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情愛點滴

致未來的男友

在我問你我今日有什麼不一樣時?你可以不要認真呆呆的看著我,之後好認真說:「其實你咩都無唔同囉」。傻瓜,我想你深情的望着我:「豬豬,如果尋日你對我嘅愛係100 分,今日一定係101 分,因為男朋友太charm 啦,我愛你。」我成日問這個問題,不是我真的想你找不同,現在不是考智力,其實只是女友想知道你有無關心我,有無留意我,俾點安全感我好嗎?俾我覺得你愛我好嗎?

我唔知係唔係因為自己曾經俾人NTR過,如陽光伴我一樣陰影揮之不去,所以對呢種情節咁敏感;但去到今時今日回頭望,我大概感謝當年為我提供呢種經歷嘅嗰一個人。唔係正能樣,更唔係抖M(謎之聲:你唔係抖M,說服力喺邊?),只係佢教識咗我:道德枷鎖、是非對錯都唔係唔俾自己去愛一件事、一個人嘅理由,如果我真係咁愛,我自然會願意捨棄一切、犧牲一切咁樣去得到佢。

真係好唔想佢去佢同事啲無聊party!屌!話左攞埋出年份雙糧就辭工,辭撚左就咩交情都無晒架啦,去埋晒啲爛鬼聯誼托柒咩?對唔住啊波叔,有少少激動,但我真係好唔想佢去。

我就係乜都會驚餐死,而阿Mike就相反,覺得船到橋到自然直,或者我悲觀少少,我覺得船到橋頭係自然撞,所以成日都覺得好無安全感,好想為自己計劃一下。有啲人係會一早為自己定下好多計劃,例如愛情上會諗定自己幾多歲拍拖,幾多歲結婚生仔,工作上就諗定幾多年後升senior,跟住幾多年後再升assistant_manager,甚至係manager,然後幾多年後就儲夠錢買樓組織小家庭。

愛情來的時候

你開始諗,自己係唔係已經係時候做一個決定,斬纜定係應該繼續呢一段同女朋友嘅所謂關係?到呢個時候,你對女朋友只會剩地食之無味棄之可惜嘅感覺,當你因為呢一段關係嘅經歷而選擇留低嘅時候。你可能會搵返自己心目中嘅摯愛,重新燃起愛情之火,但係同時你已經比枷鎖綁住,就咁就一世人。

戲劇人生

也許是錯愛,在一個錯誤的時間,愛上一個不該愛的人。這究竟是命運之神的捉弄,抑或是縱橫交錯的巧合?我也不知道,只替他們婉惜。兩段的錯愛,終令三個人受到傷害,悲哉悲哉。

「阿琪,你可唔可以唔好嚟我婚禮?」阿海問。「吓,點解?」阿琪問。「唉,你明㗎啦,唔使講到咁白……」啱呀,阿琪明㗎,阿海未婚妻Miki唔鍾意佢呀嘛,咪唔准佢出席婚禮囉。但佢勢估唔到,阿海真係夠膽死提出。

如果「有樓有高潮」、「結婚要買樓」、「矛盾只因深愛著」這種港女對港男無限苛索的狀態是不合理,那不合理的源頭理應不會是「港女的基因特別賤」。而肯定的是,社會的脈絡出現問題,卻沒有人正正經經的梳理。

小學果陣,當我仲係用部sor龜黑白mon電話玩貪食蛇玩到出神入化嗰時,Sony出咗手推電話,嗰時我零用錢每日得十雞,咁我就死慳死抵,終於儲咗300蚊,再加埋我呀媽果2000蚊,買咗人生第一部彩mon電話。買到手果一刻,真係開心到跳起,然後用果部手推彩mon機係咁同女仔sendsms。彩mon呀嘛,send個sms都send得有才華d啦係咪先。

你成日話,自己以前會點點點對男友,依家因為以前男朋友對你太衰,唔會再咁比心機了。其實,我覺得依家嘅你,已經好好。

病態

過於空虛寂寞凍的病態就是,病態到一個點會去找一些有好感的人,自己製造flirt的糖份,就算對方不回應也好,就當成是自己單戀,幻想下對方生日做什麼好,幻想下他現在在做什麼,幻想下他會不會想和我聊多點,幻想幻想幻想,然後幻想到自己失戀。病態如去到一個地步,就連這種幻想出來的單戀也可以很容易地變成失戀。然後我會跟自己說,好吧你失戀了,去喝酒吧,不開心吧,那是失戀權利。

自我發現喜歡上他時,這個遊戲在他不知道下,就正式開始了:整個過程猶如小時侯玩secret_angel一樣,要暗暗地對待一個人好,可是又不能讓他知道。同時,我也會在幻想著:我也是他要守護的secret_angel嗎?

上星期M喊晒咁打俾我,我已經知道唔對路。出到嚟,佢話T同佢講約咗兄弟,但好似係同前度出街。冇覆訊息唔聽電話,M好驚好驚。因為M上一個男朋友正正係同一個劇本而分手,前度對佢嚟講,係心魔。搞咗一大輪之後M同我講佢放手,佢接受唔到人地keep住前度又留住佢。我以為佢今次講真。點知一星期後,即係頭先,M又打黎話佢好攰喇,真係受唔住。我吓出聲,乜唔係斷咗喇咩?我見佢又食餃子呢樣個樣嫁喎。

有個post話男朋友對ex就隨傳隨到,對自己就幫手買個沙冰都唔得,睇完真係心有戚戚焉,之不過我嘅應對方法同樓主又有啲唔同。

承諾,咩嚟嫁?食得㗎?

朋友H係一位好善良嘅人,佢話佢唔想辜負人,佢怕承諾完對方自己又做唔到嘅話,人地傷心自己又內疚。更何況將來嘅事冇人知,時機到就算冇承諾都自然會做,反而一早承諾咗對方嘅會令人有多餘期望,傷上加傷。

在感情的世界,很多人會因失去而受傷,會因為還愛著那個人而意志失沉,會因為分手的導火線而自怨自艾,甚至挽回不了而殉情。愛是選擇,然而我們在愛消逝以後,都好像要走那條預設的,沒能選擇的傷感道路。而她的不同之處,是把種種的情緒撇下,趕緊找下一個說愛她的人,不管是一刻的謊言,還是真心的承諾,她都願意去證實,證實是否是那個她要找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