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香港故事

隨着香港社會的急速發展,以及中國產和東南亞國家產白米的競爭,「元朗絲苗」被無情地淘汰了。但是近年來,香港人紛紛有了「自己食物自己生產」的意念,「元朗絲苗」幸得一班有心人延續品牌。雖然本來目的只是稻米來吸引雀鳥留港棲息,而產量也只是每年數噸,但是象徵意義十分重大。人們重新在昔日的牛潭尾,炎炎夏日七月時插秧播種,盛秋時看着金光閃爍的稻米收成,打穀除殼,磨成一顆顆修長的白米。昔日絲苗白米的濃香,可能因米種在多年後失傳而不復再,但是香港人為自己地方和口腹而努力的精神,更是為白米添了一份的幽香。

不知大家在搭小巴的時候,除了擔心唔夠膽叫「有落」之外,還有沒有留意過有不少小巴的木門上都印了三隻奇怪的字﹕「馬亞木」。究竟馬亞木是什麼東東芫茜蔥來的?是木材的種類?來自瑪雅的木頭?

1958年另一位鄧姓商人鄧煥生從陸軍手中收回了土地,初時叫做園林酒家。後來可能是見有利可圖,於是發大黎搞。「松園仙館」是由古代中式園林為主題,門口便是一個有如城門的牌坊,寫著:「松菊猶存三徑茂,園林別緻萬商臨」。但是這個看似文青的打卡呃like點,原來是新潮、型格的蒲點,夜總會、電影院和馬戲團,還有一個仿圓明園「仙舢」的陸上海鮮坊。

舊機場

我小時候住在九龍城,當年機場還未搬去赤臘角,飛機在降落啟德機場前,要在九龍城上低空飛過。在鬧市中抬頭看見大鐵鳥,是當年香港的獨有標誌,差不多所有外國介紹香港的節目,總要剪接這一個鏡頭。飛機在頭頂飛過,轟隆隆的十分嘈。夏天關窗開冷氣好一點,沒有開冷氣開窗的日子,飛機經過時,嘈到完全聽不到電視。有人會問,飛機聲咁嘈,點瞓覺呀?人腦的適應力很強,當成日都有飛機聲,久而久之腦袋就會自動把嘈音過濾,完全不覺得飛機聲會嘈住瞓唔著覺。大慨在九龍城長大的人,都練出可以在任何地方,任何環境,不論多嘈,都可以瞓得著的本領。

1842:一歲的香港

最近,筆者翻查到一份1842年嘅香港人口普查。一般人眼中,可能呢啲只不過係幾隻數字,不足為奇。不過如果可以仔細留意同思考,其實呢份人口普查結果,每一行、每一個數字都係相當有意思嘅史料,背後正正就係描繪緊今日嘅主題:「到底一歲嘅香港,係點嘅呢?」

日軍佔領左香港,就大舉砍伐樹木做燃料,特別係香港島嘅郊野更加變成荒地。對於山多嘅香港島來講,山坡變成荒地係非常大鑊嘅,因為香港位處於亞熱帶,夏天降雨量很多,陡削嘅荒地面對雨水沖刷,就會發生山泥傾瀉,但如果泥土上面係有植物,植物嘅根係會抓實泥土,愈大嘅植物,抓穩嘅泥土就愈深愈大,一個有健全植被嘅山坡,「無論雨怎麼打」都唔會有事。

喺佢經過四年資料搜集之後,顯而易知,佢認為六七暴動就係香港版文革,煽動工會平民生事嘅領頭人物,大多同緊跟中共路線寧左勿右有關。呢一點,係過去四五十年香港社會嘅定調,但近年港共及其羽翼爪牙逐少逐少對事件重新定性,就係意圖擺脫左派主導印象。正如導演尚未察覺舊友屈穎妍以賓虛之勢轉軚靠左之前,屈穎妍就曾經為因反英抗暴鬥爭而留有案底嘅左仔寫書平反,出書嘅出版社火石文化係有明確嘅政治立場同出版動機,想扭曲一般人固有嘅認知,而六七暴動抑或反英抗暴,選用邊個叫法就已代表立場。

回看三四十年代(以至六十年代如是),香港經濟未算發展成熟,要有足夠營養供以一家上下,其實並非易事。根據聯合國數據,1950-1955年間,每年平均每一千個香港兒童就有62個夭折,自90年代開始才開始降至單位數字,雖然明瞭缺乏營養為夭折的主要原因,但由於經濟問題,家庭要購買鮮奶或雞蛋等食品,也是極大負擔,因此價廉的營養補充品就大有市場,除了1900年代開始生產的阿華田,同期的煉奶和奶精,還有1940年在香港創辦的維他奶豆奶,也同樣以營養補充品作主要市場。也許對年輕的讀者來說,嬰兒飲奶粉是正常不過的事,但你的上一代分分鐘就是飲煉奶開水,或者阿華田維他奶長大,母乳呢?媽媽都未夠營養,的確難以有營養豐富的奶水。

港幣,除了在港澳地區通用,也曾經在兩廣大量流通。民國三十八年(1949年)上半年,廣西蒼梧縣商會決定發行「蒼梧縣商會輔幣代用劵」,有伍仙、 壹毫、 貳、 伍毫與已圓五種。票面平均相同,其正面左邊為梧州市中山紀念堂圖,右上半為票名「蒼梧縣商會輔幣代用劵」,右下半為票額與兩枚簽章。其所以稱「基數」,乃表示為對港幣作值,即壹毫相當於港幣壹毫,因背面有文字說明:「本劵呈報廣西省第三區專員公署核準由蒼梧縣參議會監督發行」;「本劵累足拾圓隨時兌現」;「本劵如停止使用時即照劵面額以港紙十足兌回之」。

科學界大名人愛因斯坦雖然日常生活大部份時間都在大學做研究,但閒時都要到訪其他國家進行研究、講課,順道於當地旅遊。愛因斯坦於1922年11月9日到達香港,短短逗留一日後便馬不停蹄地前往日本。直至1923年1月5日因回程才再度路經本港。

小鳥小姐係上世紀的旅行KOL,四處周遊列國,去過的地方分分鐘多過你同我。想當年的女性大多安坐家中,日常就是處理家務。現在流行的一人旅行在當時的女性來說真是痴人說夢。而作為女性旅行家的小鳥小姐就完全是當時女性的偶像。她的作品風靡萬千讀者,連英國總理都是她的粉絲。

香港於1945年8月30日光復,進入的英國軍事當局在皇家海軍夏愨中將的命令下決定停止軍用手票流通與在最短時間內恢復港元作為殖民地的唯一法定貨幣。然而,由於戰前港元鈔票短缺,加上無法從英國空運印鈔機進入

文人爭女靠支筆,「咕喱」爭女靠腳骨。而對於李大爺及黃大少而言,要得到楚雲的芳心,最簡單的方法,就是靠金。如是者,黃大少便與李大爺在金陵酒家上演鬥錢多的戲碼。黃大少見數錢的工作枯燥冗長,更是提出「直接燒銀紙」的建議,李大爺亦欣然接受,一段千古「佳話」由是而生。

當印度仍屬英國殖民地時,相當多印度人來港謀生,除了富裕的商人之外,更多的是當兵、當警察、做看更、做海員和開設小食店。開埠初期,來當警察的印度人需要宿舍居住,便在警署旁邊興建警察宿舍。1857年,新的宿舍隨警署在奧卑利街啟用,原址則由發展商建成街道,中下階層的印度人大多聚居於這條街上。觸目都是纏頭的白衣人,自然被稱為「摩羅街」。

OceanPark就好像香港的社會一樣,都是以前的好。不用很複雜的遊樂設施,不用國寶級動物都可以很吸引。時移世易,本土市場不能使滿足於海洋公園,開拓鄰近國家遊客的生意變成了主要目標。這一次,讓我們一起回到那些美好時光的遊樂設施,你又最掛念那一個?

第一次有人提出在香港興建水族館是在1950年代,有一班海洋生物發燒友向政府提出。雖然政府沒有正面回應他們的訴求,但引起了旅遊業協會的注意。最終,政府在1971年批出黃竹坑一塊地(即現時海洋公園山下的土地)宣布由馬會籌備,建造一個小型海洋水族館。一來讓市民有多個休閒玩樂的地方,二來也是希望馬會以營運海洋公園把賭業所賺的回饋給香港市民。

頁 1 / 5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