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文藝交流

雖然帶BB出街要BB坐BB車好正常,但好多人就當左BB車係大晒,就造成其他人對佢地不滿。例如總有人會坐地鐵時將BB車放坐位面前,自己坐一個位,BB坐一個位,剩低隔離個位無人坐,因為畀BB車擋住左。最後計下呢個情況究竟浪費左幾多空間。假設一排櫈有6個位,因為有一個座位空左,同時BB車佔左大約2-3個成年人嘅企位(視乎人流),加上如果家長可以手抱返個BB,總共就喺浪費左4個位。使用率奇低,聞者傷心,聽者流淚。

我和耶撚的拍拖故事

「阿強,你可唔可以尊重下我,我而家幫緊你咋!喺度同啲教友Social下唔好咩?佢哋全部都係啲醫生律師,再唔係就做銀行,你睇下你而家份工,做出版社嘅編輯仔,你呢世都冇可能買到泊喺教會外面嘅任何一部車呀!行啦望!」

我地日常係公司見唔少人可能要做PRESENT,講少少野,都唔係咩大型公開場合,想交代既野亦都並唔複雜,唔係想講咩好學術或者好似FB某些人咁要講既哲學道理,但唔知點解都可以講到一劈劈,甚至佢自己都唔知自己係度講乜,全場O晒咀。呢樣野根本同自有既學歷甚至智商係完全無關係。個問題只係在於佢完全無準備,就以為可以打天才波,結果,咪就係會出事囉。

假通才之所以為假,係因為如果睇通多於睇才嘅話,咁人人都係通才。我可以同霍金比踢波,同奧巴馬比美白,同莫札特比數學,咁樣向下比嘅話,我的確叻過好多人,咁仲唔係通才?但係咁樣同無一技之長、同庸庸眾生有咩分別?無分別呀!

世界各地,尤其係某些國家,總有堆人係咁。佢地D基因硬係缺少左D野,係無左欣賞既文化。即使有好事,都唔會識得戥人地開心。反而,第一件事就係眼紅人地,係咪出於妒嫉就唔知喇,總知總係覺得入面有其他不為人知既事,之後挖一個可以俾自己無限發揮既洞,去上綱上線。呢個可以話係人既劣根性。

她開始在我面前脫衣。先從高跟鞋開始,然後是黑絲襪、藍旗袍,整個過程她一直眼簾半掩地朝向我,像油畫裡引誘凡夫俗子的水仙女。她的雙乳隔著皮草胸罩,一步一步靠近,直至碰到我的胸膛。「要我幫你脫扣嗎?」她沒有說話,一手捏住我萎縮的陰莖。

佢好似唔係咁開心咁,講嘢唔係太識得笑,BB豬呀你唔好唔開心啦,你唔開心個樣唔好睇,我連個飯都冇曬心機食,我真係好想氹返你開心,但又唔知講咩好。我打咗句「唔好唔開心我氹你開心」然後送埋支玫瑰花比你,見到你有笑咗一下,講咗多謝我。

益友

益友是一股氣場,物以類聚,有鬥志有衝勁有目標有執行力的人自會惺惺相惜,你出雞佢出豉油,交流各自本領,同時了解並學習對方的本事,如此教學相長,一見如故皆因識英雄重英雄。

朋友

我們曾經看一個人看得很重要,彷彿這個世界沒有了他,自己也不知如何是好,但事過境遷,滄海亦變成桑田後,他,原來也不外如是。也許他當年與你是至交,無所不談,暢所欲言,上至天文下至地理通通都有討論過,甚至是自己的心事,思緒,也毫無保留地告訴了他,但後來卻因為不同原因而漸行漸遠,分道揚鑣,最終形同陌路,見面時亦只剩下「你最近還好嗎?」這些客套說話。

我好耐之前就覺得逃避唔係咩可恥唔可恥既問題。我唔再附和呢個世界既大小事情鐵則,唔再戴住面具,事事順人,虛從附和,係旁人眼中,都係一種逃避,都係一種鬧情緒既表現。係佛洛依德既簡單心理學入面,我就係唔想再咁花氣力去堅持果個道貌岸然既超我,我只係想做番細路仔,做本我,扭下計,發下脾氣。如果表現人性,都係可恥既行為,咁係我既眼中,你叫肚餓,想飲水,都好可恥,因為你唔係鐵人。等於有D人覺得準時收工唔OT,都好可恥一樣。

「你太太和兒子品嚐到你的雞蛋仔的話,一定不會再離開你!」不等陳叔回答,女學生再作出假設。陳叔將蛋漿倒進模具,準備製作另一底雞蛋仔。「二十年前,太太帶着六歲的兒子移民美國了。」

一個沒有生日的人

他是一個沒有生日的人。他不是不知道自己的生日,他不是忘記了自己的生日,他只是那天在面書隱藏了自己的生日。對,他不是很看重自己的生日,因為這是莫名而徙勞。那個她離開的第一天起,他就找不到慶祝的理由。

有一次,我們去飲宴,散席後檯上剩下至少半打壽包。我凝望住他,期待他給我一個回覆。此時,酒店阿姐說:「喂,食得唔好嘥,打包啦!」YKW不假思索,應一聲「係」,就左手拿起一個壽包啃下去,右手還夾著一件西瓜,還不忙示意阿姐給他拿膠袋(還指明不要飯盒)。我記得那時我有多心心眼他,忍不著拍了一張照片。不過,結果,翌日我倆幾乎早午晚都吃壽包,我吃了兩個(已挖走蓮蓉餡)扯白旗,結果他下午茶和晚餐都依然在努力。

苟姑娘出生於台灣,小時移民到加拿大,因此她的母語是國語。縱使她的廣東語帶有鄉音,但此鄉不同彼鄉,不是本土派深痛惡絕的鄉,是遙在東北方同受彼鄉逼害的另一鄉。因此大家都不介意她的鄉音,相反反而覺得可愛,想親親她面頰。

香港人總是時間很少而要做的事太多,我是其中一個表表者,因此老是無法提早預約朋友看戲。好些情況都造就了我自己一個看戲,例如心血來潮想看,立刻上網看看哪裏有上映,即時買票;例如某部電影快要落畫了,但問過朋友也夾不到時間,唯有自己衝去看;又例如這部電影是一部冷門的電影,大家聽也沒聽過,只是剛好自己很有興趣,就自己去吧;或者某電影是續集來的,朋友都沒看過上一集,表示無法理解劇情,那又造就了我毒自去看戲的原因了。

鄭啟文患上遺傳病「侏儒症」,以致個子矮小,終身與輪椅為伴。然而,教「毒男」、「宅男」最羡慕的,是成功追求任職幼稚園教師的Macy,不但在2014年「拉埋天窗」,一年後更誕下愛情結晶品Leticia。Kevin為何揀選Macy作終身伴侶?「我係一個簡單嘅人,自然鍾意同樣簡單嘅人,鍾意小朋友嘅人係唔會差得去邊,起碼叫做有愛心。」他不假思索答道:「同埋,佢係精神上好支持我做創作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