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情愛點滴

喜歡只是單向的感受,可以流於言語,可以與人無尤。「愛」亦可能只是單向的付出,然而,在一段愛情,這是唯一的。不管是你愛多於一個人,或只是愛掛在口邊,這截然不同,會帶給兩人,或數人很壞的結局。

愛一個人,不需要一千萬個理由。

我最驚啲客問嘅問題,唔係啲失業離婚分手落仔個案,而係啲單身咗好耐、或者從來未拍過拖嘅人黎問幾時有拖拍。好直接,勁肥嘅我唔通叫你減肥?好烏歪嘅我又唔通叫你執掂個殻先?唔係話「人類淨係識睇外表」,而係條街有更多比你EyeCatching嘅人嘅時候,人地望唔到你都好正常,呢個係人之常情黎架噃!

「佢有打電話比我呀。」Macy嘅笑容有啲無奈,「佢老婆幾乎 24 小時都拎住佢部電話,又唔俾Wifi佢用,佢咁都打到兩次電話俾我,我都唔知應該感動定覺得可笑。」

放榜後,她的成績未如理想,選擇了到台灣升學。她比我用功得多,這結果完全令人費解。不過生而為人,只能盡人事聽天命。那時送她上巴士便當作送她上飛機,臨別時緊緊抱住她一會,暗地裡開始擔心這段關係的變化。

有幾多對情侶是在雙方同意下和平分手,即是大家在飯桌上很冷靜的說「好啦,我哋分手,祝你幸福快樂」。要是如此,兩個人都幾冷血,或者可能是多年累積而來只有疲憊而沒有感情。我未拍過這樣長的拖,我不知道。

香港女仔好多都有靚腳,​唔埋普遍都係白滑同走肥,​波路可能真係冇乜,​但係諗到2000年左右twins既年代,​整個社會都係講瘦,​哪有波?試問咁樣可以怪港女冇波咩?錯既係社會,​係社會!

選擇OT,而唔係你,有無諗過,其實係因為男朋友願意向你投信任既一票。因為老闆唔會識因為你早走而體諒你,而女朋友,總希望有一絲希望,你出到黎公司樓下,一疊聲道歉,自己女朋友係未走。就算唔能夠好開心,都可以擠著一絲微笑

同Amy分左手幾日,公司就要我同另一個男同事去日本工幹,有晚飲到好醉,佢扶我返到酒店,一返到去我就攬住佢係咁喊,我問佢,乜我好差咩?點解要咁樣對我?佢望住我同我講,你好好好好,唔緊要架,你仲有我呀嘛。

「我今日絕對唔會加班!」呢句說話我聽過幾多次呢?已經多到我數唔出,咁耐以嚟,呢個承諾一次都無兌現過,係一次都無。而我就好似狼來了入面嘅村民咁,就算畀人呃過十九幾萬次,當聽到呢句「我今日絕對唔會加班!」我仍然會好傻咁仆去我男朋友公司附近等佢,諗起都覺得自己好傻仔。

讓愛情克服恐懼

每個人總有對一兩樣東西感到非常害怕,可以是實質的事物,例如怕水、怕甲甴,亦可能是形而上的東西,例如怕瘀、怕羞。原來要克服恐懼,未必需要修讀什麼心理治療的課程,只需要一個人。

當大家都將目光放係北半球既時候,係咪忽略左位放赤道附近既一群?近年大熱嘅新加坡女孩——坡妹,係比較少談及既一群,但絕對唔好忽視佢地。

白費

這一晚我聽了很多,也說了很多,當然太吐了很多。而這晚聽得最多的就是失戀者的不甘心,覺得這一年的時間都白廢白費了。

睇下中港婚姻人數近年來既數字就知有幾多港男最尾埋大陸妹單,或者實際啲各位讀者身邊每逢週末假期都會北上尋歡既一車車雞蟲,你如果係其中一份子,會感概吾道不孤;如果你仲未係,都會明白大陸妹同港男之間既交流,實在係密不可分。

原來她不再愛我

只有我一個人在吃熱香餅,今天我終於、終於十六歲了,可是為什麼我還是不快樂,好像做甚麼都不太起勁,兩年了,難道我還放不低嗎?人們說愛情要等待,過去的愛情就是我沒有好好等待,我寧願忘記,忘記我做錯的每件事,忘記我們曾經彼此傷害,傷得大家都不再相信愛。唉,我的愛情都不用再等待了。

單單叫床聲係yes、si、ja已經有種另類既刺激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