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小城小事

大家平時睇迪士尼出版嘅動畫同電影有冇睇到最尾?記唔記得最尾會有幾秒鐘嘅畫面,喺個城堡上空劃過一發煙花?冇錯,迪士尼樂園每晚放嘅煙花,就係呼應返嗰個ending_scene,象徵所有賓客喺樂園入面玩咗一日,經歷完唔同嘅故事之後,有個圓滿嘅ending。

呀姐五十年

相信大家聽過既一定比我多。其實無時無刻,我地又唔係「偽人」?我地又唔係落足份「偽力」?

巴士車頂

有一個很可愛的小女孩,說過要有天坐在巴士車頂上看星星,可惜我沒法追到她,還好沒有追到,否則要我實現她的想法,應該要付出很大代價。其實要實際上爬上巴士車頂,不犯法而又合理化的,申請做油漆工是否可以呢?不知道巴士車頂的油漆,是否需要工人逐片逐片漆上油漆。(巴士迷可能知道)

「那樣是哪樣?最近有沒有自殺的念頭?」「偶爾有自殺的念頭,一星期大概有三天,沒有實際的計劃,只是一閃而過的想法,沒事的」「偶爾會失眠,一星期有三天左右,通常是壓力比較大的那幾天」「心情沒有以前低落,大部分時候是沒有感覺」「藥還是不吃了,我已經戒掉一年了,我還是想試著自己控制情緒」「你不吃藥,我們沒有甚麼可以幫助你的,我還是建議你吃藥,你知道……」

「唉,阿Sir,我好陰公呀,我揸左巴士34年,點知間仆街公司咁仆街,臨退休先嚟炒我,我份長糧冇咁一截,咁老又轉唔到行,退休不知幾悶──」阿爺趷起屁股,控埋去阿Sir度,七情上面大大聲,連苦肉計都出埋。

「乜嘢垃圾呀?呢度值十幾蚊㗎,如果俾消防條水喉射兩射,變三十幾蚊添呀。」阿爺望咗師奶一眼,就用個背脊得住佢,仲揚下紙皮上嘅灰塵。

「嗱,其實你當年作虛假陳述係犯法嘅,但我哋衡量過,決定唔告你,你以後醒定啲喇。」阿Sir拎出身分證,隊俾阿爺,叫佢對下資料,冇問題就簽收走得。

廢老的可恨之處

當年經濟迅速發展,低稅同地理位置等條件都吸引外資科水黎香港設廠投資,間間公司都等人用,一街都係機會,人工輕易就可以加幾倍。

過海

作息上,我也納罕自己原來不是個當夜貓的料子。以前未到凌晨兩點也覺得時間尚早,未到日上三竿也不願起床。而現在未到十二時已累得要入眠,即使到了週末,還是會在七時多驚醒,恍然以為又是一個工作天。偶爾下班後約了朋友吃晚飯,聊着聊着彼此未必是有心,可都會忍不住不停打呵欠。那種又想吐苦水又想睡覺的掙扎,令人無奈。二人撐了一會兒,通常還是選擇打道回府休息作罷。

​標準的男人交標準稅率

「當然不是!我只是更捨得把錢花在自己身上,女為悅己者容。只要留得住這個男人,我下半輩子都不用愁了!」是的,如果留住一個人有那麼容易就好了。

阿村以為佢嘅義無反顧會換到啲野返黎,結果女神最後同左第二個一齊。好笑嘅係,其後一切照舊,女神依然問佢拎Source。阿村以為付出會換到一啲野,但其實喺女神心目中,個offer根本無存在過,甚至女神根本無覺得佢有付出任何野。夢想破滅嘅結果,就係換另一個妥協過後嘅夢想,呢位男同學,淨係想陪個女神畢業。

而家啲細路真係好慘

呢一年,我嘅主要客戶係一班細路,佢地大概三至十歲。我嘅任務係教佢地中文,幫佢地升小學、升中學同轉校。佢地兩歲開始上幼兒班,認字,畫圖,學啲乜撚嘢團隊合作、領導能力、危機處理,準備幼稚園面試。呢個階段仲係開心嘅,因為佢地唔知道辛苦,可以混過去。

服務員很誠實地說「係呀,部機係比較難取票。」

在香港,工作辛勞或者OT都是常態。小妹的新公司雖然忙,但是都叫做大家準時返工放工又唔好OT呢味野,大家朝九晚五,五點就拍拍蘿袖走人:即便如此,對比起之前彈性工作的我,卻已經很不同。

完全進入電影世界,放鬆心情減壓,是娛樂的美好方法。可惜,每次在戲院看電影時,總是會遇上各式各樣的人,每次都很想他們立即離場,或者立刻收聲。

Slash 族——找回自己的人生

Slash族係依靠唔同既技能去賺取收入,而家資訊和科技發達,自學番一招半式唔難,令我地可以較易掌握到基本技能去彈性咁番幾份兼職賺錢之餘,更拓寬到眼界。對於僱主黎講,佢地可以係需要人手時就外判工作出去,省時費力,又唔需要俾額外既福利,慳到唔少固定支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