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小城小事

明信片的意義

冰島這個國度,是近年不少港人希望踏足的地方,我的想法亦一樣。如果可以一家人去冰島與世間隔絕數個星期,日間駕着車,晚上看星星,幸運時還可看到極光,感受那份尚未被石屎森林侵佔的樸實。看見明信片,寫字的人都在這個悠然的國度若有所想,也許很多人都會在旅行期間思考人生。工作了超過十個年頭,每隔幾年就會思考下一站,而下一站完結後,又再思考下一站,工作無間,亦無休息空間。

盡過力還好,最怕既係係臨場失準,或者發揮得唔好,令到自己不斷埋怨自己,又或者係咁拎自己同其他人比較,最後會得出一個答案「係自己做得唔好」「點解人地可以做得咁好」將盾頭全部指向自己,呢個亦都係虐心既通病,失敗後可能係人地面前冇表現出唔開心,但事後只不過想搵個地方靜下,我覺得搵個安靜既地方平伏下情緒,總好過要面對咁多人,係一個好方法,俾你再免受外來的刺激。

不要急著審判別人

原來太快去判斷一個人,唔會顯得您聰明,反而顯得您更愚昧同無知。

『Mia,你應該明白要上位就一定要付出,你仲想明年再做呢個審計項目嗎?你應該明白有幾多人想要你呢個機會, 我可以book 返你。仲有你唔係想要high paid or top paid 嗎?我同manager 和partner 好friend,我一定可以幫到你。 』說完,他另一隻手已到達你大腿內側,我想,後話也不用再說了⋯⋯

放假去旅行絕對是件賞心樂事。姑勿論以自由行、背包客或者參加鴨仔團的形式去旅行都沒所謂,只要找對了適合自己性格的就好。假如你自認是個膽小鬼,極度缺乏安全感、沒有方向感、應變能力與抗孤獨感能力低又想獨遊的話,那參加鴨仔團應該是比較適合了。

我愛的長洲

筆者在長洲長大,見證這小島從寧靜的小漁港發展成今日繁華的旅遊景點。小時候,街道寧靜乾淨,筆者最喜歡和小伙伴通街跑,或是騎著單車飛馳,或是跟大家一樣,掃街亂吃。日本婆的手卷,允升的芒果糯米糍(那時候賣$5一個),北帝廟球場旁的阿婆雞蛋仔和薄餅,都是我的最愛。大魚蛋?不了。

越稀罕的就越珍而重之,越易得到的就越不稀罕。這世界越來越多資訊科技,每人拿著各自的手提電話,電話已不是主要用來通話,而是集玩樂工作於一身的工具。忙著用電話做其他事情,又何來空閒跟你通電話?不如停一停,想一想,你有多少天沒有跟你重要的人通話了?

只為任何人而活著,堅強,你可以本著這個宗旨生活下去,而且你必須比任何人還要堅強幾百倍,這是你自以為堅強必須的本質,才能夠不致於自暴自棄。其實,面對自己的懦弱時,不為誰而堅強,才能變得更堅強。

原來,種種行為都可以是假裝,並不一定出於真心,可以虛偽得令人毛骨悚然,有些人為求得到,不擇手段,當你信以為真的話,整個人就會失去理智,被愛情沖昏了頭腦。

我只能離開

大部分香港人物質上都十分幸福。可是我們都知道金錢對一個人的健康和精神健康(mental_health)沒有直接的關係。一個人壓根兒快不快樂,如果用奢侈來衡量幸福,那幸福實在是太廉價了,那一定不是幸福。那只是hedonism,不是happiness。

那年二十

大學,我進了。感覺不像個大學生,別人有多精彩都與我無關,為了「重視」的人而交出自己,然後做了在大學生涯中最差的決定,更不好說我的看重只換來別人冷淡。坦白說我真的不覺得在大學讀書,是有多「好玩」的事情,至少我每日不是看著同學、「朋友」的嘴臉,就是追趕著每一條死線。連這篇文章,也只是在無視著比聖經還要厚的assignment guideline,以生日的藉口休息一下而得個空寫下來的。別對大學太有幻想,學校是增大了,書還是要讀的,功課還比中學的忙。

我最憎盲目地正能量

您知道世上最on9的安慰是什麼嗎?就是說:「第三世界的小孩xxxxx⋯您看您多幸福」

我坐直身,翹起腳,張腳放到佢面前。厲聲喝「仲唔用你把狗嘴幫我除鞋?」

向世界出發

『第一個辦法唔得,第二個辦法再入黎,第二個唔得,第三個再入黎』每一次試驗既失敗,係為下一次既可能成功做準備。換句話說,佢認為失敗只要敗得其所,自己係學到野既,係成功發生之前既若干投資。

唔生仔,女人仲有咩用

在這個世代,荷里活女星JanelleMonae洞察到過往策略的盲點,她提出女人不應該和男人做愛,直至男人學懂怎樣尊重女人為止。雖有人口諸筆伐她的激進,但事實上根本沒有任何人能否認,這個倡議如果能得到全體女性支持,成效可以無比巨大。因為不做愛背後,其實牽涉到男人無法補足到的範疇,就是女人的生育能力。

【轉載】Hysan 柒事懶人包

笑喊貓頭相信正在馬里亞納海溝深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