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小城小事

談到日常開支,主要涉及「想要」或「需要」,這亦是小朋友最難分得清的部份。若問孩子有甚麼開支的例子,他們定會拋出很多想法,例如買玩具、食雪糕、去主題樂園遊玩等等,但以上這些都是「想要」而非「需要」,我認為這是一個教導孩子的好機會,可舉例和他們說明,例如開學時買書本和文具的費用是「需要」,而吃喝玩樂等則是「想要」,日子有功就會養成懂得分「想要」和「需要」的能力。

那些年的「喔噢」

她是個一九八九年出生的女孩,當年只有十六歲。彼此之間透過ICQ文字聊天,有時會聊到天亮,但直至見面前都沒有交換過相片,不知道對方樣貌,透過文字去猜測她的長相。

尋不回,回不去

其實,當初的自己真的好努力想簡單生活。只不過原來長大真的要顧慮很多,例如家人朋友的感受,生活的壓力。當初想的,簡單的理想,已經被拋諸腦後,根本沒有空暇去想,更遑論追求什麼。

你同老闆做朋友?即係你企佢嗰邊啦,咁你預左比人杯葛啦;講同事是非係為左分黨分派,確保大家響做野時減少差異。好功利?其實只要諗深一層,一樣米養百樣人,同一間公司有人hea底有人搏升,有人做高層有人做食物鏈底層,唔同人又唔同部門,用「對自己利益最大化」黎分別邊啲人應該同自己同類,再美其名為「朋友」,咁唔係最乎合人性咩?

追求異性的藝術

這些理論給予了不斷營商失敗的人一個希望。心態通常就是,我屢戰屢敗,追求女生從來沒有成功過,所以我希望透過精通各種系列的學說來成功,或許我就是沒有學習這些成功學的要素才會失敗的。而當你修讀完一個營商課程後仍然仕途不順,你心裡就會認為是自己還會精通理論和練習不多,也有可能是導師所說的,課程上得不夠多,還未能將技能內化。

港女實錄:臭雞果然係臭雞

今日我個屋主whatsapp我叫我幫手餵狗狗,我二話不說就應承咗啦,心諗都係餵糧,點知,點知……可怕嘅惡夢出現咗啦!佢叫我餵生肉,咁我仲打算係平時啲雞柳雞脾啦,點知打開雪櫃,得雪櫃尾二嗰格瞓咗一隻原隻冰鮮雞!

當時興建酋長球場,買地起球場呢樣嗰樣加埋係講緊英鎊四億幾。酋長球場嘅每一個座位平均要四千英鎊!!!一年賣一個隊長嘅時光阿迷歷歷在目,但係雲加知道無前四的話,球會財政將會更難捱。所以過去咁多年阿仙奴前四必入。

親戚、社會賢達,甚至同輩,都成日同你講:「學業/事業要緊,家下比啲心機,玩就第時先玩,先苦後甜呀。」結果呢?DSE果時就話:「考好啲個公開試,上到大學先玩」;上到大學,發現原來大學唔係其他人講到咁輕鬆,於是你又加多幾錢肉緊去讀書:「Chur高啲GPA,第時出嚟搵份好工,大把假放大把錢去旅行。」;出到嚟做野,又發現比個世界呃咗,一份好工根本唔係咁易搵、職場生存根本唔係咁簡單,於是你又同自己講:「唔緊要,落力啲做野,一定有機會升職。」

人言可畏

我媽一直不願被人知道離婚的事,怕別人的閒言閒語。

迎新裡雖然亦有以玩樂為主的活動,但整體是壓抑的,如果你在迎新時講出某些認為迎新是「遊戲」的字眼,亦會招來責罵。迎新之中的其他活動,包括可能設立一D挑戰人性底線的活動讓你陷入艱難的道德決擇。另外亦具一定體能要求的活動,但是係起你第6/7日的時候發生,真係孱弱D都唔掂,所以才屢屢有Freshman體力不支送院的情況。

「係啊,送俾人架,我想要49號色果隻,係咪得一款架咋?」經過幾重肯定後,連樣本的顏色都核對過後,確定是那個不知怎的桃紅色後,售貨員就在櫃內拿一枝新的給我,而我也好像如釋重負的感到自己終於完成了一項任務,付過錢就走了。

新婚搬屋,我喊左兩次

由於我同老公都返緊工好忙,奶奶自告奮勇幫我地搵屋,但估唔到奶奶搵到屋之後問都無問過我地意見就簽左兩年約,原因係甘便嘅租金好搶手。我說服自己因為假手於人衰左個後果要自己食返唔準賴人。

「以前你地入職個年代,你打得嘅話就緊係冇問題,」Teddy攪動著檸檬茶裡的冰塊,「但而家變曬架啦,你就算係好打都未必安全。」

無懼風暴雪崩、五分鐘可以來回珠峰山頂山腳、唔需要器具輔助、見一個救一個,屍體都會抱落山,唔會扔低任何人喺山。

以本人對救援嘅粗淺認知,救援嘅先決條件係自保,否則只會增添其他救援人員負擔及風險,甚至係施救同被救者都會死。

對於我黎講,理得你係失業學生哥定係月薪十萬嘅Manager,黎到我跟前咪都係做占卜,在我面前眾生平等,我唔會因爲個客嘅背景而改變我嘅態度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