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享受人生

今天,我們港超雖失去了一隊南華,可能因成績問題而放棄職業戰線,但筆者相信有人辭官歸故里,有人漏夜趕科場,這也可能只是個別例子,就算傳統班霸失落了,總有後起之秀接班,港超才能生生不息。

煎一份芙蓉蛋

芙蓉蛋,顧名思義就是像芙蓉花那樣的煎蛋。芙蓉的正名為木芙蓉,通常被稱為芙蓉,雖然芙蓉令人聯想起成語「出水芙蓉」,但出水的「芙蓉」是指荷花,並非木芙蓉。芙蓉其中一種美在於它的形態變化,花朵較大,花為重辧,稀有品種「醉芙蓉」更是花色一日三變,清晨為白色,中午為桃紅色,傍晚為深紅色,不知道廚師在炮製芙蓉蛋飯時,會否添加一些酒,讓芙蓉變醉再變色。

如何寫一篇好文章?

如果單純快而言,當然要一切都以速度黎考慮。首先,你要有不錯既打字速度。第二,你要壓縮自己既思考時間。例如,可唔可以完全唔作任何準備就可以寫到文,直到完?又例如,可唔可以寫完已經唔駛點睇同改就可以即刻出街?當然,咩都唔做細部處理,出黎既質素當然會參差。可能會白字連篇,可能會詞不達意,可能會1999。但如果只係講快,就一定要盡量做到不加思索。情況同打機要追求效率一開始咁差唔多。

港隊今場陣容丹尼打回常規閘位表現出色,相信多年香港球迷都會體會到原來一個出色的閘位如何帶動到一支球隊去進步,作用就像皇馬的馬些路和以往巴塞的丹尼爾,由守轉攻的速度和智慧同樣重要,丹尼是香港隊由靠入藉兵死爆風格開始有

雖然自問唔係一個好熱衷於在工作地方交朋友的人,但係都幸運地認識到幾個好人,最重要係大家係唔同team,所以冇乜衝突。其中一個係外籍嘅西班牙人,我哋嘅友誼係由講飲講食開始。當我知道佢係有西班牙來的時候,我就好雀躍,原因係之前一年我去過西班牙的阿利坎特(Alicante)出席一個朋友的婚禮,當然順道留低玩幾日啦。

經過今年另一波入籍潮之後,港隊又多了幾位很有實力及經驗的球員,教練金判坤相信在選兵及正選陣容上會非常頭痛,因為球迷對香港隊總會有對入藉兵太多而失去本土性的聲音出現,但國際賽就是無情,輸波只會換來出局的結果,對香港足球並不會是好的結果。

好多人話香港人屌來屌去唔啱,唔識唔應該亂評論。但我覺得冇問題。香港就係言論自由之地,天下悠悠之口難以杜絕,有質疑覺得心裡唔服就出聲。我反而覺得,主辦單位、轉播單位及其他眾多媒體安排唔夠好。好似我睇HKBN直播,冇安排現場旁述,畫面又冇出每回合分數,然後無端端睇拳證舉起曹星如隻手話佢贏左,真係好無厘頭。

我喺YOHO Mall 見到四個OL

本身我嘅角度望唔清楚,仔細一望⋯⋯我見到嘅係一片綠色,畫面上面係

又講精工啤

精工啤是給予大家選擇的機會,打正旗號做精工啤生意,面對的顧客自然就不是你賣乜都照單全收。換句話說,越多人理解精工啤,生意照計是越難做的——因為你面對緊一班識選擇的精明顧客。有人可能問,做生客唔得?但奇妙之處是,生意要長做長有,無翻頭客可以嗎?但精工啤的翻頭客卻是一班越來越高要求,越來越懂選擇的酒撚。如果唔係抱住精益求精的態度去做精工啤生意,只係為搵快錢(包括只會做生客新手)、時刻希望顧客體諒俾多次機會,比競爭對手更難做是必然的了。不論什麼原因,顧客體諒會有限度。而請別忘記,顧客體諒是希望你下次會改善,下次係幾時?就係即刻。

段位制度的崩壞

段位制度源於中國,三國時期的《藝經》將棋手分為「九品」,由最高的一品「入神」至九品「守拙」。棋手的地位視皇帝的喜好而定,收入大致來自朝廷俸祿和賭彩。圍棋是作為一種宣示國力的文化手段,有不少中外棋手對局的典故,日本韓國甚至有專門來中國學習棋藝的留學生。

深夜打 Perfect Eleven 的男人

假如你開始懷舊,證明你老了,當年他當然不憧——那時候他的確是太年輕的少年,舊,或者可懷的舊,對他來說太新鮮。

對於越南啤酒的體驗,我確實感到欣慰。除了意想不到越南中部竟然有好啤飲之外,更發覺女友原來已經在這年間被我潛移默化,覺得精釀啤酒比商業啤酒多變化、有層次,愛上精釀啤,厭棄商業啤。她亦不時鬼馬地模仿我說:「呢隻啤酒比較輕身,味道比較淡,偏向啲果味、花香,麥芽味幾重,哈哈!啱唔啱?」。

第一次見到山陽山陰這組字,不是在書中而是在日本,幾年前用「青春十八」火車票遊日,坐過山陽本線,好奇之下發現有陽也有陰,但好奇心到這個位置就停下了,也許當時還有更有趣的事放在眼前。

小確幸遊戲

我諗大多數人都會有一兩隻Game係手機裡面傍身。搭車,等人,無聊時可以玩,唔想諗嘢嘅候時又可以要來放空自己。在猶如恆河沙數的遊戲當中,會唔會有隻你點樣都唔捨得洗掉的?今次想同大家分享一間自己超喜歡的遊戲製造公司同佢嘅Game。

Lady M 蛋糕,你喜歡嗎?

能夠自稱「千層蛋糕」,最起碼不能隨便6層8層湊數;LadyM沒有取巧,客人付出了昂貴的價錢,得到的是至少30層,每層不比蛋糕叉厚的蛋糕皮和薄薄的忌廉,曡上來既不膩又依然十分厚實。就像付的每一元都買來一層,還來毫無吝嗇的高度但沒有亂塞充數的忌廉或空氣。

有啲人好得意,寧願相信無名無姓提供嘅匿名資訊,都唔會信身邊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