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書文歌影

録音過程,其實真係唔係你諗好似係K房咁唱咁爽,因為我最唔想就係求求其其録D 垃圾出黎( 雖然最尾都….) ,所以,短短2分鍾既歌,我唱+ 彈左成千次,因為以下是但任何一個原因都強迫自己重唱

打蛇

若說《山狗》是Cult片之王,那《打蛇》在王之中加多一點黃,是色情的黃。一九八O年是港產片雨後春筍之年,若果有時光機,真的想親身走進戲院去看看《打蛇》。那個年代理應還算傳統保守之年,卻在電影裡出動滴蠟、輪姦、密室赤裸禁錮,甚至雞姦的情節,令人看得目瞪口呆(O晒咀)。壞蛋的所作所為看得人滿腔怒火,被捉人蛇的無能及被矮化卻令人滿腹牢騷。(以下描寫情非得己,十八禁成份較多,請自行決定是否看下去)

今集冇咗我最愛嘅小美,我真係勁失望。不過,我本住有頭有尾嘅心態,就睇埋第二集。屌你老師,爛撚到仆街。

山狗

最近花了時間看了兩套可能是香港最Cult電影,一套是《山狗》,另一套是《打蛇》,都是一九八O年上映的電影,迄今三十八年,想必沒有太多人親自到戲院看過。《山狗》與狗沒太大關係,是一個地方一種流氓,在一個地方發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不愉快的事引來瘋狂報復,看得肉緊,而且心裡滿是疑問,為何那個年代的電影尺度如此巨大。

我都希望各位喜歡陳僖儀的朋友,不要再借她的離世去攻撃其他歌手了,好嗎?首當其衝就是吳若希&連詩雅,其實她們兩位都是陳僖儀的生前好友,我相信她在天上都不希望大家這樣做。

張國榮和賈寶玉的絕世相遇

與友好談到哥哥的電影,不能不提其出道作《紅樓春上春》。那時他在麗的電視歌唱比賽獲獎出道不久,收到一位在業界頗有名氣的吳姓導演邀請,說是參與一部以《紅樓夢》為題材的文藝電影,出演主人公賈寶玉,並由當時無綫花旦黃杏秀飾演女主角林黛玉,眼見大有發揮機會,哥哥即欣然接受。豈料當戲名和劇本出爐,方發現原來是「成人動作片」

這是一齣教人又愛又恨的電影。相信有不少人和筆者一樣都有喜愛在看完一齣電影後上網尋找相關資料的習慣——特別在看完如此振奮人心的「真實故事」後,就在踏出電影院的剎那,我便迫不及待地掏出口袋中的智能手機上網搜尋這「大娛樂家」的背景資料。現實卻是教人意外,甚至憤怒和心寒。

我對張敬軒已經不能只要歌手來形容,而是一位藝術家

不少香港甚至亞洲歌迷似乎對安室獨立監製後的作品不太了解,的確,小室哲哉為她監製的那五年,不論在形象還是歌曲令歌迷印象深刻,然而真正令她蛻變成天后的,卻是由離開小室護蔭後開始;大家記住了她初出道那段光榮歲月,但復出後的低潮及之後的谷底反彈卻鮮有人提及。

個妹就快餓死果陣,訓左係度,仲同個哥哥講,佢食到水果糖喇,好開心,點知哥哥一睇——原來只係一塊塊石頭。

前一排睇到好多人屌鳩陳詠謙填詞垃圾又話佢狗屁不通,喂老老實實第一個問題先你到底聽緊音樂定係睇緊教科書啊?

故事雖然並不新鮮,都是反抗專制與抗衡商業霸權的老故事,但是這戲成功之處是讓觀眾的感覺有親身的體會,但另一方面感觀是在於未來,在兩者之間遊走而不落俗套,這是導演對故事的融會貫通和看得透切世情才能夠描寫到出來。史導依然是說故事的高手。

童書、繪本與寫作

小孩摸索世界,世界新奇,人生觀确立以前犯的錯比受了不少教訓的成人多。童書縮寫了人生,孩子在閱讀中經歷人生,父母可從旁引導,以生活經驗結合虛構的故事情節,和他們講故事、為他們分析事理。

《龍珠超》:信賴的宇宙

《龍珠超》終於煞科,本季總共131集,歷時接近三年,這套毀譽參半的舊瓶新酒作品的最後一集的確精彩,我欲罷不能地前後看了四次,本集能夠升上神檯的原因在於兩個字:信賴。

你有沒有發覺最親密的人才不會叫喚對方的名字?你召喚他的方式可能是心靈感應、叫他老公、呼他的小名,但就是很少連名帶姓的叫他,除非發老脾,或者……真的想念他。

青春與叛逆﹐彷彿總是要掛鈎的。但我不明白﹐為什麼叛逆就一定是跟大人作對。我覺得LADYBIRD在電影中做的事真的微乎其微﹐有很離經叛道嗎?事實上我認識的朋友還更「爆」。她只是在教會學校﹐所以你覺得她很反叛。而其實她做的事﹐並沒有多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