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香港故事

自日軍在北角一帶登陸後,一支西旅的米杜息士團士兵在裝甲車掩護下支援沿岸的機槍堡,但在發電廠門口被伏擊。他們唯有進入發電廠會合入面的曉士兵團。當日軍越來越多,曉士兵團要撤退時,米勒中士與八名決死隊便為他們斷後。「走阿!呢到我地頂住」,原本不是電影的場面,而是真實的故事。

受到英國政府的邀請,加拿大在香港保護戰中派遣了兩營士兵來港協防。於是作為加軍訓練總監的羅遜便帶領由新兵及士官學校學生組成的來福槍營及溫尼柏營來港,並擔任加軍駐港總司令。

香港冬天的天氣又濕又凍,但大部分市民均是窮苦人家負擔不起暖氣,因此吃蛇便是他們冬天保暖的好選擇。香港常見的蛇羹多由三蛇(飯鏟頭、金腳龍、過樹龍),有時也會有三索線及百花蛇,共稱五蛇作羹。加上雞絲、木耳、冬菇等入羹,便成為了最常見的太史五蛇羹,有治癒風濕痺痛、舒筋活血的作用。50、60年代的時候,每碗蛇羹只賣一蚊至兩蚊,不但可以在蛇店吃,一般酒樓也有售賣。

正正因為「民以食為天」,九巴也曾設立「茶水站管理委員會」,專門跟進茶水站服務和食物質素,更會與食堂負責人研究推廣健康飲食,使車長都可均衡飲食,有健康的身體繼續服務各位乘客。可是九巴設立的數間僅餘的茶水站,都紛紛在2016年11月1日被終止服務合約。

冰室除了裝修懷舊,餐牌上更有可能看到在其他餐廳沒有出現的餐飲小食,今天我們就抽了部分懷舊飲品,新生代的你們又認識幾多?又試過多少?

點解當年英軍要同新界原居民打過先而唔係由西貢進入?相傳就係因為結界。相傳日軍係修建西貢公路時有兩大隊人員失蹤,最後都無法尋回,多數都係走左入無形結界而出唔番黎。由不同學說分析一下西貢點解會容易生成結界

不是所有地點背後都是一段悲傷的故事。事實上,大部分廢墟都是社會發展下淘汰的事物。沒有人光顧而關門的遊樂場,工業進步後荒廢的工廠,被新潮流取而代之的劇院,還有許多陳舊、破爛的學校、教堂、公園、醫院等。曾經有人類文明存在的地方,便會有廢墟。這些定格在某瞬間的建築,穿過了時間的界限,連接著過去和未來。其帶著頹廢的形式美吸引著人們的好奇心,著迷地探索城市、邊郊、森林中的廢墟,並用鏡頭記錄看到的風景,繼而發展成廢墟攝影。本會邀來廢墟攝影師Sing Chan,分享香港的廢墟攝影,以及廢墟文化背後的歷史、保育、發展等多重意義。

再見藝術館

十分榮幸能為香港藝術館閉館前作告別拍攝,與其說是為為香港藝術館紀錄,倒不如說我想要為藝術館平反。因為藝術館曾被譽為「全球十大醜陋建築」,原因卻是無建築特色,所以在拍攝前research,我拚命去找它的特色,就是希望為它平反!其實我們的藝術不比他國遜色,對於整座文化系列建立群而言,藝術館卻是唯一一座各面都擁有獨立設計的館舍,以基本幾何為本設計,從大樓中可見各種立方體、圓柱體及不同的角,加上簡單線條作外牆設計。

上環四方街命名考源

上環太平山街、普慶坊一帶,與塵囂鬧市才數街之隔,居然孕育出靜謐閑適的氛圍,隨處可見歐陸風格的小餐館,也吸引了不少外籍人士遷入。這片巷里,早期原是華人聚居的陋區,衞生環境惡劣,還爆發過鼠疫。百多年過去,該區面貌如今煥然一新,流傳下來的物事不多,幸有一堆簡單樸素的街名,多少能反映當年社區生活,如東街、西街、水巷、水池巷等等,當中還有一條四方街(Square_Street)。

我的家不在離島

沙嶺墳場以及打鼓嶺一帶,應是英殖民地內最後一個尚未被開放的禁區範圍,她也是我的家。早年為避免紛爭、禁止內地難民湧入香港,便有了禁區的界線。那時候,禁區面積很大,落馬洲、沙頭角、文錦渡等幾個主要關口都被列為禁區,住在裡面的居民需要靠禁區紙出入,十八歲以後的我也不例外。

我懷念的八十年代——熾熱的電子遊戲機流行年代,其實並不止於遊戲機本身,還包括了昔日的生活環境和氣氛。八十年代和現在最大的分別是,家庭遊戲機(更別說手機)還未發明,當年打機,一定要出街打,所以打機代表了一項外出的活動,學生時代,當然是趁午飯及放學去打機。

卑利街、奧卑利街和貝璐道都位於港島,中文或英文名字都有相同之處,但命名其實各有所本。

第三代郵政總局屬英國愛德華式建築風格,主體結構部分有四層,以紅白相間的花崗石和紅磚相砌而成,整體建築設計體現和延續了英國文藝復興時期的建築風格,直至1976年因興建港鐵中環站,郵政總局再一次需要搬遷。

中環英文點樣叫?

本土派知唔知道,香港一直都有自己嘅首府/首都,就係維多利亞城(Victoria_City),又可以叫香港城(見於《北京條約》所附地圖)或者維多利亞市(見於《香港法例》第一章《釋義及通則條例》附表一);又或者,佢哋知唔知道其實九龍塘法律上亦唔係九龍嘅一部分呢?九龍塘係新界嘅一部分佢哋又知唔知呢?

回憶與無力感

衙前圍村是位於九龍城區的古村,村民仍會慶祝天后誕,可以想像得到這個內陸的古村古時以捕魚為生。這些城市發展就將他們的古村拆去,又可以達成今年的建屋目標了。古村旁有一間小學,供附近橫頭磡邨的學童入讀,隨着人口變遷,我們不再需要它了,讓它空置在社區中丟空、棄置。現時衙前圍村只餘下一些士多丶剪髮的丶賣舊物的,僅僅守衛着這條古村。

上水光復街

拐進那些彎彎曲曲的巷子裡,一個轉身之際,忽然看見牆上用黑色油漆塗上「光復街18號」幾隻字,身為廢青的我首先聯想到的卻是針對水貨客的「光復上水」行動,一時覺得有趣便拿出菲林相機拍下。

頁 1 / 4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