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享受人生

「我其實咩都食架,不過講到最討厭既食物…」男神Alan頓了一頓,像花倫同學一樣順理一下額前的頭髮,才說……

在下不是來事後孔明吹水,上述百零字文稿係人都寫得出,我想談的是許多在網絡上狠批「打假波」「球證優待巴塞」「擺明造馬」之類的寶貴主見。

很多人對巴塞的觀念還是在於所謂「tiki-taka」,喂阿哥,咩年代呀?哥迪奧拿都不再玩這套,更不要說安歷基的巴塞已經改變了多少,如何不斷小修小補,使這支你們口中已經落伍的球隊依然保持競爭力。然後,我發現自己比許多巴塞吹奏者還了解巴塞,而明明,我討厭巴塞的。

市面上有許多秘方食譜,從特別食材以及醬料,到以木屑製作煙燻效果,包羅萬有,道出煮食奧妙。不過,使肉類產生最大滋味的卻是爐火的熱力。高溫煮食會令肉類的表面變成棕色,而且散發香氣及使味道更佳,這個變棕色的過程,我們稱為美拉德反應(Maillard_reaction)。

全馬 · 解禁 · 初體驗

其實筆者也曾和不少香港人一樣對馬拉松這項運動不以為意,認為有很多跑手都是為湊熱鬧而參賽。直至自己入坑愛上長跑,才知道每滴汗水都有其意義。

賽前預售的情況相信大家已在近期的新聞資訊得知作客球迷區因為管理層的『行政失當』而取消了香港人的購票權利,聲稱並沒有因為主隊的安全問題以至。但是我們昨晚能夠清楚看到所謂16區的作客球迷區還有一大班『藍衫軍』,他們是甚麼人,相信大家都不用再作解釋。

生煎包好吃,有四個元素,上半部分的皮要薄、底的皮要厚而脆、肉要多汁、包與肉要夠熱。光顧過許多上海餐廳,從來沒有遇過好吃的生煎包:大多是無法鎖住肉汁,包子裏頭乾巴巴;又或是由廚房拿到桌上,已經凍了一大半。更多是油淋淋,根本是油煎包。

自己整EMOJI,無番咁上下電腦繪圖(AKA小畫家)技巧都唔容易,但係有左呢個生成器,只需要選擇不同五官、面色、及動作,就可以拼湊出自己喜歡的EMOJI,可以用來做頭像

如果你女朋友真係好鐘意同你去行山及攝影,其實你真係會好大獲。即係話你以後只可以同佢兩個人去行山及攝影。同好兄弟去行山?NO!

與其教人點揀香水,不如令一個人識得管理自己身上嘅「背景氣味」。例如根據自己形像咁揀適合自己嘅洗頭水香,甚至係洗衣液柔順劑味。雖然大家揀洗頭水都係功效行先,但係揀錯香味都會變得好奇怪。我聞過有個性格豪邁,短頭髮嘅同學用essential洗頭水,確實令我覺得反差好大。洗衣液同柔順劑通常全家共用嘅比較難控制,當我以為應該唔會有伏味果陣,都曾經有唔只一個人嘅洗衣粉/洗衣液味令我好唔舒服,覺得好似係洗唔乾淨件衫本身D味咁。雖然咁樣好似係幫緊呢D本身有香味嘅產品加固有印象咁,但係我覺得管理自己身體香味係建立個人形象其中一環。

我覺得沖咖啡係好治癒嘅事

悶蒸嗰三十秒好治癒就不在話下。望住啲粉膨脹到brownie咁,新鮮嘅豆仲會釋出氣泡仔,一呼一吸好盞鬼。之後嗰兩三分鐘要好專注,而我呢啲心散又多雜念嘅人,一日可能就只係安靜到呢三分鐘。

大徹大悟

每個人做一件瘋狂的事總有動機,跑馬拉松的意義對我來說亦是隨年月在變,想當初只求圓「一世人起碼跑一次全馬」,人生目標全馬三小時完成,到後來追逐PB,整個過程都只是見自己,我想如何、我要如何、我應該如何,「我」是所有跑步故事的核心,我跑故我在,我不跑則渾身不自在。

我很懷疑其他網上那些所謂攻略,到底有沒有直正玩過遊戲,還是只是把二手資料左抄右抄,把《火炎》當轉珠來講攻略。不要迷信五星卡,五星卡同四星卡的分別,不過就是多兩三點能力,只有約兩級level的差異。在遊戲上半段我甚至只那四張兩星開局卡,把寶石全投入去買城堡,每個角色可以獲取雙倍經驗值,升級冇難度。去到第九章之前,我的主力部隊完全不用去練功,過關拿到的經驗值剛好可以打上去。

攝影理由

攝影者是盜賊,無休地偷取世間的美好。貪婪地追求動人的畫面。走到街上,按下快門,為曖昧男女牽上主觀的紅線,成了奇怪的祝福。

啤酒能存放多久?

啤酒,其實能存放嗎?存放的時間與其味道及品質又有何關係?常喝精釀啤酒的朋友,就應該知道嘗味限期是第一樣要注意的事項—沒有防腐劑的精釀啤酒,rule of thumb就是新鮮。不過你亦會發現市面上最近多出了嘗味限期很久的啤酒,2035年有、2046年有,但短至2018年亦有。這些年份都不是typo,因為事實上啤酒是可以保存多年的。

跑鞋在,人在

一雙健康的跑鞋壽命並不長,惜鞋之人步步皆珍惜,練習和比賽之外絕不會以現役跑鞋代步,慳得一步得一步,此誠愛跑之人的基本心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