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親子王朝

尊重別人的私隱和自主性,聽上去好像很簡單很理所當然,然而一去到父母的層面,就會自動載入另一個程式,化身成Control_Freak:偷睇電話電腦信件、不敲門入房、隨意翻抄衣櫃,更過火的擅取你的東西再轉贈給某某親戚。而我今天又發生了另一件不幸的事件,回家發現又有一件舊衣被拿了當地布,而且是一件有紀念價值的衣服。其實也不是真的那麼舊,只是剛好缺了一塊地布,也剛好那件衣服出現在家母的視線中,所以今天即使不是我的衣服中槍,也會是我姐的中槍,都是同樣無視個人的私隱和自主。

我地呢一代人本身已經劣勢,如果仲要士氣低落、兵力不足,就真係無得玩。只要仲輸淨條底褲,就有啲野可以做:學多啲野,為將來一閃而過嘅機會做準備;同志同道合嘅朋友組隊做想做嘅野,搞關注組又好,或者只係一齊追自己嘅夢想都好;認識返自己嘅母語廣東話,同埋寫多兩篇粵文、同小朋友講多啲廣東話,等呢隻語言存續得耐啲。

大珠小珠落算盤

當時我在幼稚園學珠心算,買了一個白珠算盤。放學後上堂就要練打算盤,要練打各種乘數表,由2打到200、3到300 如此類推,到參賽前要練成能打到上幾千,而慢慢珠算進步純熟後就能心算。可能當時年紀小,只學了如何用算盤計加、減、乘法,而不知如何計除法(不過學了乘法其實除法也能心算出來),但已經實用有餘。

無錢抽唔緊要,因為好多垃圾卡,太多剩,D老死朋友就會送俾你,等你都有幾張叫做玩下。其實有咩好玩?唔知。一種虛榮感掛。等於食咩零食有垃圾玩具D人都會去儲一餐,務求儲夠一套,你就知舊時D細路可以有幾無聊。

不同的學校試場有著不同的校風及性格,有的對外來監考的熱情款待,「唔該前、唔該後」生怕待薄了同工;有的卻「虎視眈眈」,生怕來了個什麼變態佬。筆者就試過到一間女校,被門口那名貌似訓導老師截停,叫我「按程序」先去一樓的校務處登記身份証再入試場報到,那一刻我心想:「監個考姐!唔駛咁官僚呀?」

細個我住公屋,三人單位,無房間,我同爸媽三人就迫喺三百尺空間,屋企發生嘅所有野我都知得一清二楚,包括阿爸每次賭馬每逢完左一場賽事都會同電話另一邊嘅戰友大爆流利粗口、阿媽同阿爸大大小小嘅吵架,阿媽同阿姨喺電話哭訴……而最深刻嘅畫面,我諗我到死嗰日,都唔會抹得走……

天生天養

今日香港所謂育兒的壓力,九成九都是自找的——兩字記之曰「鬥爭」,卵子剛成孕,那些準家長已經鬥鬥鬥,胎教要點,坐月要點,奶粉還是母乳,胚胎尚在小器,大人就去報學前班,那嬰兒都尚未生足腦細胞,他父母已經講「學前」,學條蔥麼?這些人害怕執輸行頭慘過敗家,視育兒為走難,如此瘋氣當真癡撚哂線。

一位1991年出生的年輕人Dale_J._Stephens,在小學五年級時決定自學,而且是他自己決定的,父母雖不樂意,但出於尊重與愛,還是支持。事實證明,Dale是一個自律能力不錯,且能自行決定學習主題、持續前進,並有效融入社會的例子。後來的日子,他也拿到同等學力,並進入大學回到體系,不過,念了不到一年,就又覺得不符合自己的預期與學習節奏,於是再次從大學離開。這本書,是他在22歲時出版的作品,介紹他對自學的想法、核心觀念,以及各種實用技巧

成日聽人講「天才與白痴只差一線」,但原來天才與白痴唔止會差一線,仲會連成一線。有一種病叫學者症候群,依種病經常同自閉症相提並論,大眾經常對自閉症存有極大誤解,某程度係因為電影情節嘅影響。好多人睇完電影就誤以為大部份自閉症患者都有驚人嘅潛能同智商,事實上就只有6%嘅自閉症患者當中係有高智能(天才)。而只有10%甚至更少嘅自閉症患者係擁有學者症後群。

作為一個孤獨精,兼且長年在外地一個人生活,洗廁所買餸拖地煮飯,自然都是一腳踢搞掂自己的admin。米多莉自稱「混亂系文青」,是故理直氣壯。家中亂即有詩意,廚房偶爾才清潔,但始終都有很多瑣事要處理,人餓了還是要吃飯,屎拉了也是我洗廁所。

老豆:「點解要咁樣折磨自己?有咩問題咪開心見誠攞出嚟講囉,見到你咁樣,老豆同老母都好心噏……」

快樂的MVP

結婚後的快樂,是兩個人合二為一而又同聲同氣。搬屋選自己最喜歡的地方,沒有任何人能夠左右想法,去選最愛的傢俱,在一間即使不屬於自己的屋裡,都在比劃着小天地,每天都看着大電視,躺在梳化上扮蟲,不用蠕動,也很快樂。

的士佬絕對係香港人

曾經我同我老豆一段關於的士佬操守嘅對話差啲令佢爆血管。我講起一眾網民指出的士佬種種悪態—繁忙時間暫停載客但事實上只係想避開短途客、扮趕交更、當面黑面短途客等,我老豆講起佢每日交更前到天然氣站入氣時,望住一條人龍嘗試截的士但截唔到而怒踢垃圾桶嘅時候,佢會恥住笑講:「戇鳩,明知人地交更咖啦。」

我真係好唔鍾意清明節

「喂呀仔,冇呀,提你記得應承左我同你老豆星期二去拜山。」我一直都不喜歡清明重陽兩個節日,無緣無故要走一段又長又斜的山路。從小開始已經跟著父親去拜山,記憶中每一次都總會在下山時或後生病。我祖父母那一輩不我出身前已經過身,所以於我而言他們是很遙遠的存在,更不會明白為何要跟著父母親去拜祭他們。今日去到墳場,走過那無盡頭的樓梯後,已看見父親在等著的位置,家母就站在旁邊。

爺爺嫲嫲,我嚟探你哋呀

「爺爺嫲嫲,我嚟探你呀!」我在鐵閘前說,以前住屋村夏天都會開門乘涼,所以只需在外面大喊便可。「利利是是,拎住。」爺爺說。「你嚟嗱,我買咗叉燒呀,仲有魚同蒸排骨!」嫲嫲說,並立即替我開門。「好嘢!不過我今日其實有啲唔開心,我考試又唔合格。」我說。「盡咗自己能力就得,好小事啫,食飯先啦!」嫲嫲說,她從來只會安慰我,沒有罵過我半句。

童年生活

我果陣就係番上午校既。放學做完功課咪可以自由活動囉。補習?去學乜學物?SORRY真係乜都無。記得屋企果陣附近有間兒童中心,咪去果度睇下兒童快報,打下康樂棋,然後等電視做卡通片咪去睇囉。識埋同樣係附近住既一班細路,咪你捉我捉你囉,其實係好無聊,不過細路既野,愈無聊就愈開心。邊似依家D大人愈多條件都滿足左都唔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