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小城小事

就算得到了全世界,失去了愛,我仍是這個世間被遺留下最悲慘的孤兒,寂寞時可以找個玩偶抱抱,傷心時可以獨自躲在被窩裡哭,憤怒時可以隨便發別人悶氣,沉悶時可以拿起木結他彈著和弦,唱出內心的鬱悶,然後拿起桌上的畫筆,畫出自己幻想裡幸福的畫面,只要一個人失去了愛,她的情緒便可以變得如此的淡然,猶如雲彩一抹腿去。

其實,Perm 左咁又點Jack!

一旦公司Perm左你,就代表左幾樣野:1._唔使年年搵工,因為你只要每日返工等放工,放工等放假就可以。只要你無出咩大問題,例如起職場性騷擾下屬之類,公司要炒你都好難,而無驚無險的話,人工亦隨年資逐年增加。2._可以放心買樓,因為有穩定收入,代表一旦儲到首期,你就可以買樓,而買樓就是而家人人追逐的人生目標。

古語有云: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世上每一種技藝都沒有捷徑,說有捷徑的人九成幾是搵你老襯,有曰「一萬小時法則」——只要你能鍛鍊任何技藝達一萬小時,你就能變成該項目的專業,這種量化也不打誑。

真心難求,知己難得,無論係對朋友或者對伴侶都一樣。如果想聽「你三十五歲就會嫁得出」「你一世二奶命呀」呢種命論嘅判斷,可考慮去光顧中式術數師傅,油麻地廟街滿滿皆是,任君挑選,好似係。

彤彤像找到了救生圈一樣,自那晚的士上的真情告白,每隔幾天都要與我見面,訴說她和她情夫的故事。是的,彤彤有了第三者,對方是個有婦之夫。情夫是個商人,生意做得很大,長得不錯,太太很漂亮,有兩個小朋友。兩個表面上完美的家庭,應該是無懈可撃吧?事實卻是,彤彤在兒子一歲左右,就發現丈夫有多個性伴侶,而其中一個,是她結婚時的姊妹。

青春的花兒落了

日本人將櫻花奉為國花。因為櫻花雖綻放的漂亮,開花期卻只有一個星期左右,如同人生最美好的年華,短暫卻又難以忘懷。盛放過後就只剩下懷念了。二十歲,標誌著我生命中最寶貴的年華過去了,標誌著過去一直埋藏在心裏的愛慕,傷痛和不捨也是時候放下了,標誌著我的花兒也落下了。

不一樣的步伐

怎麼樣的步伐,怎麼樣的人生?沒有說得誇張,事實的確如此。當你走路的時候,你有沒有發現,每個人的步伐都各有不同,不同的步伐,也能看出不同的人生態度。

我印象最深刻嘅一次係後樓梯

網上不少論壇就說李佳芯不智,為何跟一個這樣的男人。如果李不選這位男友,而是選了一位城中才俊,到時又說貪慕虛榮,再難聽些就是「係雞係公廁」,即係搵個普通人拍拖又鬧,選個有財的又鬧,其實有咩唔鬧。這就不是典型的憎人富貴厭人窮嗎?

無論是SP或是friend with benefit,特點就是cannot break the rule,亦即是激情只留在酒店,在酒店外,就回復完狀,可能是朋友,亦可能是路人甲。

我媽是胰臟癌離開的,一直因為胃病以為是胃痛,而且癌細胞被胃部檔著照聲波沒照出來所以沒被發現,直到發現情況已經很壞,經歷長時間化療折磨,最後在醫院痛苦離開。

有人說三三四新高中學制是百害而無一利,不過筆者認為新學制也有值得欣賞的地方。細心分析下,更覺設計新學制的本地教育界人士甚有風骨。因為整個新學制的設計-例如取消普通話科、取消中國文化科、必修通識教育等,很明顯是用作抵抗赤化。

話說最近派完錢,收到幾個主管遞信。平時其中一個主管 H 周不時都會上黎小編 Office 呻下佢地個經理點樣發癲(堅係癲果隻,會鬧人,同埋會做勢打人),同埋係咁呻話過埋年就會走。無奈地老闆又鬼死咁鍾意個經理,咁我地哩 D 咁 Hea 既小薯梗係食住花生睇好戲,同埋成日同佢講用 Cap 57 僱傭條例 Section 10 (a) 直接走人啦,點知佢又淆底。終於,係 2018 年踏出左新既一步,真係辭左職了。

不必追,追不得

當下我腦海浮現出五年前我考完公開試後找了第一份全職暑期工,需輪班工作,有時要半夜才下班回家。那時家父會在巴士站接我下班,替我提着飯袋,陪我回家。我看着他的背影,心裏滿是幸福,他是世上最疼我的男人。而幾乎每次在我去完旅行回港時,他也喜歡來接我機。那時只是心裏暗喜,更是習以為常。直到現在他沒氣力再去接我了,連到樓下走一走都吃力,才會懂得這種付諸行動的愛有多難得。只是時間一路催人老,過去只能定格在記憶裏,卻不能在現實重播。

25歲的人應該在幹什麼?吃什麼、著什麼衫和玩什麼?月入應該多少?25歲的人生,手上應該有什麼?25歲的我應該怎樣為以後鋪路?可以做什麼?不該再做什麼。早幾日想買一個背囊,就隨口問了一個朋友買什麼顏色好,豈料朋友直接叫我買另一個款,說:「你25歲啦!成長啦!你揀嗰個袋係大學生先會孭。」剛好這個時候跟女友在談起衣著服飾,女友說笑指我買的衫都是很小朋友。因為我最喜歡是tsum tsum 和Jack skellington, 買衫見到有這類公仔都會買。20歲喜歡的話這些公仔還可以說有點稚氣,25歲喜歡的話就好像是幼稚。雖說人靠衣裝,但幼稚原來是由一個人的衣著決定,哪如果我的打扮文青,我就是文青嗎?

犯法乃香港公安之日常

呃病假呢,有哪個打工仔未試過呢,其實香港人真的很容易欺騙的,呃人也要專業一點嘛,隨便一位公安三兩萬人工唔少得,去政府診所睇醫生還有優惠,丫這位賊兵哥竟然懶過賊,人家揸支假槍去尖沙咀「行劫」,好歹也有課金買道具和搭車出市區行事,賊兵哥懶到足不出戶用 Windows 小畫家自家製假病假紙欺騙貴公司,還要騙了15個月才有人不慎發現有公安行騙,北區公安局真是天才集中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