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小城小事

心癢難騷下裝病約你外出,你竟爽快答應,還提議去赤柱。故意問我喜歡的人是誰。是我的愛慕都寫在臉上嗎?你沒有女友。我知道時真高興,以為一切順利。那一哭二鬧的前度竟會回來。你從來沒說我是否你的女友,走在街上陌生人似手也不拉,又不分配時間陪我。親密如斯難道徒勞?她一時引誘,你又放縱自己了?揮淚坐上的士那一刻,自覺像個白癡。但總敵不過愛。沒有理會誰緊張誰就吃虧的因素,展開了同居的生活,單純的小幸福。

死亡

好些年前一個夜晚,一通突如其來的電話,伴隨而來的是某個遠房親戚的死亡。我把電話交給我媽,然後在她的唉聲嘆氣中,我選擇了安詳地睡一覺。瞻仰遺容、送別遺體、火化,那是我第一次接觸死亡。沒有甚麼特別的感覺,無悲無喜,只是覺得:原來死亡是這樣。往後的許多年,經歷過不少親朋戚友的死亡。

等了一個星期終於等到考試局的電郵回覆,「貴考生不得於試卷上使用『允行』。」因為他中文名正是宋允行。正所謂「知己知彼才能百戰百勝」,加上最近幾年香城考試局頻頻改制,考生都要不斷提醒自己知道所有考試須知,允行不斷掀頁翻看考試手冊,尤其是考試須知的那一版,他揭到紙角都爛了。明天考中文聆聽卷,允行連忙將自己的收音機拿出來看,H.S.E.A. Approved,在進入試場前不得拆封包裝盒條碼封條,否則必須要到西灣區由考試局專員記錄粘上新的。於考場中亦採取同樣做法,以防考生作弊,令考試時間延長近半小時。

水銀燈下的秘密

我也曾經淪為過陪坐、陪吃、陪笑、陪喝和陪唱(原來我是五陪)。活動過後,我們大多會被主辦單位邀請和贊助商一同用膳,攬抱膊頭和腰肢合照幾張更是少不免。名義上的慶功宴,實則上卻跟別人收錢陪吃無異。你拒絕嗎?他們會大肆批評你不識大體和沒有禮貌,但又是誰規定活動完畢後一定要出席美其名的慶功宴?可笑的是,我又沒有得獎。

那一段美好時光

我依然記得六歲那年,我隨犯了「政治錯誤」的父親從城市「發配」到農村生活了一年,直到七歲回城讀小學為止。少兒不識愁滋味,當時的我無法理解父親所受的屈辱和打擊,記憶所及都是一幅幅美麗的圖畫,而每一張圖畫裡都有父親的身影。在那個物質匱乏的社會裡,我的童年生活卻一點都不貧乏。我人生第一次的游泳課是父親抱著我跳進村口的小河中完成的;黃昏炊煙裊裊的時候,父親會牽著我的手,攀上村後的小山丘,坐在山腰上,靜靜地欣賞日落群山的壯麗景色;在夏天的晚上,我們到原野裡捕捉螢火蟲,用透明塑料袋裝起來,掛在牀邊,點點螢火,伴我入夢;農休時,父親會帶我去探訪朋友,大家一起用石頭及鐵絲網自製烤爐,炭火烤「沙爹」。我坐在爐邊等吃,口水大口大口地往肚子裡吞。

要摒棄過度自私,就得學會將心比心。假若坐在你身旁的乘客剪指甲,而指甲很可能隨著指甲鉗被按下而飛到你身上的時候,你不覺得討厭、噁心嗎?又或者,你下班已經很累了,只想在地鐵小睡片刻,卻遇到身旁的年輕人開著喇叭打機,讓你久久不能入睡。你心裡不會罵他嗎?

給我一個like 的理由

由最初有病童收集讚好,作為對抗病魔的鼓勵,或者是對於時事事件表態;繼而有可愛小孩蒐集讚好以換取小狗或者迪士尼之旅;近數天則不斷湧現「有幾十萬like,我就嫁他」的帖子。有時候,我看不到有何值得讚好,我搞不清讚好是為了甚麼?

Facebook 一句又一句廉價的R.I.P,Like完了,Share完了,自我道德責任完了,於事?當然無補。出Post時,停一停,想一想,群眾題目令腦袋一熱去趕熱鬧,定還是表達真心悲憫。隨機的偽善,多少Facebook上的心靈救贖,也彌補不了盲目羊群的精神缺陷,當然,我明白All animals are equal but some animals are more equal than others的道理,生命平等也許只是烏托邦才會實現。

這叫過度自私。每個人也有私心,都是自私,沒問題的。但過度自私是什麼?就是將個人利益凌駕其他人(大眾)的利益,凡事只看自己的得失,對其他人是否造成傷害,則不作考慮、理會。沒錯,衝門讓你節省了等候下一班車的時間(非繁忙時間大約三、四分鐘一班),但全車約七、八百個乘客卻因為你而浪費了十多秒。香港人,也許有點自視過高。他們認為,我的時間比你寶貴,所以儘管全車乘客因為我而浪費了時間,但這又跟我何幹?只要我沒有因為等下一班車而浪費時間就行了。(雖然無論上了列車,還是等候列車,他們其實都只是在把玩著手提電話,沒有分別)

還要「讚」下去?

近日,筆者在Facebook上看到不同種類的「讚好」照片,他們大多都會拿起紙牌,內容如「只要有三十萬個讚好,我老婆就嫁給我。」、「只要有五十萬個讚好,老闆娘便會把一天的收入捐給慈善機構。」及「只要沒有讚好,女孩便會接受我。」等等。其實,筆者不明白為何「讚」的威力可以這麼大 ?

網上流傳的多個Gwiyomi 版本,由無數個來自星馬泰日韓的青春少艾翻唱又翻唱,有些是真正的小紅帽,乞求觀眾的憐愛,有些是溫柔的大野狼,為搏網民舉指一讚。無論是哪一類人,身上或多或少都有一陣洗不去,抹不掉的自卑感。他們滿足於被網友勁讚的虛榮,流離於虛擬網絡的自由空間。就是這一點功利心態,已經令他們所兜售的可愛腐化,暴露出一種極力嘗試掩飾的假。假的真不了,就連詹瑞文和盧海鵬也忍受不了這股可愛風,拍了一段DIU LA MI 助慶,可笑不可笑。

道句歉,其實有幾難?

有些對錯,是事實、邏輯、客觀上的。例如 1 + 1 = 2,你說 1 + 1 = 3,這是錯了。例如陳雲說旺角教協超市是被水貨客搶購一空,明顯是與事實不乎 - 那陣子教協預備裝修,沒有太多存貨,所以看上去空洞洞的。結果呢,陳雲block了指出他這錯處的人。當然,有時候,對與錯涉及個人判斷,有點主觀的。地球有六十億人,即使5,999,999,999人話你錯,你都未必係錯。例如文化大革命時,有多人的所謂罪狀,其實並不是什么錯。這類對與錯,有時涉及整體社會的道德水平及個人的判斷能力。

陌生親人

對他的印象已經漸地迷糊,看著他一天天變老蒼涼之感即便浮現。母親說他是壞人而我只覺得他是個可憐人;無論如何日子依然悄悄走過,餘下的就只有勾吊在心中一疊一疊不清不楚的債據以及滿頭白髮。

你沒有害人,只是在騙財

范浩揚:為了「收音機事件」,我給人罵沒所謂,可是我的學生、我的家人也給人罵。我:罵你的學生,是想他們看清奸商的真面目。$28的收音機原來可以賣$199,你真的很有生意頭腦啊!范浩揚:很多專家已證明我的收音機不能「害人」,而我們研究時亦一早已知。我:那些專家果然是權威,淘寶買來的廿蚊人仔收音機能害人嗎?

如何成為氣質美女(續)

優雅是種無形的東西,它能滲透人的心靈,讓你久久難以忘懷。具有優雅格調的女人更能給人帶來一種魅力之感,她們舉止大方、坦誠率直、不扭捏、不做作。她們總是善於恰如其分地表達出自身的魅力,而不帶半點炫耀、美化自己之意.。她們不嫉妒別人、貶低別人,對任何事情都抱以一種處之泰然的態度。

香港教育制度下,不只學生成為了學習和考試機器,老師亦會為遊戲規則而用盡合理與不合理方法。或許停一停,反思時下畸形教育制度下的產物──學生以至老師,都已是時代悲哀產物,想反抗改革,卻也無從逃脫,大家都困在這個牢籠裡,互相指罵,也促成了K.Oten事件。香港教育制度下,不只學生成為了學習和考試機器,老師亦會為遊戲規則而用盡合理與不合理方法。或許停一停,反思時下畸形教育制度下的產物──學生以至老師,都已是時代悲哀產物,想反抗改革,卻也無從逃脫,大家都困在這個牢籠裡,互相指罵,也促成了K.Oten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