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小城小事

一個人安穩久了便不想改變,懶改變,甚至怕改變,你以為人愈大,就愈有能力、資本去追求夢想/理想?非也,正因為人大了,想法更成熟,要考慮的因素才會更多,更加不敢放手去搏。現在我已在公司做了幾年,和同事相處也不錯,大部分工作都已經上手,正常是可以一直做下去,但我實在接受不了公司兩年以上才調整人工和發花紅,而且連最基本的病假也沒有,所以最近已有轉工的念頭。

儲乜儲物點解唔儲錢?

對於有儲開嘢,例如儲玩具儲香水儲舊相機儲手錶之類嘅人,成世人應該最怕另一半問呢個問題,點解你儲咁多嘢都唔儲下錢呀?

抑鬱就像抽煙一樣,是一種癮。明明知道抽煙對身體不好,但仍要去抽;明明知道只會越想越傷心,但仍要去想;往往不能自拔,往往不能抽離。說到尾,是種病態行為。

【Audit 文化】陪坐

我唔明,我從來都唔明,點解個個都唔明留人係無用架。 we are not kid,urgent 嘅我哋會自動自覺去做架啦。

《無炭用》入面既《尋找仆街既故事》提到:「呢個社會冇人唔係仆街,你只可以係未仆街,但你一定仆俾我睇。」時年2003年,時至今日,依然警世。喺我地生活既呢一個國度入面,乜都可以令到成為一個仆街。

網上好多人認為只要個女人食咗避孕藥,就可以盡情扑野,任食下仔仔囡囡都唔怕。而有更多人亦都唔知,生飛滋唔好幫人口交。

原本佢都以為可以從此得到幸福架,鍾意左PE呀Sir,但點知佢係有婦之夫姐。

你可以把刀子插進心臟然後拔出來,不疼而且無疤痕嗎?這是不可能的事吧。所以,就算他跟我說,他還是想你,想起你們以前的事感到痛心,我也不會恨你。這是他的其中一道疤痕,一個成就他今天這樣的一個模樣的經歷。反而,我要感謝你,讓他成為今天的他,讓我們相遇。沒有你,沒有他,沒有我們。

關於Bonus 呢回事

每間公司嘅做法都唔同,有啲四月出,有啲七月出,有啲十二月出,亦有啲喺農曆年前後出,但無論邊一個月出,都梗會聽過一句:「Bonus出唔出,同出幾多,都係由工作表現以及公司業績而定。」聽落好正路,但係小編做做下都有 D 疑惑……

小西灣

我喜歡從柴灣慢慢走過去小西灣,由新廈街一直走,經過以前還未興建的柴灣邨,未去到柴灣泳池前,就會由康平街的樓梯走去柴灣道,康平街是一條掘頭路,盡頭就是富城閣,可惜郭富城不住在那。反而有一間小士多,賣着數十年不變的沙琪瑪,我有時也會買來吃。

我們,都年輕過;我們,都青春過。青春,留下了很多美好的回憶,留下過很多純真的感動,留下過很多簡樸的小確幸,可是卻留不住我倆的友誼。

呢兩年每次聽到朋友同我講「我想辭職呀」,我都會拍手鼓勵佢快啲走,走得快好世界呀,天大地大,既然做得唔高興又何必勉強自己?何況我哋呢啲小薯搵緊嘅萬幾蚊,出面點會搵唔番?為咗萬幾蚊去出賣靈魂,販賣生活,值得咩?

因為健康理由、信仰、個人口味而唔食某啲嘢係好正常。我啊婆信觀音唔食牛,伊斯蘭教唔食豬肉;有乳糖不耐症唔飲得奶,花生過敏唔食得花生;我唔鍾意食雞子,我有朋友唔食切咗片嘅像肉。因為尊重我婆婆,每次同佢食飯我都唔會叫有牛肉嘅食物,但佢每次飲茶都會問我食唔食山竹牛肉。依個先係正常,互相尊重大家飲食習慣而做出嘅舉動,而唔係強迫人地要去跟你嘅飲食習慣。

頸後的溫熱

我無意識地看着電視,只覺百感交集,一時也說不出話。後來我乘着半醉的勇氣,扶着她微微顫抖,柔軟無骨的肩膀,慢慢湊過去。

Susana

「你要一直派利是給我,直至我嫁人了,知道嗎?」Susana每年接過Peter的利是,都會說着幾乎一模一樣的對白。Peter看着眼睛水汪汪的她,總希望像從前那樣,輕輕撫摸她的頭髮,由頭頂一直順着撫下去,直至髮端。

追女仔最興奮係咩?咪就係收到女神電話,話想同你去街街囉,搵工期間,一有未知嘅電話打嚟就會心如鹿撞,因為隨時都係人事部打嚟叫你見工,面試係一個好好嘅機會表現自己,可以話係「不成功,便成仁」,首先梗係要上網做功課啦,了解下女神鍾意啲咩,查佢家宅,即係公司背景,核心價值係咩,做過啲咩推廣活動,有咩競爭對手,最好整埋個短短哋嘅計劃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