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書文歌影

《Pi》:迷·上癮的圓形

《Pi》以黑白拍攝,高對比的黑白色調,以及極粗糙的微粒,形成一種不安,看不清楚全面的視角,製造對主角的不可信任。他相信世界萬物都運行着一組規律,因為有着這個信念,誓要每天困在封閉的房間裏,對住電腦,要算出無窮無盡的數字。最後,電腦和自己都產生了「意外」,那些數字沒有被列印出來,卻只印在腦中。

精準的調味

個人喜歡杜蘭仔這次新穎的表達方式和拍攝手法,並透過大量的眼睛特寫和家人喋喋不休的埋怨,產生一種壓迫感;取代以往慣於迫人進入險境的演繹,或機智的對答和暗示。打單面光燈形成明顯的陰影和輪廓,塑造滄桑感。將喋喋不休的抱怨突然淡出成背景聲,表達Louis內心的無奈和沈默,氣氛觀眾窒息,這種手法在《Victoria》和《Birdman》也中出現過。

《等待果陀》被譽為二十世紀最具影響力嘅戲劇,劇中兩個主角Didi同Gogo等緊一個叫做果陀嘅人。完。喂等陣先,份劇本個標題話自己係「兩幕悲喜劇」,兩個鐘就淨係兩條友坐喺度贛居居咁等?

身和心的桀驁不馴——歐豪

郭子健的新戲,找了歐豪。原來,他還在。2014年的訪問,仍在腦內。他是《快樂男聲》2013年的亞軍。上一次,《快樂男聲》這節目名字打進你腦海是什麼時候?也十年前,第一屆的冠軍陳楚生吧?陳氏的《癮》,我也在電台播過好幾次。歐豪還有拍電視劇。是湖南衛視向選秀節目十周年致敬的《唱戰記》中演的子夜。當然,類似的劇情,同樣的狗血,但他的樣子,就是有點國內電視劇中少見的桀驁不馴。

一段關係甚麼時候突然開始,誰也意料不出。從眉來眼去,你進我退,互相猜度,我打你一下,你又取笑一番,如探戈舞曲,神秘而旖旎,正所謂朋友以上,戀人則未滿。那道界線,若隱若現,突然抹去又似過份輕率,大家相敬而賓,又似乎過於隔膜,想再進一步,又怕進取失據。這就是曖昧。

常有人說香港電影已死,可我總覺得香港電影在政治的非常時期中,狹路發展出了另一套生存路線,許多新導演注重本土意識,在中港合拍片的主旋律之下,不願放棄在地產業,為香港電影注入新氣象。麥曦茵正是這樣的導演

你班香港閪人可以睇咩?睇王馨平囉。五十路連bra都唔撚戴,一戴一露都唔使,唔戴就露,你都冇得唔撚服佢。

關係裡除了接受對方的好,也講求付出,雙方面的你來我往。野獸留意到貝兒喜歡看書,就把城堡整座圖書館都送給她,這對一個喜歡閱讀的人來說,是世上最好的禮物。有人說因為野獸是個高富帥,所以即使是野獸也有女性青睞,而抹殺了野獸在貝兒身上細心的地方。對一個從小到大、衣食無缺,要什麼都垂手可得的二世祖來說,得到貝兒的心是最大的難題吧?

而就著耶教團體發通告/指引有關同性戀的事情,通常一經媒體披露後,團體的反應是點?就係龜縮。好奇怪的一點是,發通告時就大搖大擺寫出各種理由,嚴正要求「不可帶子女前往觀看」;但傳媒一打黎問呢?就龜縮。試想想,即使你覺得媒體經常做 9 耶教,但如果你覺得發通告的理由理直氣壯,講真怕咩話俾傳媒知你的取態?點解唔正面回應?如果謹慎一點,大可在訪問中錄音以作記錄,即使他朝人地屈 9 你都叫有錄音做證。講到尾,就係始終係講唔過去話「我地歧視同性戀呀」咁咋嘛。呢 D 咪係「夠膽做唔夠膽認」既最佳例子囉。

我最後也沒有找回那感覺,反而自己的思緒變得更混亂,劇終之時,我頭又開始疼了。苦思一晚,我推斷出一個原因,或許是導演意料不及的:就是九一年的經典,沒有預計廿六年後的人性。同樣的情節,小時可以一笑置之,在二零一七年敢用真人演?

《內衣少女》由青春少艾掛帥,《絕世好bra》嘅阿寬陳慶嘉,加上以內衣為主題,我心諗:套戲爛就算啦,但睇下肉都好。既然搵嚟幾個美少女主演(鄧麗欣、文詠珊、JJ、大波動漫Maggie),點都要有大量純感官勁能刺激嘅色情畫面,最起碼都有啲陽光性感嘅戲份,以滿足一班谷精上病嘅男觀眾。點知,屌你老母,《內衣少女》簡直係掛羊頭,賣狗肉嘅爛片代表作。

皇上和皇后的搖搖板

The_Magical_Teeter_Totter演唱會—簡單但感人。他們的歌唱實力固然無容置疑,但看皇上皇后在台上的互動,也是一種幸福。第一次聽LIVE會聽到哭,那是感動的眼淚,因為我見証了一段很美麗的友誼。

超級英雄都只不過是凡人

整部電影節奏緩慢,處處彌漫著矛盾、衝突與及濃厚的抑鬱氣氛。盧根像X教授的兒子、蘿拉則是盧根的女兒……他們三人都是不被國家、社會、組織所認可的,逃亡過程中紛擾不斷,但每一次三人的關係都有所昇華──然而盧根則越趨虛弱,越見無能為力,一次次的半隻腳踏入鬼門關,不再復見強大的自癒能力,再也不是一騎當千可以無雙的殺戮。盧根受毒素折磨,於保護世人和自暴自棄間不停來回掙扎。

魅力四射的占士甸(James_Dean)惘然地告訴大家,青春是回怎樣的事,頹廢背後的自我告白。片中穿着一抹鮮艷奪目的紅色皮嬲,配搭白色T-shirt,下身再襯牛仔褲,在當時這種衣著是大膽而且具有性意味的,代表着青春期的不羈,同時貫穿青少年犯罪的主題。

導演魏德聖形容《52赫茲,我愛你》是下午茶精品小吃,不像《海角七號》和《賽德克巴萊》般野心勃勃,提倡民族共融,這次劇情返回童話式的簡單。劇本先為幾個主角建立關於愛情的煩惱問題:有「戀人未滿、友達至上」、有渴望愛情卻苦無目標的、有愛情與麵包的現實困惑,同時穿插同性婚姻的阻礙,更找來台北市長客串一角,總之現代男女感情應有盡有,觀眾自能找到位置代入其中。其後,創作大量童話式美滿的歡樂橋段,通通跳脫現實,就是為了令電影角色最後都有完美結局。影片目的顯而易見,這份精品不求餘韻,但求觀影時的溫暖,看得稱心滿意,完場時還被片中「海角七號」樂隊感染,看着田中千繪在席下擺舞,想起《海角七號》中的愛情,又是另一種再續前緣的暖意呢。

羅大佑當年爲了逃避政治審查所以將歌曲副標題改爲「紅色的夢魘,致中南半島難民」,讓不少人以爲他在描寫當年國共内戰後遺留在緬北的國軍以及其後裔悲慘的生活。在90年代初期,講述泰緬孤軍的電影《異域》更將其加入由王傑主唱成爲其中一首電影插曲。在近年,羅大佑公開地說其實歌曲影射的是當年臺灣被聯合國踢出來後、中美建交後,臺灣在國際舞臺上舉目無親的處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