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小城小事

翻版VCD 唔止係翻版VCD

係呢個上網睇戲睇劇仲易過落街買包煙既時代,好多人甚至連咩係VCD都唔知係乜。簡單的講,VCD就係你放入部電腦或者VCD機就可以睇戲睇劇既媒體,全名係影音光碟Video_Compact_Disc。既然用得做CD作為儲存媒體,畫質就算同DVD比都衰十萬九千倍,用4仔做例子就係內置有碼,或者可以話係十年前手提電話相機既質素。

咁多年來,見過嘅客人由某國際公司地區總裁喊住黎問離婚、到中學妹豬好擔心咁黎問學業前途、甚至有撈偏人士黎問官司……我清晰理解一樣嘢,就係人有煩惱,無分界別層次,黎搵我嘅客人全部都係平等一樣的。

洋金花

    人們說妳是罪。假若罪這樣美,為何人們還嚮往天國,而不盼望深淵?我總好奇,是曼妙的軀 […]

殺手

課堂開始了,我的課堂有一個特色,就是我不容許任何學生向我發問。因為我說的就是道理,在課室內的地方我不容許有人向我對出質疑,好讓我建立尊嚴,令學生對我信服。而每天經過80分鐘的連堂洗腦,他們都對我相當信任。

最近採購部同事放假,腦細又叫我幫忙,大佬我識條鐵咩?然後腦細說只是手板眼見工夫,先叫不同供應商報價、再試貨、製excel表、落單等等,無錯的確不是太困難但也很花時間,重點是關我叉事咩?同事臨走還要送個地雷給我踩,說有件貨要落單,紅色一百件,後來我安全起見再問腦細,才知道是要橙色,如果我聽她說訂了一百件回來,真是賣身都不行。

祈禱過程,我感覺到Father隻手係我大髀遊走,因為唔係第一次,所以我都無為意,但唔知點解,摸摸下我竟然有生理反應。呢個時候我連忙擘大眼,我唔相信我眼前嘅事物,Father竟然一手摸住我大髀,一手掏出佢嘅陽具。

做素雞都唔該專業啲?

天底下餐廳何其多,如果真的覺得店內的員工在食客面前吃葷而令他們覺得嘔心,就大肆廣傳,不再幫襯就好。畢竟這家cafe的市場,不是這些萌塞麻撚煩的港女素撚,而是那些覺得食素又好,食肉又好,只要東西好食就可以的客人,那這些素撚的意見,倒是不需要理會的。

這兩天,網路流傳歌手謝霆鋒的「醬汁表演」,指他在澳門煮食的時候,大量浪費汁醬做擺盤設計,當中剒味甚濃,引發引發各路人馬加入拍片戲仿。先有黃秋生扮剪頭髮,終極摩打手

毒撚玩Tinder 真係晒鳩氣!

Tinder本質嚟講同facebook甚或IG都差太遠啦!佢唔會俾你睇到一個人嘅生活全貌,亦因為咁先會有人安心喺度尋找炮友嘛~換句說話講佢只係一個俾你擺幾張相同埋幾句嘢,表現自己最charm最想俾人見到嘅一面,而唔係一個長遠記錄到你係一個點嘅人嘅平台。既然係咁,即係最緊要「快」!

呢個阿蛇相當有嫌疑!

中四女校學生,非新學生,極少身體接觸。教了一年,師生關係不錯,但其後有點慢慢變質。時近聖誕,她向我獻上了第一次……第一次親手織頸巾,作為聖誕禮物。

毋忘「毋忘初衷」

自問認真跑步的跑齡已逾八年,我對最近這幾場不夠滿意的賽事只有兩句評語:力有餘而心不足,有些比賽只需我全程保持鬥志,交出平均的表現便可,我卻半程不上力,結果要靠後段超速去追時間,至於大阪馬拉松則是最近兩星期狀態下滑,浪費了之前四五個月的循序漸進練習和功力。

bonbon 棒投錯胎

如果你是演唱會常客,就算你不知首段歌詞出處,你都不會對嘭嘭聲陌生。開宗明義,我是一粒煩膠,所以我認為世界不需要另一粒膠。

唔係講笑,真係講真。聖誕節唔係代表咩放假,係代表之後又要諗下幾時拖到最後借錢交稅,然後仲要研究用邊種方法交更有著數。跟住聖誕大餐又無你份,因為你又要研究下自己BMI會唔會好似岩岩公布衛生署份報告咁偏高,然後又驚之後下年件衫同裙突然之間著唔落,仲要係:永遠都唔再著得落。果隻。當然更大問題係根本無人預你啦。人地個個sweetsweet關你J(ESUS)事。

可能我都係用右手寫字,所以果次我都係用右手。不過我唔知係唔係每個男人都會下意識「聞一聞」…

歷史上的領袖,固然大多都因時勢而成,時勢造英雄。有如鑽石,目前最好的依然是在大自然的某種環境下天然生成。亦有如農業革命前,人類依靠的果實,均為天然產物。純天然之物,當然珍貴,但太稀罕,大大限制了大規模發展。因此人們改為了耕作,人工製造鑽石。

掃地呢份工真係唔易做

不要以為掃地是件小事,每次打風後整條街都會滿佈樹枝、樹葉和垃圾,簡直寸步難行,也很容易絆到,也是全靠伯伯一個人清走。伯伯平日會先把落葉堆在一旁再一次過掃走,於是整條路上都會有一堆堆的落葉,可是有時大風一吹,又要從頭掃過,真是需要極大耐性,而他就是這樣默默地努力地做好這一份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