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連載小說:連接升降機的殺戮

師奶、雞蟲、OL、和基友A、B,他們的眼神夾雜著猜疑和冷漠,雖然沒有明顯的敵意,但他們已經對自己存有戒心。不消說,那是律師煽風點火所造成的後果。至於曾經打算做領導的阿源則目無表情,對於目前的戰況似乎抱著觀望態度。小殺不感詫異,因為阿源有一定的思考能力,不會因羊群心理而被牽著鼻子走。那何夕琛呢﹖在她和何夕琛四目交投時,何夕琛馬上迴避其視線。看樣子,他也知道自己做了會令小殺不快的事。

詳閱

孫政恆(小毒男)死亡時間﹕Day 2 23:59:43在Day 1中沒有累積任何分數,與其他人同為最低分的住客。被隨機選中受罰,頭顱莫名其妙地自爆。死亡場地為G樓。陳成俊(GYM佬)死亡時間﹕Day 2 14:10:52在OOO提出單對單對決下接受挑戰,被OOO以瑞士軍刀割斷咽喉失血過多致死。死亡場地為K樓(2)。

詳閱

「果支箭我落咗毒﹗你就咁走嘅話,你一定死硬﹗」「吓﹗」GYM佬面色發青,腳步驀然止住。殺人魔所說的下毒,自然是虛張聲勢。可是,只要能夠讓GYM心生疑惑,就足夠了。看他全身發毛的樣子,她知道一切仍照計劃進行。「只要佢仲留喺度,我就有機會落手……」殺人魔心道。

詳閱

「對唔住。你認命啦。」GYM佬目無接情地接近何夕琛,準備對他施以暴力。「唔好呀……救命呀……」何夕琛被迫得狗急跳牆,就在這個時候,他想起一件事,而這一件事讓他在GYM佬的壓迫中,看到了一絲曙光。他身上,還有秘密武器。那把細小的瑞士軍刀。他摸了一下右褲的口袋,確認它的位置。現在GYM佬應該已經認為自己勝算在握吧。他的計劃很簡單,只要利用他的大意,用軍刀偷襲……說不定可以反敗為勝﹗「如果可以嘅話,我都唔想用到佢……係你迫我㗎。」何夕琛心道。

詳閱

因為痛楚,他叫得聲嘶力竭。對於他來說,那股痛楚,就好像有成千上萬的蟲子在他的腦袋裡鑽動。從他雙手突出的青筋,可以看出他用盡己身的力氣。也許,就這樣把頭顱捏碎,感覺還沒這麼糟糕。其他人生怕小毒男的處罰會波及自己而紛紛退散,但視線未從小毒男身上移開。他們的眼神,滲雜了驚恐和慶幸,還有虛偽的愛莫能助。

詳閱

迷宮的面積偌大得不可思議。光是從可見的道路推測,何夕琛保守估計,K樓最少也有十個足球場般大小,就算把大廈的某樓層全部改建,也不可能弄成這樣。還有的是,升降機的左右只是平淡的牆。明明康翼花園的四部升降機是並排而列,可是,為什麼在K樓,卻看不見其他的升降機﹖

詳閱

Day 1 time left: 13:53:31 律師一反常態,有點氣急敗壞地叫道﹕「唔合理﹗我哋得知遊戲規則之前,遊戲就開始﹖」對於律師的質問,西瓜波沒有回應。「點可以咁㗎﹗正如Olley v Marlborough Court Ltd(1949)所establish嘅合約精神,未得知條款嘅party係有權……」

詳閱

何夕琛自然也跟大家做著相同的事。他發現裡面有一張卡片,不論外觀、尺寸、背後的條碼和刻在卡面的一組號碼,都跟一般信用卡無異。唯一比較特別的,是卡片連著一條繫繩,也就是說它可以戴在頸項上。「F001734232399」這是何夕琛卡面上的字句。雖然意思不明,不過,既然西瓜波提及過上面的標記必須保密,當然沒有人會這麼笨把它戴著,所以他們都紛紛收進自身的口袋之中。

詳閱

莫名其妙的遊戲將要展開,所有人都不由得緊張起來。「我將會依落樓嘅先後次序嚟分發。信入面嘅嘢,對各自嘅參賽者嚟講非常重要,請各位好好保管。另外,呢個係一個忠告,喺全部信派哂之前最好唔好拆信封住,否則後果自負。」未待西瓜波說完,阿源已經往前踏出了一步,因為他是第一個下樓的人。「程思源,請你前往102信箱取出你嘅物品。」

詳閱

眼鏡西服男回道﹕「我明白你嘅意思。不過,我哋作為遊戲嘅參加者,響遊戲中獲得快感嘅同時,都希望能夠滿足你哋。打個比方,如果我哋嘅遊戲會被你哋錄起,然後轉播俾其他觀眾,咁我哋可以做得七情上面啲、戲劇性啲嚟配合,你哋嘅客人都會睇得開心啲,係咪﹖」

詳閱

其他人都好像突然憑空消失了,而且生死未卜,到底去哪呢﹖何夕琛著實感到擔心,就算是關係疏遠的父親,他也不希望他有事。這個空間的佈局和他原本的住所幾乎一樣,不同的是家中的食物和水都不見了,升降機的按鈕也變得面目全非。能搞出這樣設定的人或團體一定有財有勢,他們到底有什麼陰謀﹖

詳閱

「殺……殺人犯……」何夕琛結巴地說。原來,除了上次影像的殺人外,連陳伯也是她下的毒手嗎﹖是她的話絕不奇怪。她是殺了人之後,還可以展露笑顏的人啊。阿源先是一愕,然後馬上為少女辯解﹕「唔係,你誤會啦。如我之前所說,陳伯其實一早死咗,我哋發現佢果時,佢已經搞成咁喇。」何夕琛,卻突然變得歇斯底里,喊道﹕「咩話﹖我唔信……一定係佢殺㗎﹗一定係咁㗎﹗」

詳閱

別人好歹也是因為乘搭紅van而進入無人的世界,而自己捲進閉鎖空間的原因,竟然是因為打飛機,相比起來實在丟架之極。

詳閱

經過一番思量後,他勉強想到了一個可能性,可以解釋這一連串的怪異現象。這是一個惡作劇,是為了向自己報復的惡作劇。他J其他鄰居的事被人發現了,於是其他鄰居夾起來,先是播放一段假的殺人影像讓他感到不安,然後趁他入睡時把食物偷走,再用某種方法把水源截掉,干擾電線,最後把電梯改成那副模樣,到最後出來之時,共同批鬥他的不檢點行為……

詳閱

到樓下向管理員問話,順道吃個早餐好了。始終,如果昨天的事真有發生,他應該也有目擊殺人過程。那樣的話,說不定他可以解開自己的疑團﹖

詳閱

如果,那夜凌晨,我沒有打飛機,沒有看到那個畫面的話,我的人生結尾,還會一樣嗎﹖

詳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