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短篇小說

變態茶餐廳的殞落

每一晚我都會唧黑頭,儲起佢,第二日就可以用嚟整蝦子麵。用喺邊?乜你冇留意過,每條麵條中間一粒粒淡肉色嘅物體咩?黑頭供應量?哈!廚房油煙咁大,你同我少擔心啦。

原來,阿偉二十三年嚟都冇拍過拖,佢之前鍾意咗公司個實習生,但追求失敗。佢覺得「呢條港女」睇唔起佢,所以想搵我介紹啲「唔係港女嘅女」畀佢,早日出pool,威畀「呢條港女」睇。

之後我就介紹咗Sammi畀佢,等佢成晚有伴,玩得開心啲。最後佢都攞咗人地電話,叫做有收穫嘅。三日之後,我寧願佢嗰晚冇嚟過。

「好,你要咁真誠冇問題。但你都唔使咁直接啦?第一次約會,你就假定人地要同你上床咁,好啦人地唔肯,你就話人吊高嚟賣——」

我坐直身,翹起腳,張腳放到佢面前。厲聲喝「仲唔用你把狗嘴幫我除鞋?」

原本佢都以為可以從此得到幸福架,鍾意左PE呀Sir,但點知佢係有婦之夫姐。

頸後的溫熱

我無意識地看着電視,只覺百感交集,一時也說不出話。後來我乘着半醉的勇氣,扶着她微微顫抖,柔軟無骨的肩膀,慢慢湊過去。

Susana

「你要一直派利是給我,直至我嫁人了,知道嗎?」Susana每年接過Peter的利是,都會說着幾乎一模一樣的對白。Peter看着眼睛水汪汪的她,總希望像從前那樣,輕輕撫摸她的頭髮,由頭頂一直順着撫下去,直至髮端。

我想想已經整整有兩年多沒有性生活了!以前的女朋友還會滿足我的需求,但是紫盈卻一次又一次的拒絕。我實在禁不住自己的慾火,於是我在微信找一找附近的人,找了一個用張栢芝頭像的女生,問清楚價錢,就開車去她的家。她住在大約十多層高的大廈,我有點緊張,畢竟這是我第一次召妓。

俗語有云,綠帽唔怕戴,最緊要除得快。我也唯有這樣相信。

本來我也沒有上心,但我開廁所燈之際驚動到女友,她突然噤聲,好像怕我聽到她的對話。我離開廁所時,女友已經回到睡房躺在床上。時鐘顯示是凌晨三時十分。

那年十八暑假,第一次遇上狗公,第一次當上第三者,第一次愛一個人…

這連愛情故事也稱不上

成長了一點以後,我們在跌跌撞撞中摸索感情的一環,在不斷傷害亦被傷的經過,明白了自己需要什麼,想要什麼,甚至我們不能得到什麼。唱著紅豆,我們真的覺悟,沒有什麼會永垂不朽。

「大個仔,應該要識唔好亂逗人哋啲嘢㗎喇。」Johnny一早排練好呢番說話,仲提醒自己要笑,唔好太掘,免得畀阿媽鬧返轉頭就霸氣盡失嘞。

畢業前的黑森林

這一刻就只有我與她兩個人。「多謝妳。」「來一起許願呀!」「我沒有這習慣。」「別這樣說啦!來跟我一起試試就好啦!」「….好的。」她閉上眼,十指緊扣,鼻尖貼著互相交織的姆指,專心一意,默默地祈禱。但我沒有模仿。那不是說我討厭許願,只是她快樂而帶點認真的容貌,就只有我一個人在見證。

女人靠樣可以挨幾多年?

「阿爸,點解堂姐夫柒咗咁多嘅?」「細聲啲啦仆街,呢個唔係上次嗰個嚟㗎,係新一個!」「嘩,一年咋喎,分手相識拍拖一次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