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小城小事

為了籌備婚宴而逼迫自己至盡,事事求比得上人、甚而好過人他人,東想西想、這求那求,害得自己情緒時常失控,發洩、怒罵、埋怨;而不能開懷面對自己的人生喜事,又何苦呢?

喺香港做Freelance 嘅利與弊

「其實你哋返工係為咗啲咩㗎?」記者friend:「挑,仲好意思講!二萬五咪係你人生嘅意義囉!」我哋四個笑咗成晚,完全唔記得咗答佢呢條咁有啓發性嘅問題。但我之後成個禮拜都集中唔到精神做嘢,因為佢條問題喺我腦海裡面係咁盤旋。結果,我終於把心一橫向老細辭咗份工。

究竟做啲咩先會係最毒?

自己一個人無無聊聊咁係條街到行黎行去。即使去到爆哂人既旺角,尖沙咀或者銅鑼灣都好。都會比人覺得好毒。一個人行街有幾毒?入鋪頭睇野,無得問人意見。靚唔靚;襯唔襯;好唔好睇;抵唔抵…全部都無人話到你知。試唔試身好呢?試完又邊個睇呢?自己照鏡自己睇?好似幾毒。

到你做多幾年嘢,你就會發現有啲腦細真係可以好賤,自己賺大錢但係少少都唔會分畀員工,工作不停加但係人工就只係加咗丁屎咁多,都唔知追唔追到通脹,甚至再衰啲唔加添!因為要同公司共度時艱,但係公司好景嗰時又唔會同員工分享成果㗎喎,你知啦而家物價上漲,出街食碗雲吞麵(X記,自己估)都可以好貴,仲要唔好食添,真係生活艱難!

文明傷感

理論上,一般生活喺現代世界發達地區嘅人都知道,抑鬱中人需要幫助,需要關懷。因為情緒問題而輕生嘅人太多,專家嘅教誨太仔細,大家學唔識體諒,都至少學識咗收口——避免比較痛苦深淺,避免否定患者感受,避免喺傷口上灑鹽,已經成為應對絕望者嘅基本禮貌。只要善心尚存,友情搭夠,一般人都會樂意接收苦水,至少三五七晚,然後以「I know that feel」客氣打圓場。功德無量無邊,至少始於足下,都係人情世故。

甘心受騙,就別投訴被騙

廠商的無賴,看起來令人洩氣和憤怒,課長們不介意花錢,但介意把錢花到空氣中去,有些玩家花了幾千至上萬港元都抽不到中頭好,惱羞成怒的課長甚至具名向香港消費者委員會投訴日本人營運的手機遊戲欺騙玩家,聽到這裏,閣下再嚴肅都懂得笑吧?這些玩家想拿香港的劍斬日本的人,怎麼可能成功呢。

早排試過送過一單外賣,本來都好正常嘅,去到餐廳已經可以即刻攞嘢食走,然後我就開始行去個客到。當我行到一半嘅時候,嗰客打嚟搵我。客:「你好呀,點解我見到你個實時位置都無郁過嘅?」我:「我一直都行緊過嚟架喎」客:(開始扯火)「你行過嚟呀?你哋唔係有啲綿羊仔架咩?」我:「……」

相較零八零九年時的樓價,大概現時是已經翻一番甚至兩番了,完全脫離一般平民可負擔範圍。雖然近年政府已大力打壓炒風,但現時的超高樓價「唔多唔少」都是炒出來的。炒賣在香港很普遍,工商鋪、電話等,多不勝數。人工可以炒嗎?我的這位朋友就身體力行,證明是可以的。

「我ok架!我得個殻都ok架!我願意成為佢嘅靈魂!你唔岩都益下啲兄弟啦!俾佢電話我!等我救贖佢。」

節日抑鬱症

每年九月至翌年二月,由中秋節到情人節,香港都會受到一連串的佳節氣氛籠罩。佳節總是被包裝成一個相聚的日子,於是單身的、沒有伴的,在這時候都特別容易患上一種季節性的病,叫做「節日抑鬱症」。

「你凍?咁你伸入嚟啦」

平時我喺冬天長期都係做人肉暖爐,難得今次我同佢角色互換,而且睇落佢都好享受我依位客串退熱貼提供嘅溫度。就喺依個時候,佢講咗句所有男人都抵擋唔到嘅說話。

打籃球

看着小男生獨個兒練習投籃,籃球在半空中迴轉着,拋物線不俗,究竟這一球是穿針還是炒粉,我不打算告訴你。三井壽被人打得牙血直流,他哭對安西教練說,我好想打籃球。大概有八成男生,都有着「好想打籃球」的想法,實踐的當然也有很多,我雖然始終長不高,但看到小男生的背影,也想起自己小時候,曾經在烈日當空下,不停的拿着籃球跳投,為的,可能是十球之中有一球穿針的快感。

月老 VS 邱比特

「到底點解會咁,明明佢地已經朝見口晚見面,佢地都好明顯係喜歡對方,點解會咁架!」月老此時看起來真的很老,眼眉的尾已經長到落地上了。「哈哈哈,你地明白未,其實你地冇人岩,亦都冇人錯,只係對唔同人要有唔同方法。」天神在後慢慢行出來。「戰神,你去幫幫手。」「戰神?」

「咁都得?要個女朋友咁頻撲,你哋估Jessica男友會唔會好大男人呀拿?」May姐大擔推測,佢覺得每件違反「常理」嘅事情背後,都需要一個解釋,而冇幾多人會覺得「係愛呀哈利」呢個解釋夠晒充分。

男朋友 VS 朋友

聖誕節就到,大家都會好好利用假期去同親人,情人或者朋友去渡過。問題就係咁出左黎,點先可以好好分配比以上三方呢…? 平安夜得一日,同邊個過先係最好…?

香港最後的麵包店

2018年春,大量麵包店因菠蘿包、老婆餅被起訴。許多麵包店都被罰款,幸好本店資金尚算充足,能夠支付第一筆罰款,繼續經營。由於全港只剩低一間麵包店,因此本店靠住做獨市生意,又幸得一眾網媒力棒成打卡熱點,先勉强支持住罰款的負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