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親子王朝

朗誦時要做動作嗎?

「朗誦姐!又唔係戲劇表演!使咩動作呀?」

孩子遠比大人成熟

小孩子參加跑步興趣班的小型陸運會,他一見同班同學即忘我嬉戲,你奔我跑你追我逐,未到比賽時間,小孩已見疲憊,其父母不禁為阿囝不懂留力未識分配體力而少許無奈,畢竟小孩參賽,大人當然希望他贏。

「有幾難啫?你睇下隔離黃師奶個仔,佢琴日先係學界LOL到拎左亞軍。就已經有泰國電競公司想搵佢打機。呀黃師奶話佢個仔都唔係好打機咋麻,平時見佢都係打3-4個鐘,呀仔你每日抽時間出嚟打一個鐘乜都夠啦﹗最多唔駛你打LOL,打傳說對決,少一招,又有自動攻擊,將來畢業做野都可以教人打機呀﹗」

我育有3位女兒,以特許經營方式營運自已的教育中心,身兼三個協會的職務,還要寫專欄,很多朋友都會問我 :「你既要照顧家庭,又要發展事業,還要服務社會,怎樣平衡呢?」,我每次都這樣說:「平衡不是將時間平均分配,而是要孩子或親人做好自己的角色,知道如何處理家庭、事業和社會的事情」。

好多人都將成件事個焦點放響老師果種死板嘅評分方式,又或者農桑同農業係咪同一樣嘢黎,但我睇倒嘅卻係,無論學中史果班、定係教中史果班,都仲係停留於好蠢果隻死記硬背式學習法,所以比分嘅只會最統一嘅方式去做──但係當問題超越咗評分標準可以解釋嘅地步時,呢班中史老師就只會去諗,點樣可以擺平答案上嘅爭議就變成佢地最關心嘅事,反而問題本身呢?

佢明知個學生最終都係拆組收場,但都係會逼你入組,再睇住你同其他人嘈交而扮唔知,呃自己件事run得好好,一日未爆一日都唔理。

養父對佢都幾好㗎,不過佢一路都覺得自己喺呢個家族低人一等,心諗與其喺人哋度做二等公民,不如名正言順做返生父嘅正統繼承人啦,就背叛咗養大佢嘅養父家族。

收陀地的老母

屋企人健健康康、阿爸阿媽有足夠嘅積蓄,兄弟姊妹亦都生生性性咁讀書,又或者佢地已經投身社會出咗黎做野,唔需要你特別去照顧。換句說話講,即係就算你一蚊都唔出,對成嗰屋企嘅運作係完全無影響。既然對屋企嘅運作係唔會有任何影響,好自然地你就會問:咁點解我要俾家用呢?

香港女首富

「既然妳哋覺得甘比條命咁富貴咁正,咁如果妳個女日後走女首富呢條路,唔知妳哋接唔接受到呢?」

十一歲,唔應該係諗去死嘅年紀。

一單畫算珠嘅功課新聞,就引嚟各種珍奇異獸嘅留言,真係千奇百趣,珍奇到你O晒嘴。一個人話自己係老師,老師係長輩,所以要尊重尊敬佢;尊重尊敬一個人唔係因為佢嘅身分或輩分,而係佢德行值得你敬重,呢種訴諸權威身分嘅思維,根本就蠶食獨立思考,假設佢真係老師,麻煩佢返去抄《師說》十萬九千次,重要字距、行距、字體大細全部一式一樣先收貨。

旅活 = 一團糟的人生?

看著現在香港的教育,或者說一直以來的教育也是這樣子他們用了他們的制度眼光和評分去評論你個人的性格和價值。 到底什麼才是一團糟?買了樓當了樓奴是不是生活美好?開始對這一切看不透。結果更喜歡現在這樣子隨心出走,順著整個流向去走。只是機會來了就選擇接受與否。然後看有什麼事情會發生。其實說穿了跟找工作一樣,投放了一堆履歷,有那一間公司看上你,那一家公司給你工作你要不要接受?只是換了個情況吧了。有好大分別嗎?對我來說沒有分別。

何謂成功?

「媽媽,你的夢想是什麼?」她如夢中驚醒,然後又莞爾一笑:「就是你們幾個生性聽話,乖乖的就好;家裡不要吵那麼多架,和諧一點,有好東西吃,就好了。嗯……如果再有多一點錢換一個更大的房子,就更好了,不過也沒什麼所謂。」

每當我們稍一偏離軌道,父母、老師、朋友甚至只是街口的一個中年大叔,都會秒速衝出來訓斥我們做錯。但其實我們並沒有做過什麼十惡不赦的事,極其量只是做回自己,例如聽自己喜歡的音樂,穿自己喜歡的衣服,選擇自己喜歡的另一半,僅此而已。奈何社會的主流價值總會告訴你,做自己即是不成熟、自私的行為,縱使我們從來都不明白,究竟我們做錯了什麼,又傷害過誰。

依家要緊記既係,香港人生仔女出黎,都係想安安份份咁出人頭地,而所謂既出人頭地係唔包拎諾貝爾。做個醫生律師咪幾好,最好有個全國政協做下,你搞咩做研究呀?讀咩PhD呀?知唔知讀博士多數無人要唔係就離婚架?

小朋友本來就係小天使

第一個關卡係嗰盒嘢得一對竹籤,小朋友A話不如佢用手食,等我同B有籤食。B就話我哋可以折開其中一枝籤做兩半,咁就有三枝籤。(嗰刻我心諗,一個肯犧牲一個肯動腦筋~好感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