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文藝交流

無論我做咩自己鐘意做既事得好,係大人面前就係膚淺可言,無論我幾咁努力去做,冇成績,冇利益可言,我做既呢件事就係一種「無謂事」。賺到錢就係神仙,成功,賺唔到錢你就係做埋D不切實際既野。有陣時,社會要求你去點樣做,而你未必要真係要迎合佢,冇錯你會話係社會訓練成你咁,係社會叫你點樣點樣,規規矩矩去做一份好工,老細叫你做咩都做,做到成隻死狗都唔敢吠,做人要踏踏實地。呢句野,啊媽由細講到我大。

十年後,你還在嗎?

十年間,我們經歷過多少相聚分離?相聚的時光,恰似一眨眼的瞬間,我們總覺得時間白馬過隙。

如果可以,他想死

他想著,手裏的錢還夠不夠買一打啤酒,還是留起來買毒品?有點餓了,他拿起手側的餅乾撕開包裝吃起來,是上次一堆年輕義工帶來的,還閒談了幾句。幾句話換食物,這幾年都習慣了,深水埗也一向如此。今天是星期六,夜晚來探訪的又是哪一批人?來的義工總是身光頸靚,他很不喜歡他們的眼神,帶著憐憫的眼神,且又來去匆匆,像是兩個世界的人不期然的相遇,而他還只是一個深水埗被人唾棄的露宿者,日復日勉強地捱過這一生。

今日返屋企搭lift果時撞到個師奶,兩手拎住兩抽野。我入lift先嘅,我一入就禁咗自己果層,見佢入埋嚟就禁埋閂門。佢入到嚟就企咗響到唔郁,我諗應該係住同一層。但係諗諗下,唔係喎,我日日都差唔多時間出門口同返屋企,差唔多認得曬同層果啲人,好似一次都未見過呢個師奶。(包括對面個靚女學生妹,毒撚我好想同佢做……做朋友,但係為咗對方幸福,我唯有默默守護佢、目送佢。雖然最後佢都係「摺」咗一聲,可能我默默咁望住佢太耐。)我住30樓以上嘅,部lift上到十幾樓果時,個師奶失驚無神擰轉面撐大對眼望住我。

獨家村的生活

來法國生活都已經快一年了,朋友是交到了不少,但內心還是孤單的,習慣了一個人的生活,一個人的旅遊,一個人過節日。這晚,我又窩在宿舍房間裡,看著只有9平方米的房間,龐大的內建衣櫃佔了房間超過一半的位置,櫃與床之間只有一條狹窄的走廊,連轉身或活動一下都成困難,難免又感到心煩氣躁。一個人在房間裡窩著的確是無聊至極的,宿舍位與鄉郊,看出去只見密麻麻的高樹,以及一公里外的另一棟宿舍,有時看著它燈火通明的一排房間,終於感到一種「兄弟與你同在」的感覺,可惜這排燈通常一過午夜便全都關了,因為這裡的人是十分早睡的,叫作為夜貓佼佼者的我無法接受。

蒸肉餅

喜歡吃肉餅的人,會分得出那些肉餅是用手剁的,那些是用機器攪拌而成的。我喜歡吃的肉餅,當然是用手剁的,剁之前首先要把肉片切成一片片,然後才開始用菜刀,狠狠地剁下去。

話說細佬我走左去公共圖書館溫書,見到三個中學生,一對情侶,女嘅幾好樣,外加一個女仔,外形唔多掂,舉止一望就知係毒女,(唔好質疑我係咪因為人地個樣而有偏見,毒撚對同類係好敏感架)三條友走去近窗邊果啲一字排開嘅位到坐。好喇,一百萬嘅問題:到底佢地點坐呢?A. 男女女B. 女男女C. 靚女坐條仔大脾,另一條女坐隔離D. 條仔坐另一條女大脾,靚女再坐上條仔大脾答案係

你拍一個競選廣告拍完以後加了很多特技,那字幕動啊……同行!WE_CONNECT!民意!結果觀眾出來一定罵我,根本沒有這種支持!這證明上面那個是假的……

我係一個平時隔幾日會到呢間餐廳食飯既小毒J,但係學業外有做過唔少社會實驗同一班人拍片,呢幾年越來越多香港人對社會實驗反感覺得我地係玩嘢,有時都真係頗無言,特別見到今時今日越來越多用社會實驗或者行為藝術為名出黎吸取目光既人。

玩火嘅精英社會實驗

今日好多中大學生都喺度瘋傳一張圖片:話係商學院棟樓(俗稱BA塔)入面嘅餐廳貼出一張海報,聲稱推出一款精英特別餐,只供列明嘅幾個神科嘅學生買。張相一放上網唔夠八個鐘已經過千like、三百幾十share、連CUHK_secret都報導埋,引嚟好多人留言鬧,甚至話要罷食;結果去到傍晚,先有兩個新聞學院學生出嚟,話佢地係同餐廳合作做緊social_experiment,目的係要「喚起師生對精英主義的反思」。不過,咁樣做真係冇問題?

譚仔的浪漫

前度不喜歡吃米線,亦非嗜辣之徒,所以我早早習慣一個人去吃譚仔。一個人吃得更過癮爽快,那管吃了辣後,朱唇泛紅,「鼻涕水流流」,拿着紙巾,一口「勿演」,一口凍「鏈茶」,一口接一口,像是偷情。

試過有一個大陸阿嬸,一入黎就坐低左喺我地cashier前面張櫈度,然後話要睇耳環,咁我叫佢等等,擰轉身攞後面幾盤耳環俾佢睇啦。當我擰番過去嘅時候,赫然見到佢除左鞋喺度捽腳指!!!

一sem容易又midterm,又到咗N份group_project既死線時期,亦係自由騎士(free-rider)原形畢露之時! 你以為自由騎士真係得自由系咁簡單? 少年你太年輕了,自古以黎,可怕既生物又豈止一種?今次筆者就綜合咗呢幾年係大學生態入面觀察/聽聞/接觸過,一共八種屬性既自由騎士,等大家一齊探討下呢種極度神憎鬼厭既大學生物。

細個果陣睇到電視廣告賣剃鬚刀,記得其中有個係碧咸代言,覺得用剃鬚刀剃鬚好型,噴到成面剃鬚膏,然後一下刮落去好有滿足感。於是立志大個剃鬚要用剃鬚刀,唔用阿爸用果啲電鬚刨。

固步自封,最後必然會引發災難。可能舊時呢套係work,甚至係絕世好橋,但到左今日,你仲用陳舊既橋,觀眾梗係笑都唔笑啦。最慘係佢連去問下自己都唔問下。包圍住既人又全部真心膠,或唔敢問。

Marketing 其實只係一個打雜

努力加運氣之下,我成功轉行,現在都差不多兩年了,在這段期間,我做了很多新嘗試,例如接觸產品包裝的設計和舉辦試食會等,但其實我只有大概一半時間是做Marketing的工作,另一半時間是做打雜,即是甚麼也做,例如做designer砌宣傳單張、做秘書寫會議紀錄、做採購去買食材或爐具、做production印製宣傳品、做IT幫老闆解決電腦問題、做跑腿去送文件等,而最近我的主要職責是做搬運和清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