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親子王朝

港媽豈能無陪月

港女變成港媽仍然保持十指不沾陽春水之高貴,心中覺得生B應該好似千憶子淇,淨係負責生,生完有專人湊。由此陪月服務應運而生。陪月當然是專業,讓阿媽放心如女皇般坐月。湊B?「梗係陪月湊啦,我要專心坐月養好身子㗎!個生完B個人元氣大傷㗎嘛!」

遊戲還是騙局?

最近在學校裡興起一個遊戲。發起人同學A首先從銀包拿出一張$100紙,然後邀請另一位同學—同學B—拿出一張$20紙,把它跟$100紙揉在一團放在枱上。然後,同學B把手凌空放在銀紙上約30厘米的位置,同學A則把手凌空放在同學B手上約30厘米的位置。誰最快拿到銀紙的就能奪得$120。換言之,這是一個讓同學B賺$100或是讓同學A賺$20的機會。

由小四至中三,工人都會把我枱上凌亂的書本和筆記「整理」好。說是「整理」,說穿了只是把它們疊在一起,枱面上的實用面積好像多了,但其實帶來了諸多不便。畢竟工人不會知道其實你在看中文書的第109頁,而且剛剛開始做數學書聯立二次方程的題目,她卻自作聰明把書本合上了。而且工人看不懂中文,以致書架上很多書上下倒轉放了,還是要自己重頭再執拾一次。

真.怪獸家長

過份關注及保護小孩似乎是怪獸與非怪獸之間的分別,依在下的愚見,也要看家長們的動機和孩子的個人選擇。若兩者皆為同一方向,那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不,從正面去說,應該是小孩明白家長的苦心,或家長能夠滿足小孩的願望。不過,有些時候孩子不懂得選擇(可能是年紀太小或家長給予太多/太少選擇),家長就以自己的心意去辦,為孩子「著想」。

「女童未能向父母打開心窗」這說法,在人家眼裡看來,就像女童應該向父母打開心窗,有著一份責任與義務一樣。無疑,父母有一份養育子女的責任,關懷亦是應份,可是,「關懷」並非天條,甲的關心是乙的麻煩,如人飲水冷暖自知,辭官的和趕科場的、求生的和求死的、求婚的和求離婚的等等,各人有各人特在意的地方,豈能一本天書讀到老?

可憐中產小朋友

星期天,如常與小朋友進行周日補習課。小朋友是沒有耐性全程溫習,中間總要有小息時間,會所的電腦便成為最佳的娛樂。一個人自己玩網上遊戲嫌單調,竟然邀請旁邊的小朋友一起玩對打遊戲,有得玩自然容易交朋友,不一會兩個小朋友便混熟起來。我在旁邊看雜誌休息時,有一位家長忽然搭訕,可能以為我也是小朋友的家長,想跟我分享一下教育小孩心得,一口氣向我報告她兒子當天排得滿滿的時間表,由早上學普通話班開始,然後是中午的算術班,下午有乒乓球特訓班,傍晚還要學琴,但似乎還嫌排得不夠滿,說如有時間要再多學幾樣。

早幾星期在親戚家中吃過全由生果做的「士多啤梨雪糕」(其實有點似雪硬了的smoothie),材料只有香蕉(base fruit,帶出香滑感覺)和士多啤梨,感覺十分清新,亦非常健康,既然買了新玩具(攪拌機),就要試做一下。家中只有香蕉……只用香蕉似乎太單調, 所以加了農曆年做油角剩下的花生碎和椰絲(幸好花生未有油「益」味),令雪糕更香口和有口感。

起來已日上三竿,早餐時段又已經過了,沒有老麥薯餅,又沒有煎蛋腿通。反正一個人閒在家裏,倒不如弄在個簡單的brunch,吃得飽飽的,好使下午有氣力去美食展血拼。做這個午飯很容易,材料也是家中可長期儲備的,所以忽然想吃都可以立即做,而且蝦乾魚乾全都是鈣質豐富的,多吃可預防骨質疏鬆!

李氏減持超市(和天文台?),力場效力削弱,打工仔終可偷得半日風球假。雖然仍在家趕做公司工作,但累時可以休息一下,吃一點愛吃的食物為自己打打氣,實在優悠。由於真的要趕工作,唯有吃一點簡單的食物。想起曾在何文田一間餃子店吃過甜酒豆乳撈丁,十分美味,但是這個除腐乳外沒有其他配料的丁麵,收了我四十個大洋(我相信當中起碼廿個大洋去了地產霸權的口袋裏),好似有點貴,不如在家中試做。

天然護膚蚊怕水

坊間的蚊怕水多含化學而成的防腐劑、人造色素、香料、SLS 介面劑及有毒化學物等等,吸入太多對身體都不太好。所以自己製作一支蚊怕水,起碼知道自己用什麼材料,安心很多。上網找資料,找到蚊怕水製作方法,再加上護膚品製作班時,學了保濕水做法,把兩者合而為一,再衡量自己家中已有的材料,製作了一支天然護膚蚊怕水。

大自然讓我們寫

那兒的小河川,真的是「波光粼粼」,陽光打在河面上,彷彿有千萬顆鑽石閃閃發光。遇上櫻花飄雪的季節,草地上、泥土上、河流上,都是點點的粉紅花瓣,我想起黛玉葬花:「花落花飛花滿天,紅消香斷有誰憐?」,杜甫的「一片花飛減卻春,風飄萬點正愁人」,還有「流水落花兩無情」。這些句子突然佔據了我的腦袋,心想當時的人必然也看過類似的景色。學生時代時只會把這些東西背下來,覺得古人與我們必定大相逕庭,他們的作品我們無法理解是正常的吧。後來明白,我們跟他們並沒有什麼不一樣,我們之所以無法從作品中得到共鳴或觸動,更無法模仿,是因為我們未看過他們形容的景色吧。

兩個紙箱 停不了

我本來想先看看書,設計一下,做個漂亮城堡之類,但一拿回家,兩小鬼已構想好十個玩法了:小坦克、小人屋、衣櫃、隧道,還自己設計要掛燈呀,布呀,小風扇呀。我有點驚訝,「玩」這件事原來真是與生俱來的。而最原始的材料,比起反斗城買的現成玩具,可讓他們玩得更投入、主動和具創意呢。

消炎藥的迷思

。顧名思義,抗菌素的主要作用是對抗細菌。亦即是說,只有在細菌感染的情況下,抗菌素才能發揮它的療效。然而,在上呼吸道感染中,少於十份一是由細菌感染引起。而研究也顯示,即使在細菌感染的個案中,使用抗生素也只會讓復元的速度快一至兩天。

相信大部分網民最近都看過這張圖片了,就是一位約五十歲的爸爸得了肝衰竭,需要換肝,否則只剩下兩星期的生命。O型血,不就是我的血型了?健康狀況,我二十多歲,沒什麼病痛,理論上不就是一個很合適的人選嗎?如果進行肝臟移植手術,可以換回另一人的性命(病人有九成機會康復),那為什麼不幹?

學生哥最想要的是學生妹

學生哥最想要的是什麼?知識?NO。價值觀?NO。溝通能力?NO。德智體群美?NO。學生哥最想要的是什麼?當然是學生妹喇!小弟行年二十,暫無什麼成就,唯二自豪是:一,小二開始一次英文科都從未合格,不是一次不合格,是次次都不合格!可惜持續七年的光輝戰績,前幾年不小心錯手摧毀了;二,家裡有一疊大約兩百多張的「紅紙(學校用作警告之用,三張紅紙即一個缺點)」,上面寫著的違規事項,不是「gel頭」就是「頭髮過長」,也因此整個初中生涯幾乎都浪費在這之上。你問gel頭和堅持頭髮過長,真的有意思嗎,當然沒有,當年男同學間有一條最強方程式,就是「gel得不要被發現有gel」,甚至可以說是弄巧成拙,不抓頭髮反而比較好看,但是為什麼還是那麼固執,每天提早半個小時起床gel頭?原因很簡單:自以為很帥。

賺買力‧人的存在價值

如今,日本腦炎在成功進行基因演變前已幾近滅絕,甚少發生;而瘧疾則已慢慢發展成一種有高抗藥性、預防費用高的流行病。由此可見,一個病有無藥醫,跟感染國家富不富有、國民可以付得起多少金錢有很大關係,最終「貧窮病」的感染者連自己的存活機會也買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