唔識笑。

與小朋友相處的語言魔法

蝶姨媽見勢色唔對,就同蝶蝶講:「媽媽同蝶蝶行行下,好似好攰好冇電咁,要補充能量先可以再去搵公仔」;蝶蝶就開始唔再問,只係繼續玩餐具;蝶媽媽一向好注重個人修養,但見到蝶蝶起好耐都唔見一次嘅姨媽面前咁「失控」,忍唔住就大聲咗少少咁同蝶蝶講:「唔准玩呀,冇d_manner,平時都唔係咁」。蝶姨媽同蝶蝶講咗一句後,蝶蝶就將叉同羹放低起碟上面。

你會讓小孩讀淫書嗎?

誰說淫就不好?小三時讀莫泊桑的《羊脂球》(Boule_de_Suif)不就寫妓女?人家可不是姓莫叫泊桑的變態佬呢,而是法國以Surprising_ending聞名的文學家,寫短篇小說是頂級的好!歌德《愛的親和力》(Die_Wahlverwandtschaften),說是要至少讀三次才能讀懂,基本架空細節來說,就是A愛B,C愛D,後來A娶D,C嫁B,然後做愛時A跟B互相思憶,C和D又相互掛牽,結果大家生出來的子女不像彼此伴侶,而似舊情人的悲劇。再說再說希臘神話中,宙斯就常到處亂搞,然後《羅密歐與茱麗葉》(Romeo_and_Juliet)和《神鵰俠侶》說穿了不就是鼓勵情侶殉情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