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中華文化

國師陳雲今日發表全國性面書講話,回應黃毓民於網台節目裡對佢「想做臨時大總統」嘅恥笑,仲表示自己唔單止想做香港總統,而且要做中國總統咁話。

老老實實香港任何一樣嘢,實在嘅抽象嘅,就算冇咗,大家都冇咩感覺㗎啦,始終大部份嘢都係事不關己吖嘛。但係牽涉文化傳承嘅嘢就有啲唔同,因為呢啲係少數以個人單位可以控制到嘅事。大家冇嘢做得快,跳船就跳得最快。香港人隨機應變,一有咩風吹草動,即刻搵晒後路啦,仲等?

唔知係咪香港人鍾意搵伯母做老婆呢?定還是搵老婆做伯母?

點解一個咁完美嘅女神要畀仔溝到?如果男主角死纏難打,咁就係狗公,男主角就乞人憎,而女神被狗公溝到呢?讀者就更加唔高興。

武俠的回憶

聽着有人叫靜宜、靜宜,彷彿回到小學時代看《叮噹》的時候,然後我正想找大雄在哪兒的時候,原來電視裡的靖兒是郭靖。武俠從來都吸引眼球,在回憶中的武俠片以金庸的居多,而《射鵰英雄傳》的記憶卻又是最模糊的,我記得主角是郭靖和黃蓉,而新拍攝版本的黃蓉,乃至每一位女角色,都耳目一新,漂亮的外表外,更有深邃的演戲情感。

如果東京不太熱

其實就好似當年黃霑話「如果東京不快樂」解唔通一樣,新詩型嘅語句,係嘗試將一啲字詞用「貌似」無邏輯嘅方式接合,但係你探究之後,就會搵到其實係將一啲尋常字詞借代或做象徵,直接取代背後想描述嘅心情,形成一種較有深度嘅寫法。「如果東京不快樂」,有讀者就認為係因為作者本身不快樂,所以即使去邊度都覺得個地方唔快樂,云云。呢個就係解讀。解讀唔同「權威讀法」,每個人都可以有自己解法,不過就唔一定有「權威解讀」,即使係作者自己,佢講法亦只係「一家之言」。

近日所謂「MMA」和「太極」嘅比試,其實反映出好多人對中國功夫仲有一種武俠小說式嘅浪漫同遐想。例如,每個門派都應有一位掌門人,呢個人功力深厚,擁有超級必殺技,世人亦稱之佢為做——高手!

你試下放隻手係個口前面,讀個閪字呀,你會 feel 到有道氣噴出黎架。

平安米不平安

太平清醮有個儀式曰「分享平安米」,然而看過上文呢條影片後,在下相信大家心裏都難平安——平平無奇的白米只需是但搵個藉口加持,白米就變神米,所謂善信馬上變惡鬼,打拉搶砸,為一粒平安米而不平安,這批香港人的民族基因也是終囯人,信焉。

適逢佛誕,羊頭佛學會方丈巡例鳩噏一下,話說是日蘋果日報大篇幅報道放生變放死,鼓勵以素食代替。素食的確能免去殺生,但小動物眾生仍處輪迴,眾生處於生死輪迴的問題未有因而解決,以素食代替放生,只是折衷做法。

功夫

近日有條片,類似係講一個 MMA 選手將一個「太極師傅」打到七個一皮云云,然後自然有一大班人跳出嚟話「中國文化垃圾」「中國乜都廢」諸如此類。好耐之前睇過港台有套「功夫傳奇」嘅節目,裡面有提及到「技擊太極」,呢種太極就極為實用,基本上係一種自衞防身,專攻關節嘅技擊手法。

真實之軒轅黃帝

黃帝崛起就要打低班「相侵伐」的諸侯。而一開始嘅情況卻是「蚩尤最爲暴,莫能伐」,即係黃帝有新武器係勁,但仍然唔夠蚩尤打,所以「莫能伐」,係唔敢打。於是,黃帝就搵咗炎帝嚟開刀,炎帝真可憐,同薩達姆一樣,被安個「欲侵陵諸侯」的借口︰黃帝話炎帝「想」侵陵咋,炎帝係未侵陵架!總之黃帝要搞帝國主義,邊個弱就蝦邊個。太史公無寫細節,但黃帝要「三戰,然後得其志」,即係打咗三次會戰都消滅唔到炎帝,於是同佢搞咗個和約,炎帝認細佬,黃帝做大佬。

要救國一定要打麻將

好多人都鐘意指指點點,話後生仔讀屎片、有書唔讀淨係識玩,其實相當短視。麻雀係千百年華夏文明嘅載體,東南西北中發白,每隻字都包含住歷史悠久嘅文化,甚麼象形、會意等漢字構形方法,幾隻牌就可以體現出嚟。牌上嘅一刀一筆、鐵劃銀勾,係前人書法雕刻嘅結晶。打麻雀需要金睛火眼,長時間不停對住一大堆番子中文字,仲未計萬子同花嘅細字,當你慢慢甩嘅時候,指公所感受嘅係刻牌師父爐火純嘅書法功力同埋藝術技巧,試問打牌又點會係一事無成呢?老老實實,離開咗學校之後,你有幾耐冇試過坐定定兼認真咁甩過中文字?係得打牌先有咁嘅機會。你可能話:「喂大佬,其實都係打個牌啫,洗唔洗長篇大論九唔搭八?」咁你就錯晒喇,打麻雀所打嘅,根本唔只係麻雀。

AV女優下海就日日都有,不過今日網上瘋傳一位即將於四月底出道嘅AV界新星,睇落係咪好熟口面?拿拿拿唔好心邪,呢位係日本嘅「五十嵐星蘭」(いがらしせいらん),雖然未有經歷過政壇風雨,不過其來頭一樣認真唔惹小。按照片商介紹,呢位精連深性代表清純可愛、日本知名大學畢業、家底良好、兼且冇欠債,可謂人生勝利組,但就為咗完成AV女優呢個偉大志願、成為人盡可出嘅公廁,一於高成本玩野,毅然放棄咗大企業嘅高薪厚職憤而下海。出道之作就越級挑戰本物中出,據說仲有綑綁拘束,實在誠意十足。

朝三暮四這個成語源於《莊子.齊物論》。故事講一個養獼猴的人因為糧食不足,要減少給獼猴的糧食。他提議早上給三顆橡實,晚上給四顆,獼猴十分不滿,大怒。接着他改提議早上給四顆,晚上給三顆,這次獼猴便表示滿意。這樣看來,無論是「朝三暮四」還是「朝四暮三」都是每天七顆,根本沒有差別,而獼猴竟轉怒為喜,讓人不解。寓言的解釋是獼猴看不到兩者是一樣,以為後者比前者好,所以有態度的轉變。莊子認為群眾有如獼猴,多盲目計較得失,以致無法看清事物本質,只要能順應對方的喜怒而佯裝有所改變,就能哄騙他們。後世人就用這故事來嘲笑那些看不清當中差異再受騙的人。

早前雄心勃勃聲稱要搞海外建國運動嘅敗選國師陳雲,趁今日愚人佳節喺尖沙咀海發傍起啟動儀式,首次透露計劃經已選址瓦努阿图,振臂一呼「海外建國正式啟動!」全城呼應,國師隨即話要即場示範摩西過紅海,以示帶領港人走出厄困嘅決心。國師帶領一眾城邦皇室喺祭壇念念有詞,祈求皇天上帝賜予力量,維港果然分成兩邊直通灣仔,萬五名「熱普城」義人急不及待投奔怒海,開始歷史上第一次嘅行路橫渡維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