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回眸歷史

Simon是一隻來自昂船州的黑色貓仔,在1948年的時後,被一名英國皇家海軍紫水晶號巡防艦(HMSAmethyst)的水兵在昂船州發現。水兵不忍心Simon無家可歸,因為便偷偷把牠帶回軍艦上。

日本的「真·天守閣」

日本滋賀縣有一座彥根城,規模不大,也不算高,是一座小城。但登城後視野一絕,可以俯瞰琵琶湖和整個舊城的美景,令人心曠神怡。除了風景好,彥根城還有一個特別之處,就是它是日本碩果僅存的12座「真·天守閣」之一。

「香港雖只一島,卻活畫著中國許多地方現在和將來的小照:中央幾位洋主子,手下是若干頌德的高等華人和一夥作倀的奴氣同胞。此外即全是默默吃苦的土人,能耐的死在洋場上,耐不住的逃入深山中。」魯迅既白話文雖然係艱澀難睇,但係超越一百年既時空,似乎只要將「洋」字一改,每句仍然岩駛,絲毫不差!大家都咁鍾意又請錢穆又唐君毅,我都唔執輸啦。如果魯迅依家翻生,佢一定,哼哼晒你地班友,愛國戀殖,一律亂棍打走呀。

_出國際就聽得多,但靚到在國際選美比賽中得到名次,就真的不簡單。這個成為第一位靚出國際的港女叫但茱迪,是1952年香港小姐冠軍,同年成為首屆環球小姐殿軍。到底靚成點?選美之後有甚麼出路?

前幾日係連登睇左麻雀普查POST入面有講到啲點解中國冇麻雀嘅來源。我自己就未去過中國,都唔係幾知呢樣野,但近呢幾日就睇多左啲研究,而我係未讀過呢樣野嘅。到依家,甚至係二零零零年,山東省林業廳仲要宣佈將麻雀列為受保護動物,你就知其實對中國黎講,麻雀都可以變成罕見生物,就知有幾誇張。先唔講九十年代開始,麻雀就變成左中國其中一樣野味,佢地連麻雀都唔放過。但原來係一九五八年,毛澤東就因為想改善全國衛生情況同提高農業生產量。就提出左『除四害運動』,將麻雀同老鼠、烏蠅、蚊一樣,打入『四害』入面,勢要將麻雀消到一乾二淨,抄佢全家。

「明顯呢段婚姻有三個人,變得非常擠逼。」這句名言黎自戴安娜破天荒1995年接受電視訪問,破天荒第一次公開承認皇室婚姻有問題。

日本最後的武士刀戰爭

熊本北面有個JR站叫田原坂,是個連閘機都沒有的小站,亦沒有職員,只有「普通」的電車才會停,而車站附近基本上什麼都沒有,只是一片山頭。那去田原坂幹什麼呢?原來山頭之中,有一座博物館,叫「西南戰爭資料館」,下車的人大多為此而來。但要小心,這博物館離車站一點都不近,步行要一個多鐘頭,而且要上山下山……

對於福澤諭吉影響最深刻的,卻是一件有關小販的小事。話說,當福澤諭吉初到港時,一個本地小販帶著鞋子上船向人兜售。正好福澤亦想買一雙鞋子,但因為太過無聊,福澤決定與小販好好討價還價一番。(而我不知他們用什麼語言溝通,大概是身體語言吧)但身旁的英國人不知是正義超人上身,還是十分討厭本地人,竟然先入為主地認為小販在詐騙福澤。於是英人一手把鞋子搶過來,

在一部已經從Netflix下架的紀錄片中,聽到匆匆帶過的一句話:「在亞馬遜,有個以福特名字命名的城鎮。」但紀錄片沒有多說這部分,我的好奇心,一直延續至今。這本書,就是來解決這個好奇心的。

700萬個巴士底獄囚徒

我哋嘅上一代,失去獨立自主嘅自由;呢一代,失去談論正義嘅自由;下一代,甚至連使用母語嘅自由,都即將失去。冇錯,如今中共治下嘅香港,成年人唔可以講一句由心嘅說話;小朋友唔可以講一句由父母帶畀佢嘅話語,一切都要統一、統一,有如現代版既白澳政策。將文明嘅心智統一成野蠻、自由嘅心智統一成封閉,變成行屍走肉嘅玩偶,成為權貴實現狼子野心嘅工具。一旦有半句微言,就會成為下一個劉曉波、下一個奧斯茲基。 抗戰20年嘅香港,已經遍體鱗傷;但自詡正義嘅國際社會,依然甘於中共所送出嘅糖衣炮彈,為中共嘅新巴士底獄添磚加瓦。 兩個世紀前嘅7月14日,巴士底獄攻破,係世界步向民主共和憲政嘅第一日;兩個世紀後嘅7月14日,另一個巴士底獄喺一個東方城市重建,700萬個囚徒,重見天日無期。

他所整理的,是1945年8月15日,正午玉音放送前的 24 小時,以及前幾天的重要事件。

在以前空中交通還沒普及的時候,英國皇室成員訪港往往是乘船至皇后碼頭登岸。而當空中旅行都平民化後,皇室成員則會從啟德機場前往維多利亞港乘坐港督遊艇前往對岸。在渡維港的同時,添馬艦軍營亦會鳴炮歡迎,皇家空軍的直升機亦會在上空盤旋列隊致敬,消防船亦會灑水夾道歡迎。而登岸後,則會有簡單而隆重的歡迎儀式,其時萬人空巷,好不熱鬧。

漢族無疑是一個單一民族,自古而來不斷跟不同的蠻夷融和。漢族中又因地域分佈而劃分為不同的民系。民系就是民族中的「亞民族」,同樣以歷史背景、語言、地域、血統、宗教等去劃分。人類學家林惠祥的《中國民族史》入面清楚地列明了漢族可以分為華夏、東夷、百越、荊吳、藏、蒙、苗猺和其他胡系。以下將集中探討華夏和百越兩個分支。華夏系固然是漢族的最大的分支,亦是漢朝以前的古稱,原在黃何流域一帶活躍,但因通婚、征服和「漢化」而不斷吸收其他胡系,所以變成了一個複合的分支,難以分辨所吸收的不同元素,以後只被稱為漢族。而百越是諸支越族的統稱,越又通「粵」,活躍於中國東南沿海地區以及印度支那半島地區,其中一部分居住地在五嶺之南,這一部分又叫嶺南。既然華夏與百越有所區別,為何以血緣建立分離觀點為錯?

周厲王呢個「防民之口,甚于防川」的故事,歷來正解都係話君主要開放言路,禁止人民說話就同築堤壩來防洪一樣,人民的不滿日積月累,幾高幾堅的河堤都會崩潰,而越高的河堤,崩潰的時候破壞力越大。邵公對厲王的告戒,就係天子要聽晒所有人嘅意見,真係咩人都有︰公卿、列士、音樂家、史家、占卜、盲嘅、蠢嘅、百工、庶人、近臣、親戚、老嘅、少艾,聽晒先「斟酌焉」,做真諮詢,先至有政策,先至「事行而不悖」,即係政通人和。人人都有把口講野,常識在權貴腦袋唔係咁常見,厲王咁把炮去封晒班人把口。下場?

滿州一地,亦即所謂「東三省」,原本不是中國「省」級的政治架構。滿清入關之後,是反而將滿州人的「龍興之地」,亦即當年明朝「滿州衛」地區,進行「隔離政策」的。在滿清入關之後,原本的「滿州衛」地區就被劃定為「關外」地區。韃子皇帝下令禁止漢人進入關外,更加封存山林,以確保滿州人即使要退回關外,也可以保存滿州人的傳統生活方式和條件。因此而使得東北出現一個特殊現象:就是在名為中國的土地上,出現了一個漢化程度最低的地方。其後由於帝俄南侵,以及清室衰落,對東北邊防無法保證,滿州人才驚覺所謂「寧予外敵、不予家奴」隨時會變成「無家可歸」,於是乎才有「開放東北」的倡議。而東北的「開放」令,是遲至1907年才由光緒發出「設置三省」,這時才有所謂「東三省」的說法。

民陣今年遊行口號為「一國兩制_呃足廿年_民主自治_重奪香港」。其實早在六十年代,就有群人嗌出相同口號,果真「五十年不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