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文藝交流

搵食

如果只為金錢而工作,這絕對是對生命的怠惰。大部分人仍是在乖乖地上班,用三分之一的時間休息,用多於三分之一的時間工作,剩下的時間少之又少,也惶論有做喜愛的事的餘力。人花在工作上的時間太多了,勢必影響能否過理想的生活。因此,人選擇工作必先以通往自己理想的生活為首要,並熱忱於自己的工作。

人生就是不停的探索

帶著各自的行李箱,曾去過無數個旅行,遊歷過無數個地方,雖帶走了些愁緒,卻也換不來驚喜,且帶有一點無奈。遙遙萬里,踏破鐵鞋,走了很久很久的路,碰到過很多個路人,遇見過很多個壞人,聽過了很多個故事,跌進了很多個陷阱,有時候,走得太久,什至會感覺到徬徨,不自覺疑惑著生存的真諦。

返工「自我保護」模式

有啲我地一直認為係「和平主義者」既同事,平時比較內斂,以為佢地遇到任何事都不聞不問,其實一直採取一個溫和既「自我保護」機制。身邊既小圈子是是非非,老闆高層既醜聞,只要唔係對自己有直接既影響,都可以置之不理,躲於平靜既世界裡面。但佢地係咪就如表面咁完全唔理解周遭發生緊咩事呢?不,佢地選擇性地去表態係唔想浪費力氣係自己唔睇重既事上面。

馬路的事

「岑生,是快速公路。關於馬路的事,誰叫你常帶我去搭車,又要說很多道路的故事給我聽,一切都是你造成的!」女兒不甘示弱。

根據一啲網上極無聊既統計,一卷廁紙如果有兩層,大概就有五百張,五百張的話,即係一年都有可能用到七卷廁紙以上。

佛系HR

個個HR都出廣告請人,又唔通個個HR都想出廣告咩。出個廣告吸引人地sendCV過黎同埋宣傳下,登三次咁大把就已經差唔多成皮野,仲要Regular咁登。樓下班前線成日都話低人工,做到成隻蟻咁咁辛苦,假期又少過人,仲要返Shift,其實拎D登廣告嘅錢黎補貼下,分分鐘仲有著數,至少留到一班人,等個TurnoverRate唔好下下都咁高。

海邊

一個人行海邊,兩個人行海邊,一樣是行海邊,一樣吹著海風,兩者的分別是,我不在你身邊,你不在我身邊。

活在工作以外

慢慢地,我們會習慣被工作騎劫的生活,慢慢地,我們會迷失在工作與是非之中,慢慢地,我們會寧願生病,換取半天真正的生活。有人說,我們只是在生存,而不是生活。這樣「生存」三十年後,我們或會名成利就,或會自然嫻熟地在社會上打滾,但是,你敢肯定自己不會後悔嗎?

據媒體報導,這位女證人,當三位友人即本案三名被告,可能正在商討如何殺死本案死者,下毒手殺害死者和非法處死者屍體時,竟像裝嚨作噁、裝傻扮痴,幾乎不作聲、不表態、不聞不問,又不阻止、不求救、不報警,事敗後更隨三名被告潛逃台灣達一個月後,才召男朋友阿賢到台灣陪同和報案,堪稱佛系兇殺案證人——緣份到了,警察就會來。筆者和網上普羅大眾一樣,感到此證人實在非常可疑,難以理解。

禁區

禁區同時間代表一種釋放。能禁亦能開,打開禁區代表解除某一方面的枷鎖。然而,打開禁區並不特同闖進禁區。我不闖禁區,卻會去思考禁區內的事情。特別是社會上的禁區,文化上的禁區。分析該某一種禁區是否當權者刻意在法律上、習俗上、意識形態上用以維繫自身財富權力的一種措施。

重遊舊地所見有感

不經不覺,走著走著,你終於來到保育區的核心內圍。

世界上有種人明明爛得很卻又過得到自己的心理關囗,相反地,當缺乏了這項特殊技能,作為一個恪守信念才能心安的普通人,還憑什麼認為自己有變壞的選擇,這種堅持,不出於清高,而是心理上無法打破所謂道德的桎梧。

代溝

上一輩和年輕人信念的分野,就如學生學習一樣。在中小學學習時,老師和家長都習慣指導學生改正錯誤,由錯改到對,然而這只能夠幫助學生成為「符合水平」的人。在大學,講師習慣引導學生自主地思考和學習,幫助學生「成為更好」的人。

令狐沖的劍

如果要用四字概括令狐少俠生平,想必是「不拘一格」,此四字跟「隨心所欲」不同,前者海納百川,後者一旦心術不正,則是隨心所災,害人害物,令狐氏看事情很簡單:真心對他好的就是朋友,就算那人是別人口中的不良份子,他都無所顧忌

抑鬱裡的黑色國度

彈奏著《黑色幽默》,看著黑白色的琴鍵,開始慢慢的流著黑色的眼淚,像窗外黑色的雨水一樣,一滴又一滴的落下來,從我的眼角開始,再由我的臉龐一直落下

又來到四月,想找回那份悸動,想努力找回那一股做事的衝勁,卻發現越活潑反而越不像自己,越熱鬧的地方反而越格格不入。原來,當一個人習慣了孤單,習慣了寧靜,也變得不愛熱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