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情愛點滴

球場上的啦啦隊

為HERO擔當打氣的啦啦隊可算是頭一次,坐在球場的一旁,盯著場內一片緊張的氣氛,人不其然地就投入其中,會為球隊的得分而歡喜啪手鼓勵,也會為其失球而大感可惜。在球場上賣力的男孩,魅力彷彿也隨著他們的跳躍,漩動,入籃和得分而瞬間大增。一個三分區的入球,場內一陣熱烈的歡呼,一雙雙敬仰的眼神令你瞬間就成了球場上最耀眼的人。

愛‧抉擇

有時候,我們害怕面對選擇,甚至不敢下決定,怕自己會選錯,後悔不已。也有些時候,我們見到另一半猶豫未決,心中一焦急,就會在不知不覺之間給對方抱怨幾句,施加一點壓力,以為這樣就可以催促他/她快點作個決定,可惜彼此的關係總會在這些逼迫中耗損。

無稽的港式婚姻關係

二人結合就是二人之事,床上水乳交融、床下都能相處融洽與否都是兩個人之間去承受,但看見結婚相也是一式一樣的在立法會大樓、電車路,用著相同的打燈方法,婚宴前播著一式一樣由童年到結婚的SLIDE SHOW,但到頭來連出外用餐也只是各有各食、目無表情毫無交流,甚至是貌合神離。

走不出的性別定型

「你係基佬梗係撐基佬喇」這類的抨擊反映的完全是人的思想落後。走在前方關心不同議題的人從來不偉大,他們之所以「激進」,都不過因為自私——受的苦比較多,同情心比較強。歌詞唱著「二百年後在一起/應該不怕旁人不服氣」,自私卻可以把它唱成「不應該怕旁人不服氣」。說到尾,只有自私之心,能夠推動人捍衛自己的權益,爭取自己的自由,決定自己的命運。這自私是那些終日勸籲別人罷手和停止挑戰權威的從俗主流所無的,而它卻一直在刺激和影響著這個世界。

親疏有別

最後你當我甚麼?好友?玩伴?鍾無艷?兵?當我的心情隨着你的回應劇烈波動,我真的覺得自己好笨。你的一個笑容教我回到平常的受虐狀態;你的一句冷語或不回應卻挑起我的激動。我有時在想,這樣子為一個朋友,值得嗎。然而既然是一個朋友,也就沒有狠下心腸的理由。只是當我甘心為你而奔走,我卻得不到一個好友的待遇。

愛情回水

不要因為物質和對方的付出而開始一段感情,因為愛情不是交易,一旦你決定因為對方的物質投資而開始戀情,你就是一件產品。無論你值多少,一千,還是一千萬,你都不過是件貨。投資者從來不會愛上自己的貨物,因為貨物會貶值,他總會一天嗌「回水」,總有一天會把你賣走。正如已故填詞人林振強所言:「情場不是市場,切忌薄利多銷。」把自己當成一件貨,別人不會因為你的價錢牌而覺得你高貴。

港女育成攻略

我最近,面對著分手一詞就沒什麼抵抗力,一聽就哭,結果我遇上一些比較現實的女性朋友,她教我這樣看男人:她問我這個男生是同學還是大過我的?出來工作了嗎?工作什麼?而當我一一告訴了她時,當她得悉這男生所讀的是高級文憑,她真心真意的勸我放棄他吧。

我的「罪」愛

人來人往的街頭,霓虹燈箱把街道,把人都染得花花綠綠,熱戀中的男女不畏怕別人的目光,勾肩搭背,乃至在街頭熱吻,大肆炫耀自己的幸福,另一邊廂,手牽手,甚至連搭個肩膀也只是瑟瑟縮縮,享受了一下觸電的感覺;3卻同時一眼關七,瞧瞧誰盯著自己看,又收起小手,佯裝只是朋友,進進退退,瑟瑟縮縮,跳著尋人耐味的探戈,望著對方的眼眸,閃閃爍爍,怕是太赤裸而被人看穿,又怕太過疏遠而惹情人誤會,千根萬根的絲線纏繞著身體任何一寸,掙扎,卻又貪圖那一剎那肢體觸踫的溫存,那一剎那的勇氣,要花上多少的心力,經過了多少的掙扎,也許,只能在經過萬藾俱寂的長街,才能卸下武裝,將情人擁入懷中,一分一秒,對他們都是如此珍貴。

食不到的雞髀是臭的

一道道似有又似無,欲跨又跨不過的「雞髀之檻」,繼續橫在屋邨仔與私樓女生之間,女大學生與副學士James之間,生生不息。大家都說這是個男女平等,自由戀愛的世代,不單男女可以私訂終身,連男男或女女因愛之名結合都毫無不妥。但事實上,父母之命,媒酌之言的權威雖退了場,不比封建思想仁慈的社會現實緊接著就被拱上了舞台中央。岳父不滿女婿,女婿大不了就來一招「米已成炊」,辦一場奉子成婚,婆媳之間不和,老一輩也終有一日歸塵土。這姻親談不攏嘴的問題,其實不及錢銀湊不足數那麼嚴重,因為真愛無價,但酒席婚紗度蜜月組織家庭生兒育女卻全部有價。

女能載舟之沙沙BB

政治一日都嫌長,社運的人都「今日唔知聽日事」,浪漫過後繼續做大事,到處拉Banner要「楊匡回家」,高舉自由旗幟,索性把家事國事一併恨恨的幹,也許這就是網絡所謂的霸氣。分隔異地,有林鄭般安頓丈夫兒子在英國逍遙,自己一見地震就急不及待媚共公款捐獻;也有像沙沙BB般抗共之餘,以楊家正婦出聲明為(準)夫君闢謠。若果劉沙沙叫霸氣,得妻如此,就叫福氣。

戀人絮語 - 送禮

推己及人,好怕送禮俾女朋友,仲有佢屋企人,vice versa。拍左九千幾次拖,第一次以至第N次去女友屋企,都冇乜買過禮物送俾屋企人。留意,禮物係買俾人既,自己應該無份,所以避孕套唔可以當係禮物(伯母~ 我送左盒避孕套俾你個女!今晚晏D會試用!用完話你知好唔好用!)。請食飯仲好,不過我最叻就係兩梭蕉去痴飲痴食,拍拍屎忽,就使出上等忍術 - 尿遁屎遁。原來呢招貨櫃碼頭班仆街判頭都識,連飯遁煙遁都用埋(編按:還有去食藥呀!)。讀咁多書做乜?

只能愛,不能做

喜歡揭別人的隱私和恥笑別人的不道德者,大有人在。明明沒有人不懂得情到濃時難自禁之苦,卻都沉迷於把自己的快樂建築在別人的痛苦之上,無視別人的滅火要緊,硬要抓著把別人將理性像身外物一般急急脫下的狼狽剎那。年青人「互摷」的偷拍片段,廣為流傳,任人評鑑,連藝人在自己家中的親密舉動,也被無情地公開。另類的「施比受更為有福」,被大肆運用於損人娛己的層面。這只能怪社會對性的隱諱積累太久,風化太猛,又是好奇又要避忌的慣性太難扭轉過來,而人們又太欠缺推己及人的同理心,設想若自己是被偷拍者會作何感想。

無痕的婚前性愛

我可以理解和容忍有些人基於宗教認為自己婚前應該守貞,一個人對自己性愛人生的規劃,那是他自己的事情。不過不可否認的是,有一些人生規劃背後的價值觀是比較糟糕的價值觀,會平白無故為人的生命帶來限制和痛苦。怎麼說呢?最好懂的說法,就是比較「濫殺無辜是錯的」跟「婚前性愛是錯的」這兩個命題。它們的共同之處是,它們都宣稱某件事情是不對的,會帶來苦難,所以不該做。然而,如果你追問「那件事情(濫殺無辜、婚前性愛)為什麼會帶來苦難?」它們不同的地方就會顯露出來。

你是觀音我是兵

我跟Rose是在大學的某個學會的迎新夜認識的,第一次看見她,就覺得她長得頗有姿色,留著一把染啡了的長髮,小臉上略施脂粉,無論是對著誰也會微笑。幸運地,在那天的迎新夜,我跟Rose是同組,她就坐在我旁邊。Rose露出笑容,對我說:「你好,我是Rose。」我也露出笑容,回答:「你好,我是Jack。」就這樣,我們在那一夜就交換了Facebook、手機號碼這些聯絡方式,經過兩個月,我跟她就熟絡起來,她給我一種爽朗的感覺,同時不乏女人味,她的一顰一笑,不經意地留在我的心中。

雖然人們都只愛花兒。是的,E是我一直肯繼續三人行的原因。畢業後,C當了公關,E考了證券經紀牌,鑽進錢眼的世界,雖然心裡愛電影愛文學 - 我與他志趣相投得緊,他忠於C,希望賺錢留住她,我忠於他,所以做C的陪襯也在所不惜。C對文化沒興趣,E要找伴兒看戲總找我,C大概也很放心。抱著「愛他不等於擁有他」的信念,我一直非常克制,竭力收起對E的心意。C一番港女偉論……簡直Sick to my stomach. 綠葉也懂得愛,值得被愛。何況我長大了,在自己的職業上,再也不是別人的跟班了。我要報復。

Everybody loves somebody.

從來無論甚麽性別都應該在愛情中獨立起來,做自己的人生決定,為自己的人生目標努力,而互相支持對方每一刻的決定。但閱上文竟主張女性要脫離愛情才能完全獨立,等於告訴思兼一個國家要獨立要跟所有國家斷交一樣荒謬。獨立並不是指在塵世中的一顆孤獨的惑星,而是指他不受外力影響做自己的決定。只要沒有人逼迫誰作選擇,就已經是獨立了 - 而獨立從來包括選擇去愛一個人。不過若然覺得只要經濟能力獨立就能令女性在婚姻戀愛的決定上完全獨立,也就太看輕異性戀戀愛霸權的本事。除非男生女生三十歲未婚都未聽過父母的牢騷 - 那你實在太幸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