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書文歌影

沒想到KingJer竟然會和所謂的網民一樣一般見識。這一次,目標是衛蘭新歌《驗傷》歌詞,對象竟是林夕老師,真是班門弄斧,相形見拙。

歌曲開首,說得「那個人」,那麼重要,甚至令「自己」感覺到活在世上還是美好的(雖然只屬「寄生世上」,多可憐渺小,一如昆蟲,有自貶自懈的含意),但「他」卻不可長留,而且「必須要走」(有妻室的嗎?)。於是「我」又落單孤身一人,「剩我共身影,長夜裡擁抱」,極為寂寞。李白有云,舉杯邀明月,對影尚可湊成三人。正所謂「月既不解飲,影徒隨我身」。但歌詞中連月亮也沒有,其離愁別緒可想而知。如何排解?就是看風而有所感悟。

《武狀元蘇乞兒》載譽歸來

話說當年,蘇察哈爾燦得罪權貴,仲要考武舉作弊斷正。本來依法都唔足以治其大罪,只係抄家啫。不過「皇上出到聲嘅,要加碼梗係得啦!」臨時加一條專門針對佢嘅罰法,要蘇燦父子一世行乞。本嚟蘇氏父子都仲可以坦然面對,遣散家眷僕人之後,仲識「笑住走」。而且蘇燦雖然目不識丁,但係武藝過人,街頭賣藝都仲搵到食嘅。點知又有趙無極出嚟要「按本子辦事」,奪其生財工具之餘,更將蘇燦打成重傷,手腳經脈盡廢。蘇燦自此意志消沉,真正淪為乞衣。

一直都好鍾意盧巧音

論經典,莫過於「垃圾」。我唔識樂理,亦對文學、修詞等無太多知識,不過由當初接觸「垃圾」到而家咁多年,一直都覺得呢首歌好震撼。我嘅心情、思考總會跟住呢首歌嘅旋律起起伏伏。莫名嘅唏噓中有懮傷,但最後化蝶得到脫變重生,令成首歌變成經典中嘅經典。首歌嘅意義、境界已不再只限於愛情上,推到不同層面、層次。「垃圾」完美得可怕。

今天想談的不是∀高達本身,而是在∀高達內一個不大不小的話題:當人類遇上超前的科技,但又不懂得駕馭這些科技,更不懂克制利用時,會發生怎樣的事情?

「昔人已乘黃鶴去,此地空餘黃鶴樓。黃鶴一去不復返,白雲千載空悠悠。」能夠在詩句中重覆使用那麼多次「黃鶴」,以格律來說,絕對是大逆不道。

故事開始之初已經其實對於模仿聖經已經做到出哂面,十二艘船好明顯係十二門徒,係世界各地傳揚褔音。除此以外,戲中語言既獨有地位更顯用心。聖經中人類本來用著同一種語言,但係咁樣招致既唔係共同奉獻上帝既美好結局,而係驕傲既人類開始合作整一座高塔,希望可以攀上天堂,觸及上帝。由此可見語言如果同科學、人類連成一線,唯一既後果就係人類幻想可以變成神。於是上帝將人類以不同語言分開,令人類開始互相猜忌,最後內鬥,美好既共同夢想:高塔,亦因此而變成廢墟。

Collateral_Beauty是指附帶的美麗。戲中女主角Madeleine告訴他"just_be_sure_to_notice_the_collateral_beauty",意思是每當我們遇上一些不幸的事,總會忽略了因此衍生的一些值得欣賞的事。全句應該是"When_encountering_with_extreme_ugliness,_just_be_sure_to_notice_the_collateral_beauty"。

最後幾集,男主角被炒魷開始,劇情反而開始返回「現實」。男主角為咗慳錢,想同女主角「真結婚」慳返一筆,女主角作為一個「異想天開嘅左膠女」,反對男主角以「愛」嘅名義剝削佢做家務嘅勞動,就算佢明明已經好冧男主角,都拒絕咗佢嘅求婚。然後,兩人重新訂立對等嘅夫妻關係之後,佢哋為咗金錢、時間、家務分配嘅問題,抱怨、爭執、談判。雖然只係輕描淡寫咁帶過,但係始終都算擺脫咗「happily ever after」嘅童話式幻想。(逃げるは恥だが役に立つ)

《太空潛航者》:人生旅程

這艘船上的人進入了休眠,等待到達殖民地後展開新生活,對共同的命運卻是渾然無覺,大家知道的,只是到了對岸就可以展開更美好的新生活,整個旅程的意義就是為了抵達。一個人不幸的在中途醒來了,發覺餘下的船程比人的一生還要長,突然之間陷入一個困境:被困在航向未來的旅程中,卻永遠到不了目的地。

《透明人》的男主角Sebastian將自己的身軀作透明實驗後,因出了小差錯而無法變回正常人,從此性情焦躁、易怒,不過同時,他也漸漸習慣透明帶來的便利,以及權力。亞當斯密提出的重要概念「機會成本」,指出人無論做什麼事情,都會放棄價值最高的選擇。但如果,一個人無須再為他的行為負責,犯罪的魚與免責的熊掌可以兼得的時候,他究竟可否仍與善為伍?

一般來說,性取向如果同樣相近,大家見面一個眼神,舉止動作,都會立即意會到彼此為同類。但是那一集中,莫志凡和阿龍在後巷煲煙傾談,只是彷如一般人見面,正經八百。如果真的要鋪排的話,這裡已經可以即時埋下伏線。剪一兩個眼神已然足夠。為甚麼卻完全沒有?劇組在此,已失時機。

《青花瓷》歌詞中具有不少詞語都帶著豐富的文化及歷史意義,如青花瓷、宣紙、漢隸、宋體、仕女圖等,容我一一簡述。青花瓷為色白花青的瓷器,需要1200度以上高溫才能燒成型,會呈現出透明感,形象高貴,江西景德鎮出產的青花瓷更享負盛名,是僅次於茶葉和絲綢的重要外銷商品。至於宣紙,在中國有過千年歷史,據傳由東漢蔡倫發明的造紙術演變而來,質地綿韌潔白,潤墨性強且不易變色,乃練習書法的不二之選,《紅樓夢》中的雪浪紙就是宣紙,早在明朝嘉靖時已遠銷歐洲,品質之佳聞名中外。

約定這首歌成於一九九七年的「玩具」EP,而郵差則為一九九九年的大碟「最愛陌生人」,兩首歌相隔不過兩年,但林夕明顯已經覺得少女對愛情的待望不再了。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如果最後沒有應許承諾,又何必假仁假義地做約定?世間上最沒約束力的盟約,婚約必然是其中之一,既然世間逃不過離離合合,又何必報喜不報憂。所以你說林夕已經進入看破的境界也好,決心破舊立新也罷,郵差若果真的是約定的小後續,那麼這段情則已寫死,註定無法開花結果。

筆者認為北京有一個博物館勁過故宮,就是對著人民英雄紀念牌、毛主席紀念館旁的「中國國家博物館」,位置已經霸氣非凡,展品絕對是歷朝之最:如有周代完整甲骨文、戰國時期的銅編鐘、愛新覺羅氏入關前的玉佩等等。如果想「擦阿爺鞋」,乃應該向「中國革命歷史博物館」(中國國家博物館的一部份)投誠。「革命史館」顧名思義廿世紀中國共產黨的奮鬥史及發跡史,由清末民初講到紅軍長征,再到抗戰內戰,展物多如繁星,重要的乃是背後意義,例如遠有義和團用來「殺老外」的大刀;近有1949年《開國大典》時用過的禮炮及第一面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旗。正所謂「聽到個名都興奮」,看來這些神器一定可以鎮攝「港獨」,增加國民身份認同。

一個美國副總統和美國首任財相因私人恩怨而進行一場決鬥,最終以財相被副總統槍殺告終,你以爲這是小説虛構的情節嗎?實際上,現實比小説更離奇。1804年的一個炎熱夏日,前財相Alexander_Hamilton與當時的副總統Aaron_Burr因歷年的恩恩怨怨(包括Hamilton支持其政敵去在選舉中將Aaron_Burr擊敗)進行了一場決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