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本地遊蹤

首先給大家一個心理預準,這並不是一個大型的展覽,不要期待有吉卜力展或TimBurton展的規模。展覽的方向是體驗為主,並非展出原畫為主。展品方面,去年以AR作主打的展品,可能過了一年已經不再新鮮,所以香港站的AR比台北少,而且只集中在第一個房間中。立體造型裝置則是台北造得比較有氣氛,較能引起對原著故事的聯想。香港站多了原畫及複製原畫,也較多訪問,可以知得更多伊藤的創作理念。但某些短片應該是為北京站而做的吧?片中偶爾也看到簡體字,感覺有些美中不足。

點解當年英軍要同新界原居民打過先而唔係由西貢進入?相傳就係因為結界。相傳日軍係修建西貢公路時有兩大隊人員失蹤,最後都無法尋回,多數都係走左入無形結界而出唔番黎。由不同學說分析一下西貢點解會容易生成結界

斷壁破宅:訪輔仁文社故址

訪輔仁文社百子里故址,一言以蔽之:斷壁而已。未詣社址,網絡上得悉此處已改作公園,觀其照片,以精美磚石舖築,已覺無謂。及親臨百子里,只見斷牆四壁,並立坡上,壁間築徑穿行,名曰歷史走廊,以著革命早年,楊衢雲並輔仁文社相關之四事:立社、攻穗、攻惠、遇刺。其中行軍地圖著及香港,竟夾註「英佔」二字。當世惟中共著史敢眛於史屬,以英屬為英佔。百子里之活化,名為紀念輔仁文社革命事蹟,實係為孫文攬功,為共匪歪曲史實而已。

從他們口中,我才知道他們對於甜品鋪的熱情不只於飲食上,還在這個新地方上。這個鋪位以我所知,至少轉了三手,三手都是做甜品,到他們手上,才主力做班戟cafe。上手鋪主也給過他們不少意見,也試過有客人像我一樣和他們吹水吹到凌晨,可以食到有中環高級餐廳質素的甜品,而售價差不多平一半,附近小丸子每天都長做長有人龍,而他們,最希望的是開拓更多客源,做好自己。

今時今日如果你有行經灣仔天橋、駱克道一帶,唔難發現依到一條由軍器廠街交界到天橋既酒吧街,其興旺程度絕對不亞於老蘭。每當美軍黎香港探訪,你又會係酒吧街見到好多印上航空母艦、美軍大兵既酒吧廣告。每逢周末,酒吧街頭上都有唔少「企街」等生意。到底因乜野事搞到依個海旁社區引黎咁多美軍大隻佬?又點解灣仔海旁成為國際知名既紅燈區?咁要由返開埠初期講起。

坊間常云「你不知道的秘景」,聽罷略嫌囂張;秘境?不禁嘴角上揚。行山界的前輩早已將她妖艷的姿態披露人前,後輩踏足前路,重拾當年前輩的感動與悸動。近年浮誇風氣流行,以換取眾人目光;凡偏遠之地奉為「最後秘景」,細數起來,香港所謂秘景原來何其多,對行山界來說,卻談不上秘景;且學命名,含蓄不失其義,特立不爭次第。介紹風光,何須跨大其辭?

「很多人喜歡我們的afternoon_tea,因為那高跟鞋實在太搶鏡,很多人為它而來,令我們的image給人錯覺只是賣甜品,其實我們的鹹食都很有水準,很用心去做的。」眼前的甜姐兒鍾澔晴(Shanice_Chung)是Princess_Cafe的創辦人,原職時裝設計師,酷愛打扮,喜歡以美麗的事物為世界增添光彩。品嚐過她的手藝後,小妹發現,要成為上等花瓶,一點也不簡單。

「慢.遊深水埗」

我對於深水埗的記憶,一開始是來自於孩童時代跟爸爸一起去的經歷。家住港島的我,總覺得九龍有一種神祕的感覺,就好像一片等待我去冒險的新天地,其中以深水埗最甚。那時候,我們家裡有甚麼壞了,都是爸爸自己看看可不可以修理,如果不行,那就拿回原廠;如果可以,那就自己動手。要修理的話總得要有材料,而深水埗就自自然然是目的地了。

香港之神

譚公淵源於惠州一帶,咸豐年間方得朝廷冊封。相傳為惠州一道人,居惠州府東九龍山中修行,能驅蛇虎,童顏不老。傳說曾應官員入惠州府城招待,忽然舉壺對空斟茶,官員問其故,答曰「救火」,其後果然回報斟茶方向之博羅縣失火,忽然降水滅火。譚公可以代表香港嘅客家人,因為譚公信仰,正是由來港尋石嘅客家石匠帶嚟嘅。現時香港最大譚公廟喺筲箕灣,原為亞公岩之譚公廟。亞公岩呢個地方產石材,喺開埠之前就係客家石匠開石之地,亞公岩村本身亦係由佢哋嘅臨時住處發展而成。另外土瓜灣一帶本身亦有譚公廟,二戰時毀,只餘譚公道一條尚在。

曾經係迪迪尼員工同埋鍾意迪迪尼既我,已經轉投去隔離公園啦,今日係星期日,D大陸閪一車車殺入海洋公園,個個十日無沖涼,臭氣熏天。

去過旅行的人,或許都會買過當地特產,有時候你不知道那是甚麼,甚或是根本不喜歡那產品,但你也會乖乖掏出鈔票,只因為那叫特產。我城作為國際都會旅遊之都,在本地特產這個環節上如果有國際排名的話我們該算是頗低的:我們的特產大概有奶粉、金器與化妝品。從小學教科書開始,我們知道香港是個著名的轉口港,因缺乏土地及天然資源,促使我們精於貿易,五塊錢買進十塊錢賣出,相對簡單的賺錢模式令我們失去了創造高價值產品的能力,特別是自國內遊客大量來港,我們更連嘗試取悅歐美遊客的心思也懶得花了。

得到米芝蓮推介嘅鋪頭,其實我反倒擔心嘅係其他問題,就係食物/服務質素可唔可以維持。曾經我試過一間小店覺得唔錯,咁我就不斷介紹俾朋友,有日我去幫襯嗰陣,個老細同我講:「喂,唔好再介紹人嚟喇,太多人我地啲質素保持唔到架。」

作為一個青衣人,每年春天最期待的一件事,就是四五月到青衣足球場搭建的戲棚裏溜達掃小食。所謂「一棚兩誕」,四月的是真君誕,五月的是天后誕,每次維持約五天。每次一踏進戲棚範圍,就有種穿越感,像是頃刻回到舊時的香港,每寸土地都飄蕩着濃濃的懷舊氣息。這種結合夜市和戲棚的盛會,不知道在香港別的地區還有沒有保留。小小一個球場,就能把香港珍貴的文化共冶一爐,實在過癮。

太原街其樂融融

每次到太原街,我必定會幫襯位於街尾的HC_Cafe。這是一間由匡智會營運的社企餐廳,餐廳聘請了智障人士擔任樓面服務員、清潔、廚房等不同工作。我和大兒子一入到店舖,服務員「歡迎光顧」的聲音此起彼落,十分親切。我們到達時午飯高峰期剛過,人流較少,但服務員一點也沒有怠慢,趁著人少的時候把移了位的枱櫈排列好,也順手把餐牌、糖鹽等物品擺放妥當。

在油麻地一間小餐廳等待食物準備時,店主提議我們到樓上找人聊聊天,帶我們到一個佈滿抽象圖畫的房間,在那裡的年輕美女,是香港屈指可數的其中一位手刺紋身師「大狗」。她設計的圖案由各種線條、幾何圖形和色塊織成,源自她的內心,也源自她和客人交流的感覺。紋身讓她獲得勇氣,也讓她無悔地追尋夢想。

儘管我寫了超過10萬字的殘酷愛情現實,我仍相信倘若我們找到一個對的人,根本不會覺得3,000天是長,不是那種兩星期才見一次,一直拖到3,000天的情況。就好像從上環地鐵站走到茶家,網友說要步行80級樓梯,我們攀了80級樓梯但半點喘氣也沒有,就到達太平山街,一起驚嘆:「吓,咁就行咗80級。」遇上對的人,我們不會為維持一段感情而感吃力。

頁 1 / 712345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