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本地遊蹤

除了去豪華餅店吃「新鮮出爐」的蛋撻和蘭英小食的惹味印尼沙嗲串燒外,一定能發覺「三步就有一間」的泰國菜餐廳。究竟為甚麼泰國人愛聚在九龍城呢?

請答自己一個問題,「SoHo」中文係咩?係囉,咪蘇豪囉,冇問題呀?但係當你去google一下SoHo,第二個搜尋結果,佢係寫住:……

日軍佔領左香港,就大舉砍伐樹木做燃料,特別係香港島嘅郊野更加變成荒地。對於山多嘅香港島來講,山坡變成荒地係非常大鑊嘅,因為香港位處於亞熱帶,夏天降雨量很多,陡削嘅荒地面對雨水沖刷,就會發生山泥傾瀉,但如果泥土上面係有植物,植物嘅根係會抓實泥土,愈大嘅植物,抓穩嘅泥土就愈深愈大,一個有健全植被嘅山坡,「無論雨怎麼打」都唔會有事。

作為香港人,愛趕潮流、愛打卡、愛做文青、愛享受上流社會文化是少不免的。從資本主義角度,要表現得到對High_Culture有品味,數百元一張藝術品拍賣會門票是配紅白酒的。那麼「廿蚊張」的文化博物館門票就只能配啤酒了。但既然是羅浮宮展,最起碼都要有象徵生活品味的手工啤

中大藝術2017

過去一甲子,中大藝術系培育出不少英才,「中大藝術」年度展覽更是香港藝術界的重要盛事,吸引大量藝術界人士與公眾前來參觀 。「中大藝術2017」包含兩階段的展覽,第一階段包括本科畢業展、本科生展、藝術碩士一年級展和藝術碩士畢業展,將於5月尾至6月舉行,第二階段則包括藝術文學碩士一年級和畢業展。

長洲啲嘢食真係越來越貴

一年總會去一兩次長洲,其實去到都係周圍行,食下嘢,無乜特別,純粹係想遠離市區,當係畀自己抖吓氣。不過近年長洲越來越多人,嘢食亦都越來越貴,已經減低咗想去嘅意欲,有時都會轉去大澳或南丫島,不過今日一場嚟到,點都要食啲嘢嘅,而家就同大家開心share。

一直以為戲棚只是慶祝天后誕,直至Facebook提起這熟悉的「地標」,我才知道這兒是「一棚雙誕」;更為驚嘆是現今網絡傳媒的威力。雙誕在青衣算是傳統喜慶節日,熱鬧而香火鼎盛。而2011年那照片,是我家第一次於晚上去拜天后,那時人根本不多。從2012年開始,晚上的青衣戲棚也熱鬧起來,這年更是令人瘋狂!為的不是粵劇,不是雙誕的主角,而是有如台灣夜市般的小食。

首先給大家一個心理預準,這並不是一個大型的展覽,不要期待有吉卜力展或TimBurton展的規模。展覽的方向是體驗為主,並非展出原畫為主。展品方面,去年以AR作主打的展品,可能過了一年已經不再新鮮,所以香港站的AR比台北少,而且只集中在第一個房間中。立體造型裝置則是台北造得比較有氣氛,較能引起對原著故事的聯想。香港站多了原畫及複製原畫,也較多訪問,可以知得更多伊藤的創作理念。但某些短片應該是為北京站而做的吧?片中偶爾也看到簡體字,感覺有些美中不足。

點解當年英軍要同新界原居民打過先而唔係由西貢進入?相傳就係因為結界。相傳日軍係修建西貢公路時有兩大隊人員失蹤,最後都無法尋回,多數都係走左入無形結界而出唔番黎。由不同學說分析一下西貢點解會容易生成結界

斷壁破宅:訪輔仁文社故址

訪輔仁文社百子里故址,一言以蔽之:斷壁而已。未詣社址,網絡上得悉此處已改作公園,觀其照片,以精美磚石舖築,已覺無謂。及親臨百子里,只見斷牆四壁,並立坡上,壁間築徑穿行,名曰歷史走廊,以著革命早年,楊衢雲並輔仁文社相關之四事:立社、攻穗、攻惠、遇刺。其中行軍地圖著及香港,竟夾註「英佔」二字。當世惟中共著史敢眛於史屬,以英屬為英佔。百子里之活化,名為紀念輔仁文社革命事蹟,實係為孫文攬功,為共匪歪曲史實而已。

從他們口中,我才知道他們對於甜品鋪的熱情不只於飲食上,還在這個新地方上。這個鋪位以我所知,至少轉了三手,三手都是做甜品,到他們手上,才主力做班戟cafe。上手鋪主也給過他們不少意見,也試過有客人像我一樣和他們吹水吹到凌晨,可以食到有中環高級餐廳質素的甜品,而售價差不多平一半,附近小丸子每天都長做長有人龍,而他們,最希望的是開拓更多客源,做好自己。

今時今日如果你有行經灣仔天橋、駱克道一帶,唔難發現依到一條由軍器廠街交界到天橋既酒吧街,其興旺程度絕對不亞於老蘭。每當美軍黎香港探訪,你又會係酒吧街見到好多印上航空母艦、美軍大兵既酒吧廣告。每逢周末,酒吧街頭上都有唔少「企街」等生意。到底因乜野事搞到依個海旁社區引黎咁多美軍大隻佬?又點解灣仔海旁成為國際知名既紅燈區?咁要由返開埠初期講起。

坊間常云「你不知道的秘景」,聽罷略嫌囂張;秘境?不禁嘴角上揚。行山界的前輩早已將她妖艷的姿態披露人前,後輩踏足前路,重拾當年前輩的感動與悸動。近年浮誇風氣流行,以換取眾人目光;凡偏遠之地奉為「最後秘景」,細數起來,香港所謂秘景原來何其多,對行山界來說,卻談不上秘景;且學命名,含蓄不失其義,特立不爭次第。介紹風光,何須跨大其辭?

「很多人喜歡我們的afternoon_tea,因為那高跟鞋實在太搶鏡,很多人為它而來,令我們的image給人錯覺只是賣甜品,其實我們的鹹食都很有水準,很用心去做的。」眼前的甜姐兒鍾澔晴(Shanice_Chung)是Princess_Cafe的創辦人,原職時裝設計師,酷愛打扮,喜歡以美麗的事物為世界增添光彩。品嚐過她的手藝後,小妹發現,要成為上等花瓶,一點也不簡單。

「慢.遊深水埗」

我對於深水埗的記憶,一開始是來自於孩童時代跟爸爸一起去的經歷。家住港島的我,總覺得九龍有一種神祕的感覺,就好像一片等待我去冒險的新天地,其中以深水埗最甚。那時候,我們家裡有甚麼壞了,都是爸爸自己看看可不可以修理,如果不行,那就拿回原廠;如果可以,那就自己動手。要修理的話總得要有材料,而深水埗就自自然然是目的地了。

香港之神

譚公淵源於惠州一帶,咸豐年間方得朝廷冊封。相傳為惠州一道人,居惠州府東九龍山中修行,能驅蛇虎,童顏不老。傳說曾應官員入惠州府城招待,忽然舉壺對空斟茶,官員問其故,答曰「救火」,其後果然回報斟茶方向之博羅縣失火,忽然降水滅火。譚公可以代表香港嘅客家人,因為譚公信仰,正是由來港尋石嘅客家石匠帶嚟嘅。現時香港最大譚公廟喺筲箕灣,原為亞公岩之譚公廟。亞公岩呢個地方產石材,喺開埠之前就係客家石匠開石之地,亞公岩村本身亦係由佢哋嘅臨時住處發展而成。另外土瓜灣一帶本身亦有譚公廟,二戰時毀,只餘譚公道一條尚在。

頁 1 / 712345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