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情愛點滴

將個女仔放左係神枱並非抬高左佢,而係你自卑心作祟貶低左自己。並唔係你女神條件太好你襯唔起佢,已係你覺得自己太差所以襯唔起人地。但其實溝女神既基本步係要識得AimHigh。

「點解你明知佢有另一半,仲要癡埋去。」當他的女朋友問我這個問題時,我沒有絲毫猶豫地回答,「你怎麼不去問他,在我靠近他的時候,為甚麼他沒有推開我」。

我認識的朋友,雖未致於完全是重度宅男,而且有一份優厚的收入和專業資格,但生活極為規律,不煙不酒,不喜交際應酬,平時看看書跑跑步,也懶得出外旅遊,反而喜歡行山釣魚打橋牌,你問他們好不好,的確好仔!但這樣的生活,也悶過大佛寺了吧。和他們一起,如果不是樂在其中,天天和唸佛敲經有何分別?也不是每個人都受得了的。

當愛情化作了密碼不公開

後來到了Facebook的年代,轉Icon和發帖文意味著個人形象的塑造,應該小心翼翼,但偏偏她/他能令我們失控,發文如同阿愁上身,用字故意含糊不清。

「點解條件咁好嘅自己依然單身,但係嗰班狗公竟然可以日日攬女,過得逍遙快活羡煞旁人呢?」好大嘅一個原因係因為狗公好「唔要面」。

其實每次分手,我都會清哂EX既野,所以任何新適任者上黎探貓都唔會感覺到任何EX既痕跡。一黎我覺得以後既人生都唔會再有交集;二黎回乜撚野憶呀?都過左去。

以往的我還是那一個幼稚的我,沒有一切的複雜思緒,只是簡簡單單的。當我投入了一切的時候,你卻說要離我而去。在那時,我的世界觀並沒有因為你而崩潰殆盡,但是,留下的是無法觸碰,永久不能磨滅的傷痕。你令我很怕去愛一個人,你令我似乎沒辦法全心投入去愛一個人,生怕受傷的是自己。

女人如嬰兒

無論什麼年紀的女人都需要別人關注,有些人的心情能夠從她的表情中觀察得到。有朋友說過他的女朋友相當情緒化,沒有預兆下就會黑臉不睬人,即使朋友立時送她一部iPhone也無補於事。其實,能夠輕易透過物質而由憂變喜的女人,不能相處得長久。我從照顧女兒的經驗當中學到,女人突然情緒化,最需要的不是物質(例如她不會要飲奶粉或玩玩具),而是一份親近,我會走過去抱起女兒,用手輕輕的摟着她的背,只過三秒就不會扭計了。

下了床後,原來我們合不來

作為一個率性隨心的中大光輝聯合人,要跟她這樣軍紀嚴明的生活,是痛苦的。我不會明白要服從大仙的道理。再加上她是軍官,規條由她訂,世人覺得不合理的事情,只要她允許就可以,例如,她可以跟同事單獨外出吃晚飯,但我和同事在走廊遇上吹幾句就錯,我錯在沒有拒絕「被媾」。漸漸下來,理性的我受不了這樣的double standard,你為何給我搬龍門。

慾望的呼叫,很想要

她一個人身處他方,沒有一個熟人,沒有一個老朋友或親人。奇怪的是她唯一的男伴丈夫完全沒有時間,幾乎是每天晚上一個人睡。

那個人知道你有另一半的時候,他會間歇性潛水,當你找他的時候他才會出現,當你變成單身的時候,他會冒出水面找你聊天出去吃飯看電影,可是當你談論到異性的時候,他會轉過臉隱瞞他難過的表情,下一秒又恢復正常興高采烈跟你繼續聊那位異性的事。

消失殆盡的愛情

點知有晚F無端端捉住身邊人傾,直接同人講覺得人地唔喜歡自己,好攰好辛苦,日日處於崩潰邊緣,一啖砂糖一啖屎啲fd。佢心諗如果個男人挽留佢就再試一次,又估唔到個男嘅認晒話依家已經無咗個種喜歡,更多嘅係關愛。又話好多佢自己嘅付出去到F到都會變得無比珍貴,好似揾到少少自己嘅重要價值。F當然心都碎鳩埋,原來人地只係喜歡有人重視佢,個個人唔需要一定係自己,可以係anyone。於是乎佢狠心分手,向身邊人say goodbye。

搵工同搵男朋友的開始都一樣令人迷茫,當你遊走於各大搵工網同交友app,看似好多選擇,但當你根據自己的背景同要求篩走左一堆行業同一堆年齡層之後,選擇已經大大減少。之後仲要考慮職級、人工、工作地點、公司規模、工作職責、周圍八下間公司會唔會OT好勁、裡面多唔多小人……揀約會對象都不相伯仲,樣貌、身高、性格、喜好……合乎心意的所剩無幾,終於左揀右揀你肯apply人地又唔一定會in你,你俾心心人地又唔一定會睇得上你。個種感覺就好似你睇中左一對鞋,掙扎買咩色諗下襯邊件衫覺得有少少貴唔係好捨得不過又真係幾鍾意想買又唔想買好啦終於決定買,Sorry,根本冇你碼,都唔知你諗咁耐做乜。

此情可待成追憶

雯雯和西摩道在家中除了在床上之外,就是過著情侶一般的溫馨日子。雯雯說她是第一次見識有錢人的生活(當然之後她知道了真正富豪級的生活是怎樣的):西摩道家中有一副價值幾十萬的音響,也是她第一次喝香檳、第一次吃魚子醬、第一次試戴名錶的地方。雯雯之前是文藝少女,總是清湯掛面穿花長裙示人。自此之後雖然還是走素淨路線,但已經開始偶然流露對物質的響往。

男人細心真係殺哂

成日都有人問究竟點先溝到女,型英帥靚正、大隻同有錢呢啲咁膚淺嘅嘢唔講喇,你估個個都係富二代兼吳彥祖咁款咩,現實啲啦喂!其實大部分人都係普通打工仔一個,份糧夠食夠玩夠畀家用而經好好啦,如果仲要下下送禮請食飯咁追女或者拍拖真係幾大壓力,我唔係男人所以我真係唔識講啲咩溝女必殺技,我只係可以分享下從女仔角度出發,邊啲moment會覺得好窩心,以下列舉幾個

森野小姐

「日本人のお方ですか?(請問你係日本人?)」我問。「ええー」小姐應該覺得我呢個成身塵嘅裝修佬識得講日文,仲識用少少敬語,應該嚇左一跳。之後我就解釋返,自己其實都係岩先日本留學完返嚟,搵緊工,暫時做住裝修先。「請問芳名?」──森野(梗係假名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