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中華文化

雲特會

「華夏邦聯主席、香港帝國國師陳雲大總統,聞名不如見面,久仰久仰」
「賢兄言重喇,不過虛名,作為翻版陳雲閣下能夠行到呢度都算有番咁上下功力,小弟佩服佩服」

六月份,在大灣區某書城,向一職員查詢有冇直排書,青年答從未見過。但隨即説:媽媽只看豎排書,網購自台灣香港(海外一向使用正體,所謂繁體字,相對於簡體字而來,此淨土似有動搖之勢!)。大陸網購流行,網絡討論豎排横排,各有支持,其中喜歡豎排的不少。珠三角居然有只看豎排書的人,雖則寥若晨星,但「啟明」之力可以「天下大白」。

想從Twins的歌曲中脫穎而出,找到拔粹的作品可說是掐指可數。我非常喜歡2005年由黃偉文作詞、陳光榮作曲的《幼稚園》,這首歌被設定為該張專輯的派台歌,在電台排行榜上有名,算得上具備傳唱度。會聽流行歌曲的聽眾泰半已經能用語言與人溝通,願意傾聽歌者演唱的內容,大抵都過了幼稚園年紀,當這首歌唱著剛進入學校的人生經驗,那陣喚起人們記憶的風緩速但深刻地敲開了內心門扉,滴點跡象若有似無,逐步拼湊兒時光景。

邊個寫故都應該俾人咁樣兜口兜面屌過。尤其係當你個故有番咁上下人睇同推,你深慶自己得米既時候,就會有啲好似額頭鑿住我係讀正統中國文學出身既粉人出黎留言指摘你,你寫既野根本就唔合文法,亦都無文學價值,即係登唔到大雅之堂囉。之後你如果想同佢對多幾句,佢肯定就會拋幾個張愛玲西西劉以鬯出黎,浸鬼死你。最後總會係「我唔會再同你呢啲三教九流一般見識」作結。屢見不爽。

廣東話就係咁勁揪

當我們用書面語描述雙眼注視事物時,如果只能用單字形容,我們就只能夠用一個「看」字。不過如果轉用粵語,我們就能夠用「昅」、「睥」、「裝」、「睇」幾種不同的形態,表達不同的情緒和慾望。

唔好同我講愛,做啦。

如果真係愛廣東話、愛香港文化既,做出黎呀。我唔期望每一個人都走到推動社會變革既前線,行出黎反對普教中之類。但至少盡可能地:入場睇香港電影、比錢買香港音樂、用少啲大陸潮語、講少啲普通話、睇少啲大陸綜藝、多啲鼓勵身邊人一齊做以上既事。如果係咁既話,我地所愛既本地文化可能仲有機會保留到落黎。

正當朝鮮半島局勢緩和,不少國際關系專家皆推測台海將會成為軍事衛突熱點之際,赴台發展海外社區計劃多時的香港城邦昭明公主、社交網絡紅人中出羊子,今晨透過面書宣佈正計劃撤出台灣,預計五月回港改往日本發展,貼文提及「蔡英文政府不知好歹,要千方百計趕走城邦皇室」、「不會再做台灣政府的免費人質」,並且「已知會習近平黨中央」。

其實上年新年,在下花了不少時間,翻查了很多三國人物的出生年份,製作了一個三國時代天干地支與12生肖的圖表,由甲子年開始統計,把當時的歷史名人屬什麼生肖一一列出來。

所謂「淫」,其實正確去講,就係性需求比較大,主要由於人類要繁衍下一代,所以內在某種基因自然會推動自己去尋覓繁殖嘅目標,而以我觀人於微所留意到嘅特徵,歸納如下

以前不論看小說或看電影,不難看到一些江湖人仕或武林敗類經營黑店,殺客取財的橋段,尤以《水滸傳》、《西遊記》最常出現。在下也看過很多港產武打片,差不多所有客棧老闆都是孔武有力的高手,每個都會對主角動刀動槍,時而下毒、時而偷襲,而看過最深刻的應該算是由徐大導監製,李惠民執導的《新龍門客棧》吧。

好多人都將成件事個焦點放響老師果種死板嘅評分方式,又或者農桑同農業係咪同一樣嘢黎,但我睇倒嘅卻係,無論學中史果班、定係教中史果班,都仲係停留於好蠢果隻死記硬背式學習法,所以比分嘅只會最統一嘅方式去做──但係當問題超越咗評分標準可以解釋嘅地步時,呢班中史老師就只會去諗,點樣可以擺平答案上嘅爭議就變成佢地最關心嘅事,反而問題本身呢?

最近網上有人大大聲咁話:中共對王陽明學說很有興趣,於是又有高級五毛的搖尾系統爭相拍馬屁,轉而亂指——王陽明也是新儒家,云云。而繼之前居然又有人大大聲話:中文大學的新儒家,也是擁護共產中國的。邏輯是——世上只有一個共產中國才是中國,而中大的新儒家愛中國,因此中大新儒家愛共產中國。呢個三段論式,真係天衣無縫咁上下啦,假如當中某啲假設冇問題的話。

呃like 就呃like 啦,扮撚晒嘢

今次來香港展出係因為想講下八月十五中秋節係中國傳統文化入面嘅意義﹑中秋背後故事同中國關於月球嘅科技發展(唔好屌住,我無歌頌黨偉大),重頭戲大概就係會配合埋個LED舞火龍同埋中秋傳統市集。依我片面嘅理解啦,個月亮想人了解月球科學以外,都仲想人去留意下唔同地方月亮代表緊嘅文化意義。配合住唔同嘅展出方式﹑場景同相應活動,每次展出嘅象徵意義都有所不同。

數學固然係現代科學嘅根源,要學習科學嘅知識都必須透過數學計算嚟學習,係科學嘅長河裏面數學絕對存在一定嘅價值,但係點解有咁多考生如此厭惡數學呢?

我老母就同我反駁,話燒野食係一種樂趣。我當然唔認同。牲畜們犧牲自己黎成就人類,人類應該感恩咁食用而非抱住玩樂嘅心態胡亂烹調。你想像下羊爸爸羊媽媽犧牲自己成為盤中飧(係咪自願都好),你過意得去咩?唔係話唔好食肉,而係我地應該認真烹調同享用,先係對已故仙羊嘅尊重。

不論傳統五仁定係蓮蓉月餅,都係難以入口嘅食物。你以為我係為新興冰皮、雪糕月餅講好話?非也。其實我都唔認為呢幾種月餅物有所值,只係冇咁難入口,未至於貼錢買難受!傳統五仁月餅或蓮蓉月餅,用嘅油份較多,極多反式脂肪,年年都食其實可謂慢性自殺。冰皮月餅雖然未及傳統月餅般油膩,但都係多食無益。但無論係邊款,都係對健康無甚裨益之餘,又賣到貴一貴。所謂應節,就係「搵你笨柒」嘅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