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小城小事

考得好肥姨姨固然恭喜你,話晒你付出嘅努力都得到左成果,考得唔好會有一時嘅迷惘,依個都正常,畢竟人哋付出更加多嘅努力係「讀書」依件事上,但幾年內你一定會搵到自己既目標。

媾女,忌手影大

中三,應該係14歲果一年,當時中二班三男一女係同一班,女既讀書好叻而且係d濕鳩prefect

我會記住呢個咁有型嘅男人

細個我其實係聽廣東歌多。直至中三嗰一年,有兩個好朋友參加左校內歌唱比賽,佢地嘅參賽曲目係Linkin_park嘅In_the_end。其實唔係我參賽,本身都唔關我事,不過好似係因為我屋企有唱k音響組合,所以佢哋就嚟咗我屋企練歌。

敬禮

「媽媽、媽媽,有人在啊。」我在走廊上大喊着。「哦?是怎樣的人啊?」母親切著菜地回道。聽到我的呼喊,母親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反應,或許單純認為我是在說扮家家酒的角色吧,又或是看到屋外某個路人什麼的。「是個長着白色臉的叔叔啊。」我天真無邪地說。

啲辦公室低能仔成日覺得討好老細就夠,對下屬點都得,但其實你要討好嘅係下屬先啱。世界點解會有「下屬」呢個物種出現,就係因為你做唔曬啲嘢,所以要搵人嚟幫你分攤。

以前我番學個陣都會經過巴士站,望住一班西裝骨骨嘅大哥哥係度等車,就會覺得佢地好有型,好想大個之後同佢地一樣著起套老西番工,大概個陣嘅我眼中,西裝係同事業有成掛勾,唔知大哥哥做咩架,個腦淨係幻想到著住西裝坐係冷氣房指指點點,幾嘆。今時今日我做到了,每一日番工都要著住套老西,不過我唔係事業有成,坐冷氣房都有機會嘅,不過我係被人點個個。

當大球場變成晏菲路

喜歡利物浦的人很多,那天晚上的三萬九千多人當中,我敢說有超過三萬個人都是她的球迷。我置身球場當中,坐在東翼高層位置,能夠以俯視的角度觀看整個比賽。記得費明奴就在我不遠處拋界外球,沙拿就在眼前扭過幾個後衛再傳波給史度烈治,可惜他臨門一腳炒飛機。

由A Cup 變D Cup,其實唔難。

古語有云:「港女胸細冠全球」,雪與朋友討論部分港女身材平坦原因,分析與遺傳問題、個人和飲食習慣有關。遺傳問題,父母遺傳基因是先天影響,不過更大的影響來自後天,個人成長習慣。生活忙碌,精神緊張,少做運動,著錯胸圍,飲食習慣方面,在發育時期,也許為瘦身而揀飲擇食,沒有注意健康飲食。於是部分香港女性身材維持在A到B_Cup左右。

「我長頭髮同短頭髮關你撚事咩?」

在這個行業裡,沒有人會可憐你生病,沒有人會分擔你的工作,如果分擔了的話,為什麼回來要追回自己的業績呢?你病假時如果有客人來到,同事們只會虎視眈眈,團隊的好同事當然會幫你見客,而且有幾盡得幾盡、博命推銷,成功的話業績就是自己的,不成功又破壞了客人關係的話,就生病的同事回來會承擔修補。

「進修下,增值下自己……set下啲target,年尾再evaluate,咁先有進步架嘛。另外呀,你依家有女朋友,成家立室要好多錢架,我岩岩結婚,過來人提醒下你姐……」呢個世界係好搞笑,永遠都會有人無啦啦「比下意見」,「溫馨提示」等等……喂我又無問過你意見,又無話我唔記得啲咩,你講完堆野最後加五個字「提醒下你姐」戴左頭盔就大晒。

孵夢

今夜,我就試一下那個孵夢的方法,現在是夜上十一時三十九分,我看著我的手機,嘗試入眠,盡力想著一件事。我成功進入自己想著的夢,我成為了一條魚。我在海上,遊在海的深處,我正在抬頭望著天空。從那曚曨的水面看到一輪明月,幾乎完美的月亮,像是把整面都詮釋給你。我不知道我自己成為了哪一種魚,可能在我入睡前沒有把它想得這麼清晰,但應該不太擅長游水吧。我被海流不斷的帶走,強而有力的海流,無情的海流,我嘗試反抗那無知的力量,往水面去,可惜只是越流越深,越來越黑暗,海裡深不見底。

大家諗下,如果一個出身於富商家庭嘅人,獨生子嚟嘅,話:「我嘅夢想就係繼承家業。」然後佢又順順利利咁繼承咗家業,相信冇人覺得佢係實現咗夢想嘅。

搽粉

兄弟的女朋友把她的整個經歷告訴了我,她彷如一朵被毒液澆灌的花。大致上是她中一到中三都被她父親強暴,到了中三才有點能力反抗。而她母親是知道的,但她母親無意阻止,因為阻止了便須開始擔心生活費。我理解就是她現時還沒未到二十歲,就是整輩子要不是生不如死,就是活在陰影中。

最好係之後加多個粗口手勢,然後彈起身,重重咁樣bang埋度門,就好型咁走左去(而唔係仆入去後巷喊)。咩野都唔執。全部野我都唔稀罕呀哼。但係我無咁做。結果我都無咁做。因為我仲未中到八千萬既六合彩。

女人是公司老闆,近日發現自己愛上了男同事,這個男同事很幫得上女人的忙,工作盡責,女人與男同事經常見面,信息往來,同事也盡力為她解決於工作上的困難。女人對他日久生情,有日才知道,原來男同事已有妻女,但是,女人居然日夜思念他,也用不同借口與男同事見面、吃午飯。男同事收到信息一定即時回覆,女人心想,不知道男同事會否對她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