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短篇小說

敬禮

「媽媽、媽媽,有人在啊。」我在走廊上大喊着。「哦?是怎樣的人啊?」母親切著菜地回道。聽到我的呼喊,母親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反應,或許單純認為我是在說扮家家酒的角色吧,又或是看到屋外某個路人什麼的。「是個長着白色臉的叔叔啊。」我天真無邪地說。

「如果你想同我分手我都明白,你唔係第一個畀我嚇走嘅男仔。」初晴繼續補充,雙眼變得通紅,眼淚卻不掉下來。「Sorry,我無依個諗法。我仲未好理解到頭先發生咩事,但我唔會分手,無論妳有病定無病,定係鬼上身都好,我淨係知道我鍾意嘅女人叫宋初晴,而我唔會拋低我鍾意嘅人走咗去。」我堅定地回應。

面前和我對視的麗人明明是我的女友,但此時的她卻給我一種難以親近的感覺。「我有睇過你寫嘅網上小說。」Kate打破沉默,右手拿起杯來,順便呷了一口咖啡,舉止優雅之極。

江家廚房中,初晴的背影看上去是如此的陌生,只見她不停錘著自己肩膊,發出蒼老的嘆息聲,神態極像上了年紀的老婦人。我心生懷疑,因為眼前的女友刀法太過熟練,拋鑊技巧爐火純青,這種功架少說也有二十年下廚經驗。「辛苦晒喇,AuntieWendy。」我試探地說。我記得Kate提過這個名字。

很浪漫,畫面亦很美麗。然後呢?我們不是要爭取《世界人權宣言》裏的選舉權嗎?我們不是要抗衡建制的不公和惡法嗎?要打贏吃人不吐骨的政權,或許我們需要更大的決心,更強的膽魄和更有策略的行動。「希望我嘅歌聲可以振奮到大家嘅士氣,我要真普選!」戴著圓框眼鏡的文青歌手興奮地大叫。Sorry,你感動到學生妺,但一定感動不了港共政權。我和初晴感到有點煩厭,離開現場。

初晴有備而戰,相信有和其他六個人格傾談過作戰策略。初晴負責切肉、斬菜,洗米。她刀光所至,菜肉整齊分離,每個動作都盡顯功架。「仔,你女朋友中國廚藝學院出嚟㗎?好堅喎。」媽媽不敢相信眼前景象。遠來是客,不到二十分鐘,江媽媽便推了初晴出來看電視,不想她太操勞。

晴晴完全痊癒,幾個人格整合為一。不過,療程嘅副作用好大。佢已經唔記得前幾年發生過咩事。我心中一沉,那表示她已經忘記我了。那初晴不找我也實屬正常,不能全怪宋先生。手機微震,這次宋先生傳來的是語音訊息。內裏有甚麼玄機呢?

我女朋友有個孖生姐妹

冇錯,我女朋友係有個孖生姐妹,係似樣到齋望個樣我都未必分得出——但我冇孖生兄弟嘛,我女朋友會認得出我。雖然佢地的確成日出街,雖然我拍拖有時都會變三人行,但邊個見到我會飛撲埋嚟,邊個見到我淨係會笑笑口打個招呼我會睇到嘅,咁都唔知邊個係你女朋友就抵死啦。

沒有四樓的升降機

「謝謝你按了四樓,我們很久沒有被人按了!」一把近乎半人半機械的女聲,竟然在多謝我!我再看一次那個控制板,根本就不存在「4」這個數字,我又怎可能按了四樓呢?不等我抬頭向上望,𨋢頂竟打開一個洞,有個像人頭的物種伸出頭來,與我對望着。

「我也會說我不是背叛者,但實際上,我們三人中就有一個背叛者!」

喺中學時期,我有一位清麗脫俗嘅女同學,一頭黑色長髮、雪白的肌膚,我哋比左一個稱號比佢──白雪公主。有一日,有一個死毒撚同白雪公主表白,最後成功咗──嗰嗰就係我。識咗佢之後我先知佢係基督徒。佢每個星期都會返教會,而我知道佢有返教會嘅習慣,心有不安。相信大家都聽過唔少厹返教會食女,而我嘅老死,聰哥,亦係其中一員。「阿俊,聽講教會好淫賤,成日呃啲處番黎來淫賤派對。」

減肥會使你死於非命

「……如果她沒地獄式減肥,泵血功能就不會受損,便不會心臟衰竭了……」驗屍床上,她竟聽到驗屍官自言自語。

第三者

她在我家對我說已經三個月沒有來月事。我激動地說這不是沒有來,這是他媽的懷孕好不。我腦海一片混亂,無數雜亂的畫面流進我腦裡。例如我到底還有沒有前途可言?是否就要現在就出來工作,養活妳們?妳沒猜錯,她就是妳媽。我當時真的不應表現得如此緊張,因為妳媽單單看到我的表情變化,便慌張得流下淚水。其實也沒有甚麼好思考的,當然是把妳墮掉。假若不把妳殺死,妳會拖垮我們。考不上大學,又怎麼脫貧?

跟進來了

就在我鬆一口氣正要開門之際,眼角餘光忽地瞥見了一些白色的什麼東西。這次我沒有別過身後,因為我知道確實有些什麼在那裏。我瞬間停下了動作,一邊望着門鎖,一邊將注意力集中在視線一隅。一個女人雙手托着下巴,倚着扶手欄直直盯着我看。理論上來說,那是絕對不可能發生的事。

《背叛遊戲》系統分為三部份,第一部份是你們頸上的項圈,項圈上寫著你們自己的名字,還有讓系統識別你們的晶片。更重要的是,在你們大動脈的位置上,有一個注射器,注射器可以注射三種藥劑,第一種會讓你在十秒內死亡的劇毒,第二種是讓你肌肉麻痺的藥劑,而最後一種則是鎮定劑。

乳交二十年

素芳躺在斜傾的摺床,把上衣脫去。馮醫生凌厲的目光,彷彿將她石化成一具標本,一件有待解剖的研究物,一幅褪色的風景。舉高手放頭後面,一聲令下,蓬亂的腋毛毫無避嫌地舒展。從醫生眼中的倒映,她看見自己乳房下的兩塊異物,不規則地竄伏在皮下,豆腐渣等次的僭建工程。接著厚實的雙手按在乳房上搓弄,由內到外螺旋進行,她感覺到 PAAG 物質的半液態流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