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連載小說:《情書》

〔連載小說〕情書(八)

我知道那咖啡必然美味,是因為那牆壁上的三張相。相片的背景同樣是那間小店,而相中人一看便知是店主夫妻二人。可是,三張相的年代肯定已過四、五十年。試想想,沖一杯好的Espresso 最重要的是什麼?是時間的默契及經驗;沖的時間不可慢,也不可太快。咖啡磨得太粗會無味,太細也會苦。

〔連載小說〕情書(七)

床頭上的記號,指的是那個用眉筆畫的小拳頭吧,我總是傻傻的、笨笨的,東碰西撞。那天你在床上給我說了一個小秘密,語畢,我笑得前翻後仰,最後更把頭直撞上床頭,我捂著後腦,瓜瓜地喊痛,眼淚水也掉了下來。你看我一臉可憐的模樣就卜通卜通的跑下床,未幾,拍拍我的膊格,說已經給我報了仇,我轉過頭去,瞥見剛撞到的位置被畫上了一個拳頭的圖案,我盯住它,再回頭看你,破啼為笑。

〔連載小說〕情書(六)

世事就是如此奇妙,「巧合」這回事真是叫人心動。就像我們一樣,明明大家也曾生活在香港那個彈丸之地,卻要在異國的天空下才讓我們碰巧遇上。跟妳的「巧合」才是真正天降的禮物。

〔連載小說〕情書(五)

平安夜的晚上很冷,我拍拍你的膊格說不要等了,我們回去休息吧,但是你卻跟我說「不行,我一定要讓妳在聖誕節吃到火雞,因為這是妳每年聖誕的習慣」,當時你的目光很堅定,彷彿讓我在聖誕裡頭吃到火雞就是你今生今世唯一的目標一樣。然後我蹲了下來,微笑著對你說「不用了,火雞年年都吃,吃多了也有點膩。」傻瓜,你知道嗎?前一個晚上你已經通宵畫了整整一夜,然後你又為了給我買火雞過聖誕而天未亮就坐在那裡賣畫。

〔連載小說〕情書(四)

我搞笑嗎?也許吧!說一件真正搞笑的事給妳聽。雖然我曾經有百萬年薪,但用的比賺的快得多,加上理財不善,早已差不多散盡了。因此,在跟妳相遇的那個晚上,我也想第一時間把妳送到醫院。可是,我口袋中卻不夠錢搭計程車。夠搞笑吧!希望不會把妳浪漫的記憶摧毀。

〔連載小說〕情書(三)

很久沒試過期待回信那種忐忑的滋味,自寄出信件的那刻開始,我就開始計算速遞運送的日期,想象你收到書信的模樣。自你為我掩上計程車門的一刻,我多害怕你會怨恨我。我一直叫自己不要回頭,但最終依然抵不過內心熱切的渴求。你依然站在原地目送我的離去,你沒有忘記當初你對我的承諾。

〔連載小說〕情書(二)

我從未想過自己一直以來的夢想,竟會成為妳我分開的原因。我相信妳必然了解我是多麼渴望生活在歐洲的天空下,呼吸著多瑙河兩旁的空氣,走在幾百年前人走過的石磚路。留在香港這個死掉藝術的地方,對內心的另一個我而言,根本就是慢性自殺。可是,即使我離開香港,也不應是我倆分手的代名詞。

〔連載小說〕情書(一)

假如當時我沒有爬上你的後背,我們之間的緣分應該就在那一刻就中斷了吧,那麼,此刻我們就不用如此痛苦。但可恨的是,我又慶幸我們曾經有過一段這麼難忘和值得回味的日子。認識你,讓我取次花叢懶回顧,但是,是何等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