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情愛點滴

有時兩個人係屋企無無聊聊,我會得閒叫下老公︰「可唔可以幫我轉台?」「可唔可以遞杯水俾我?」有時叫得多,老公都會唔耐煩︰「點解成日叫我?咁小事,你自己拎都得啦!」

最後幾集,男主角被炒魷開始,劇情反而開始返回「現實」。男主角為咗慳錢,想同女主角「真結婚」慳返一筆,女主角作為一個「異想天開嘅左膠女」,反對男主角以「愛」嘅名義剝削佢做家務嘅勞動,就算佢明明已經好冧男主角,都拒絕咗佢嘅求婚。然後,兩人重新訂立對等嘅夫妻關係之後,佢哋為咗金錢、時間、家務分配嘅問題,抱怨、爭執、談判。雖然只係輕描淡寫咁帶過,但係始終都算擺脫咗「happily ever after」嘅童話式幻想。(逃げるは恥だが役に立つ)

一個沒有生日的人

他是一個沒有生日的人。他不是不知道自己的生日,他不是忘記了自己的生日,他只是那天在面書隱藏了自己的生日。對,他不是很看重自己的生日,因為這是莫名而徙勞。那個她離開的第一天起,他就找不到慶祝的理由。

身邊的朋友都很少暗戀人,至少一定比我少,她們多是苦惱如何擺脫不喜歡的追求者。我則是長期處於一個有暗戀對象的狀態。現在無聊時會回想起過往「暗戀」過的男生,有深刻印象,我認為真的有喜歡過的,五隻手指數得完。其餘的人,大多像追星一樣,是霎眼一現的「犯花痴」。對,我原來喜歡做「花痴」。這是一個多麼沒有負擔的角色,只需要默默想着如何對他好,不用理會對方會不會喜歡自己,只求那忽遠忽近的距離感能一直延續下去,就心滿意足。

鄭啟文患上遺傳病「侏儒症」,以致個子矮小,終身與輪椅為伴。然而,教「毒男」、「宅男」最羡慕的,是成功追求任職幼稚園教師的Macy,不但在2014年「拉埋天窗」,一年後更誕下愛情結晶品Leticia。Kevin為何揀選Macy作終身伴侶?「我係一個簡單嘅人,自然鍾意同樣簡單嘅人,鍾意小朋友嘅人係唔會差得去邊,起碼叫做有愛心。」他不假思索答道:「同埋,佢係精神上好支持我做創作工作。」

沿路大家一路鬥咀一路行,卒之去到幫襯左好多年既文具舖。呢間文具舖既門口擺左各式各樣既玩具、閃卡、模型,就咁睇呢個設計擺位我相信大家都會認為似玩具舖多過文具舖 。 老板係一個上左年紀既大叔,每次我入親去佢都會好似一個親切既鄰居咁同我傾計 ,但今日入到去竟然係一個唔識既大叔睇舖,好似天助我也咁。

分手都要擇吉日

你拖得愈久,在一起的日子愈久,感情愈深,到時候分手,還多樣回憶要痛。於是等到光棍節過了,聖誕節也過了,到明年今日,還有生日情人節紀念日……是否復活節七夕又要再等等?全年三百六十五日哪一天是最佳的分手日?計算著那個日子,等到那個日子來到,還有什麼事會發生?有時候一種感情放久了,卻不知道怎樣結束。明明繼續在一起,問題仍依然持續;明明在一起,就是有問題,卻怎樣也好,你們仍然在一起。

我諗唔少人都覺得會黎做塔羅占卜呀、相信星座嘅人主要係女性,但其實我都遇過唔少男性客人,男人老狗有感情問題又唔好意思同班兄弟講,失戀失婚又唔可以貼張落淚相上Facebook玩懷念爺爺系列,結果積埋一大堆負面情緒生活問題,結果對住我呢個陌生人通常一講就係兩個鐘,想喊又死忍咁,都咪話唔陰公。

女女嘅吻無論幾粗暴,多多少少散發出一種魅惑嘅氣息,好似熟透嘅水果散發甜美香氣咁樣,耳邊係咁迴響住「嚟食我吖」咁樣嘅說話;但仔仔嘅吻無論幾溫柔,都有一種「我要食咗你」嘅感覺,就好似一隻獅子喺你面前,想要食你呢隻小白兔咁樣。

佢俾埋錢我會覺得係施捨。呢一點,我覺得係同性既然都存在,係異性亦都當然APPLY。咁但係如果依家唔係講朋友之間既「尊重」咁簡單喇,我直頭講緊「鍾意」,咁點呢?

惜食的伴侶

或者個女仔會覺得D野食唔算太貴只係值103個大洋,食唔哂仲要打包好核突,但其實呢個係環保意識問題,浪費食物絕對是錯,我哋唔應該因為食物價錢低就覺得唔需要環保,要知道這個世界有很多人吃不飽,甚至無得食,我哋能夠喺度自由揀食咩、食幾多、食幾貴已經好幸福,但呢個女仔竟然仲嫌棄。

男女想法的不同

一直以來,男仔都被訓練為解決困難的「問題解決者」,所以每當遇上問題,男仔總會想著「如何解決」,而在「未解決」的過程中,可能會出現悶悶不樂的樣子,或進入苦惱沉思或發呆的狀態

我為甚麼愛港男?

姐妹們常說他們外國人好呀體貼又溫柔想法又成熟,「體能」又好,試試佢。對於我怎選,身邊人來來去去也是香港人搖頭嘆息。當然我從來不覺得港女易被外國人食,只知道雙方成年人你情我願,怎存在欺負肉體感情?而且,於我而言,土生土長的港男,遠比異國風情來得浪漫美好。

大學時期,Brenda和爸媽到朗豪坊逛街,去過的都會知道那裡有一條長電梯,剛好他們看到一對小情侶在電梯上攬攬錫錫,像連體嬰一樣,然後爸爸皺眉說現在的年輕人真的不像樣,媽媽則說熱戀期都是這樣,更笑說如果將來看到在電梯上錫錫的人是女兒和她的男朋友會怎樣。爸爸回答說:「我唔認佢做女,咁隨便。」或許只是說笑,但Brenda都記在心中。

酒開了,房間瀰漫著一種異樣的葡萄香氣,大家卻沒有說話。其實都已經那麼多年。我陪著你一起奮戰,終於把其他競爭對手都宰掉了,你有了升級的機會。歲月沒有在你身上劃過丁點的痕跡,只不過是在那時開始,我們好像有一道看不見摸不著的距離。

作為一個食女專家,曾經有人問我:「乜你成日食咁多女,你唔厭既咩,乜唔係條條女都一樣嫁咋咩? 咪一樣又係個d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