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公民教育

係雞係公廁

他說跟富有男生結伴的女生都是「雞」,跟窮小子結婚的女性就是不標緻的,而秀色可餐又跟平平無奇的男生走在一起的,就是驚覺自己快老了,要找毒男「埋單

哪有老奉的敬老?

自從有心人提倡這種政治正確的形式主義,沒品的老人自詡佔後生便宜天經地義,不忿的青年自然怒火中燒——尊敬源自可敬,許多有權利冇哂義務的老賊卻躲在「敬老」呢塊擋箭牌後洋洋得意,竊居上位那些大嘴巴老嘢廢青前廢青後詆毀年輕人,他們回到巴士和鐵困獸鬥競技場中卻借道德壓力逼迫他們口中的廢人屈服。公你贏,字又係你贏,早已飽受社會層壓式委屈的年輕人如何心服?

AV女優下海就日日都有,不過今日網上瘋傳一位即將於四月底出道嘅AV界新星,睇落係咪好熟口面?拿拿拿唔好心邪,呢位係日本嘅「五十嵐星蘭」(いがらしせいらん),雖然未有經歷過政壇風雨,不過其來頭一樣認真唔惹小。按照片商介紹,呢位精連深性代表清純可愛、日本知名大學畢業、家底良好、兼且冇欠債,可謂人生勝利組,但就為咗完成AV女優呢個偉大志願、成為人盡可出嘅公廁,一於高成本玩野,毅然放棄咗大企業嘅高薪厚職憤而下海。出道之作就越級挑戰本物中出,據說仲有綑綁拘束,實在誠意十足。

最最離譜的相信是近排消防員居然要網上呼籲唔好爬上觀塘偉業街天橋影相。我睇到果陣,真係心諗「戇鳩架?」影相還影相,點解要爬上去影?用腳趾去諗都知道你一爬上去,下面D車就唔知你係咪想跳橋一定會報警架啦?同埋,雖然我未睇套戲的第三輯(都未上…),但睇一、二輯根本都無爬過上橋的橋段,咁因乜解究你又要爬上去呢?如果純粹係因為靚,咁又會唔會過份左少少呢?為左你影相扮文青居然要勞動人地又出動消防又搶救又乜乜,你真係唔會紅都面哂呀?如果你心諗,車有咩事都會有消防員救架啦,使乜驚。癡線架?咁你同果D亂打999亂Call白車既無腦之人有咩分別?緊急服務唔係俾我地咁用架囉!

不知從何時起,自己的心態突然變得開明而且會容易接受不同的人或事。於我而言,其實政見立場從來都不是一個問題,你屬於建制派思想又好,支持共產黨又好,抑或是堅持甘地式的和平泛民思想,甚至是只相信革命性行動也好,完全不是重點。正如今次特首選舉,你希望誰當選並不是問題。

面對強暴,你有4個選擇

受到強人色魔嘅強暴,你有4個選擇:1:主動服侍佢,希望佢可以戴套同溫柔啲。2:由得佢中出。3:堅決反抗。4:……無聲抗議,扮死魚。正常人呢,就唔會揀2嘅,除非有着數……例如係有靠山嘅性工作者,事後收返錢,當係一場交易。

好多人唔肯面對嘅問題,係「民主精神」從來都未植根香港本土文化。當一個社會文化,係服從權威,事事擦鞋,喺利益面前毫無原則,而在上位者又普遍剛愎自用,你又如何希望參與政治嘅香港人,可以改變呢啲「陋習」? 大家喺家庭、公司、社群之中見到啲乜,放到政府層面,放到國家層面,都唔會有任何分別。

城市變得太快,一切的建築和環境的壽命也是這麼的短暫,還未來得及認識她,她就被拆走了。拆走了,記憶無法在城市中留痕,找不著證據,自然隨年月流逝。城市的歷史和記憶被經濟發展與中共殖民雙重的時代巨輪碾碎,我們只能憑藉餘下的殘骸碎屑,在藝術,在文學,在虛構的世界中嘗試重建起這段被遺忘的歷史。

超人在11話後慘敗於怪獸之手,因為借用貝利亞的力量變身(第12話《黑色魔王的祝福》)之後,開始失去控制的破壞社會,例如拆電座去抗擊怪獸,直至第十七話才覺醒的。不少從事日本研究的朋友,每每將失控聯繫到核能運用之上,但如果直觀一點的分析,所謂失控,其實就是立心的變差。

公共交通工具設關愛座的原意是鼓勵乘客把座位讓給有需要的人,宣揚讓座之美德及推廣關愛文化。然而,台灣、日本及香港等地均出現種種關於讓座的爭議。早前有位台灣的年輕網民因左腳開刀後不能久站,坐博愛座(港稱關愛座)時被一位大嬸斥責他不讓座。網民解釋後仍被大嬸持續轟炸怒罵,一氣之下脫下褲子以證清白(註一)。事件引起港台網民關注,紛紛斥責關愛座/博愛座已淪為批鬥座,台灣甚至有民眾聯署要求廢除博愛座。在香港,年輕人因坐關愛座而被拍照放上網公審、批鬥的事件屢見不鮮,讓不少年輕人對關愛座「敬而遠之」。

「政治化」係其中一個為自己既過失開脫既頭號靈丹妙藥,有得用,你真係唔用??信我啦,其實只要你講慣左,係唔係都政治化一堆野,你就會發現效果都不知幾好:「做咩成日唔做功課掛住拍拖同玩呀?」「做咩要將件事政治化?」

斬沉香木?無所謂啦

正如六國論講,今日割五城,明日割十城,今日斬你沉香木,你地香港市民繼續好夢正香。到聽日拎你新界郊野公園,後日拎你既咩大嶼山發展,仲有甚麼甚麼河套區去做咩中港合作發展共榮,唔該你都唔好出聲呀。因為其實大家一開始都係當果D地方係可以任意割捨,ASLONGAS未割到自己屋企門口渣,係咪?

最近多左人去露營,去熱愛大自然,擁抱下本土價值,唔去外遊,係好事黎,但可唔可以有多少少既公德心,守下規矩,證明俾其他「兩岸三地」人睇我地真係「高人一等」,平時都好好珍惜自己既家園?我第一樣野,覺得超級扯火既係,新聞講到有好多人都妄顧安全,係非指定既露營地點紮營,知唔知咁樣,其實係同玩命無分別?

到近日Now新聞報導了東龍洲堆積大量垃圾,這個景像絕對是用奇景來形容,何等誇張。去得東龍洲,斷估唔會大部份都是外來人士掛?十居其九都是本港人士才會有這種認知去到東龍洲玩(戴頭盔先當然不排除有其他外來人士),因為去得東龍洲都應該挺有一定對香港郊野公園認識的人,即使唔知,都相信事前去之前也應該會了解一番,不是去旺角排隊食雞排或者去銅鑼灣排咖啡弄,真正要有少少research你先好去,仲要是過夜看新年第一個日出之類的活動,必定一早計劃好,準備好。

也許是我太喜歡香港人這個身份,每一次到外地旅遊,我都盡量規行矩步,畢竟地方是別人的,別人訂的規矩也需要遵守。這才是對其他國家人民的尊重。情況就有如你邀請友人到你家作客,若果友人把你的私人物品亂翻一通,垃圾亂丟,你也不會好過。也許有時對方訂的規矩會耽誤自己的時間,或是多花一點小錢,但為了令香港人的名聲得以保全,避免令自己淪為北國遊客般臭名遠播的物種,這些微的不便也是值得的。

老土啲咁講啦,名校都有壞學生;Band3都有大學生啦。今年果個仲要做埋狀元添!其實依家個社會分化到咁唔係無解嫁。無錯,雖然大家既角度同方向係好唔同,但唔代表你就一定所有野都好過佢嫁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