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回眸歷史

在一部已經從Netflix下架的紀錄片中,聽到匆匆帶過的一句話:「在亞馬遜,有個以福特名字命名的城鎮。」但紀錄片沒有多說這部分,我的好奇心,一直延續至今。這本書,就是來解決這個好奇心的。

700萬個巴士底獄囚徒

我哋嘅上一代,失去獨立自主嘅自由;呢一代,失去談論正義嘅自由;下一代,甚至連使用母語嘅自由,都即將失去。冇錯,如今中共治下嘅香港,成年人唔可以講一句由心嘅說話;小朋友唔可以講一句由父母帶畀佢嘅話語,一切都要統一、統一,有如現代版既白澳政策。將文明嘅心智統一成野蠻、自由嘅心智統一成封閉,變成行屍走肉嘅玩偶,成為權貴實現狼子野心嘅工具。一旦有半句微言,就會成為下一個劉曉波、下一個奧斯茲基。 抗戰20年嘅香港,已經遍體鱗傷;但自詡正義嘅國際社會,依然甘於中共所送出嘅糖衣炮彈,為中共嘅新巴士底獄添磚加瓦。 兩個世紀前嘅7月14日,巴士底獄攻破,係世界步向民主共和憲政嘅第一日;兩個世紀後嘅7月14日,另一個巴士底獄喺一個東方城市重建,700萬個囚徒,重見天日無期。

他所整理的,是1945年8月15日,正午玉音放送前的 24 小時,以及前幾天的重要事件。

在以前空中交通還沒普及的時候,英國皇室成員訪港往往是乘船至皇后碼頭登岸。而當空中旅行都平民化後,皇室成員則會從啟德機場前往維多利亞港乘坐港督遊艇前往對岸。在渡維港的同時,添馬艦軍營亦會鳴炮歡迎,皇家空軍的直升機亦會在上空盤旋列隊致敬,消防船亦會灑水夾道歡迎。而登岸後,則會有簡單而隆重的歡迎儀式,其時萬人空巷,好不熱鬧。

漢族無疑是一個單一民族,自古而來不斷跟不同的蠻夷融和。漢族中又因地域分佈而劃分為不同的民系。民系就是民族中的「亞民族」,同樣以歷史背景、語言、地域、血統、宗教等去劃分。人類學家林惠祥的《中國民族史》入面清楚地列明了漢族可以分為華夏、東夷、百越、荊吳、藏、蒙、苗猺和其他胡系。以下將集中探討華夏和百越兩個分支。華夏系固然是漢族的最大的分支,亦是漢朝以前的古稱,原在黃何流域一帶活躍,但因通婚、征服和「漢化」而不斷吸收其他胡系,所以變成了一個複合的分支,難以分辨所吸收的不同元素,以後只被稱為漢族。而百越是諸支越族的統稱,越又通「粵」,活躍於中國東南沿海地區以及印度支那半島地區,其中一部分居住地在五嶺之南,這一部分又叫嶺南。既然華夏與百越有所區別,為何以血緣建立分離觀點為錯?

周厲王呢個「防民之口,甚于防川」的故事,歷來正解都係話君主要開放言路,禁止人民說話就同築堤壩來防洪一樣,人民的不滿日積月累,幾高幾堅的河堤都會崩潰,而越高的河堤,崩潰的時候破壞力越大。邵公對厲王的告戒,就係天子要聽晒所有人嘅意見,真係咩人都有︰公卿、列士、音樂家、史家、占卜、盲嘅、蠢嘅、百工、庶人、近臣、親戚、老嘅、少艾,聽晒先「斟酌焉」,做真諮詢,先至有政策,先至「事行而不悖」,即係政通人和。人人都有把口講野,常識在權貴腦袋唔係咁常見,厲王咁把炮去封晒班人把口。下場?

滿州一地,亦即所謂「東三省」,原本不是中國「省」級的政治架構。滿清入關之後,是反而將滿州人的「龍興之地」,亦即當年明朝「滿州衛」地區,進行「隔離政策」的。在滿清入關之後,原本的「滿州衛」地區就被劃定為「關外」地區。韃子皇帝下令禁止漢人進入關外,更加封存山林,以確保滿州人即使要退回關外,也可以保存滿州人的傳統生活方式和條件。因此而使得東北出現一個特殊現象:就是在名為中國的土地上,出現了一個漢化程度最低的地方。其後由於帝俄南侵,以及清室衰落,對東北邊防無法保證,滿州人才驚覺所謂「寧予外敵、不予家奴」隨時會變成「無家可歸」,於是乎才有「開放東北」的倡議。而東北的「開放」令,是遲至1907年才由光緒發出「設置三省」,這時才有所謂「東三省」的說法。

民陣今年遊行口號為「一國兩制_呃足廿年_民主自治_重奪香港」。其實早在六十年代,就有群人嗌出相同口號,果真「五十年不變」。

中國大分裂研究(三)

話說孫中山出師未捷先行仙遊,只拋下一句「革命尚未完成」。而將之完成的,是蔣介石。1927年,蔣介石開始「清黨」。但這個行動踢爆了兩件事

中國大分裂研究(二)

未講「二十一條事件」之前,起碼先交代一下,孫中山的親日背景。大家不會不知,孫中山的「中山」一字,其實是日本名字。孫文,字逸仙,香山縣人。其後由於「中山先生」成為國父,就連鄉下也改了名字,「香山」變成「中山」。不過「中山」這個名字,其實是孫文避難日本期間所用的化名「中山樵」而來。一國之父,用流亡日本時期的日本假名來做正名,走難之時謂之「方便聯絡」還講得過去吧。建國之後,家鄉也改成日本屬地,算是「不忘其本」嗎?據說孫文本人在署名之時,從來也不會正式用「中山」一字,不過觀乎國民黨其後鋪天蓋地的通用此名號,又算入誰的帳?

所謂「正史」,其實唔係指「正確嘅歷史」。同時間,「野史」都唔代表係有問題或者係假嘅,只係佢並冇受朝廷認可當「正史」。

中國大分裂研究(一)

假如維新派借助外力推翻保守派的手段沒有被袁世凱踢爆,有可能中國的大分裂早在1898年就已經發生,而不用等到1911年了。

一個「中國」,兩頂皇冕?

要回答呢第一個問題,首先我哋可以睇返1636年前後發生過咩事。一查之下,原來之前一年,金國出兵攻打蒙古察哈爾部,察部自知不敵而降。而呢個察哈爾部嘅首領,就係自忽必烈稱大元皇帝之後,正統傳承嘅大元大蒙古國皇帝額哲。額哲投降之後,皇太極就成為新嘅蒙古大汗,第二年就正式稱帝。

你要四處征討,我就為你打點家中一切;你遇到喜愛嘅女子,我都盡量表現得和顏悅色。但係我始終都係最懷念當初,幾個小朋友圍喺身邊,一家齊整嗰種樂也融融嘅氣氛。然後到昂兒長大,要跟隨你四處征討;我又感受到再次失去心愛嘅感覺。

《斷劍》這部厚一吋二分的巨著,詳盡地用日軍的角度重新檢視一九四二年會戰的前因、過程和後果。這本書特別指出︰我們一直理解、分析的中途島會戰,有很多真相被掩蓋,比較舊的戰史引用了不誠實證人的著述,所以,該書的作者翻查美日雙方的官方記錄(包括航海日誌、飛機出擊記錄、事後的日語報告、當時的作戰手冊等等),採集更多證人的供詞,深入分析日軍的組織、行為、操作標準,從而做出更為仔細的推理,很多幾十年來的總結、教訓、對人物的功過評論(特別是日方的將領及參謀的戰略、戰術問題),原來經不起仔細的推敲,要重新著述。

1842:一歲的香港

最近,筆者翻查到一份1842年嘅香港人口普查。一般人眼中,可能呢啲只不過係幾隻數字,不足為奇。不過如果可以仔細留意同思考,其實呢份人口普查結果,每一行、每一個數字都係相當有意思嘅史料,背後正正就係描繪緊今日嘅主題:「到底一歲嘅香港,係點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