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小城小事

我地今次會運用啲咩條件嚟發達呢?首先,無物業,或者持物業無需交稅嘅人會有,即係有物業,甚至係有大額物業嘅人唔會有呢筆錢。之後,退稅少於四千元而又無交薪俸稅嘅會有,雖然薪俸稅稅階唔高,但係你都要起馬有一筆穩定而唔算太差嘅收入先需要交薪俸稅,同時,如果你係其他範疇要徵多過四千蚊稅,即係你起馬會有啲資產或者有其他可徵稅嘅收入啦。

先選擇忘記,後選擇面對

放下,不一定是放下一個人,而是放下要擁有的執著。或許現在的你,仍困在忘不了的那種痛苦,但可能在未來的某一天,或到了年華老去的時候,你很想記得,卻再也記不得,記不得跟他有過的過去,再也記不起來⋯什至⋯連他的樣子,也再想不起來⋯然後⋯腦海裡只有浮現一個模糊但熟悉的身影⋯

半夜咳嗽聲

『唏……唔好理佢啦!』什麼?John所說的『佢』究竟是誰啊?唔好理佢?他似乎早已知道咳嗽聲的『主人』存在升降機內了。這時我腦海裡有一個想法閃過,令我不敢再追問下去了。咳嗽聲也許因我的過大反應被止住了。

將喜好外判既時代

當互聯網普及之後,人類居然以為網上推介既資訊都係真心,無收錢:食評係真,佢既愛惡可以反映到食物真正既質素。評分網站既統計係真,正評多分數高既餐廳或酒店真係咁好服務。KOL講既嘢係真,真係有咁多followerPM佢問佢用咩護膚品先可以咁皮光肉滑,而佢又係真心推介。

在反斗城賣筆的畫家

我不懂畫畫,但卻覺得我的朋友煩高畫的畫很美,大慨是畫作反映了畫者的心腸。煩高這個心地善良的男人,所畫的畫也很溫暖很有希望。煩高這人真正的可貴之處,是作為一個畫家,他的仕途可說是爛透了,卻依然時刻滿懷希望。由大學學畫到出道,從未受人賞識,更被人批評畫作欠風格,最多是三流畫師。到有次有所謂藝術商人扮作對他青睞,到頭來也只是騙了他的畫拿去賤賣。煩高這個花名,是一名口賤的朋友經常取笑他,他可能和真正的大畫家梵高一樣,到死後畫作才賣得了錢。一個畫筆處處透露希望和人世間真善美的人,生活卻是無比絕望,認識他的人,無比替他的際遇感到婉惜。

做隻不厭世的旅行青蛙

抱住厭世既心態去旅行,只係一種自我催眠,得不償失。

我的IG 或許快樂

「Po得這麼疏,就是因為生活無聊嘛﹗不行啦﹗」T還是不想出去。我們最後都不知道該男人的真面目是宅男還是只是不喜歡用IG而矣,但這就是2018年的現實,我們竟然用一個人的社交平台來批判一個人。

今時今日做In-house_HR已經要做到好似Sales咁,要俾人捽數,但最慘嘅又要無Commission。

話說海峽尋新香港論壇邀請咗國際關係專家沈旭暉喺HKU演講,不過沈教授因為冇帶電話加上搵唔到CYM Building喺邊,所以直接放飛機就算,結果個演講被迫取消,仲出post炮轟主辦機構指示唔清晰

不要試圖改變一個人

你眼中的磨合,在他眼中是威迫,你們之間,從來並不是磨合,而是互相折磨,你們倆由始至終都不適合彼此。你們的糾纏,是一個無止境的循環,無止境的嫌棄,無止境的厭惡,無止境的等待,無止境的失望。

唔係個個都啱揸車。

揸住架車嘅人好大責任,除咗車上嘅人條命喺佢手上,通街嘅人都係一樣。但好多人視人命如無物,邊揸車邊用手拎住電話傾已經係等閒,酒駕、藥駕、未瞓醒就揸車通通都係害死人嘅行為。當然有人會話未出事前冇人知司機會咁做,但香港嘅法例對揸車整傷,甚至害死人嘅罰則係輕得可怕,當你害死一個人,你只需要罰啲錢,坐兩三年就可以出嚟做一條好漢。唔單止啊,你仲可以繼續做一個司機,繼續揸住你曾經殺過人嘅工具穿梭香港大街小巷。

遇到逆境呢?呢個肥仔就擺到明唔會同你互相扶持

來自瓦努阿圖的來電

按照國際電話區號,屬於東南亞及大洋洲區域的瓦努阿圖,國際電信聯盟分配的前綴號是+678,代表我的手機顯示的資料無誤。順帶一提,緊隨其後的+679是斐濟,而港人熟悉的數字組合+689,是法屬波利尼西亞,+693或之後的前綴號則未有分配。

對於00年後出世嘅細路黎講呢?「留底」係理所當然嘅,係網上面做過嘅任何野,無論你想唔想留低,只要有心,一定搵得返出黎。

做人點先可以快樂?

感恩呢種心態真係要自己明白好處而做先有用,如果有人同你講「做人要感恩d」,我相信你會想打佢,right?

青春與叛逆﹐彷彿總是要掛鈎的。但我不明白﹐為什麼叛逆就一定是跟大人作對。我覺得LADYBIRD在電影中做的事真的微乎其微﹐有很離經叛道嗎?事實上我認識的朋友還更「爆」。她只是在教會學校﹐所以你覺得她很反叛。而其實她做的事﹐並沒有多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