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動物權益

刺蝟的刺係用喺保護自己,另一面係畀愛佢而佢又愛嘅人去擁抱。每次抱住豬仔,反而鍾意緊緊貼住佢啲刺。呢種感覺好深刻,深刻到喺佢離開咗後先明白咩係真正嘅刺蝟的刺,一種常在心、刺在心的愛。

人在哭,熊貓在笑

昨日由海洋公園發言人表示感謝佳佳自九九年起為市民帶來十七年的歡樂。「十七」?哈,一定是老天開的玩笑。無獨有偶,想起大概五個月前,世界另一端的一所動物園,也公佈了一隻猩猩的死,牠死的前一天,正好是十七歲。Harambe,那隻黑猩猩叫Harambe。

「我哋職員幫佢打針時佢反抗,獸醫話佢具有攻擊性,我哋又唔夠人手餵嘢食,所以隻流浪貓已經人道毀滅咗。」

愛的勇氣

或許是以前的經歷讓他有強烈的自我保護意識。他先是神情迷惑,然後退到牆角,一臉擔心害怕的他仍然搖著尾巴但是卻不敢前進,似是告訴對方自己的心情,希望對方明白自己的過去、體諒自己現在的心情。他其實不是不知道出口的位置,只是失去判別眼前人的能力,渴望被疼愛卻又害怕未知命運的心情和「一朝被蛇咬」的經歷交織出複雜情感,站在籠邊那個眼前人愈是張開雙手,自己的矛盾感愈是強烈。

細個養雞仔睇住佢哋一日比一日大到突然發現有一日喺打開雪櫃見到佢哋,問阿媽點解要咁殘忍,佢冷然一句:「大咗就要劏㗎啦。」我心寒一寒唔通我大咗都係咁嘅下場?結果有一段時間我唔食雞,直至食過一隻好好食嘅炸髀(細路仔幾易推翻原則,所以我好鍾意食炸髀係有原因嘅,不過另話),咁先食返雞。我仲養過龜,又係死,好自責,因為唔知龜冬眠要點處理,結果佢一睡不起。經歷得多,就開始怕養嘢

1992年,香港公園尤德觀鳥園落成,園內彷照熱帶雨林的生態環境,雀鳥像於原居地那樣飛翔。2015年,動植物公園被指鐵籠式設計過時,政府開始進行諮詢,計劃進行大翻新。

我家刺蝟真係咁可愛

刺蝟膽小,或可以說牠們有很高的警戒心。有人或其他動物接近時就會豎起刺。保護意識高,亦非常敏感。所以,照顧刺蝟時要盡論減少外來騷擾。我家的刺蝟喜歡夜間活動,日間會睡覺,或會躲在暗角休息。

近日網上謠傳漁護署曾在鑽石山墳場大規模捕捉流浪狗,引起大眾關注。本組織就此事於3月18日向漁護署查詢,漁護署於4月5日回覆早前接獲流浪狗滋擾投訴,的確曾派員跟進,但至今未有捕獲任何流浪狗。 為加深了解,本會聯絡了牠們的守護者Kaya。

我地就唔明白點解喺2014、2015年分別有不同團體、人士請願,要求港鐵公司盡快修葺路軌旁的柵欄,我地多次表示應該爭取鐵路交通與路面車輛一同的待遇——即動物於危險處所,或遭列車撞到後當然車長有責任要立刻停車,但平日應該由得動物自由進出走動,卻不得要領。

近日港鐵為防止動物誤入路軌,在太和站圍欄加裝鐵絲網,但居於車站四周斜坡的三十多隻貓被圍困,無法出外覓食,愛護動物協會放置捕獸籠,將捕得貓隻帶離。鐵絲網迫使貓隻不是留在裡面餓死,就要離開這安全和熟悉的棲息地。在太和站餵貓的Marie說︰「最心痛嗰個係我,餵開貓嘅都想自己餵嘅貓都健健康康。點解港鐵咁殘忍?」

從「動物權益」這個名稱已經可以看出,潛台詞是「人」與「動物」是分開的,而不是在「動物」之中。所以,身為地球的最高智慧物種,人類應該關心所有其他智慧較低的動物的權益。這是可以理解的,因為動物沒有足夠智慧,或者不能與人類以共通語言溝通。動物沒有辦法表達他們的訴求,而只能由人類以一個由上而下的出發點作出關注。

其實嶺大附近既社區一直有其他貓社群,後山、富泰、兆康都有。而後山貓既數量更加係我地無法估算,所以當關注組每次都繪形繪聲地講邊隻貓係被遺棄,甚至係邊度走過黎定居時,我比較重視既係究竟個隻貓有冇舊主人打落既晶片又或者頸圈同紙箱跟住。如果唔係既話,其實好大機會只係由其他貓群走黎既貓。而對於柑仔係唔係家貓,我有以下既回應。

柑仔作為一隻健康活潑的貓,其實並沒有逼切的領養需要(例如:年老、有病)。而在一年的相處中,我留意到柑仔在嶺大裏的活動範圍非常大,由北宿至停車場,有時甚至會在後山。加上,柑仔亦與其他嶺南貓有交流,有一起玩耍也有偶有打架。如果柑仔接受領養,要知道香港一般家庭一定不能提供一個如柑仔原居地般空曠的環境讓牠活動。除非新飼主家中也有貓,否則柑仔的生活中亦將不會再有「貓社群」的出現。再加上香港人一般都缺乏飼貓常識,如「忌廉哥」般疑似痴肥貓的情況常出現在家貓身上,這亦成為柑仔「入屋」的其中一個憂慮。

絕育還是不絕育?

作為貓女的主人,我想了這個問題很久。

街貓

她決定了,她今生只與流浪貓結緣,今生今世也必追逐牠的腳步,於是牠每次遇到流浪貓,也會跟了牠們一整天,觀察牠們的窩居,行走路線,原來,香港街道上是如此多怕被捉去漁護署的街貓。

罵我凡事政治化沒用,罵我是野蠻人沒用,罵我斷章取義沒用,罵我摧毀天下也沒用。沒有動物警察就是沒有,沒有公立動物醫院就是沒有,動保法例不足就是不足、法例過時就是過時,再罵我一千遍一萬遍「野蠻人」也好,如果愛護動物人士繼續堅持遠離政治的生活態度,他們永遠都爭取不到他們想要的這些林林總總的動物權益。

頁 1 / 4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