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中華文化

很多人常說漢文六書造字博大精深,每字皆精雕細琢。反之觀看西方拼音文字,則沒有那麼多的原理及與物件本身的關係。如果用心去留意做字的原理,也是能看出西方文字與古代世界及社會觀的關係。華洋很多傳統觀念是互相呼應的。

有權威分析鄺體專家指出,鄺體已經唔單純停留係一個標點符號既層面。「明顯地,單純用標點符號已經唔再滿足到佢。」而係將標點符號含混成為一個半形空格,實在係高招黎。

有些詞彙一時間找不到中文的對應,只好用英文頂上。但比這更危險的是,我們討論到嚴肅話題,無論是學術、政治還是帶有敏感色彩的歷史,會下意識地轉向英文。第一反應是尋找英文信息。它成了我們認知源頭的載體。

成日有人話普通話冇入聲,所以讀唐詩就唔押韻。雖然我明白呢啲人士係愛粵心切,但愛都唔可以亂咁傳啲錯嘢嘅。既然我咁講得,你都估到,我係想講呢句嘢係有問題嘅。要講點解有問題,首先我哋要認識下咩叫「唐詩」先。為增趣味,我唔直接答你,我畀你睇下詩先。

粵語讀詩,一定押韻啲?

鋤禾日當午,汗滴禾下土。誰知盤中餐,粒粒皆辛苦。老師可能會教你唔係全部詩都押韻,但係一首咁廢嘅詩會唔會流傳到依家呢?事實係粵語嘅「午」同「土」音變咗好多,搞到第一句、第二句同第四句都唔押韻。

國師陳雲今日發表全國性面書講話,回應黃毓民於網台節目裡對佢「想做臨時大總統」嘅恥笑,仲表示自己唔單止想做香港總統,而且要做中國總統咁話。

老老實實香港任何一樣嘢,實在嘅抽象嘅,就算冇咗,大家都冇咩感覺㗎啦,始終大部份嘢都係事不關己吖嘛。但係牽涉文化傳承嘅嘢就有啲唔同,因為呢啲係少數以個人單位可以控制到嘅事。大家冇嘢做得快,跳船就跳得最快。香港人隨機應變,一有咩風吹草動,即刻搵晒後路啦,仲等?

唔知係咪香港人鍾意搵伯母做老婆呢?定還是搵老婆做伯母?

點解一個咁完美嘅女神要畀仔溝到?如果男主角死纏難打,咁就係狗公,男主角就乞人憎,而女神被狗公溝到呢?讀者就更加唔高興。

武俠的回憶

聽着有人叫靜宜、靜宜,彷彿回到小學時代看《叮噹》的時候,然後我正想找大雄在哪兒的時候,原來電視裡的靖兒是郭靖。武俠從來都吸引眼球,在回憶中的武俠片以金庸的居多,而《射鵰英雄傳》的記憶卻又是最模糊的,我記得主角是郭靖和黃蓉,而新拍攝版本的黃蓉,乃至每一位女角色,都耳目一新,漂亮的外表外,更有深邃的演戲情感。

如果東京不太熱

其實就好似當年黃霑話「如果東京不快樂」解唔通一樣,新詩型嘅語句,係嘗試將一啲字詞用「貌似」無邏輯嘅方式接合,但係你探究之後,就會搵到其實係將一啲尋常字詞借代或做象徵,直接取代背後想描述嘅心情,形成一種較有深度嘅寫法。「如果東京不快樂」,有讀者就認為係因為作者本身不快樂,所以即使去邊度都覺得個地方唔快樂,云云。呢個就係解讀。解讀唔同「權威讀法」,每個人都可以有自己解法,不過就唔一定有「權威解讀」,即使係作者自己,佢講法亦只係「一家之言」。

近日所謂「MMA」和「太極」嘅比試,其實反映出好多人對中國功夫仲有一種武俠小說式嘅浪漫同遐想。例如,每個門派都應有一位掌門人,呢個人功力深厚,擁有超級必殺技,世人亦稱之佢為做——高手!

你試下放隻手係個口前面,讀個閪字呀,你會 feel 到有道氣噴出黎架。

平安米不平安

太平清醮有個儀式曰「分享平安米」,然而看過上文呢條影片後,在下相信大家心裏都難平安——平平無奇的白米只需是但搵個藉口加持,白米就變神米,所謂善信馬上變惡鬼,打拉搶砸,為一粒平安米而不平安,這批香港人的民族基因也是終囯人,信焉。

適逢佛誕,羊頭佛學會方丈巡例鳩噏一下,話說是日蘋果日報大篇幅報道放生變放死,鼓勵以素食代替。素食的確能免去殺生,但小動物眾生仍處輪迴,眾生處於生死輪迴的問題未有因而解決,以素食代替放生,只是折衷做法。

功夫

近日有條片,類似係講一個 MMA 選手將一個「太極師傅」打到七個一皮云云,然後自然有一大班人跳出嚟話「中國文化垃圾」「中國乜都廢」諸如此類。好耐之前睇過港台有套「功夫傳奇」嘅節目,裡面有提及到「技擊太極」,呢種太極就極為實用,基本上係一種自衞防身,專攻關節嘅技擊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