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小城小事

「當我準備好了,他冷落了我。當我心淡了,他又來找回我,很卑鄙。」她還是一如以往地強調時機的重要性。數數手指,她分手了一年多了,事實上是她撇下人的,雖則如此,她的冷靜期還是很長,途中不乏追求者,然而她的心病沒有一個人能替她治好,還不比時間的魔力來得有效。作為一個不斷推動她拍拖的損友,總是希望她能找到一個與她歲月如故的伴侶。看得上眼的,一試無妨。既然他不會時機,你也不是對人沒好感,你也可以試著主動一下。

五個人圍半圓坐低,研究今日小組討論嘅題目《一夜情是否一個觸犯道德的行為》。望望其餘四個人,睇嚟除咗我同個三號女仔係貪得意報考,其餘三個都真係中學生。三號嗰把淺啡色長髮自然咁散落喺兩邊膊頭,配埋化咗淡妝嘅面孔,唔洗出聲都足以影響另外三位學生哥。點解我咁肯定?佢地平均每三秒就望一望個女仔,點樣專心去諗一陣講乜?

在某劇團流傳一個叫企嶺先生的人,企嶺先生本姓梁,跟他相熟的人或會叫他阿軒,或者Anthony,這位企嶺先生在該劇團時,因與劇團負責人意見不合而產生不少衝突,劇團內也有不少工作人員不喜歡他,最後企嶺先生離開該劇團。

滿足

有些踏入三十歲的朋友,早已躍升至高位。我看到以前的中學班長,早在數年前已是經理級,常請下屬吃飯,也有嬌俏的女朋友,最近貼了求婚照,聽說戒指也有兩至三卡。在普通人眼中,三十歲是事業的分水嶺,有人已打造穩基礎,人生路走起上來平坦康莊,但他們不會滿足現狀,只會繼續工作,尋找再向上升級的契機,也許直至可以有能力駕駛直升機代步,才會不再腳踏實地。

原來在這個年代,還真的有人仍然跟著傳統的觀念,還有為生而生的年輕人,還要生到一個男孩為止。是為迎合老一輩的意思?還是自己的真心意願?若果不是出自真心,那麼,受害的只有自己和一班孩子們

我想想已經整整有兩年多沒有性生活了!以前的女朋友還會滿足我的需求,但是紫盈卻一次又一次的拒絕。我實在禁不住自己的慾火,於是我在微信找一找附近的人,找了一個用張栢芝頭像的女生,問清楚價錢,就開車去她的家。她住在大約十多層高的大廈,我有點緊張,畢竟這是我第一次召妓。

相信是分手後,我開始要自己脫離痛苦傷心,那種感覺非常難受,似火燒而沒有解救方法,你只能哭哭啼啼,你只能不停回想從前的舊畫面,你只能不斷說服自己再不會戀愛等等,我討厭這一切一切。這些年來從情人間或家人中都感受太多火燒,燒得我開始麻木,然後放棄,一切的折磨教我果斷,果斷放棄所有,要遠離痛苦,我必遠離愛,遠離情感。我跟自己說,我不要再受這一切痛苦,我不要再感受到這些讓我痛不欲生的感覺,所以我決定要自己走上這條(不歸)路,我要切斷情感,切斷會帶來傷感的機會。

「下?咁你屋企咪得你爸爸一個賺緊錢?」

給在乎久了的你

我害怕跟你說話過後,永遠得不到任何回應;我害怕當我最脆弱時,永遠等不到你的出現。

俗語有云,綠帽唔怕戴,最緊要除得快。我也唯有這樣相信。

供與求的遊戲,為什麼能把人們玩得泥足深陷?大概真是出於,商家深諳只要能拿捏人類的心理要害、因時制宜,經濟利益便能倍放愈大的道理。顯淺如情人節那束一如既往的玫瑰,不就是因為牽扯到一年一度表達愛的意義,鑑於女友面子尤關,所以一大票人明知搵笨都甘願掏出荷包,花價才得以年年在當日上漲離地。相反地,當我們市場需求無法變大,而人才供應卻暴增時,就只好等着被宰割了。

本來我也沒有上心,但我開廁所燈之際驚動到女友,她突然噤聲,好像怕我聽到她的對話。我離開廁所時,女友已經回到睡房躺在床上。時鐘顯示是凌晨三時十分。

近平中興

特府七年,錦濤於眾斥建華其非,建華深知位難長穩,建華自退,告老歸田,「建華之亂」終之。建華欲退隱江湖,免問世事,其家臣祥安進諫,埋太子堆,伺機回朝,眾裡尋他,認仲勳元老之子近平有帝皇命格,足膝長談,倆人一拍即合,建華助近平,為其太傅。

本身呢一行公司會去炒人係接近無可能發生,唔做嘅人我見過嘅全部都係自己辭職架,但係佢都真係第一個我見過係俾人炒嘅。

做agency被客恰,做客就被agency恰,也只能怪自己不爭氣,對人態度不夠強硬,轉數不夠快,被人串也不懂反抗,往往慢幾拍,連我自己都覺得自己很沒用,「人善被人欺」這個道理在職場上一向適用,所以根本不是做agency或做客的問題,而是自己的性格問題。

原來,人之所以要裝兇作勢,都是一種防衛或戒備的姿態。每一個人有不同性格,有人看起來外表柔弱,有人看起來外表剛強,但做出表裡不一的行為,也只為掩飾自己最想隱藏的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