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動物權益

如你喜歡怪人,其實我很美

經過十天的訓練,Edward已很好了:「牠知道牠可以在什麼時候自由一點活動,什麼時候留在家內要在什麼地方。牠亦開始可以控制牠去洗手間的時間,可以在我們散步的時候才去。牠已知道牠要拉在紙上(paper-training)。」

話說我有個做空姐嘅客人,單身,獨居,佢當年仲做緊文職,見悶,所以養咗隻狗。隻狗幾靚仔,係狗樣,不過我鍾意貓多啲。佢做咗文職三年之後,轉去做空姐,仲要飛長線,問題就開始。

點解我唔可以安安份份咁有一個家。我平時自己係啲影響唔到人嘅地方,好似暗渠、天井、或者係你屋企嘅廚房暗角、洗手盆個啲地方起個竇。唔似得啲白鷺咁就算係啲人頭頂築巢,屙晒啲屎係地下度甚至痾落杯啱啱買落嘅雪糕上面都無人怪佢哋,而我哋啲屎就算冇味只係黑色一點點影響遠遠不及白鷺,人類永遠會想盡辦法去殺死我哋趕走我哋。

大埔鷺雛大屠殺

一隻小鳥跌死,康文署不以為然。兩隻小鳥跌死,康文署亦不以為然。於是,起碼十數鳥兒生命便被毀了。殺鳥兇手康文署,實在亦難辭其咎。其實當他們見到地下有跌死之鳥,應該有意識仍有生命被困,合理的程序是叫漁護處協助。但明顯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態,人員竟視若無睹,繼續屠殺小動物。視生命如糞土,如何令人不氣憤?這不能只推卸在外判工身上,有監工之責的康文署亦有責任!

早前外國有素食媽媽覺得自己個BB食人奶都係違反食素,決定私自幫bb由人奶轉食植物奶最後BB因爲唔夠營養而死,死既時候連1磅都冇,法官仲話構成虐兒,分分鐘坐監。呢頭講完無耐,香港就有人話「狗狗食素,主人有得揀」,我不禁問上帝,人類點解會自以為自己可以改變神嘅決定。

養我嘅主人,唔知喺邊度識咗個食素嘅朋友,嗱!食素唔同食齋㗎下!

少數的幸運兒

這張照片攝於幾個月前一個半掩平台上。那時夕陽西下,剛好碰上了這羣幸運兒的開飯時間。牠們從不同角落同一時間竄到半掩的平台上,甫到埗便尋找最佳位置低頭進食。縱使饑腸轆轆,這隻貓也是無法戰勝牠本性 — 好奇。也有可能是我多想了,這隻貓只是在不滿相機快門那擾人的咔嚓聲而已。

當狗狗爆衝時頭是沒有力量的,重心都在腳及背上,用這口罩時只要一拉狗帶狗狗就會回頭,而狗狗的生理結構是不能邊向前衝邊回頭的,這就是這工具的運作方法

遙遠的她,不可以再歸家?

她,是國家重點一級保護動物;在《中國物種紅色名錄》上,她被列為瀕危(EN)動物;在《世界自然保護聯盟瀕危物種紅色名錄》(The_IUCN_Red_List)上,她則在2008年評估為近危物種(NT)。

我非魚,卻知魚之傷

由於玩樂的多為幼童,在撈金魚的過程中,往往會因為技巧未純熟而把金魚飛墮在地。他們亦可能因為好奇,把金魚拿在手上以致金魚缺氧。撈起的金魚都不適宜飼養,因大多都已受嚇過度。

網上了解,我唔係最慘既領養失敗者,仲有人跟足「義工」叫裝哂野、買哂野,跟足之後,先同佢講:「你家居環境唔適合」,仲有人差D連養緊既貓(非該組織領養),都比人搶埋,話主人係「虐畜」喎!

刺蝟的刺係用喺保護自己,另一面係畀愛佢而佢又愛嘅人去擁抱。每次抱住豬仔,反而鍾意緊緊貼住佢啲刺。呢種感覺好深刻,深刻到喺佢離開咗後先明白咩係真正嘅刺蝟的刺,一種常在心、刺在心的愛。

人在哭,熊貓在笑

昨日由海洋公園發言人表示感謝佳佳自九九年起為市民帶來十七年的歡樂。「十七」?哈,一定是老天開的玩笑。無獨有偶,想起大概五個月前,世界另一端的一所動物園,也公佈了一隻猩猩的死,牠死的前一天,正好是十七歲。Harambe,那隻黑猩猩叫Harambe。

「我哋職員幫佢打針時佢反抗,獸醫話佢具有攻擊性,我哋又唔夠人手餵嘢食,所以隻流浪貓已經人道毀滅咗。」

愛的勇氣

或許是以前的經歷讓他有強烈的自我保護意識。他先是神情迷惑,然後退到牆角,一臉擔心害怕的他仍然搖著尾巴但是卻不敢前進,似是告訴對方自己的心情,希望對方明白自己的過去、體諒自己現在的心情。他其實不是不知道出口的位置,只是失去判別眼前人的能力,渴望被疼愛卻又害怕未知命運的心情和「一朝被蛇咬」的經歷交織出複雜情感,站在籠邊那個眼前人愈是張開雙手,自己的矛盾感愈是強烈。

細個養雞仔睇住佢哋一日比一日大到突然發現有一日喺打開雪櫃見到佢哋,問阿媽點解要咁殘忍,佢冷然一句:「大咗就要劏㗎啦。」我心寒一寒唔通我大咗都係咁嘅下場?結果有一段時間我唔食雞,直至食過一隻好好食嘅炸髀(細路仔幾易推翻原則,所以我好鍾意食炸髀係有原因嘅,不過另話),咁先食返雞。我仲養過龜,又係死,好自責,因為唔知龜冬眠要點處理,結果佢一睡不起。經歷得多,就開始怕養嘢

頁 1 / 41234