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文藝交流

回到櫻花正開時

現在,那一位還在你身旁嗎?這一位⋯又能與你同偕白首嗎?一起唱過的「櫻花樹下」,一起坐在樹下的回憶,一邊聽著,一邊心痛著⋯「曾分開,曾相愛⋯」

筆者係地道九龍人,由細到大讀書做嘢都係九龍區,冇乜必要好少喺港島區留連。 但自從上個月搬咗去上環做嘢,我就發覺港島人真係零舍唔同,係零舍串呀! 行去中環食lunch,個個西裝友都好似特別白鴿眼咁, 連翠華個阿姐都特別惡! 但我到最近機緣巧合下,去港島區幾間小店遊走咗一日,跟住我先醒覺:其實不用分那麼細,大家咪一樣係香港人。

彩色的漩窩

每個人都有過去,每個人都有過錯,很多人都說⋯有很多過不去的過去,其實,並沒有什麼過不去,過不去的不是你的過去,是過不去的自己;走不出的不是你的陰霾,是走不出的心魔。

花一點時間 • 感受愛

每天二十四小時,你夠用嗎?生命很短暫,大家每天為生活營營役役,人,有時真的要反思為什麼而活。

我以往也見過這位朋友的父母,兩老對我一番寒喧問暖,滿臉祥和,我也沒能發現他們有什麼不妥。直至有天這位朋友想自殺,他才跟我剖白,自幼被爺爺侵犯,但父母卻因為貪圖家中的經濟利益,所以不但沒有替他報警,還施以暴打,以防他供出事實會撕破手中的飯票。這件事埋在他心內不僅無法釋懷,社會還無時無刻逼迫他在別人面前交上孝子的戲份,這種殘忍,試問誰可抵受得了?

一講起傳統,佢地全部有作為權威以及人大常委會既最終權力,對付後生仔有加成,似足AOC入面戟兵打象兵,僧侶對遊俠。一心想紅字放假,唔駛再對住堆老闆?點知一去拜年,仍然即刻中伏,慘過IPO抽左雷蛇,入面成班老西面等緊你。想走?無咁易。

有種習慣,叫21天效應

行為心理學所研究,一個人的新習慣得以鞏固,至少需要21天,當21天過後,不需要刻意去提醒自己,都可以習以為常般,在舉手投足間流露出,如同抬手看手錶的習慣。

樂園,能給你一時之快;地獄,會讓你永不超生。忍耐,能鍛鍊你的能耐,學習能耐,學習忍耐,做一個高曕遠足的人。

找尋你的玻璃曲奇

碎了的餅乾,融掉了的糖果,縱使不能再變回完整,也能做出美味可口的木糠布甸,也能做出漂漂亮亮的玻璃曲奇,以一個新的形象,以一個新的組合,重新包裝成漂亮的甜點。

一去到順豐站,目測有成40人排緊隊,條龍隊出舖頭,沿住店側邊排到落後巷,掟完彎再掟彎,龍尾轉返出嚟,成條人形蜈蚣幾乎可以駁返落個頭度,自給自足。

傳統與新歲

現在,我們每月也在買衣裳,實在無需等到過年才買,不過人到了中年,卻漸漸重拾傳統,對過年多了一分期待。還記得孩提時幫太婆做角仔、寫揮春,一點一滴仿如昨天一樣。

餐廳在蘭貴坊附近,地方不大但氣氛不錯,暗黃色的燈配上白色餐枱布,好不浪漫。下單要用英文,只是看餐牌已感到有點吃力,加上侍應有口音的英文,真是聽到頭痛,只怪自己英文差,從前不好好讀書。二人套餐很豐富、前菜、主菜、及甜品,總共八款菜式。

香港人,放鬆啲啦!

事源我坐上層右邊較中排位置,正沉醉於腦海放空之際,突然聽到前兩排有個壯男面向左邊比他再前兩行的阿伯講:『喂!阿伯,可唔可以細聲啲啊?不如我比個藍牙你吖?會聽得大聲啲㗎!坐車頭開個喇叭播仲大聲啲添啦!』此時,我才注意到阿伯開大部收音機在放歌,未知道他是沒有帶耳塞抑或是想與人共享音樂。但在公眾場所此行為確實是有點不對的。

互相尊重

甚至,連養隻寵物都要隻寵物附和自己。「我唔鍾意食肉,我都希望旺財可以唔食肉,培養靈性。」培養靈性?我覺得隻貓培養到食講人話,第一句應該係「我食得好無尊嚴呀」。諗起朋友講未完全消化嘅糞便都有營養,兔仔都會食返,點解人類做唔到?

這一句話讓人感覺真的很難過,新年前夕,幾多個家庭等著一起慶祝團圓的日子,可是這個快樂的日子從今以後讓他們留下痛苦的記憶。

敵人往往會偽裝成你的同伴

由於我跟著個麻煩上司,入職左幾個月已經好困擾,呢班小花又點會放過可以進擊既機會呢?好多時我地既合作係源於要宣傳或者係機構活動上做工作人員,總會有多餘既時間可以閒談,當然係我旁邊一齊數算我上司,七情上面去同情我,鼓勵我有咩勞騷不妨講出黎。見到咁既誠意,歷練不足既自己唔多唔少會被打動,不過係人地用左幾個月時間儲夠要知道既事後,唔知點解就會極速通晒天,傳晒入相關人士既耳入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