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享受人生

電競精神與女子隊

傳媒的角度,關於女子聯賽的報導那裡不是討論那位選手多漂亮,胸部什麼Cup,腿多少吋,直播多少人看等等?我身邊就有幾位實力很強但相貌遠遠比不上市面女子隊的朋友因此而沒被選上,因為搞女子隊的公司不是像他們口中所講「想証明女孩子都可以比男孩子強」,加入女子隊的人亦然。

其實呢個問題我自己都諗左好耐。因為依家成日都流傳既一句話就係,有質素既野,就唔應該係免費。而且一旦免費,你寫既野就唔會有人稍罕,鍾意咪放低一個LIKE,唔鍾意就一隻手指就已經碌過左你,已讀不回就係咁解。的確,呢個係簡單既市場學/經濟學邏輯。亦都係無可奈何既現實。

以前仲係用56KMODEM上網既,速度慢唔好提啦,最大劑既係要霸左一條電話線!首先屋企你有家姐或者一位師奶,果時既電話線等同生命線,係無人能阻既。阻住佢地打電話,隨時會有殺身之禍。而就算俾你上到網,又如何,突然有人想打電話,一拎起個聽筒,你就會斷線

上帝叫我飲杯啤酒

借天命只是歷史上君主專制政體獨有或是邪教中的偽基督所為,原來,2017年的香港都有一個。而在啤酒世界中,能代上帝作先知、預言的亦有拉斯普京(Rasputin)。美國North_Coast_Brewery其中一款year_round啤酒Old_Rasputin_Russian_Imperial_Stout,就是以19、20世紀沙皇俄國時期著名的mad_monk_Grigori_Rasputin命名。有些人未必聽過他的名字,但可能從網上「見過」他的陰莖,因為位於聖彼得堡的The_Russian_Museum_of_Erotica就曾經展出過他未勃起就長達28.5公分的性器官

女女嘅吻無論幾粗暴,多多少少散發出一種魅惑嘅氣息,好似熟透嘅水果散發甜美香氣咁樣,耳邊係咁迴響住「嚟食我吖」咁樣嘅說話;但仔仔嘅吻無論幾溫柔,都有一種「我要食咗你」嘅感覺,就好似一隻獅子喺你面前,想要食你呢隻小白兔咁樣。

當你開始飲精釀啤酒,就會慢慢發覺,一d由細到大相信嘅嘢都會逐一被推翻。你會有機會重新審視自己,有冇不知不覺間,對啤酒(同身邊其他事物)形成咗一d唔知邊度嚟嘅睇法?例如啤酒應該金黃清澈?啤酒越凍越好飲?又例如我今次想討論嘅問題:「啤酒應該飲樽裝定罐裝?」

宜家好多遊戲都有抽野一環,就係呢付出同樣嘅野,但係就靠運氣抽遊戲物品。可能抽到好野,可能抽到廢野。例如陰陽師、LoveLive!School_idol_festival等等。然後就興起咗一啲新創嘅詞語,非洲人:黑仔,永遠抽吾到好野

除了正正經經營運外,玩家可以自由地建造出「殺人機械」、隨意浸死遊客、囚禁遊客等折磨別人的玩法。(有時候,我認為殺人才是最有趣的玩法呢。)雖然殺人設定曾於《RollerCoaster_Tycoon®》第三集被廢除,但於本作得以重生,玩家們又可以享受愚弄他人之樂了!

坊間好事之徒稱老任是次SMR認真掠水——不貨金玩家只有第一世界可玩,第二關起必須付款$78港幣才可解鎖,所謂老任首隻手機遊戲竟然在用這個方式歛財云云。聽完這些謬論,我當堂嚇一跳,然後得啖笑——創意何價?$78 能夠享受任天堂從不渣流灘的最新產品,別說$78,$780我都俾。

基本上大型少少既公仔/擺設十居其九都放入兩爪機入面(兩爪機係現今最多既機種,亦係難度比較高既一種。TAITO同SEGA出品既比較多,而SEGA既機叫做UFOCatcher),而兩爪機同三爪機既分別除左係爭一個爪之外(雖然係廢話,但難度相對地大幅增加),控制方法都唔同哂。

在美國,有超過三億人口,在過去十年,每年平均有大概三百人被雷電擊中,不難計算,一年被雷電擊中的機會率為一百萬份之一。但吾等不應隨意取信於美帝外國勢力,況且阿美尼堅的地理氣象環境,和華夏香港似乎相差甚遠,因為在美國,被雷打中的以男性居多,這不是因為男性平時做出違背良心的事情,又或者是對女友不忠的例子較多,因而較容易受到上天懲罰;而是美國平原荒野當然比香港來得廣闊,男士們較熱愛外出冶遊又或者高球活動。無法一桿入洞,卻把自己的性命入洞,這種例子,還是有的。

自從阿仙奴搬左去酋長球場

多年來,他一次又一次目送故人離去,又礙於家境問題,不敢與心儀對象表白。但縱然如此,他仍然咬緊牙關,甘願承受旁觀者的指指點點。就算別人取笑他窮,仍然滿有骨氣的站著。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政府間委員會_(The_Intergovernmental_Committee_for_the_Safeguarding_of_the_Intangible_Cultural_Heritage,_UNESCO)_於最近第11屆常會中正式通過比利時的啤酒文化_(Beer_culture_in_Belgium)_列入「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名錄」_(The_Representative_List_of_the_Intangible_Cultural_Heritage_of_Humanity)。當中,與啤酒相關的釀造、品飲、煮食、學習等社會習俗及生活習慣都被視作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簡單而言,某種文化(活動)只要被社群每天生活化、在地化活生生地實踐出來的就是intangible_heritage。所以,作為啤酒迷暨人文學科畢業生,感到興奮之餘,終於覺得自己每天喝的每一口都不是與肝健康的等價交換,而是為保育文化遺產出一分力。為了慶祝及紀念此等喜事,啤一啤是少不免的。

教人作嘔的是,那些文字都像是會隨時躍然於紙上,用上蕭生好野那種老成持重的智慧口吻,質問我:為甚麼你要這樣糟蹋自己。為甚麼你不好好對待自己的文筆。為甚麼你不可以有點風骨。乾脆甚麼都不寫,交白卷就好。我對姓陶的人,實在感到嘆服。他可以不為五斗米而折腰。而我只為一粒豆就去跪玻璃了。再這樣下去,我真的要變成陶傑去自己把自己抽乾了。

當然長褲穿得漂亮,自不然流露出一種不可多得的型格。尤其是有花款、搶眼顏色的,極蝦人穿,倘若成功達陣,那是另一個魔幻國度。踏實中帶點不羈,含蓄中又有些微感性,幾分剛強之中,有一種教人心安的溫柔。但在速食的快餐年代,還講氣質,始終是有一點點強人所難。著名的小提琴家在紐約隧道表演,路人照樣肩摩接踵,尚且無人屑於一顧。潮流風尚,誰還要去講究,誰還想去在乎?

我要學揸飛機界既GTR!

筆者唔係D咩好愛好速度既人,但的確知道有好多朋友係因為速度而想學飛。個下加速、個下推背、觀景快速移動既感覺,加埋少少燃燒唔完全既汽油味就好似機械噴出既hormone,令人興奮。跑車、快艇、飛機其實真係識色誘男人,作為速度王者既飛機更加係佢地既女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