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公民教育

作孽前請先照鏡

有曰「蚤多不癢」,看到鄰國這些人模樣卻欠缺人性的冷血行徑,世上未必有民族DNA,但一定有某種業力令數以億計的人變得不是人,貴國也會地震,43死以上的人連數字也不如,這些賤人一旦被國家埋葬後,他媽的爹的都拿不到他的死亡證,這種嘴巴厲害的人明明心虛到癲,假如明天日本大使館免費派日本公民資格,今日這批仇日先鋒馬上去搶他們認為該死的身份。

厲害了,世界第一球迷大國

「国际足联统计,中国球迷购买的本届世界杯门票数超过了4万张,在所有的国家当中排行第九。比西班牙、英格兰等参赛国家球迷购买的门票数都多。要知道,一共32个参赛国,咱们没出线参赛,票房就排到了第九。要是参赛,票房不可估量。」

我拋棄祟拜的理由

最令我扎心,還是「當我眼見世界咁紛亂,但是成班耶膠(包括我)仲起個冷氣房高呼哈利路亞」的無力離地感——我「害怕」,是「害怕」見到這樣我信徒、這樣的自己——這樣的自己、連我自己都討厭。

有時候我會諗,咁佢地如果冇經歷過六四,冇上一代果種情緒,係咪錯呢?正如你出世到而家,都冇見過阿爺阿嫲,你靠你屋企人講,你阿爺阿嫲有幾好,但你去到佢死忌佢墳前你冇你父輩咁大感覺,有幾出奇?

飄蕩,但不沉淪。

回憶可不是什麼痛苦的事,活在回憶才是。回憶是自己活過的證據,就如人類需要他人才能確認自己的存在,要肯定現在的自己,必須要肯定過去才行。正是過去的我做就了現在的我,回憶才不是痛苦的事。對過去懷著感恩之心,感受著過去帶來的恩惠,你就會發現回憶其實是甜蜜的。不過困在名為回憶的牢獄裏面,拒絕接受改變;控訴著一切而用回憶把現實擋在門外,這樣回憶才是痛苦的。

岳飛是民族英雄嗎?

所謂「中華民族」,就是以漢人在這片被咀咒之地上為家天下打生打死的幫會血淚史,另附近代中國人劣根性的輸打贏要,漢人霸佔兩河流域時,現代中國人就稱之為「朝代」,然而元清兩朝乃關外民族打敗漢人之後實施的殖民統治,中國人卻厚面皮地把滿人蒙古人的歷史挪為己用,自己祖先被姦淫擄掠,卻把這堆醜聞轉化為「中國人的歷史」,原來誰在北京發施號令奴役漢人,他原本是什麼人都變成「中國人」。

在香港,你應該如何生存,才叫合理呢?老人家的教誨,你還記得嗎?閒事莫理,眾埞莫企。槍打出頭鳥,總之不要出鋒頭。親生仔不如近身錢,最緊要顧好自己先。幫人?幫什麼人。你有能力嗎?過去的日子,很多人在討論,為什麼香港搞成這樣子。

其實問心個句,我都唔明白呢個世界欠左班女權主義者啲乜,係都要從中作梗,男人講多句就係mansplain,坐得閪就係 manspread,然後又可以無限聯想到話係入侵、插入、強姦、奴役。魯迅以前批評中國人一見到手臂就諗起裸體,然後就係性交,再聯想到雜交,更FF 埋去私生子。睇返啲女權閪嘅無限滑坡,我真係忍俊不禁,完全覺得依家啲人一講起女權就搭個閪字落去好似啲人笑鳩瘋狂基督徒係耶撚係呢班八婆自己攞嚟。

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恨,是日新聞報導在海濱花園一帶訪問當地居民,原本只是例行公事,偏偏有位女人的被訪內容卻令人髮指——她歡天喜地在鏡頭前說「當日我先生和肇事夫婦同一電梯,他沒事,感謝主」,言談間她一直笑口噬噬,四萬咁嘅口,我明白她是慶幸自己家人平安,但她的宗教不是指導她要信望愛,凡事慈悲惻隱嗎?她還清楚知道有一對夫婦現在仍醫院留醫,感恩還感恩,這信徒能否尊重一下她唸的經?

在反斗城賣筆的畫家

我不懂畫畫,但卻覺得我的朋友煩高畫的畫很美,大慨是畫作反映了畫者的心腸。煩高這個心地善良的男人,所畫的畫也很溫暖很有希望。煩高這人真正的可貴之處,是作為一個畫家,他的仕途可說是爛透了,卻依然時刻滿懷希望。由大學學畫到出道,從未受人賞識,更被人批評畫作欠風格,最多是三流畫師。到有次有所謂藝術商人扮作對他青睞,到頭來也只是騙了他的畫拿去賤賣。煩高這個花名,是一名口賤的朋友經常取笑他,他可能和真正的大畫家梵高一樣,到死後畫作才賣得了錢。一個畫筆處處透露希望和人世間真善美的人,生活卻是無比絕望,認識他的人,無比替他的際遇感到婉惜。

給參加訓練營的年青人

根據不少朋友的經驗,在一些「不正常訓練營」內,你將會經歷極其慘痛的遭遇。你將要面對無謂的競爭,和不斷被所謂導師人身攻擊、侮辱的歷程,相信你們都聽過師兄師姐的分享。但不用怕,他們的招數,是可以拆解的。

假設選民當中,有40%係A派支持者,45%係B派支持者,15%係C派支持者。A派平日同C派明爭暗鬥,甚至有時連同B派打壓C派。A派立場同C派有相近之處。選舉嘅時候,A派打手不斷咁話:你一定要投我,否則B派就贏架喇!

梅姨飾演的KatherineGraham乃當年仍是地區報章的《華盛頓郵報》老闆,其實她是臨危受命,接替去世的丈夫支撐大局。可惜的是她一直不得董事局和別人的尊重,雖然實際上她曾經當過新聞工作者,但別人都當她是打風流工,甚至說話也是結結巴巴,反映了當時社會對女性從事專業和高層崗位的輕蔑。

其實係唔係謝安琪,根本唔重要。而係自己既分析能力。究竟有無用?定已經完全無左?

雖然口口聲聲無指責商場之意,卻立即放上面書,將道歉作為他當事人大獲全勝之宣言,然後還語句得意,認為所有指責聲音,一律剷除滅聲,乾乾淨淨。如此漠視民意的做法,跟所謂聲言要一直與之對抗的殺人政權,其實無大分別,讓人觀之無不扼腕痛心。有此等人兄作為鬥士,為香港爭取民主,無怪乎多年情況毫無寸進,更節節敗退!

甚麼耶撚不耶撚?

「耶撚」一詞有多種解釋,有的用作諷刺、恥笑基督徒的宗教文化,包括一些刻板的禮節儀式,另一種則與他們的保守,甚至親共政治立場有關。我認為,前者主要只涉及基督徒的個人思維、信仰,只是行為在外人看來愚蠢、兀突,才引人詬病。至於後者則是由於基督徒經常以自己的道德價值對他人作出批判,自以為是傳教、教化世人,外人卻說他們是道德塔利班。這又涉及自由主義之對錯和程度問題,難以簡單討論。因此,今次就先談談究竟第一種說法下這種個人信仰是否合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