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親子王朝

我係一個DSELoser,一直讀書都唔叻,唔勤力,求鳩其升到班就算數。但我份人好矛盾,一直唔想比人睇死。就算升中學升唔到英中,我都要叩門去讀。衰好命,又比我叩到。到公開試時侯,我仲係唔識死。聖誕節個時個個人已經背好哂書,但我連pastpaper都未操。到放榜個日,預料之內,17分,一D失望同傷心都無。得三條路比我揀,a)讀OU/樹記/恆大(不了,認受性咁低),b)Asso/HD(asshole 仔?),c)retake/repeat(無自律嘅人千其唔好揀)。我揀左asso依條路,點解?我都唔知點解。

面試是在學校進行,難道父母可以改變環境嗎?我想和大家分享一個事例。

喺香港地讀書,大家都係希望自己穩入七大。咁點先知自己得唔得?睇新聞就得啦~放榜前一日嘅新聞一定會報入大學個邊緣分數係幾多。到時你就可以睇住個分判斷放榜後採取咩行動。

「我地大人先會覺到辛苦咋嘛,小朋友邊度識辛苦」明明不信耶穌,卻常常帶著孩子跑教會,以前從不做義工,現在卻經常去教會做義工。為了孩子,多辛苦都是值得,像她所說的,大人其實更辛苦呀。

我本人係避孕針下嘅意外,換言之我父母都唔ready我出現。對於我嘅存在,老母一直都話連打咗針都有咗,佢同我一定好有緣份;而我老豆呢,由細到大都同我講「如果你冇出世就好喇」,「如果爹地媽咪冇你就好喇」,彷彿經過咁多年都無法接受自己有個女,亦彷彿冇發現佢之所以能夠自稱爹地都係因為我。

這本如此有趣的書固然是一本兒童書,但它最針對的,其實是一班4至12歲患有自閉症和過度活躍症的小朋友,實情為一本治療書。這本書的其中一位創辦人Ernest表示,這些小朋友一般不懂得表達情緒,因此造成不少溝通和社交障礙,他希望利用這本AR兒童書,以生動有趣的方法,讓這些小朋友更專注也更容易理解內容,也使家長可以在家中與小朋友進行情緒練習。

睇過下國家地理雜誌講下非洲草原既動物都會理解到,獅子老虎養到自己既仔女咁上下,就會開始要求下一代係陌生既環境到受訓,甚至自己打獵,自己一邊一路睇一路觀看。呢個係明白到自己終有一日唔係仔女身邊,仔女要有自立同埋生存既能力。如果唔係,一旦離開,自己既仔女成為廢柴,係物競天擇既鐵律下,自己一系最後必然係絕子絕孫。
 

我只能夠再次強調,鋼鍊好可能係我半生人睇最好睇既一套漫畫,佢係幻想既國度中,對人性、政治、善惡、生死。。。既刻劃同諷刺之深,係好多都好受歡迎既漫畫所望塵不及既。無睇過既,真係要睇。係呢度黎到最後,我只係想講最簡單最簡單一點

子華神曾經講過,香港人好多時講「錯就要認」,不過係要對方認;而被打係唔需要企定(即係避得就避),呢兩句野就正正係呢個家長處理呢件事既心態。

人家怎管教自己的子女乃人家的家事,於公眾、他人而言,是否無權或不適合過問呢?這似乎又關係到兒童權利、關乎國際兒童公約的事。假如,只是假如,Celine每日都要非常刻苦訓練,她的父母有沒有虐待兒童之嫌呢?

父親節快樂

別人都說我幸福,這麼大了爺爺奶奶健在又精靈,我是很得意的。近幾年我的爺爺奶奶返內地養老了,我們大概一個多月見一次,要不是我請幾天假回去陪陪他們,就是他們回來覆診、探探我們。近一年來每次看到他們都會發現他們的變化,一次次、一點點,有試過大雨中送爺爺去醫院,有試過在睡夢中被奶奶叫醒說怕爺爺不行了

我起身,見到天澄醒咗。望到佢正在流眼淚。天澄問我:「爸爸,你唔使返工呀⋯⋯?」我話:「要呀。」佢嗚咽再問多次:「爸b,你⋯⋯唔使返工呀⋯⋯?」我摸一摸佢額前嘅頭髮:「要呀。」原本想話好快返嚟,但無講。

7:55am,鬧鐘響,我嚇醒咗,眼角仲有淚水,即刻衝去望下媽媽有無事,原來佢仲瞓緊覺,即刻安心晒,呢個係我咁大個女發過最恐怖嘅惡夢。平時嘅生活總係為咗工作而忙,唔計瞓覺嘅時間,見老闆同同事一定多過見屋企人。放工返到去已經得返半條人命,有時都攰到唔想講嘢,可能媽媽問多幾句都覺得煩。夜晚亦唔係成日返屋企食飯,有時加班太夜唔想佢哋等、有時去咗拍拖、有時約咗朋友食飯、有時去咗做facial或者massage,總係有好多原因。

讀心理學?點解係大伏?

「你讀咩架?」「心理學」「嘩,好勁呀!我都好想讀心理學呀! 咦? 咁你係咪知我諗緊乜呀?」多謝TBB,令心理學被神化為一門「讀心術」。容許我重申一次,除非你有特異功能,否則心理學絕對不會令你學會看穿他人的想法。心理學主要以科學的方法去研究及解釋人們的思想、行為和情緒。所以,當大家滿腔熱誠選修心理學後,就會驚覺大學的生涯全是不停地背誦一大堆學者的姓名、心理學理論、術語,以及實驗的研究方法和結論。以為背個半死惡夢就會完結?少年,你真的太年輕了。

呢幾年好多後生仔話要搵一個肯陪自己食麥當勞嘅女仔做女朋友。

好心,犯罪都走去講下頭腦呀?第一,你一個香港撚,無啦啦由巴西去秦國,國際刑警唔會豬到連咁樣都唔叫秦國海關去豆一豆你牙嘩?唔係以為人地咁都俾你過呀?個腦係咪生左熱痱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