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親子王朝

二十年前,一個少女因爲意外懷孕,世界上就多咗一個小女孩。抱著自己嘅親生骨肉,相信每一個媽媽都想俾自己嘅BB最好嘅一切。然而一個二十歲嘅女仔帶著一個剛岀世嘅寶寶,根本冇信心可以俾倒幸福快樂自己嘅女兒。縱然不捨,亦只可以放棄懷裏嘅心肝寶貝。盼望自己嘅女兒會係新嘅家庭,得到一個幸福快樂嘅童年。於是,二十歲嘅媽媽最後一次抱緊自己嘅女兒;係女兒小小嘅面上留下最後嘅親吻。就係咁樣,BB就俾人抱走咗。可能一生都唔會再見倒佢,只能祝福佢係新嘅家庭健康快樂咁成長。

求學不是求分數?同邊個家長講?睇下佢會唔會藐爆你?我咁辛~苦仆倒都要入直資唔係做乜日曬雨淋,咪傻啦。唔通入司馬昭昭博士夫人第一紀念中學呀?

外婆

小時候隱約聽母親說過,外婆年輕時在雲南是個唱戲的,而且是女扮男相,扮相帥氣功底又好,故在當地很有名氣有很多仰慕者。因為小時候不懂,我以為外婆在雲南唱戲,雲南省首府是昆明,所以她唱的定是「崑曲」。不知為何這模糊又深刻的形容就一直烙在了我腦海。我自行遐想,她年輕時的扮相定是個俊俏多情的小生。也因如此,長大後偶爾看到有描寫女扮男生或男扮女旦的戲(最深刻是看張國榮的《霸王別姬》)時,就覺得特別喜歡。我彷彿能從電影中看到他們那年代學戲唱戲的模樣。

我係同性戀基督徒

其實正確黎講我係雙性戀,就18歲,翻左教會三年,冇翻教會幾個月亦都唔打算再翻,除非同我女朋友分左手。

阿昌打人都算君子,就算打得幾爽,佢依然秉持住不留痕、不見血、五分鐘呢三大宗旨,我作為被欺凌嘅對象,對佢嘅堅持都無話可說。班入面咁多人唔揀,淨揀我同某幾個軟弱嘅同學黎出氣,打極唔厭嗰下犀利。

向 Pokémon GO 學危機處理

這個20000人的活動,竟然沒做好網路負載規劃,導致所有人都連不上網,主持人在台上尷尬的把活動勉強持續下去,台下一起怒喊We_can’t_play. 甚至We_want_refund.,有參加者怒到丟水瓶上台,旁邊還有人說「之所以沒丟炸彈,是因為我們手邊沒有。」

係選舉之前,由於有比較多嘅同學支持同學A,基本上同學A 都覺得自己勝券在握,而佢地呢班反叛嘅男仔,亦都有諗下做左班長,有左權力之後可以點樣運用。但係投票之後,班主任係無進行唱票嘅情況底下宣佈同學B勝選,好多同學都覺得好錯諤,但係最錯愕嘅人,係同學A。

做補習社都見到教畜

升左上大學之後,我係補習社做過功課輔導班導師。過左兩年之後,我仲好記得個老細曾經同我講過嘅說話。

從邊青走到偽文青

細個有段時間反叛到不得了,夜晚留連樓下既7仔、OK,同一班中一二就退左學嘅朋友仔玩,跟住個所謂大佬,食煙飲酒唔洗講,攞過刀斬自己老豆之後就更加大膽,每星期都會打下交爆下樽偷下野,基本上邊緣青年做既野都應該做齊。

「好心讀書唔掂你就出嚟做嘢啦!」但實情係,如果能力不濟嘅人,或者真係應該求其搵間大學(就算係遙距課程都好)讀咗佢。反而叻仔叻女嘅就想點都得(睇返我講十八歲結婚論)。

考得好肥姨姨固然恭喜你,話晒你付出嘅努力都得到左成果,考得唔好會有一時嘅迷惘,依個都正常,畢竟人哋付出更加多嘅努力係「讀書」依件事上,但幾年內你一定會搵到自己既目標。

大家諗下,如果一個出身於富商家庭嘅人,獨生子嚟嘅,話:「我嘅夢想就係繼承家業。」然後佢又順順利利咁繼承咗家業,相信冇人覺得佢係實現咗夢想嘅。

由於XY得一條X染色體,所以佢啲XLMR係差係好,會比XX明顯,而佢又係得一條X染色體傳畀個女,所以如果佢本身蠢,個女都蠢,就一定有佢部分責任,相反,佢本身唔蠢,個女蠢,就係老母嘅責任。甚至乎,個老豆蠢,個女聰明,都仲可以話個老豆拖累佢,令到佢唔可以更加聰明。

畢左業,大家繼續當你係乖孩子,一個永遠長唔大嘅乖孩子,以為你照舊唔需要理唔需要擔心。真係好唔好意思,你唔悶我都覺得攰,唔好再叫我唔好做乜做麥,廿幾歲人,正路係已經有足夠嘅分析能力,知道乜嘢值得做同對自己有無意義,講出黎純粹只係分享,唔係要俾任何人去批評我應唔應該去做,我好討厭呢種困左我十幾廿年嘅溝通方式。我樂意去聽晒又唔去反駁係我尊重嘅一種,但千萬唔好同我說教咁款,受夠。

傷痕

「要不是肚裡有了你,我早就跟你爸離了婚。」這句話是妳在我小學三年級時跟我說,為甚麼這個畫面至今仍如此清晰?

7月12日是放DSE既日子。咁大家又知唔知道今屆DSE考生是幾年出世?是1999年呀!係咪好Scary呢…而怪獸家長呢個term是10年前左右出現。換言之,當日「被怪獸」的一班細路,就接近係而家DSE學生的年紀。由細到大,唔止是佢地啦,連我地都被灌輸「書讀得唔好你就仆硬街」,日日學六七樣野,細細個就已經比起我地呢一代更強的競爭意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