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情愛點滴

學法國人用餐方式去談戀愛

朋友米雪兒,她結婚時才廿五歲,算是早婚。我印象最深刻亦讓我察覺到她婚姻不如意的是她的一句話:『唔知點解,每次我返到屋企見佢唔晌度,我就覺得好開心,好自在。』婚姻從來不只是兩個人的事。聽說,她跟婆家相處得不甚愉快。這段婚姻維持了五年。

愛情奴

「我男朋友不准我xxx⋯」「我女朋友不准我xxx⋯」我男朋友說⋯⋯我男朋友說⋯⋯我女朋友說⋯⋯我女朋友說⋯⋯不論你是否單身,對著這種愛情奴,也覺得很辛苦了吧?

人棄我取

情人節剛過,我有一位朋友堅持在大節日時不和女友出街食飯。他的理由很簡單,就是在節日中百物騰貴,揀間正常少少的餐廳都要人頭五百蚊以上,很不划算。他只會揀在非節日的日子去餐廳食飯,我笑說:「咁你女朋友有無嬲?」他說:「無,咁多年都慣啦,況且佢都知我諗咩,無謂浪費錢!」我心想他的女朋友都算抵得諗,呢種女人在這情況下都唔發嬲,娶得過。如果是其他人,一定鬧交分手收場。

今日是情人節,「街裡愛人一對對」,閃光彈周圍都是,如果你真係介意,真係一早被射死無命賠。話說面書有個Page,叫做「一位呀唔該」,標榜「一個人都活得好快樂」。坦白講,你越介意、你就會變得更介意、然後又未有另一半、然後你見到社交媒體D相,又更加介意…於是就墜入無限Loop Mode…

有啲酒吧好啱幾個朋友坐低傾計係真嘅,好多女仔都係用依個理由去說服自己男朋友放行;但有啲任飲場,劈場真係可以比蘭桂坊更淫亂,特別係搞生日Party依啲咁多人,個個Friend搭Friend而嚟嘅地方。而好多口講出去同朋友飲兩杯嘅女仔最後都會嚟咗依啲Party,最後就喺男朋友乜都唔知嘅情況下派出一頂又一頂嘅帽。

畢業前的黑森林

這一刻就只有我與她兩個人。「多謝妳。」「來一起許願呀!」「我沒有這習慣。」「別這樣說啦!來跟我一起試試就好啦!」「….好的。」她閉上眼,十指緊扣,鼻尖貼著互相交織的姆指,專心一意,默默地祈禱。但我沒有模仿。那不是說我討厭許願,只是她快樂而帶點認真的容貌,就只有我一個人在見證。

戴多於一隻戒指

戒指的戴法自古以來十分講究,相信一般人都知道將戒指戴在不同手指的意義,比如結婚戒指是戴在左手無名指的,戴在中指就代表訂婚或戀愛中,尾指則享受單身,反觀戴食指者是單身卻渴望戀愛,至於姆指都戴戒指的人,或多或少與權力或炫富有關,這些都是流傳說法,作參考就好。

戴綠帽,相傳起源於春秋時期,根據明朝典籍《七修類稿》所記載,當時依靠妻子賣淫肉金為生嘅男人都會一律戴上青色頭巾以作識別。呢種充滿眼淚同屈辱嘅狀態一直係熱戀男女嘅禁忌話題,係眾人避之則吉嘅邪惡名稱。

難為咳神去到依一刻仍然喺聲明入面處處維護住依位港女,話大家一直都有問題解決唔到,唔好咁多猜測,留番啲空間比佢地兩個。咁嘅舉動夠唔夠好男人?但係點解港女依然要離佢而去?因為愛情從來唔係睇你好唔好人,只係睇你滿唔滿足到佢當下想要嘅嘢。就好似你返學想放假,但放得耐又掛住學校咁,當一個女人留喺一個好人身邊太耐,佢想要嘅或者就只係單單偷情比佢嘅刺激感。到某一日刺激不再又想要返平淡幸福日子,港女可能又會覺得咳神先應該係自己真命天子。

拍拖,係友情嘅考驗

A和B是中學同學,一起上堂溫書行街shopping,升上不同大學後也保持聯絡,共同經歷FYP、畢業禮和搵工。她們同聲同氣,以為可以一直friend下去,直至B有天開始拍拖,關係開始微妙變化。

關於漂不漂亮這回事,其實大部分女生都有點自知之明的,但她們同樣知道,性格縱使有多好,與真正的愛慕其實沾不上關係,正如你窩在房間日J夜J的,從來都是索爆的AV女優和明星,而非德高望重的德蘭修女。

我見我老友喺度喊,梗係問佢乜嘢事啦,其實咁大個人都估到,通常有煩惱嘅唔係做嘢,就一定係女人。而呀輝喱一類忠忠直直又冇乜拍拖經驗嘅男仔通常都係為女煩嘅,我就直接問佢:「係咪你條女唔聽話呀?」跟住佢就點點頭,然之後佢就同我講條八婆背住佢玩tinder flirt仔。

杰倫,你在等誰下課?

性格上,那個讓周杰倫魂牽夢縈的她可能不太乖巧,也不太低調。她甚至可能不是台灣人,也不是圈內人。

當你搵咗個空姐做女朋友

唔係我有偏見,每次香港有啲咩慾照流出啊,綠帽事件啊,唔少女主角都係任職空姐,無論係最出名嘅蘭桂坊港女、國泰空姐當值食肉腸、定係最近發生嘅100毛街訪素人,全部主角都係空姐,如果要用職業去計派帽比率,空姐極大機會出現喺三甲之內。

陳智燊與宋熙年

某一日Office啲三姑六婆又喺度睇緊報紙嗰陣時,見到陳智燊同宋熙年幅相,就喺度講:「真係鄧呀陳智燊可憐,娶咗個惡婆返屋企,注定一世俾老婆蝦啦!陳智燊咁高大靚仔又有錢,竟然會揀個咁普普通通嘅女人。」我望一望個班三姑六婆副咀臉,真係笑而不語。

你會發現她工作的時間比見你的時間多,你由開頭會質疑她為何星一至星日都要返工,質疑究竟戴了綠帽沒有,到埋怨她無時間陪你。如果還未分手的,最後應該被逼接受即使她大時大節都沒法陪你這個悲慘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