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情愛點滴

「小姐,我望咗你好耐,有無人同你講過,你著到成身黑色咁,好有性格,好有賽車手嘅味道?」

我地Lesbian成日抱怨,覺得社會唔接受我地呢班小眾。但我好老實咁講,如果你唔識大愛包容尊重同自己唔同嘅人,同時你都唔值得獲得社會其他人士對你嘅愛同尊重。

有你個膊頭,已經好夠。

做男人就係死要面,就算幾攰都唔可以投降。而且最近忙住做嘢已經陪小咗女朋友,難得有個夜晚準時收工可以同佢睇戲,我點都要盡下做男朋友嘅責任。食完個飯我同佢去郎豪坊嘅戲院睇戲,雖然係攰,但好彩部戲冇乜冷場,我總算可以清醒咁睇足全場。只係精神唔夠反應慢咗,有幾個笑位Load唔切,個個都笑但我就冇反應咁。完場之後我同女朋友離開個商場,係條街慢慢街一陣先再搭的士送佢返去,依個係我地嘅習慣。

曾經單純過麻木過的去愛,換來的都是沒結果的愛情,好像努力栽種了很久,明明已茂盛了一陣子,最後也都只剩下枯枝。以前,愛情是一場浪漫的童話,現在,愛情是一場猜忌的遊戲。

我可以跟在你身後

中六那年,你會到附近的圖書館溫書,溫到關門才走。爲了可以見到你,於是我天天也去圖書館。明明知道你愛坐在靠窗邊的座位,但我還是故意選離你遠遠的位置。那時,我最期待的是,跟著你後面和你一起回家。就這樣靜靜地看著你的背影總讓我覺得很溫暖。

「我們,都有多久沒有床邊訴說心事?」「我們,都有多久沒有仔細看過對方?」相愛久了,相處久了,忘記有過的動魄驚心,由熱戀變回平淡似水,由浪漫變回面對現實。

有這麼一個故事:一個男生每天給一個女生噓寒問暖,愛了他整整十年了,但女生總是不理睬;後來,這個男生突然有一天發現,女生根本不是他想要,想離開她了,女生卻發現10年後一個關心她的人消失,不習慣了,就倒追起來。

當我們變得不再適合

也許曾經只要二人穿著同款的帆布鞋,同一樣圖案的衣服,她就會視你為一個願意為這段關係付出的人。但現在她希望要的是一個承諾,一個會為未來打算的他,即使只是說說也好,女生希望聽到男生會把自己放到男生未來日子當中,成為對他而言更重要的存在。她不介意繼續穿著同一款帆布鞋,但這只是二人感情間的情趣,不是一個「Must」的條,也不再是一個讓自己得到安全感的方法。

婚紗背影

我問他,那她結婚了,若果邀請你出席婚宴的話,你會出席嗎?

初戀的綿花糖

曾幾何時,你們不再像以前的好,曾幾何時當你發小姐脾氣的時候,他不再是氹你的一個,他反而轉身離開。何時在他眼中可愛的你,反而令他生厭。你亦記不起因為什麼你們突然鬧交,他狠心的轉身離去了。之後,無論多少次的懇求,他亦無動於終。

風,吹走了我憔悴的容貌,卻吹不走我對你的牽掛。一邊坐在渡輪上,一邊戴著耳筒哼著歌,一邊想著⋯若我的聲音能跟著風吹送,你能聽到我為你唱的歌嗎?我在想念你,而你⋯又有否想過我?

正所為江山易改本性難移,要一個男人為咁你去改變真係唔易,但同時都代表會為你改嘅男人真係將你放喺一個好重要嘅位置。

原來,阿偉二十三年嚟都冇拍過拖,佢之前鍾意咗公司個實習生,但追求失敗。佢覺得「呢條港女」睇唔起佢,所以想搵我介紹啲「唔係港女嘅女」畀佢,早日出pool,威畀「呢條港女」睇。

之後我就介紹咗Sammi畀佢,等佢成晚有伴,玩得開心啲。最後佢都攞咗人地電話,叫做有收穫嘅。三日之後,我寧願佢嗰晚冇嚟過。

「好,你要咁真誠冇問題。但你都唔使咁直接啦?第一次約會,你就假定人地要同你上床咁,好啦人地唔肯,你就話人吊高嚟賣——」

雖然零零發成日發明晒啲on9嘢,用嚟切葱果隻假手真係。。。。。但係發嫂每次都會大讚呀發,一種「全世界冇人欣賞你,仲有我識欣賞你」嘅高尚情懷。試諗吓,如果你返工俾你上司、同事、下屬(我冇sad)、客人、茶水呀姐用層出不窮嘅方式侮辱你。但返到屋企,同你最親密嘅人讚你一句:你真係好叻叻豬呀,點解你咁叻架? 即刻乜嘢自信都返晒嚟,戰鬥力暴升十九幾萬啦係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