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教育

行山係帶氧運動嘅一種,所以除低口罩,我理解,亦都應該咁做(除非你真係龜速hea行,否則戴咗口罩行山,的確係辛苦,甚至會因為缺氧而頭暈,可以有生命危險架)。

問題係,抗疫時期,點解你平日出街要戴口罩?

知唔知咩叫議員責任、公民權利同公民責任呀?做得議員就有責任接受市民嘅質詢。而質詢議員就係公民權利。再進一步,如果你信咩Republican 嘅理論,質詢議員直情係公民義務添。
做泛民議員好似你哋咁講嘅話真係好梳乎喎,佢質政府就得,我哋質佢就唔得?做得唔啱,尸位素餐就要屌㗎啦 :0) 唔公開屌?同佢有親咩。

如果同檯食飯有一個人有武漢肺炎,食飯的時候大家都脫下口罩,觥籌交錯之間,高談闊論口沫橫飛,所有人一定中的,無懸念。

派糖果我必需要他們慢慢排隊,他們很喜歡搶先排,但我都會罰搶的同學排到隊尾去,「搶什麼?每人一顆全部一樣,搶先有什麼好處?你們是沒文化的人?還是十天沒飯吃的飢民?再搶的下次沒糖果。」罰過,沒搶那麼明顯,由衝過來變成急步,起碼把一些公德觀念植到他們的習慣裡。

好人

老闆說香港現在不封關,以後就被世界封。

依家武漢肺炎似乎越嚟越有壓制不住嘅趨勢,又適逢春運,班中国人呢個時候會唔會想有一個透明嘅政府呢?定係仲自欺欺人話美帝都會封鎖消息?

「想攞個好啲嘅條件又好,點都好,最終都係走定唔走。唔走嘅話,你又想點做呢?」

政治同民生掛勾,民生咪係同你生活掛勾囉~同老人家唔一定要講政治立場,就針對佢地生活嚟講,咁佢地會易明白好多,而且佢地好鍾意有後生願意同佢地傾計,講乜都會好開心,你肯真心關心佢地就會信晒你。

拖了幾個星期才寫這篇書評,見香港區議會選舉建制慘敗,鬆了一口氣後,才有心情寫「阿羅不可能定理」講民主的悖論。自從反送中運動以來,據我在網絡平台罵戰的觀察,一般港人不論藍絲或黃絲,都不會質疑民主制度的必然合理性。

一開始的時候,他們拒絕相信。第一時間噗出來說「fc了沒?」、「好假啊那張紙」。當癱仔三哥的面書出「不自殺聲明」摻一腳,然後正版癱仔在面書公開了閉路電視的畫面,指原來貼紙的是一個不明來歷,穿一身藍衣藍褲的男子。於是大家就好像很釋懷了。

不是他們做的,不是。那可以照吃了。

我面對我是誰

有很多人,也許他們在做一些事情。有些人相信這些事情可以改變世界,改變大局。但真正想改變大局的人,一直都在用錯藥。他們認為,只要加強法令法則,大家就會回家。但大家回家之後,真的可以心悅誠服嗎?這一點,當權者似乎沒有想過,也沒有在乎。

超越「開明專制」的迷思

沒有人天生喜歡抗爭,只因掌握權力和資源的在上位者拒絕一切「和理非」訴求,關閉真正意義上的對話之門,才令矛盾擴大、不滿累積、情勢惡化。更有甚者,當權者嚴厲控制信息,恣意歪曲事實,將「五大訴求」上綱上線成所謂「挑戰中央管治權」和「港独」,煽動大陸人民批判和仇恨其治下的特定群體,然後暴力鎮壓,秋後算賬。新疆如是,西藏如是,武漢如是,香港如是。

他們

他們討厭薪金低,討厭物價高,討厭街上擁擠,討厭自己沒有時間;但又討厭群眾爭取加薪,討厭景氣差物價變低,討厭別人不上街消費,討厭自己要放假。

你還要學什麼?

就像很久很久之前,在八卦雜誌看到的什麼「暗名爆」、「八珍姐手記」、「東姑媽專欄」等等的娛樂爆爆爆,就是用這種套路。明星跟什麼富商搞什麼,出外讀書就一定是整容或是被包養等等的,都不需要證據,也無必要有證據。而換了個模樣,現在的secrets 群眾、暱名hater group、連登爆料,其實也是一樣:你說什麼是不要緊的。只要有好多人相信,而這些相信有付諸成為行動,那就自然而然會變成大家都認為是真相。

有一種當選模式叫范國威

幾年前,我係幾欣賞范國威議員。

你怕別人覺得自己蠢嗎?

你只要教過一兩堂書,你總會覺得學生總是在發表意見之前說「我唔係好熟呢個topic」。有時我聽到這一句,我就會對他們說:「你識既話你企左我個位你唔使坐係度」。佢地就會係個心度反我白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